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80章 进山去采药

侯门正妻 正文 第80章 进山去采药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这么大”看到紫参的全貌,卢君阳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这支紫参足有手腕粗细,紫得发亮。别说他卢家收藏的那一支,就是大内拥有的那支,恐怕也及不上眼前的这一支。

    “是啊,母亲当年留给我的。”严真真把话说死,免得他问个究竟,“只可惜当时我也不知道这东西这样的难得,随手扔在嫁妆里。前次变卖的时候,才拿了出来。”

    “王妃,你这支紫参,不知道愿意出价几何?”卢君阳迟疑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强取豪夺,只是权宜之计。他说了只要一万两银子当赎金,这支紫参的价钱,远远不止这个价儿,他也不愿意占严真真的便宜。

    严真真笑吟吟道:“这样一支紫参,卢公子愿意出什么价?”

    卢君阳默然,良久后方长叹一口气:“倾我所有,只怕还买不起这样的一支紫参。”

    “我想用这支紫参入股你们的那间药铺,也不要太多,只要两成的股子便可。当然,关于赎金……”

    “王妃休要再提赎金”卢君阳俊脸微红,若非他的皮肤实在白皙,还真看不出来,“此次是我等行事鲁莽,冒犯了王妃。只因家族变故,处境维艰,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严真真了然地点头:“我明白,所以才趁火打劫两成股子。”

    卢君阳失笑:“王妃是雪中送炭,就是再要两成也使得。恐怕我整个药铺子的价值,还不如这支紫参呢”

    “你可真老实……”严真真现在有点明白,为什么卢家的两间铺子在京城支持不下去。外力是一个原因,不善经营恐怕是另一个更主要的原因。要知道,生意生意,是要做才会有的。又道无奸不商,生意人哪能这样的坦白?

    自己要两成股子,一则是怕激怒卢家,二则也是因为自己人质的身份。况且,她也从来不是个贪心的人,好处只要收得恰当便可。

    “如此,王妃便用这支紫参入股,我给你四成。”

    “好。”严真真答应得很干脆。虽然她想要的不多,但人家主动要给,她也不至于青风霁月地推出去。银子多了好办事,她也想在古代做个富婆婆过过瘾。

    她把紫参递给卢君阳,看到他的手微微发颤,忍不住坏心地想,如果自己把空间里的紫参一股脑儿地拿出来,不知道会不会震晕整个京城的药材界。不过,到时候,恐怕紫参的价格恐怕就会下一大截。

    唔,细水长流。

    “王妃放心,我这就送王妃回去。”卢君阳紫参在手,立刻承诺。

    螺儿和碧柳还来不及高兴,严真真已经摇头:“唉,别介,我还想住两天呢”

    “王妃”两个丫头在某些场合,还是很喜欢异口同声的。

    就连卢君阳的表情,也有点呆滞:“什么?”

    严真真笑道:“我如今不也是药铺的股东了吗?自然要想再替咱们的铺子找些药材的。我瞧这儿的山林很茂密,指不定里面就有些年份够久的药材呢”

    卢君阳恍然:“王妃是想要进山采药?”

    “正是”严真真笑眯眯地点头。当然,她只是要利用空间里那块现成的土地罢了。

    “恐怕王妃要失望了,我们还从没发现过山里有什么值得一采的药材呢”卢君阳摇头叹息。

    “女子心细,兴许能发现什么呢况且,人人都说这山里没药材,有可能一旦发现,就是一株年份够久的。”

    “王妃身份贵重……只怕进山……”卢君阳还是摇头规劝。

    严真真白了他一眼:“现在知道我身份不一样了?当然把我们塞在轿子里一路抬到卢家庄的时候,可没有想到身份贵重这问题的。”

    “呃……”卢君阳语塞,“那个……事急从权。”

    卢柱子难得看到自家三哥的窘态,忍不住笑得打跌:“三哥,这话似乎是你对女人怎么样以后,才能说的话罢?”

    严真真想到以前看过的小说,也不由忍俊不禁。

    碧柳急急道:“王妃,咱们赶紧回府才是正经,不定王爷怎么个着急呢”

    “卢公子不是送信过去了么?”严真真不以为然,“反正他已经知道我们的下落了,不过是一万两银子,又不是没有,证明他们一点都不着急和担心。所以,我们也不必急着回去……”

    如果趁机不回去,也不错。只是还有秀娘和抱冬,要想办法接出来才好。

    “螺儿,你怎么一声不吭,像只被锯了嘴的葫芦?赶紧劝劝王妃啊,这糊涂心思,可要不得”

    “王妃既打定了主意,咱们做奴婢的,劝也无用。”螺儿却后退了一步。严真真倒觉得,螺儿恐怕对自己此举,并不持反对态度。很好,总算还有个支持者。

    碧柳孤掌难鸣,虽然觉得不妥,但还是欲劝无门。

    卢君阳不敢让严真真主仆三人进山,让卢柱子又带了两个卢家的子孙跟着。

    “王妃,山里真有那些药材吗?。”

    “这个很难说的,你看这山上的树和得这样茂盛,如果真有的话,年份一定不会短。”严真真笑道。

    “可我总觉得……”卢柱子挠了挠头。

    “就算找不到也没有关系。”严真真笑眯眯地看着茂密的丛林,“我觉得这山上的气候很适合耕种,我们找一块合适的地,开垦出来当药园子,说不定长得比一般的地方快呢”

    “怎么可能”卢柱子摇头,“就算田好田坏有点差距,但是也不会很大。比如说,一块上好的水田,可以产六百斤谷子。那次一等的,也能产五百五十斤,再次的,还能产四百斤上下呢”

    “我们也只是试验一下嘛”严真真当然不能说出自己的戒指空间,只能泛泛地说道,“再说,就算不成功,也没有什么损失,对不对?”

    好吧……这话听起来有点道理,反正他整天闲着,也是被卢君阳逼着练剑和习字,还不如进山来躲两天呢

    于是,一行人都高兴地向山上进发。

    翻过一个山头,眼前是山花烂漫。紫色的杜鹃花,开满了整个向阳的山坡。仿佛知道严冬即将来临,即使乏人欣赏,也蓬蓬勃勃地开放着。

    “哇,好漂亮”少有女人不爱花的,主仆三人都忍不住站在山头惊叹。

    卢柱子纳闷地问:“那些花,难道也是药材吗?。”

    真没有浪漫细胞严真真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虽然不是药材,但看了心情就会很好。”

    “我怎么觉得这些花,晃眼得很呢?”卢柱子的话,立刻又遭受到了碧柳和螺儿的强烈鄙视。

    “王妃,奴婢下去采两枝,一会儿带回去插在房间里,一准儿漂亮。”螺儿喜孜孜地征求严真真的意见。

    “我们一起去。”严真真笑着摞起了裙摆。想了想,干脆在身前打了个结,露出撒花的长裤。

    “王妃”碧柳不赞同地替她解开,“还有外人在呢,成何体统”

    严真真看了看卢柱子,见他瞪大了眼睛。而他身后的另两个年轻人,表情也和他如出一辙。

    她郁闷了。

    裙子里面的不还有长裤吗?而且,也可以外穿啊

    “王妃看着就好,奴婢去折。”螺儿笑道。

    严真真眼珠子一转,笑靥如花:“柱子,你带他们转到坡那边去吧,我带她们下去采花。”

    “这是野花,有什么好看的?你要是喜欢,下次我问三哥要两盆芝兰……嗯,听说他还带了一盆火兰回来的,不过估计舍不得给你。等春天分了盆,我再替你要一盆。”

    严真真恼道:“谁要那些养在房间里的花啊,我只爱这自然生长的花。你不懂,只管带他们下坡去就是了。一会儿我叫你们,再从这里下去。”

    “还下去?”卢柱子抬头看了看天色,“再过一个时辰,太阳就要下山了,我们赶紧往回走吧,要不然,天黑都赶不回村。”

    “那就随意找个山洞住一宿嘛”严真真不以为然。

    “啊?王妃今晚不准备回去?”

    严真真更纳闷:“我们是出来找药材的,难道一天就能找到吗?。”

    她记得电视里的那些药农,背着个药篓子,可是要在山上风餐露宿的。难道又是电视误人?

    卢柱子愕然:“王妃还真想找到药材啊”

    “那我们一大早出来,是为的哪般?”严真真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那个……啥……我们只当王妃是在村子里闷了久了,所以才找个借口出来散散心。若不然,三哥明知道这山上没什么药材,还同意王妃进来呢?我们卢家也有识药的,总比王妃识得多些……”

    严真真脸色一红,她当然不认识那些药材,昨天向卢君阳要了一点年份不长的药村作模版,还被他看了很久。

    大概一听这话,就知道她是个外行。

    “我是真想找药材的,虽然我见识浅,可我运气好。我告诉你啊,运气这玩意儿,要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严真真睁着眼睛扮认真,“你等着瞧罢,说不定我就能找着年份够久的药材呢”

    卢柱子摆明了不信,但在严真真的催促下,还是转身带着两个卢家人下了坡。卢真真知道以他们的教养,也做不出偷看的事。况且,自己也不怕他们偷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