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47章 白截下来了

侯门正妻 正文 第47章 白截下来了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严真真传了晚饭,因为孟子惆醒了,份例菜又多了两个,看着很是丰盛。

    碧柳问:“王爷体虚,下不得床,不如拿个小炕桌放在床-上边罢!”

    孟子惆只是斜倚在床头,看着严真真指挥着小丫头们把小炕桌端到了床-上,份例菜也从食盒里拿出来,一样样摆布整齐,有点意外于她的从容干练。

    看来,她在王府适应得很好,而且没有和太妃起什么冲突。

    “王爷初醒,用不得油腻,这两道先撤了下去。”严真真看中了油焖猪手和糖醋小排,正觉垂涎欲滴,正好用借口把盘子端下去,一会儿吃独食。

    孟子惆看了看留给他的菜,果然很清淡,连油花都很少。严真真亲手盛了一碗粥,递给了他。

    “上灯罢!”严真真吩咐碧柳,忽然想起一件大事。她的账本子还“躲”在空间里,一会儿孟子惆要起来,上哪儿去拿?

    碧柳轻手轻脚地点了灯,孟子惆挥手让她退下去:“都下去罢,我和王妃两个自用就是了。”

    严真真木然不解:“我服侍王爷……”

    “等我用完你再出去用的话,饭菜都凉了。”孟子惆大度地用手指着一侧的小凳,“坐下罢,我只喝粥就成,你也不必布菜。”

    “可我……”严真真傻眼,她刚才眼明嘴快“截”下来的油焖猪手和糖醋小排啊……早知道还不如留下呢!

    孟子惆淡淡道:“往后一起用,不必分两次。”

    严真真咬牙,切齿,皱眉,很快起身,跑到门口吩咐:“碧柳,把那两盘菜再端进来罢,王爷虽然不用,我还是要用的。”

    碧柳吃吃地笑着把盘子仍旧端回了餐桌,自家主子无肉不欢的口味,还真有悖于其他贵妇。不过,她和秀娘乐见其成,因为据孙嬷嬷说,如今调养好了,日后生养起来就要容易着一些。

    孟子惆举着箸有点怔愣:“你喜欢吃这个?”

    “是啊,猪手美容的……”严真真随口回答,“若是再加些黄豆,能把猪手里的营养都调出来,那就更好了。”

    “在严府的时候,你也吃这个?”孟子惆有点不可思议。女子一般怕胖,吃得比较清淡,多用燕窝和参汤。

    “是啊。”严真真回忆起自己的伙食,又加了一句,“不过,平时厨房也不大用大鱼大肉的,只是用杞芽什么的炒点肉丝,连肉片都很少。我们家的厨子,刀功不错。”

    听着她的调侃,孟子惆默然。

    严真真替他布了几筷菜,再转回自己挟菜的时候,忽然就是一呆。她居然拿自己吃过的筷子……

    果然,孟子惆看着自己粥碗边的碟子里,堆满了“清淡”的小菜,又在沉默。

    “你放心,我没有什么毛病,很健康的。”严真真连忙解释,“要不,我重新换双筷子替你挟,这个我吃罢。”

    这话说得有点勉强,一张小脸有点皱。她其实不是很爱吃蔬菜啊……

    “不用了。”孟子惆的手压到了她的手背上,“这些菜,我都喜欢吃。”

    他的指尖微凉,但触手细腻。果然是典型的养尊处优,居然没有什么茧子。可明明听说是……三位异姓王中,刘逸之和孟子惆都是文武兼修的呀!难道是误传?

    “吃饭罢,不然菜就要凉了。”孟子惆看她出神,收回了手,低头喝粥。

    一顿晚饭,吃得有些沉闷。而且严真真坐得很不舒服,很想要求自己另外单吃。他是病人,可她不是啊!没必要陪着他,缩手缩脚地坐到床-上来吧?

    可是看到进来收拾餐桌的碧柳满脸的喜气,她就知道,自己能上桌和孟子惆一同用饭,似乎表示着某种——恩宠?

    所以,她很小心地把话头又咽了回去,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一下孟子惆。烛光昏黄,光影里,他俊美的轮廓半明半暗。眉目清朗,越发显得清逸逼人。

    严真真有点怀疑,是不是古代的空气没有污染,所以才会孕育了一个又一个的帅哥俊男。孟子惆昏迷的时候,就已经是个帅哥,这时候眉目清亮,便更觉得那份俊逸,竟是直逼人的眼目。

    大约是因为久病卧床的关系,他的脸显得十分瘦削,颧骨微微突出。他举箸的时候,仿佛并不是在用餐,而是在思考什么国计民生的大事,而越加显得忧国忧民似的寥落。

    如果不是他的身份,严真真很想伸出手去,抚平眉心那个浅浅的“川”字。人生是用来享受的,而不是用来忧虑的。好好一个小正太,干嘛要生生地打造成一个酷哥呢?

    这年头,杀手是酷哥,王爷也要抢当酷哥不成?

    “太妃问你要账本子了罢?”孟子惆漱了口,问。

    严真真也学着他的模样漱了漱口,虽然从她的角度,觉得这个纯属多余。不过在牙膏还没有发明的时代,也许多漱口有助于保持口腔的卫生吧?

    “太妃让我今儿晚上拿过去,我推了在王爷这里。”

    “在我这里?”孟子惆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

    严真真感慨,果然是帅哥中的精品,就连挑眉这种动作,也一样的好看。不知道龙渊挑眉的时候会是怎么样,但他皱眉的动作,也很好看。

    “我怕应付不了,所以才……”严真真嚅嚅,给出一副心虚的神情。

    “唔,难怪今天红鸾带着抱春围着我的床转悠呢,敢情以为账本子被我随手塞到了哪里?”

    “若不然,太妃那里交代不过去。”严真真犯难,“王爷也知道,用别的话来搪塞,太妃只拿眼一瞪,我还不得乖乖地把账册交出去?王爷若是不愿,我明天向太妃请罪就是了……她交代了晚上要拿过去,王爷您看……”

    “说都说了,就推在我身上便是。”孟子惆朝她瞟了一眼,觉得这女人有点颠覆自己的传统认识,也不同于以前的传闻。

    “多谢王爷见谅!”严真真大喜,“那今儿晚上,我就不拿过去了。”

    孟子惆撇唇:“难不成,你原来还打算拿过去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