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81章 杂交

侯门正妻 正文 第81章 杂交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碧柳还是不放心:“王妃,你看中了那一枝花,奴婢和螺儿去采也就是了,你站在这里看着就成。”

    严真真笑道:“我就是喜欢自己采,那才有意思。你们替我采回去,我倒未必就会喜欢呢”

    碧柳待要再说,却被螺儿一把拉住:“王妃难得这样有兴致,碧柳姐姐就别拦着了。王妃,那边的花开得灿烂,我和碧柳姐姐就往那边去。”

    “好。”严真真笑靥如花。哎呀,螺儿这丫头,真是太贴心了,自己还没有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她先就替自己说了。

    碧柳急道:“那怎么行?奴婢要跟着王妃的。”

    严真真噘嘴:“你跟着我,又要管这又要管那的,恐怕我手才刚伸出去,你就替我摘下来了,我才不要呢”

    “可是……若遇上了什么野兽的……”碧柳也有自己的坚持。

    “那你也帮不了什么忙,能打虎还是能杀熊?”严真真毫不客气地反问。

    碧柳认认真真地说道:“奴婢虽然不能杀什么,但至少能挡在王妃的身前,让王妃有时间能逃离,也是奴婢存着的笨心思。”

    她说是这样的自然,根本没有任何犹豫。仿佛舍弃生命,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用自己的生命来换严真真的,再顺理成章不过。

    严真真被深深地感动了,她自问穿越后也没有为碧柳做些什么,怎会得到碧柳这样的对待?就是严真真的本尊,想必也不会对碧柳有多么好。

    “碧柳,我才不要你挡在我身前呢那样的话,就算我得救了,也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有机会,只管自己跑,能跑一个是一个。”

    “哪有不顾主子性命的奴才啊”碧柳急了,用手捅了捅螺儿,“你说说,是不是?”

    螺儿慢吞吞道:“这里顶多就有些小动物,像野兔子、野鸡、松鼠、小鸟之类的,那些大的,是决计没有的。”

    “为什么?”碧柳愣愣地问,“难道你以前就住在山里?”

    严真真眼珠一转,恍然大悟:“是了,这里的花开得这样的好,连断枝都没有一根。若是有大型动物的话,早就被踩成断枝遍地了。”

    “王妃真聪明。”螺儿笑眯眯地表扬了一句。

    “不用你夸奖,我知道自己很聪明的。”严真真给自己的脸上顺手抹了一层金子,果然看到两个丫头朝着天空翻了一个白眼。

    “你们往那边去,我就在这边。柱子他们又没去远,真遇上了什么,我吼一嗓子也就是了。”

    这里的杜鹃长得很高大,花型却显得很秀气,与春天的品种又自不同。而且,一水儿的全是紫颜色,深深浅浅地开出层次来。

    “简直就像是长在我的空间里嘛”严真真自言自语,看着螺儿拉着不情不愿的碧柳渐行渐远。

    她简直有些怀疑,螺儿是不是能猜中自己的心思,故意拉碧柳走得远远儿的,让自己有独处的机会。

    碧柳却不情愿,几度回首,终于还是在几百米处站定,不肯再走。严真真在阳光下笑了,反正她一矮身,就能没入杜鹃花丛。

    她确实需要避开人,来实施自己的设想。空间里的东西既然能够带出来,那么把够年份的植物移出来种,就成为可能。只是不知道在外面继续生长的植物,会不会还维持着神秘的紫色。

    “试试再说。”她跃跃欲试,矮身折了一枝杜鹃。

    这种花,颜色和空间那样的相近,分明就是天然要长在空间里的嘛严真真抱着这样的想法,把杜鹃枝插在空间的泥地里,然后把一株长成白萝卜粗细的紫参,拔了出来。

    刚想出去,回身看到旁边的一棵豌豆,竟然不是紫色,而是褪成了淡淡的本白色。

    “咦?”她惊噫一声,“难道是长老了的缘故?可是豌豆夹不是会自己爆开,然后再4/5发芽生长吗?。”

    附近这一块地,豌豆已经长得挤挤挨挨。

    百思不得其解之下,忽然想起自己似乎扔了一只齐红鸾的虾须蠋进来。当时为了毁尸灭迹,所以随手一扔,也不知道扔到了哪里。

    她也顾不得感慨手里的紫参可以换来多少银子,急忙站起身里里外外又看了一遍,发现只有这一块地结出的果实是本白色的。而那只成色还不错的金镯子,已经踪影全无。

    摘下一枚豆荚剥开,沁甜的味道,便弥漫在口腔。

    “哇,真好吃。”她忍不住又剥了几颗,才心满意足地罢手,眉开眼笑地想,“原来这块地真是喜欢金子的,我得想办法再弄点金首饰扔进来滋养。”

    至于金子从哪里来,她看了看手里的紫参,笑得心花朵朵开。反正空间里有出产,她也不怕会断了金源。以空间养空间,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

    这回,对待紫参的态度,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这可是空间的养料来源啊,她不再随意拎着,而是用双捧着,还小心翼翼地怕闪出来的时候撞到了杜鹃枝。

    “呀,我忘了买一点种花的工具放进空间,以备不时之需了。”她苦恼地皱起了眉头,环顾四周,似乎没有什么趁手的。用手拨了拨泥土,这里可不像空间里掺了金粉的泥土,松软得只能手指头就能挖下半米深。

    拿手比划了一下,似乎自己徒手挖出来的坑,也太浅了。估计下雨天,都起不了储水作用。

    抬头看了看山顶的位置,只要叫一声,卢柱子就能和那两个半大的小伙子替自己挖个深坑,他们随身带着刀剑。可是……这样粗的紫参,能让别人瞧见么?

    一棵两棵,那是母亲留给自己的。三棵四棵,就是傻子也会怀疑这些参的来源。说不定,还有贪心的,要打上自己的主意呢

    她犯难了,无意识地拿着紫参往上拨弄。参须触到泥土,竟然很快像吸盘似地开始扎根。严真真不小心扯了一下,居然把一根参须给扯断了。

    “难道还会自己种自己啊?”严真真眨了眨眼睛,把紫参端端正正地放进自己刚刚捣鼓出来的浅坑里。

    果然,紫参像是有了生命似的,拼命地往土地里钻,看得严真真目瞪口呆。

    难道植物们其实并不喜欢空间里的生长环境?但似乎也说不通,在空间里,它们的生长速度很快,应该是极度适应那样的环境才对。

    严真真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紫参,以极快的速度往地下钻,直到所有的根须都没入土中,叶子才仿佛有点蔫蔫地耷拉了下来。

    “王妃”卢柱子大概等不太了,站在山顶大叫了两声。

    “啊?”卢真真回过神来,紫参的叶子,其实并不特别。甚至连在空间里的那种几乎油亮的光泽,都褪去了,一点儿都不比旁边生长着的一株不知名的草本植物更显眼。

    “咱们若是不回去,得找个山洞去”卢柱子没敢走近,隔着杜鹃花丛喊。

    而碧柳和螺儿两个,早已经各自手捧着一大捧紫色的杜鹃奔了过来。

    严真真看着自己空空的两手,想起自己应景儿折的那一枝,已经随手种到了空间里。好在碧柳和螺儿玩得尽兴,倒也没有去注意她的一无所获,而是争先恐后地把手里的花枝递到她的眼前:“王妃,瞧瞧奴婢折的这一枝,是双层花瓣的呢好看不?”

    “好看。”严真真很高兴地笑纳了。

    螺儿比碧柳略略矜持,只是择出了一朵:“奴婢这一朵也特别,花瓣上除了紫色,还夹着一点白,那里只有一株长成这样。”

    “估计是杂交品种。”严真真假装“内行”。

    “什么是杂交?”碧柳和螺儿都不明白。

    “那个啊……就是不同种类的植物授粉以后,会孽生出另一种不同的……呃……”严真真看着碧柳和螺儿一脸的不解,自己也觉得说起来有点混乱。

    毕竟不是科班出生,而且有些专有名词,还不能在这个古代讲述,更觉得说起来困难万分。

    “王妃到底说的是什么意思啊?”连走到一边的卢柱子,也觉得懵懂。

    “这么说吧”严真真把手里的花托到手心,“你们看,这一带的杜鹃都是紫色的,但这朵花却还夹杂着白色。那就是因为它拥有紫色杜鹃和白色杜鹃的基因……”

    “王妃,那基因又是什么呢?”

    严真真有点傻眼,怎么一个简单的问题,反倒越解释越复杂呢?

    要解释基因,恐怕又会牵涉到遗传学的问题,就是天黑也解释不完啊她想了想才道:“好吧,换一种说法,你们知道骡子吧?。”

    “知道。”

    “它是马和驴子的后代。懂了吧?。”严真真松了口气,总算还有一个令人耳熟能详的例子可举,“就是这么一个意思,两种杜鹃的花粉搅在一起,就有了新品种的杜鹃。”

    “明白了。”卢柱子头一个欢呼了起来,“王妃的意思是,要是我用火兰和杜鹃杂交的话,那就可以培育出一个新的植物品种?”

    严真真默。

    恐怕这不大可能吧?

    不过,没等她再解释,卢柱子已经连泥带根地挖出了一棵杜鹃,说是要带回去和三哥的火兰“杂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