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40章 吓跑杀手

侯门正妻 正文 第40章 吓跑杀手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卧室里顿时静默,只听得风打窗棂的声音。严真真茫然地看向龙渊,月光下的脸,看得并不分明。

    “我?还能怎么办!凉拌喽……”严真真拖长了尾音,自己也觉得有点好笑。

    “听说他在娶你之前,原本打算收两个人在房里的。不过,太妃没有允许,后来也就不了了之。”龙渊想了想,才困难地说。

    “嗯。”严真真眨巴了一下眼睛,“别说他是王爷,就是寻常的富贵人家,在娶妻之前也会有两个成年的女子教他们房-事的。”

    “你不介意?”龙渊挑眉。

    严真真诧然扬眉:“难道我应该介意吗?。”

    既然穿越到了古代,她早已经有了和人分享丈夫的自觉。前提是,自己绝对不会爱上这样的男人。

    “如果你喜欢他,难道能忍受他除了你,还和别的女人……那样……”龙渊本就不擅长言辞,这时候更是辞不达意,看着严真真越睁越大的美眸,狼狈不堪,最终没有说完就消了音。

    严真真忽然走近了两步,很不满自己的身高:“你蹲下来一点,我这样和你说话,很累的。”

    “哦。”龙渊从所未有的听话,果然矮了矮身,让她可以和自己平视。

    “你是这个时代的人吗?。”严真真整理了一下思路,决定先把他的身份搞明白。

    龙渊懵懂:“什么意思?”

    好吧,她总是奢望会有穿越同道,是不现实的。她甩了甩头,决定正视现实。虽然觉得这个时代的男人,有这种一夫一妻的思想很奇怪……

    “你的意思是,如果你要娶妻的话,不会再纳妾吗?。”

    龙渊奇怪地看着她:“你见过狼吗?他们终生就只有一个伴侣。”

    严真真憋气,她问的是他,他却跟她说狼!好吧,她其实知道他的意思,只是有点儿震惊。因为耳濡目染,就连洛雅青这样的天之骄女,也免不了要和其他女人称姐道妹,共侍一夫。

    所以,一时之间,有点不敢置信。

    “龙渊,你觉得……你的一生,只会有一个女人吗?。”她有点困难地问,呼吸微敛,怕呼出的气大了些,就惊跑了他似的。

    “如果喜欢,一个就够了。感情只有一份,给了你就不能给她,何必害人害己?”龙渊回答得很坦然,只是目光不敢对上她。

    “那……”严真真咬了咬唇,觉得芳心萌动。如果龙渊愿意带走自己,倒是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她也不过和他有两面之缘,总比留在王府这个大染缸里泡的好。

    她承认,自己是被一夫一妻制的远景,给蛊惑了。况且,龙渊生得又俊,就是表情有点冷。

    “严真真,你是王妃。”龙渊却蓦然叹息,“如果……”

    他说了一半就住口,严真真正要问,龙渊已经站直了身子,身形闪进了阴影里。

    “水……”严真真急于知道答案,根本没有在意这个声音,只是看向龙渊。后者一脸的无奈,用目光示意。

    “水、水、水……”

    严真真没好气:“要喝水自己倒,我忙着呢!”

    龙渊一脸的愕然,严真真豁然转头,床榻上昏迷了几个月的人,眼眸未睁,只是嘴唇翕动。

    孟子惆!

    严真真以手抚额,什么时候醒来不好?偏偏在这样紧要的关头!这可关心着她的终身幸福……这年头,碰到个一夫一妻的崇尚者容易么?

    她决定充耳不闻,转头看到龙渊竟仿佛在发呆。接收到她的目光,只是露出了一丝无奈的苦笑。说是笑,也不过是牵了牵嘴角。然而,根本不等严真真反应,轻轻推开窗户,“唆”一声,就不见了人影。

    留下严真真恼怒万分,扑到窗口的时候,杀手大人早就不见了踪影,于是迁怒到了某人身上。

    你说你好不容易要苏醒,不能选蚌黄道吉日么?转头瞪向孟子惆,谁知人家没再坚持要水,喊了两嗓子没人应,竟然……继续昏迷了。

    当然,也不排除睡着的可能,反正没了反应,把严真真气得差点头上冒烟。上下其手,在他的脸上又捏又揉了一会儿,才恨恨不已地收了手。游目四顾,龙渊已经没有了人影,眼看着似乎没有回来的迹象,只能怏怏地去了空间。

    爬上树,采了两串葡萄,三只苹果,两只梨,外加七八个桔子,她仰面躺在土地上,然后……发呆。

    一夫一妻的拥护者啊,就这么跑了……她恨恨地剥着葡萄,吃得满手都是汁。左右看了又看,发现没有可供擦手的地方,只能悻悻然地摘下一片果树的叶子当餐巾纸。然后剥开一个桔子,翻了个身,继续发呆。

    龙渊、孟子惆……她把两个名字在心里翻来覆去地吟咏了一遍,越念越觉得龙渊这个名字顺口多了。

    “我还没问他今天来干什么的呢!”严真真挠了挠头,“难道真是顺路来看我?可是听他的口气,分明昨天就来了,只不过没见着我罢了。不会是……”

    她YY了一下,觉得龙渊对自己至少是有好感的。若不然,只等着她遣人拿信物去找他要求报恩也就完了,没有必要亲身跑了一趟又一趟。

    随即又怒了,至少也该把话说完才走!不过是个病怏子,居然把个高来高往的杀手吓得落荒而逃,说出去也不嫌丢人!

    哀怨了好半天,才怏怏地起身,再度拿起账本,有一页没一页地翻看。其实前一夜已经查得很清楚,这时候不过想再抓条漏网之鱼罢了。

    “龙渊今天来,不会是向我表白的吧?。”严真真看了一半,又扔下了账本,支颐畅想起来。如果是这样,她对孟子惆的怨怼,可就更多了。

    “明天会不会来?唉,如果孟子惆醒了,估计龙渊是不会来了。不带这样儿的,话说一半就跑掉,要憋死人的知不知道!”

    她对着苹果树自言自语,泄愤似地狠狠地咬下了一口。苹果很脆,很甜,比前世吃的什么红富士、红牛、姬娜、蛇果什么的好吃多了。如果能带回现代去,开间紫色营养水果店,包管赚得盆满钵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