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古代言情 > 清悠路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人格

清悠路 正文 第九十一章 人格

作者 : 醉夜吟
    书逸防范巴尔图很严,亲自将舒瑶送回去,路上还在言语中告诉舒瑶当心巴尔图,全然不顾巴尔图贝勒爷越来越黑的脸色,书逸每说一句,舒瑶不管听懂还是没听懂,都乖巧的点头,说上一句:”二哥,我记得了。”

    巴尔图隔着书逸看到舒瑶认真的模样,脸阴沉着,挑眉示意,书逸,给爷点面子好不好?爷有你说得那般不堪?书逸防患于未然,谨防巴尔图惦记小妹,好朋友知己也没情面可讲。书逸和巴尔图眉来眼去的交锋,舒瑶心里美滋滋的琢磨万异能,亲和力满值了,还余下一点升级点数,舒瑶想了想,继续加在安抚人心上面,脾气太暴躁太着急的人,容易伤人,舒瑶分析得出的结论,安抚人心的能力想着就好用,暴躁脾气的人在自己跟前变的安静,舒瑶抿嘴偷笑,皇上雷霆震怒,她可当救火队长嘛,不过听阿玛说,皇上好像不太容易容易震怒,不过是人都有脾气暴躁时吧,舒瑶不觉得自己的点数加错了。

    舒瑶在控制面板的最下面,发现了惊喜,原来所有加上的点数可以洗白的,也就是点数可以重新加,后面个跟着说明,代价是点数减少两成,舒瑶方才的欣喜看立刻消失了,每一个点数都很重要,平白的少了两成,舒瑶舍不得,舒瑶鄙视的撇撇嘴,系统漏洞不好钻,老天爷,您还能再苛刻点吗?异能限制多,升级慢,空间呢,提起这事舒瑶窝火,李芷卿的空间什么都能种,也没看李芷卿看种植是水果人参等书籍,舒瑶推断是李芷卿撒上种子,直接等着收货就行,可能连水都不用浇灌,但舒瑶的空间,昨天不过是忘了给草莓除虫,结果本来长势很好的草莓,全都枯黄腐烂,舒瑶看后欲哭无泪,老天爷太欺负人,因李芷卿的空间是破坏游戏平衡,声讨,声讨,舒瑶就差举个小牌子声讨老天爷的不公平了。

    在书逸左边的巴尔图一直悄悄的打量舒瑶,他不想舒瑶记住书逸说他的缺点,原先看舒瑶点头,巴尔图心一凉,她是记住了?会疏远自己?后同书逸回嘴时,又见舒瑶一会皱眉,一会轻笑,一会撇嘴,一会无奈,巴尔图从不知道八旗女子可以有如此丰富的表情,是所有女子都有,还是只有舒瑶有?巴尔图认为是后者,舒瑶的喜怒哀乐都能从脸上看出,巴尔图不要多想,在舒瑶身边有甜蜜之感,书逸说的坏话再多,也难以阻止巴尔图靠近舒瑶。

    舒瑶并不清楚她已经被巴尔图惦记上了,舒瑶很庆幸巴尔图躲开了之命的一脚,万一将巴尔踹坏了,哪怕是他不对,公爵府上下也承担不起康亲王的报复,想通此处,舒瑶向巴尔图展露甜甜的笑容,知道躲闪,孺子可教嘛,尔图被舒瑶灿烂的微笑晃花了眼,脑袋晕沉沉的像是一团浆糊,鼻子好像有些痒,巴尔图耳根微红,目光舍不得离开舒瑶,可巴尔图知道再看舒瑶的话,他怕是会丢脸。

    书逸在旁边看得真真的,突然对知己巴尔图涌起一丝的同情,无知是福气啊,书逸虽然和不清楚舒瑶此时到底想得是什么,可书逸明白一条,舒瑶绝对不是在想有关巴尔图的事儿,小妹舒瑶看似将所有的喜怒哀乐都放在脸上,但却永远猜不到她在想什么,额娘说过,小妹的脑袋太过奇怪,和正常人不一样,而舒瑶曾自嘲说,天才和蠢材仅一线之隔,舒瑶认为她即是天才,又是蠢材,总之书逸总结,小妹舒瑶就不是正常人。

    书逸看了一眼巴尔图,不是他书逸看不起巴尔图贝勒,他根本无法制住舒瑶,这点上来看他不适合舒瑶,可书逸犯了难,能止住舒瑶的人存在吗?书逸打了个寒颤,小妹不会嫁不出去吧,方才担心舒瑶被巴尔图叼走,一会书逸又担心舒瑶嫁不出去,患得患失之间,书逸下了个决定,把巴尔图列为后备人选,离小妹成亲还有好几年,巴尔图许是会有长进呢。

    瓜尔佳氏早就醒了,也听说了书轩的事儿,瓜尔佳氏庆幸她睡觉去了,大唐御姐面对长子书逸也很有压力,唯一没压力的是舒瑶,他们兄妹有时会鸡同鸭讲,可却总是能谈论得热火朝天,各说各的,明明是不同的,偏就能柔在一处,堪称奇迹啊。

    “额娘。”进了房门,舒瑶向瓜尔佳氏打招呼,老实的坐在瓜尔佳氏身边,做出一副知错的模样,请求瓜尔佳氏宽大处理,瓜尔佳氏见是康亲王府的四贝勒巴尔图,起身欲行礼,巴尔图忙阻止:“舒穆禄夫人不必多礼。”

    瓜尔佳氏笑了笑,陪着巴尔图落座,舒瑶书逸对视一眼,瓜尔佳氏根本就没打算行礼,不过是做出个样子来,巴尔图连连让瓜尔佳氏不用客气,他和书逸是很极好的朋友,瓜尔佳氏始终笑盈盈的听着,时不时说上客气上两句,很和气的同巴尔图贝勒交谈,舒瑶却深知瓜尔佳氏将巴尔图有些忽悠蒙了,短短几句话就能套出好多东西来,巴尔图还一点都没察觉到,额娘实在是太聪明了。

    等到送走了巴尔图后,瓜尔佳氏命人伺候舒瑶重新梳洗,对书逸道:“他什么意思?”

    “额娘,他怕是看上了小妹。”

    瓜尔佳氏也由此感觉,想了一会说:“我可没打算将瑶儿嫁去亲王府,以后他你不许再领回府里。像巴尔图这种身份的,过几日再没见舒瑶后就淡忘了,不过是一时新鲜,不会总惦记着。”

    “小妹是容易淡忘掉的?”书逸不信有人会忘记小妹,瓜尔佳氏笑了笑:“书逸啊,你看瑶儿好是因你是她哥哥,但旁人???舒瑶又懒散又平淡,看不出她是颗珍珠,巴尔图???品行还不错,可亲王府水太深了,我不愿意让瑶儿受那份罪,处处被人拿捏着,瑶儿??”

    “额娘,您觉得小妹是吃亏的人?”书逸可不信舒瑶不会反击,被人随意的搓圆摆布,舒瑶发起火来,寻常之人承受不住。

    瓜尔佳氏沉思一会,以丈夫此时的官职,舒瑶选秀时正经有一番折腾,瓜尔佳氏想着是不是有机会同康熙皇帝见一面,舒瑶的指婚,您就别操心了,瓜尔佳氏道:“不着急,我还有空安排。”

    瓜尔佳氏对和康熙皇帝交手很有兴趣,都说康熙皇帝是有为明君,功勋政绩卓著,瓜尔佳氏不试试的话,太遗憾了,瓜尔佳氏没经历过选秀,舒瑶给了她机会。

    舒瑶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洗净了脸上的血迹,坐回瓜尔佳氏身边,背后阴风阵阵,额娘脸上带笑,舒瑶不用异能都能看出额娘是有了想法,舒瑶向一直陪着瓜尔佳氏的书逸递眼色询问,谁又要倒霉了?

    书逸摇摇头表示不清楚,他总不能对舒雅说许是当今的万岁爷吧,虽说书逸很相信额娘的本事,可瓜尔佳氏对上的万岁,书逸宁愿认为是自己想错了。万岁爷被阿玛志远逼得避而不见,已经够没面子的了,再加上额娘瓜尔佳氏,书逸想着万岁爷不会雷霆震怒吧。

    “书逸,我教导过你的,凡事讲究的是策略,贸然行事是最莽撞的。”瓜尔佳氏慢悠悠的道:“你只看到了万岁爷不‘召见’老爷,万岁爷对老爷是欣赏有加,不过,老爷在工部是带不长了。”

    “阿玛会去哪?”舒瑶感兴趣的问道,书逸也很有兴趣,瓜尔佳氏笑了笑:“清闲的衙门,万岁爷怕是想错了,再清闲无事的衙门,老爷都能弄出动静来。”

    工部和河道总督衙门众人齐心协力,志远工部侍郎怕是不保,当皇帝的心中自然有一番衡量,会将志远调离工部,以平息‘民愤’,况且凭着志远一番折腾,工部起码几年都会很廉洁奉公的衙门,康熙皇帝的目的达到了,完全可以让志远再‘折腾’别处去。

    舒瑶看着瓜尔佳氏,原来最了解康熙皇帝是额娘啊,不都是说圣心难测吗?怎么在额娘这就变了?果然大唐御姐是最强大的。

    “太太,于姑娘来了。”、

    瓜尔佳氏摸了摸舒瑶的脸颊,并未理会这茬,问舒瑶今日学了什么,吃了什么,有没有人给她委屈,舒瑶一一回答,偷眼看了眼外面,于绣莲是一直站在回廊下,书逸听见于绣莲到了,便离开了。

    磨蹭了半个多时辰,瓜尔佳氏才道:“让她进来。”

    舒瑶看了一眼走进屋子的于绣莲,怔了怔,才明白额娘说得要培养个最优质的美妾是何意思,这才几日于绣莲像是换个人似的,温婉恭敬的再无初见的样子,瓜尔佳氏是打碎了于绣莲原本的人格,重新塑造。

    舒瑶看着于绣莲向瓜尔佳氏请安,在外面站了半个多时辰,于绣莲本就穿的不多,秋风阵阵,于绣莲正经受了些苦楚,可再瓜尔佳氏面前,于绣莲是恭敬的,行礼端茶完全将自己放在妾的地位上,舒瑶知道以前的于绣莲死了,她表现得再好,瓜尔佳氏也不会让她进门,杀人于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清悠路最新章节 | 清悠路全文阅读 | 清悠路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