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九十章 血案

清悠路 正文 第九十章 血案

作者 : 醉夜吟
    (粉红220加更)

    舒瑶迷糊贪睡,本身的警觉性一点可不低,且不说有异能护身,对周围的感知很强,巴尔图靠近时,舒瑶并未感到恶意,

    且离着也远一些,舒瑶才睡得很香。巴尔图打算将他穿过的披风披在舒瑶身上,即便巴尔图不过是穿了一小会,体味儿不一样,舒瑶惊醒了,也合该巴尔图倒霉,亲王府贝勒爷哪伺候过别人,动作明显不对。

    巴尔图举着披风上前,睡得迷迷糊糊的舒瑶就看见有一处黑影向自己扑来,小脑袋里转过无数的念头,是诱拐儿童?舒瑶猛然暴起,前生舒瑶是女军人,受过一定的自我保护训练,即便是技术军种,也不能太丢军人的脸面,教官大多是立过战功的特种军官,舒瑶一直认为她不用防狼术,可同舒瑶有亲戚关系的教官不答应,一脸认真的非要舒瑶学习擒拿术,因亲戚关系不好拒绝,舒瑶那一阵也超迷特种兵干净利落的擒拿术,便练了几天的花拳绣腿。

    先顶下颚,舒瑶身高不足,但她是舒瑶是猛然跳起的,巴尔图毫无防范,舒瑶睡得意外,起得也意外,谁能料准啊,巴尔图下颚被舒瑶顶中,巴尔图差一点咬掉了舌头,巨大的冲力让他鼻子一热,出鼻血了,舒瑶摸了摸额头上的温热液体,是血,有恋童癖的怪叔叔,舒瑶再没客气,直接上了撩阴腿,好在巴尔图是从小练武,反应够快,也是舒瑶如今年岁小,还是萝莉,巴尔图躲开了要害部位,舒瑶一脚踹到了巴尔图的大腿根,离着命根子相去不远,巴尔图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是大腿根疼,不是那要命的位置疼。

    舒瑶是连环攻击,再次用头撞向了巴尔图的胸口,巴尔图向后倒退了几步,舒瑶动作如同灵猫一般轻盈,弓步上前绊倒了身体失去平衡的巴尔图,仿佛要展示舒瑶前生所学的擒拿术还没忘记,舒瑶挑起身,用胳膊肘顶住了倒地的巴尔图,骄哼一声,“恋童癖的**,诱拐儿童的怪叔叔。”

    巴尔图闷哼了一声,胸口真疼,嗓子有些腥咸,不会要吐血吧,巴尔图之所以落到如此凄惨的今地步,是他小看了暴起的舒瑶,对舒瑶本身也没过多的防范,一步错,步步错,被舒瑶连踢带打的,巴尔图就没换手的余地,巴尔图动了动鼻子,嗅到了甜甜诱人的果香,胸膛也没那般疼了,舒瑶几乎是落到了巴尔图的怀里,巴尔图看清楚了近在咫尺的小佳人,亮晶晶的眼眸很熟悉,“你是书逸的妹妹?”

    舒瑶看了看被她按倒的人,不是怪叔叔,是一位长得还算不错的少年,舒瑶道:“你好像见过,是二哥的朋友?”

    舒瑶对巴尔图的印象不深,身下的人有些面熟,秋风瑟瑟菊花飘香,康亲王府四阿哥巴尔图贝勒被舒瑶压住,在旁人眼中是另一番情景,仰面躺在地上的少年,抱着甜美可人的小泵娘,两人面对面的说着什么,少年含笑中带着一抹宠溺,小泵娘娇俏中带有一丝薄怒,背景是盛开的灿烂的菊花,这副情景怎么看都觉得暧昧,可入画封存了。

    书逸劝慰万大哥,赶回爵府后花园时,见到是这副情景,书逸怒了,小妹被大灰狼叼走了,书逸阴森森的道:“巴尔图,你是不是先放开我妹妹,起来先。”

    巴尔图仰头看向书逸,有了一丝窘态,书逸误会了,当成了巴尔图被撞破好事的窘态,其实巴尔图囧囧有神地方和书逸想得天差地别,他堂堂亲王府贝勒爷被个小泵娘给制住了,被撞出了鼻血,如果不是躲闪得快,好悬命根子不保,巴尔图害臊啊,“书逸,你看到了多少?”

    巴尔图想着封口的问题,书逸又想偏了,难不成他们还有前序?“贝勒爷,咱们去练布袋如何?”书逸决定好好的教训巴尔图,我家小妹不能被你叼走。

    舒瑶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贝勒爷?是贝勒爷,她把贝勒爷给打了,惹事了?舒瑶仔细的看了巴尔图一眼,对,他是贝勒爷,是哪个亲王府的贝勒,在街上碰见那对卖身葬父的兄妹时见过的,舒瑶眼中泪光盈盈,可怜巴巴的看向书逸,软糯低泣:”二哥,他他欺负我“

    巴尔图愣住了,到底谁欺负谁啊,有你这样颠倒是非的吗?是他留血了,你毫发无损你好不好?巴尔图坐起身,抓住舒瑶的胳膊,鼻孔还留着血,沙哑气闷的道:“小丫头,谁欺负你了。”

    舒瑶缩了缩身子,长睫上沾着泪珠,委屈害怕的蠕动粉嫩的唇瓣,发动异能的暗示作用,亲和力,亲和力,巴尔图本就对舒瑶有些许的好感,见舒瑶可爱可怜的小模样,心一下子就软了,磕磕巴巴的道:“你别哭别哭”

    舒瑶怯生生的看了看巴尔图,拧着弯眉,别开半张脸,软糯的道:”谁哭了?是你欺负我。”

    巴尔图傻眼了,明明是娇软嗔怒,可她做起来格外让人心动,书逸抓住发愣的巴尔图的手腕,“贝勒爷,放开我小妹。”

    巴尔图讪讪的松手他,舒瑶又像那只灵动的小松鼠,从巴尔图眼前溜走,躲到书逸身后,巴尔图只能看见舒瑶头上的珍珠钗环散发着温润柔和的光芒,巴尔图扣紧手指,起身后掸掉身上的灰尘,平复刹那的心动,方才巴尔图差一点就问书逸,你妹妹何时选秀,巴尔图算着岁数,还有得等了,起码还有五年,巴尔图今年十四,本来定好了,下届选秀康亲王福晋进宫请旨意赐婚,巴尔图要让额娘打消这念头等书逸妹妹选秀时再说婚事。

    舒穆禄志远是二品大员,又是公爵府庶长子,身为嫡女的舒瑶,如何都不会落得当个侧福晋,万岁爷不能不考量,随意将大臣重臣的爱女指婚为侧福晋,会让朝臣心寒,也是扫面子的事儿,英明神武的康熙皇帝不会出此昏招。巴尔图想着他的身份配舒瑶也够了,巴尔图盘算各各亲王府的世子年岁上没一人和舒瑶般配,巴尔图放心了些,至于其余的闲散宗室子弟是争不过他的,好歹他巴尔图也是康亲王府的贝勒爷,身份地位仅次于亲王世子。

    “小妹,你怎么来后花园了?”书逸顾不上巴尔图,转过身上上下下的打量舒瑶,见小妹额头上染红,书逸心一惊,手指擦了擦血迹,不是小妹的血,小妹没受伤,书逸长出一口气,“这时辰,你一般不是在睡觉?”

    是在睡觉,只是地点换了,舒瑶抽气说:“是先生留得功课,我来后花园画菊花。”

    “弄完了?”书逸目光扫过石桌上的宣纸,舒瑶摇头说:“还缺一首诗,先生让自己做,我不会啦,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舒瑶的眼眸水汽蒙蒙,书逸心软了,自家小妹什么样子他很清楚,府里的先生实在是欠教训,赶明儿同大哥说说,再找先生谈一谈,以后做诗的事儿就免了吧,书逸牵着小妹的手,撇下巴尔图,来到石桌旁,书逸思考了片刻,在草纸上写了一首咏菊花的诗词,准备让小妹誊抄上去,舒瑶却摇晃着小脑袋,“二哥,你把我做的上阕补起就好了,重新抄写的话,我还得再画菊花,好麻烦啊。”

    书逸毛笔顿了顿,嘴角抽动了一下,“你的菊花画得很好?”

    “不好吗?二哥,多像啊,我就只照着那一株画的。”舒瑶小手一指旁边的菊花,巴尔图正好挡着,舒瑶提醒道:“贝勒爷,你让一让。”

    巴尔图腿脚向旁边挪了挪,他方才见过舒瑶画的菊花,就舒瑶的水平,一盏茶的功夫,巴尔图能画三张出来,还准保比舒瑶画得好看,巴尔图欣赏了他公爵府的菊花品种,怎么就没一株是舒瑶所画的呢,遂好奇巴尔图舒瑶指的方向看去,巴尔图蹭了蹭鼻子,又回头看了看捂着额头很是无语的书逸,道:“真真是辛苦你了,你家小妹非同凡响。”

    “不像吗?。”舒瑶自我怀疑了,蹙眉道:“你们是不是看错了?就是从右边数第三株。”

    巴尔图又看了看菊花,摇头道:“其实其实”

    “挺像的,是吧,是吧。”舒瑶眨着星星眼,一脸的期望被肯定,巴尔图又淌鼻血了,应该是方才撞的,巴尔图绝不承认被舒瑶迷惑了,巴尔图擦拭比鼻血,没骨气的道:“神似,神似。”

    书逸拳心敲打额头,神似这词用得太好了,舒瑶向巴尔图展开笑颜,“二哥,贝勒爷懂得欣赏。”

    书逸瞥了一眼巴尔图,小妹的威力好像比以前要大,书逸真相了,舒瑶的异能又上升一级,亲和力满值,书逸想了半晌,为舒瑶填补上了蟣uo祝嫜艹螅鹛鸬男Φ溃骸岸纾阏婧谩!

    书逸身体挡住了巴尔图,不能让他看见了,巴尔图翘脚唇边噙着笑,书逸的妹妹,好甜,看着人心里暖洋洋的,很舒服放松,容貌上是比不过艳冠群芳的良贵人,可巴尔图喜欢看她的笑颜,比之清高的李芷卿强多了。

    ps加更送到,小醉累了,求粉红奖励哈,本文是甜文哦,很甜很欢快。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