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九十三章 悲催

清悠路 正文 第九十三章 悲催

作者 : 醉夜吟
    (粉红240加更)

    厨子拿出手艺,没辜负了贡品的螃蟹,调制出全蟹宴,舒瑶一家吃得极为尽兴,一家五口团团围坐在桌子旁,蟹八件舒瑶会用却懒得做,志远一向在吃上比较讲究也爱吃,且不能让父亲为女儿布膳,书轩在吃上不讲究,好吃就成,舒瑶不说的话,书轩怕是不会记得帮小妹弄螃蟹。

    瓜尔佳氏笑盈盈的看着书逸在舒瑶至纯的眼眸下,无奈的拿起蟹八件为舒瑶弄蟹肉吃,瓜尔佳氏可安心照顾志远,省得他也吃多了闹肚子,今晚还有一处好戏要看呢。

    “二哥,你真好。”舒瑶笑眯眯的吃着新鲜的新鲜的蟹肉,宫里的贡品果然同外面买的吃起来味道不一样,好吃,舒瑶道“二哥,我还要。”

    书逸认命的弄螃蟹,不放心的提醒道:“小妹,先用点别的,蟹黄吃多了不好。”

    “嗯。”舒瑶答应着,眼巴巴的看着书逸,用眸光催促他快点,再快点,舒瑶没吃够呢,书逸看了看小妹,加快了是手上的动作,谁在小妹的目光下,也得像他一样,书逸很确信,给小妹委屈的人还没落生呢。

    “于姑娘,你且回去,太太说了,不用你伺候着。”

    于绣莲被堵房门口,听着里面含笑的声音,于秀莲咬了咬嘴唇,“是太太吩咐让我伺候她用膳,我是遵太太之命。”

    “那是昨日,今日太太可没说,您还是回去学规矩去吧。”守着门的丫头一脸鄙夷,和旁边的人当着于绣莲的面闲聊,“真不晓得有些人怎么想的,好好的官家小姐不做,偏要上杆子当姨娘,真真是不知羞。”

    于绣莲脸刷的白了,张口结舌,身边的红珠扶住于绣莲,叫道:“乱叫舌根子的小蹄子,狗眼看人低,等着于姑娘富贵了,非治死你们不可。”

    “哟,红珠姐姐,好大的口气,妹妹看不是等于姑娘富贵了,是你想着借东风伺候主子吧,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一个德行。”

    “你再说,我撕烂了你的嘴。”红珠伸手掐架,门帘一跳,王嬷嬷手捧着金丝手炉出门,“嚷嚷什么?还没有没规矩了?吵到主子们用膳,我看我接了你们的皮。”

    王嬷嬷穿着兔毛领的厚旗袍富态保暖,于绣莲却罩着薄衫,衣衫华丽,显得娇躯凹凸有致,可不保暖,瓜尔佳氏告诉于绣莲,为妾靠得就是美色娇躯,连身子都伺候不得男人,妾也别当了。王嬷嬷训斥完下丫头,做出才发现于绣莲的样子,脸上堆着笑,眼底却露出轻蔑来,手轻拍着手炉。”恕我眼拙,没看出是于姑娘,这么冷得天还来伺候太太,太辛苦你了,太太心善,让你先回去,老爷用善后回去跨院写折子,那时太太有空了,你再过来吧。”

    于绣莲身子一颤,又看了看屋里,她没资格迈进去,自从她想要为妾,接受王兴家的调校后,于绣莲感到周围人看她的目光有所不同,于绣莲垂头说:”我知道了。”拽走了红珠,身后传来王嬷嬷的斥责声:“以后有点眼色,你们是太太亲自调教的,是太太跟前的丫头,岂能同下三路的人相比?”

    于绣莲回到屋里,眼泪盈盈,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此时再后悔她也回不去了,王行家的迎上来,“于姑娘,奴婢让你不要去,你就是不肯听,受委屈了吧,太太不召唤,哪有妾凑上去的道理,看来奴婢还得再教教您才行。””今日我累了,明天再说。”于绣莲推开王行家的,直奔卧房,“于姑娘,您不能因累了就不学规矩,您让奴婢怎么同太太交代?于姑娘”

    砰,于绣莲关上房门,王行家的勒笑,转身便命令守夜的丫头今日都可早睡,不用伺候于姑娘了,于绣莲坐在炕上抹眼泪,红珠一遍陪着落泪,一遍劝于绣莲,“等您得了势,承了宠,她们一定不敢小看您,都会巴结上来了,到时再处置她们。”

    于绣莲有几人份茫然,她有承宠的日子吗?瓜尔佳氏高贵美艳,骨子里露出的贵气哪是卑微的她可比?不说男人,平心而论便是于绣莲在瓜尔佳氏面前都抬不起头,自愧不如,舒穆禄志远又是位情深意重的真汉子,于绣莲不知道她能不能打动志远,于绣莲环顾四周富贵的摆设,虽然受了些委屈,但她也享受到了不敢想的东西,于绣莲再放弃很难做到,也做不回质朴的渔家女。

    赶不上瓜尔佳氏明艳动人,可她有青春娇美的胴体,三太太说过男人都是爱色贪腥的,她奉上纯洁无暇的身子,舒穆禄志远想必不会推开她,于绣莲最近可没少学伺候男人的本事,这也是瓜尔佳氏特意吩咐人教导于绣莲的,王行家的说过,为妾者就是用身子伺候男主人开心舒坦,乖巧懂事的随着男主人摆弄赏玩,于绣莲擦干净眼泪,道:“红珠,你去悄悄打听一下,大人是不是去跨院独眠?”

    “是,奴婢准保问出来。”

    红珠去打听消息后,于绣莲让人烧了热水,洗净全身,咬咬牙取出香水涂抹在身上,于绣莲看着镜子里自己,抚摸着柔软的肌肤,诱人干净的酮体,志远大人会让她伺候的,她从没想过和瓜尔佳氏相争,就占据一角就好了。

    用膳后,志远陪着瓜尔佳氏闲聊,瓜尔佳氏问起了于成龙,志远道:“是要外放的,我曾像皇上建议让于成龙去管盐商,江南的盐商闹得不成体统,斗富斗得往钱塘江里撒金子,看钱塘潮,每位主管盐政的都不干净,于成龙迂腐了些,但清廉二字很难得。”

    “老爷说得是呢。”瓜尔佳氏宽茶叶,袅袅升起的水雾掩盖住了她眼底偶尔露出的锋芒,劝道:”老爷是工部侍郎,举荐人为官的事儿,还得慎重些,虽说万岁爷重用于你,总不愿事事你都插上一手。”

    志远叹道:“为夫有数,不会让万岁爷恼怒的。”

    “我还能不信你?”瓜尔佳氏随着志远说笑,凡事点到即止,瓜尔佳氏也不愿事事都劝着志远,从旁指点更费心思,但瓜尔佳氏做起来很有兴致,一是为了志远官职稳中有升,二是也只有帮着志远,瓜尔佳氏才能展现前生所学,清朝女子地位实在是太低了些,瓜尔佳氏尤其恨住程朱理学。

    舒瑶突然打了个哆嗦,感知额娘能将程朱理学的创始人挫骨扬灰,舒瑶咳嗽了两声,瓜尔佳氏问道:“瑶儿,着凉了?”

    舒瑶摇头,瓜尔佳氏看舒瑶没异样才放心,志远此时起身,“你且歇着,我先去把奏折写了,明日好呈上去。”

    瓜尔佳氏起身送志远出门,”老爷,可得同万岁爷好生说说,别同万岁拧着来。”

    志远笑着点头,瓜尔佳氏为志远披上狐狸领的斗篷,志远悄悄的握了一下瓜尔佳氏的手,勾了妻子的手心,是他们独特的约定,瓜尔佳氏斜了志远一眼,微不可见的点头,志远笑呵呵的离去,明日可陪妻子,书轩早就去读书了,书逸趁着额娘发愣时偷笑着离开,舒瑶眨眨眼眼睛,抓住毕尔佳氏的手,“额娘,阿玛好高兴哦,去跨院独眠这么好?”

    瓜尔佳氏脸颊绯红,见舒瑶眼底的纯然,道:“你长大了就懂了。”瓜尔佳氏甩开舒瑶回房,舒瑶笑迷了眼睛,调戏大唐贵女很有成就感呢,不长大,我也懂,不就是夫妻那点事儿吗?

    “瑶儿,洗漱了睡觉。”

    “嗯,嗯,嗯,额娘,我来咯。”

    舒瑶像是一只欢快的小松鼠,在额娘怀里舒服啊,许是还能梦见大唐的景象呢,桃子伺候舒瑶梳洗后,舒瑶爬上了暖炕,爬进了瓜尔佳氏怀里,软糯的道:“额娘。”

    瓜尔佳氏心都酥软了,摸着女儿披散的头发,柔韧的发丝缠在食指上,舒瑶身上淡淡的果香甜而不腻,绵软的小身子,瓜尔佳氏叹道:“不知将来会便宜哪家小子。”

    舒瑶头拱了拱瓜尔佳氏的酥胸,趁机吃豆腐,”额娘说便宜谁就便宜谁咯。”舒瑶对嫁给谁没什么概念,反正额娘不会让自己吃亏,总会选蚌适合她当米虫的男人,“额娘,今晚很冷,很冷。”

    瓜尔佳氏抬起舒瑶的下额,笑着问:”你猜到了?”

    舒瑶小手盖住了脸,“嗯。”于绣莲今晚会色诱阿玛,瓜尔佳氏道:“我早让人去请太医,她怎么说也是于大人的义女,在府里有个三长两短的,老爷面子上也不好看,于大人会因于绣莲名声更显赫,这为第一招。”

    太医都是给勋贵们瞧病的,大宅门里的事儿见得多了,给于绣莲看病还猜不到吗?有个风声传出去,于成龙家的闺女怕是要嫁不出去了,于成龙敢收于绣莲当义女,就得付出代价,瓜尔佳氏对于没安好好心的人,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同情,哪怕于成龙是青天大老爷。

    “额娘,她会看见阿玛?”

    “不会的,我不会用于绣莲试你阿玛,于绣莲在外面冻上一夜,许是能知道些轻重。”

    翌日,被关在跨院夹道里冻了一夜的于绣莲高烧不止,病倒在炕上,瓜尔佳氏请太医为她诊治,瓜尔佳氏真心希望于绣莲争气点,能多挺几招,她好借着她收拾于成龙,给青天老爷个刻骨教训。

    太医还没离开,外面嚷嚷着,“太太,太子爷和四阿哥,送老爷回府了。”

    ps加更送到,太子爷,四阿哥出场咯。粉红月底双倍,亲们给小醉留着,记得投给小醉哦,小醉一定会努力加更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