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看戏

清悠路 正文 第二十五章 看戏

作者 : 醉夜吟
    舒瑶同堂姐妹见过面,公爵府不过是四房。但孙子辈孙女辈的人不少,放在现代的话是大家族,嫡出庶出都算上,舒瑶的堂姐妹就有七个,如算上舒瑶,老太太跟前就有八个孙女,最是奇怪的是八个孙女年岁相差都不大,最大的长房嫡女舒玉康熙十六年生人,最小的四房嫡次女舒莹康熙二十一年生人,只比舒瑶小一岁。

    八旗勋贵之女都要经历三年一次的选秀,遂她们堂姐妹大多是一批的,堂姐妹之间吃穿用度虽然都是有定数的,嫡出比庶出稍微好一些都是走公爵府的官中,可舒瑶的首饰穿着大多是瓜尔佳氏早就安排好的,在堂姐妹中是很显眼,舒瑶在公爵府是靠瓜尔佳氏,出嫁后就是依靠丈夫了,堂姐妹中间难免有比较,在娘家不过是短短十余年,出嫁夫家地位高低才是决定她们命运,舒瑶对此**凑钅锼盗耍崧闼葡卸热盏脑竿

    舒瑶一家刚回京城,并未和堂姐妹相处,但舒瑶牲牲畜无害的样子,堂姐们都看的出,她们也都知道舒瑶额娘瓜尔佳氏不好惹,对于舒瑶有试探,更多的是交好,二房志远一家看得出颇有家资,志远不日荣升,女凭父贵,在没摸清楚志远底细之前,堂姐妹们是不会轻易得罪舒瑶,其中一直养在老太太跟前的三房嫡次女舒静对舒瑶表面上很热情,其实暗藏心机,她可一向以公爵府嫡出姑娘自居,舒瑶一家是回来争夺爵位的,舒瑶打扮比她还好,舒静不提防舒瑶就怪了。

    舒静比不上表姐李芷卿受宠,还压不住从惠州回京城的舒瑶的话,在京城长大经历过富贵的舒静太没用了,舒静虽然拿定主意让舒瑶好看,她也算见过世面,不会当面很明显的表现出敌意,凭着舒静天真活泼的性子,接近舒瑶在她看来很容易,成为关系密切的堂姐妹动起手来会更方面一点,舒静算盘打得很好,但她并不知道舒瑶是有异能的,虽然失灵时不灵,但异能有个附加属性,就是对舒瑶怀有敌意的人会有所反应,只要她们接近,不管舒瑶能不能探出她们内心真心想法,舒瑶都会手心冒冷汗,因此舒瑶对舒静的靠近躲得远远的。”六丫头虽说二嫂教导的不错,但京城的规矩,琴棋书画还是要懂一点的。”三房太太佟佳氏闲聊,一副关心疼爱舒瑶的神情:“府里给她们堂姐妹统一请了夫子,无论嫡出庶出都在一处学习,二嫂,让六丫头也去进学吧,女儿家可不能总拘在屋子里做女红,还是得识得几个字,咱们这样的人家,姑娘定是要选秀后高嫁的。”

    老太太皱眉,听着不是个味儿,佟佳氏这是对外甥女说的,李芷卿淡淡一笑,压住老太太的手臂,“外祖母,三舅母并没说错,总是做女红会失了八旗贵女的风姿。”

    瓜尔佳氏勾了勾嘴角,三房太太佟佳氏不足畏惧,似个炮仗似的,顾前不顾后,她在公爵府这么多年,愣是没看出老太太有多疼外孙女李芷卿?而她们这位名扬京城的外甥女也不是个善茬,是不肯吃亏的主儿,佟佳氏是想搂草打兔子,一举两得,但也得用对招数,难怪公爵府大权被老太太攥得紧紧的,将佟佳氏的亲生儿女养在跟前,就佟佳氏这样的人,好拿捏的很。老太太好拿捏,瓜尔佳氏也能用的上她。

    佟佳氏脸微僵硬,她也清楚这炮仗脾气是改不了,”女红也是很重要的,听说每年选秀都会有考校女红一项,二丫头舒婉定是没问题,我呀,就犯愁七丫头舒静,她是个手拙的,有她嫡亲姐姐一分,我也不会悬着心,额娘,您看是不是再请个手艺出众的秀娘,教导她们姐妹绣活?”

    “离舒静选秀还有好些年,倒不用大张旗鼓的找秀娘,让二丫头多教教她们姐妹也就是了,省得让外人看公爵府热闹。”老太太一锤定音,不容反驳,“你生养的二丫头太过敦厚安静,咱们公爵府是功勋传家。”

    “是,儿媳一定好好的教导二丫头。”佟佳氏委屈的瘪嘴,似不敢违逆老太太般,老太太不好在四个儿媳妇面前太过给佟佳氏没脸,还指望着她牵制志远夫妇,缓了缓语气,“等二丫头她们选秀出嫁,再找秀娘也不迟。”

    三房的女儿舒婉舒舒馨都够得上下次选秀,舒瑶等还要再迟上一届,遂老太太说得也有些道理,离着好些年呢,不着急。

    瓜尔佳氏看了一眼佟佳氏,有趣极了,没想到佟佳氏片刻竟然长进了?她是故意的吧,想要和亲生女儿舒静拉近距离,总是在老太太跟前,佟佳氏鞭长莫及,舒婉敦厚温顺,以教导刺绣之名相招,想必舒静不会推辞,到时晓以嫡亲姐妹之情,舒静倒也不会一颗心都讨好老太太,佟佳氏也算是超常发挥了,会和老太太玩心眼儿,瓜尔佳氏看得起劲,就是不知道佟佳氏怎么将唯一的嫡子书杰拽会自己身边。

    提起书杰,瓜尔佳氏不过是见了两面,可瓜尔佳氏看人很准,书杰样貌不错,富贵公子哥儿模样,但却不担事儿的,偏爱在内宅厮混,养得跟个凤凰蛋似的,公爵府风光则好,万一有个灾难,书杰是担不起重任的,佟佳氏也许有心无力,老太太不是不把书杰当回事,就是太过溺爱书杰,现在不下狠心教导一番,学会担当,将来有的佟佳氏后悔的时候。

    瓜尔佳氏最看不上软骨头没担当的男子,同时瓜尔佳氏很骄傲,长子书轩虽说痴迷于读书,但大事上绝对不糊涂,次子书逸,只比书杰小一岁,但耍弄书杰这样的轻松得很,被书逸卖了还得帮他数钱。

    舒瑶垂头站着,状似在恭敬温良,其实是在补眠,这手站着都能睡觉的本事是绝活,冷不防听见说话声:“六姐姐的女红怎样?”

    方才因子得意的瓜尔佳氏,不由得嘴角耷拉下来,舒瑶抬眸看了看一脸好奇的舒静,老实的摇头:“不好,我的女红很不好。”

    这已经算是舒瑶顾忌面子夸大了些,舒瑶第一次绣花,本来是牡丹愣是让所有人都看不出是一朵花,为了安慰手指被扎得针眼儿密布的舒瑶,书逸曾经违心的说:“是挺像的。”至于像什么,书逸实在是说不出口,舒瑶难得发奋一把,要证明自己是能练好女红的,再绣了牡丹,可绣好的绢帕却缝在了舒瑶身上,舒瑶急得大哭,志远夫妇,书轩书逸沉默后大笑,没有人比舒瑶更天才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