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梦境

清悠路 正文 第九十二章 梦境

作者 : 醉夜吟
    舒瑶陪瓜尔佳氏坐在炕上,于绣莲站立在一旁,随时准备伺候瓜尔佳氏,端茶递帕子。瓜尔佳氏头枕着手臂,半卧在炕上,于绣莲接过了丫头的活,先是点燃寻熏香,后更是蹲身为瓜尔佳氏捶腿,舒瑶不知额娘同于绣莲说了什么,短短几日不见于绣莲变得太多了,舒瑶难以想象,打碎人格重新塑造的于绣莲除了当个称职守规矩的美妾,还能做什么?

    瓜尔佳氏对于绣莲的伺候不曾在意,只顾着同舒瑶闲谈,对舒瑶身边即便很小的事都问得清楚,对比反差很是强烈,于绣莲恭顺的眼底划过一丝茫然,舒瑶不想用异能去看她怎么想,完全没必要,也没价值,舒瑶吃着阿玛带回来的果脯,甜丝丝的味道使得舒瑶绽开的笑容越发的甜了,瓜尔佳氏将舒瑶搂在怀里,似爱不够似的摩挲着舒瑶脑袋。”今晚和额娘睡一处,嗯?”

    舒瑶原本打算去空间溜达种田的,瓜尔佳氏这么说,别说去种田了,就算是种金子,舒瑶也不去,什么都没额娘重要,舒瑶在瓜尔佳氏怀里蹭了蹭,又蹭了蹭,直蹭得瓜尔佳氏笑意盈盈,软糯道:“天天睡一处都成,额娘,我好喜欢你哦。”

    瓜尔佳氏心里像是抹了蜜糖,对舒瑶真真是爱得不行,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儿,瑶儿怎会如此疼人?瓜尔佳氏哪舍得将舒瑶嫁人?永远留在身边才好,舒瑶疑惑问道:“阿玛今晚不回来?”

    为瓜尔佳氏捶腿的于绣莲手臂顿了顿,瓜尔佳氏道:”老爷今晚去去跨院独眠,方才使人来说是要彻夜写奏折,明日又是大朝,起得早担心闹到我。”

    舒瑶点头道:“阿玛心里是有额娘的,怕吵到额娘歇息,平白便宜了我。”舒瑶在瓜尔佳氏怀里撒娇耍懒,眼睛弯成月牙儿,瓜尔佳氏宠溺着她,舒瑶对如今的日子非常满意,亲情是舒瑶这一生最珍视的,在父兄额娘面前装乖撒娇,舒瑶一点都不觉得生涩或是不好意思,这时舒瑶总会忘记前生,全然当个小萝莉,喜欢被人宠溺着,万事不扰清闲自在当个快乐的小米虫,是舒瑶全部的人生理想。

    瓜尔佳氏动了动腿,冷淡的道:“你先回去,我同瑶儿有话说。”

    “是,太太。”于绣莲起身,屈膝行礼后倒退两步,才走出房门,瓜尔佳氏嘴角一勾,“瑶儿,可怜她吗?。”

    舒瑶摇摇头,是于绣莲自己选择的路,就得承担起后果,况且她和于绣莲非亲非故,可怜她做什么?敢于破坏额娘和阿玛关系的所有小妾都要清除,清除,舒瑶就差拿个苍蝇拍将小妾们拍死,瓜尔佳氏笑着摸了摸舒瑶的脸颊,“是我的女儿,瑶儿记得同情心怜悯也得分人,如同于绣莲自甘堕落死活要为小妾的不需要任何的怜悯。”

    “嗯。”比起冷情,舒瑶怕是比瓜尔佳氏更甚一筹,“于绣莲被调教成美妾我不奇怪,可她凭什么认为阿玛会收房?额娘答应她了?”

    “我只说让她为妾,可没说给你阿玛为妾。”瓜尔佳氏似笑非笑,“老太太和三太太很喜欢她,没少在她耳边提点说话,许是她误会了,以为伺候好好我,以为‘巧遇’你阿玛就能收房,岂不知一切全是她痴心妄想罢了,总会让她明白过来,想进门没一丝可能。”

    瓜尔佳氏将一切都算计清楚,能利用的人都利用上了,老太太和三太太都能用上,舒瑶除了佩服外还能说什么?瓜尔佳氏搂紧舒瑶,目光看窗外,“今晚降秋霜,瑶儿,额娘不会让你冷到。”

    “嗯。”舒瑶总觉得瓜尔佳氏已有所指,可她喜欢在额娘怀里,没空想别的,舒瑶打了个哈气,继续后花园的工作——睡觉。在瓜尔佳氏怀里睡觉是最舒服的,瓜尔佳氏拍着女儿后背,哄她入睡,胳膊撑着头,凝神瞧着舒瑶,美好善良所有人都会向往,谁愿意总是陷在阴谋诡计中?瓜尔佳氏将舒瑶留在身边,有独特的感觉,说不上是什么滋味,但见舒瑶就有中能忘却一切的烦心事,即便是罪大恶极的人,也能救赎?

    瓜尔佳氏摇头,舒瑶可没佛祖菩萨的普度众生救赎罪人的本事,将舒瑶搂紧,是舒服安心,瓜尔佳氏也阖眼同女儿一起入睡,熟睡中的舒瑶很少做梦,睡眠质量一向很好,可今日是异能升级?还是离瓜尔佳氏太近了?睡得正酣的舒瑶,脑子里闪过一幅一幅的画面。

    巍峨壮丽的大明宫,落地的薄帘随风随风飞舞翻滚,华丽的衣衫,女子高耸的发鬓,盛开娇艳的牡丹,无意不显示大唐的尊贵开放,一副画卷展开,舒瑶见到身穿皇帝袍服的老妇人,舒瑶记得历史上唯一一名女皇帝,她就是武则天,虽然上了年纪,脸上也多是皱纹,可不愧是当女皇的人,威势一点都不少,舒瑶下意识的后退,不敢正面女皇陛下。

    ‘陛下,臣以为归政李唐为上选,太平公主无法承接陛下帝位。’

    声音陌生,可舒瑶却有种熟悉的感觉,舒瑶向出声人看去,一位五旬左右的妇人,顾盼神曦间颇有种指点江山的味道,在女皇面前毫不逊色,舒瑶张嘴,额娘,是额娘,只有额娘瓜尔佳氏才能让舒瑶有此感觉,

    ‘可惜了,你不是朕的女儿。’

    ‘陛下,臣成不了您。’

    舒瑶看着额娘,原来前生额娘是如此潇洒肆意,真的是马踏长安,无人敢违逆其锋芒,是女皇最宠信的臣子,‘如果你是朕的女儿,朕不会归政李唐,杨弥,你智谋,手段,心机,眼界,样样像朕,唯有一点你不像朕,不似朕无情,敢于杀子,你做不到,朕有时在想,你是不是朕亲手扼杀的小鲍主转生为何你同朕如此相像,辅佐朕登基建国,却又在背后算计朕’

    啪啦一声脆响,舒瑶打了个寒战,女皇震怒了,舒瑶想要奔跑到额娘是身边去,却无法移动脚步,她只能看着,那名叫杨弥的人毫无惧色的抬眼望着女皇,‘陛下,臣敬佩于您,后人也会敬佩您,您代唐是顺应民心,归政李唐同样如此,臣不敢算计陛下,臣不过是做了陛下所想,您从未想过立太平公主。’

    女皇笑了,舒瑶看得出是欣慰的笑,’杨祢,杨家有你是福气,你出去吧,朕累了,让上官婉儿写诏书,召李显回京。‘

    杨祢起身后郑重向女皇施礼,女皇再问‘你不赞同朕传位给李显?’

    ‘陛下,臣以为他坐不稳皇位,李家唯有一人能承担皇位,三郎李隆基。’

    舒瑶再也看不到画面了,最后的印象是额娘在千古唯一的女皇面前谈论国政,谈论帝位传承,看到女皇嘴唇边欣赏中透着遗憾的笑容,舒瑶明白女皇是为额娘惋惜,为何额娘不是女皇的公主舒瑶身子晃动,“瑶儿,瑶儿。”

    舒瑶睁开眼眸,眨去初醒后的迷蒙,舒瑶跌进温暖的怀里,“瑶儿,睡魇着了?”瓜尔佳氏心疼的安慰女儿,方才听见舒瑶喃喃自语,瓜尔佳氏听不清舒瑶说得是什么,可舒瑶簇紧的小眉头瓜尔佳氏看后很担心,便推醒了舒瑶,担心她被噩梦纠缠住,舒瑶从瓜尔佳氏怀里露出脑袋,入目的是熟悉的摆设,不再是大明宫,随后舒瑶盯着瓜尔佳氏一顿猛瞧,在女皇陛下面前都不曾落于下风的人,是她额娘,舒瑶很自豪。

    舒瑶很快的耷拉下脑袋,好遗憾,只有她自己一人知道,别人不知道啊,瓜尔佳氏先是被舒瑶看得发愣,后又见舒瑶愁眉苦脸懊恼不迭,问道:“瑶儿,你梦见什么了?”

    舒瑶哪敢说梦见了武则天,梦见了额娘的前生,舒瑶重新靠近瓜尔佳氏的怀里,双手环紧瓜尔佳氏的腰肢,尾音上挑:“梦见您了。”

    这不算是说谎,舒瑶的确时梦见了瓜尔佳氏嘛,瓜尔佳氏笑盈盈的问道:“那为何醒来时看着额娘?不认识似的?”

    “有人跟我比额娘,我我的额娘是最好,最好的。”舒瑶回答的很认真,多想有人能跟她比额娘,遗憾啊遗憾。

    “傻丫头,你啊,惯会跟我胡说。”瓜尔佳氏戳了戳舒瑶的额头,笑骂了两句,帮着舒瑶整理衣服,“听书逸说了,最大最好的螃蟹都给你留着了,我命人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螃蟹蟹黄体寒,不可贪吃。”

    “嗯,嗯,额娘,我可以喝一小杯陈酿吗?。”有美酒品尝螃蟹才有滋味,瓜尔佳氏摇头道:“不成。”

    “额娘。”舒瑶拉长了尾音,讨好的道:”就一点点。”

    瓜尔佳氏心有些软,可还是摇头道:”这事儿没得商量,你忘记上次你和书逸偷喝你阿玛的美酒引出的祸事了?”

    舒瑶瘪瘪嘴,出卖书逸,“是二哥硬给我喝的,我不是故意喝醉的。”舒瑶喝醉后状态很吓人,也很能闹人,瓜尔佳氏不敢再让舒瑶喝酒了,上次的教训实在是太深刻了。

    ps今日五点前加更,小醉需要亲们的支持,嘿嘿,瓜尔佳氏的前生会在文里带出来,小醉不喜欢太平公主和上官婉儿,便塑造了这么个杨家贵女,希望亲们喜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