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鉴宝

清悠路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鉴宝

作者 : 醉夜吟
    周围的人不解其意,当做舒瑶谦虚,南边的秀娘想来都不错,舒瑶一直生活在广东惠州,广东是南边,京城的姑娘们对地理的方位不是一般的糊涂。

    志远一家刚回到公爵府,瓜尔佳氏有很多的事儿没来得及安排,打算得挺好向老太太请安后就回去的,看老太太的意思不肯放人,瓜尔佳氏心虽着急,面上看不出,悠然品茶,似一切尽在掌握。

    老太太身边的二等丫头翠影挑帘进屋,长得眉清目秀,水灵儿干净,福身笑盈盈的道:“回老太太,钱婆子来了。”

    “哦?让你进来,我看看她有淘到什么好东西,上我这来显摆。”

    老太太和叫钱婆子的人是很熟悉的,一直很沉默的四房太太刘佳氏向瓜尔佳氏解释:“钱婆子的男人是在琉璃厂有个店面,钱婆子夫家本就姓李,她男人中用,店面全靠她支撑,她能说会道经常去京城各家王府公爵府介绍收上来的古董,在钱财上不糊涂,久而久之都以钱婆子唤她了。”

    瓜尔佳氏示意明白,向刘佳氏笑了笑,瓜尔佳氏对钱婆子不感兴趣,四房太太刘佳氏主动介绍,看来他们夫妻也不一定会跟着志成一条道跑到黑。

    “钱婆子受过芷卿的恩惠,虽说银钱上看得重些,可是个知恩图报的,有难得的好古董都会先送公爵府,就算哪位王爷看重了,也是得芷卿先挑。”

    二姑奶奶眼角透着得意,舒瑶拧着清秀的弯眉,疑惑的问道:“她就不怕得罪王爷?我怎么看不像是对表姐好啊。”

    老太太脸耷拉着,阴沉得很,因对舒瑶不知怎么有点好感,老太太压制住他火气,”六丫头,不懂就不要乱说,钱婆子是知恩图报。“”亲王不是除了皇上之外最有权势的人?他们相中了古董,钱婆子不卖反倒主动送到表姐跟前,这不是给表姐招祸,岂不是说表姐比亲王还厉害?”

    舒瑶疑惑更重,她们这些聪明人就没想到?舒瑶一向很少管俗物,但又好奇的事是会实话实说的,瓜尔佳氏斜睨了舒瑶,喝止:”住嘴。”

    “哦。”舒瑶老实了,瓜尔佳氏道:“额娘,她说得也有几分道理,外甥女名压亲王不是好事,府上不过是公爵府,离着近支亲贵差着好几级,我看这钱婆子没按什么好心,外甥女处世不深,当长辈的要好生劝导才是。”

    钱婆子正好进门,松花色的旗袍,满兜珠翠,一眼便看出是富贵人家夫人,脸上带笑,亲和力十足,钱婆子道:”这位是二太太?”

    瓜尔佳氏虽然不是看不起商人,但对钱婆子没什么好印象,冷淡得反问:“一介商妇,胆子不小。”

    就算没公爵府爵位,瓜尔佳氏是三品大员的夫人,是有诰命在身,钱婆子一进门就敢如此,瓜尔佳氏大为不悦。

    见惯内宅贵妇的钱婆子暗自心惊这位二太太气势十足,宗室福晋都不见得有瓜尔佳氏的气派,钱婆子收起轻视。也不敢喊冤枉,恭敬答道:“民妇是出身商贾,说不上重义轻利,但讲究的便是一个信字,李姑娘对民妇有大恩,不是姑娘,民妇一家就毁了,万不敢给姑娘惹祸。”

    老太太感叹,“你是个明白人,好了好了,志远媳妇刚回京,不晓得你的性情,你今日来又有什么宝贝?”

    钱婆子满上堆满了笑,殷勤的道:“最近得了一批唐朝古玩,晓得李姑娘喜欢,便先给姑娘送来赏鉴。”

    瓜尔佳氏可窥钱婆子并不简单,商人无情,婊子无义,这话不是白说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钱婆子定是有所图,可李芷卿有什么她看重?到底是外甥女,瓜尔佳氏懒得给李芷卿操心,对女儿舒瑶今日的表现很满意,舒瑶在大事上同样不糊涂,瓜尔佳氏放了一半的心。

    李芷卿不是糊涂人,区区小利就能让一向重财守财的钱婆子俯首帖耳,钱婆子求得是什么,李芷卿很清楚,”唐朝古玩儿,好得很前两日太皇太后说起唐三彩。”

    钱婆子咧嘴殷勤道:”姑娘看看?”

    舒瑶恍然,她是想借着李芷卿搭上太皇太后,顺便抬高身价,物以稀为贵嘛,钱婆子和李芷卿谁能算计了谁?听见是唐朝的古玩,舒瑶望向瓜尔佳氏,这方面谁也没她有发言权,以前舒瑶就知道瓜尔佳氏狠狠的赚过一注银子,还当额娘眼光精准,善于鉴宝,但猜测瓜尔佳氏是大唐贵女后,舒瑶就不感到奇怪了。

    “六妹妹,你才回京屋里的摆设不多,不妨先挑两件,就当我送给你的礼物好了。”

    古玩摆上后,李芷卿让舒瑶先挑选,“表姐好大方,我都吃味了。”活泼的舒静俏皮的眨眼,“您可不能厚此薄彼,表姐送我一件也好。”

    舒静俏皮的模样,逗笑了老太太,“猴啊,猴啊,你当芷卿多少银子?六丫头从惠州回京不清楚底细,你还不晓得?”

    挽住老太太的胳膊,舒静一脸娇憨,显得乖俏可爱,老太太难得大方:”你饶了放过芷卿,看好了我送你行了吧。”

    “多谢玛姆。”舒静得意弯着眼睛,向所有人证明,她是除了李芷卿之外最得宠的孙女。

    舒瑶视若罔闻,老太太的疼爱在舒瑶眼里没睡觉来悠闲的生活来的重要,舒瑶对古玩不感兴趣,也不懂得就鉴赏,但在桌子上的大唐古玩中,舒瑶竟然发现了一尊鼎,瞧着和额娘瓜尔佳氏说得很像,舒瑶顺着李芷卿的意,率先拿起那尊于玉鼎,反复的在手里摆弄,在玉鼎的地步惊现一道划痕,是赝品?

    李芷卿在旁道:“钱婆子不敢拿赝品来公爵府,六妹妹,这尊玉鼎怕是保存的不好,有了划痕,价值不大,你在看看别的。”

    钱婆子讪讪的,见舒瑶看重那尊玉鼎轻视了一分,就算有个精明的额娘也上不得台面,解释道:“着急给姑娘送来,便美没仔细看,活计将盒子同错了。”

    “我就看重它了,你说个价,这笔银子我出得起。”舒要捧着玉鼎,没错,就是额娘说过的,瓜尔佳氏抿嘴一笑,摆满一一桌子的大唐古玩,玉鼎是最值钱的,赝品,谁说钱婆子不敢拿赝品糊弄李芷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