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46章 虚与委蛇

侯门正妻 正文 第46章 虚与委蛇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严真真看看时间差不多,假装“哎哟”了一声,拍了拍脑袋:“和太妃说着话儿,竟忘了时间,这会子也该传晚饭了。我得回去看看,王爷醒了没有。”

    太妃急忙拦住:“也不急着走,我还有话要问你呢!”

    “母亲请问。”严真真的态度非常好。可太妃本就是为了要把她给绊住,哪里真有话要问?期期艾艾了半天,终于问了账本的事。

    “账本看得怎么样了?”她脸色慈祥地问。

    “正该向太妃学着记账呢,只是王爷说拿了去看,因此不曾带来请母亲指教。”严真真说得很谦和,却把太妃气得倒仰。

    眼看着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到手的账簿子,居然就因为孟子惆的横插一脚飞飞了,不让人扼腕吗?

    “那你一会儿回去拿来,我再教你。”好容易把气平了平,太妃仍想诱惑“少不更事”的严真真,替自己把账本子骗过来。

    严真真一脸的关切:“可是一会儿就晚了,岂不是打扰太妃的休息?”

    太妃正等着望眼欲穿,闻言不假思索道:“不晚不晚,早一点教会了你,也好让我摞了担子。”

    “那我回头问王爷要了拿过来,昨儿王爷还说要看看呢!”严真真满脸的天真神色,让太妃很是“欣慰”。

    “这会儿该传晚饭,你就回去服侍了王爷吃罢。有些事,尽避交给小丫头子们做,你早些儿地过来,我教你怎么个做账。”

    严真真有点犯难:“可是王爷早上醒来的时候,说是晚上要看的。要不,我明儿拿了账本子过来请教母亲罢。”

    太妃怎么敢让孟子惆看账本?不及掩饰脸上的焦急,沉下脸对她施压:“明儿一早,我还有旁的事呢,你一会儿就拿来我看看。”

    严真真也不推脱,很乖巧地点头:“是,服侍了王爷用晚饭,我就向他要账本子。”

    “嗯。”太妃点头,催着她去了,站在门口又发了一会儿呆,才叫过了小丫头抱秋,“赶紧去看看表小姐和那两个蹄子回来了没有!”

    小丫头一溜烟地去了,这时候严真真才刚刚跨进院门。

    “王妃,你不会真拿账本子去给太妃吧?那可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碧柳忧心忡忡,“王妃就根本不该答应太妃,推到王爷身上不就完了么?”

    严真真神秘地笑:“你看到抱春和抱夏回来了没有?而且今天齐红鸾也不在。”

    碧柳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恍然大悟:“王妃是说,她们来咱们的院子拿账本子,却没有拿着?”

    “拿不着是一回事,她们在院里子耽搁了这么久,大约是被王爷盘问上了。”严真真笑得很是得意。

    碧柳喜道:“正是,看她们用什么话来说!是该让王爷知道表小姐……免得总以为她强过王妃。”

    严真真懒洋洋地笑:“本来她就强过我,打小儿在一起长大的,哪能没有情份?况且,还有太妃在上头压着,虽然不是嫡亲的娘,但也是娶进来的正妃,从小哀养大的,比起我和继母来,自然又有所不同。”

    碧柳忧愁,叹了口气,正要“宽慰”她两句,却听到一声尖叫。

    严真真眨巴了一下眼睛,正杵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走进去的时候,却听见齐红鸾的声音:“表哥,姨母也是情切关心,才会差了她两个过来请安。不小心打翻了茶盏,是该好好调教。”

    孟子惆的声音很淡:“这两个丫头也实在大了,该找个小厮配出去。端个茶,端到本王的床头来了?”

    严真真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好主意。抱春已经二十四岁,按规矩,下人们的婚配该在二十二到二十五岁之间。抱夏也有二十三岁,一起拉出去配人也说得过去。这么一来,趁机往太妃的院子里塞两个人,倒是便宜。

    想到这儿,她正要抬步接口,忽地凝住。不过是穿越来几个月的时间,竟然连思维都已经换了……这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碧柳心急,扯了扯严真真的袖子,正要提醒,那头齐红鸾已是接了话:“表哥,她两个心细,姨母那里少不得。”

    孟子惆淡淡道:“女孩子大了不配人,传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们临川王府没规矩?难道本王不知道母亲那里少不得人吗?回头让王妃好好地挑两个调教好的送过去,总不能让母亲身边无人可用。”

    “王妃……”齐红鸾急了,如果让严真真挑了人,太妃院子里还不是被她布下了眼线?

    “本王瞧着院子里的丫头们,都被王妃调教得很懂规矩。”

    “可表嫂她年纪小,其实这些丫头都是太妃帮着调教的。”齐红鸾的鼻子,渐渐地沁出了微汗。但凡王妃送过去的人,总不能当小丫头打发。况且,孟子惆的意思,又是补上抱春和春夏两个大丫头的缺,总要放在屋里。

    严真真已经走到卧室门口,两个小丫头一人一边打起帘子:“给王妃请安!”

    “免了。”严真真微笑点头,她还没有学会这时代的贵妇人两眼朝天的作派,总觉得别人替她服务,多少要表示一点谢意。“谢谢”两个字说出来,太惊世骇俗,只能颔首为礼。

    齐红鸾气鼓鼓地站起身来,看着严真真身上半旧的常服,假意笑问:“表嫂的衣服都放进当铺了么?”

    严真真也不理她,只管按着规矩给孟子惆见了礼:“王爷,如今就传了晚饭罢?”

    孟子惆抬眸打量了她两眼,云鬓堆叠处,只一支步摇颤颤微微。凤头垂下的珠子,也不是什么上品。耳朵上是一对珍珠,衬得她两个小小的耳垂越发的玲珑可爱。

    身上的衣服,果然是半旧不新的,秋香绿配同色的裙子,腰封上的玉佩,也只是家常的款式,想还是做姑娘的时候,一直佩戴着,倒摩挲得十分光滑。

    “家里穿着,本不必十分富丽。”他淡淡开了腕,让齐红鸾和严真真齐齐地怔愣了一会儿。前者是想不到一向厌恶严家小姐的表哥,竟然会开口替她辩解。后者则认为在青梅竹马的表妹面前,替自己留了点面子,本身就似乎把她看作了一家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