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39章 苏醒了吗

侯门正妻 正文 第39章 苏醒了吗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回到房间,丫环们进来替孟子惆净了身。碧柳拿了帕子给严真真净脸,朝那边看了又看,奇道:“王爷看起来,今天的气色好了很多。”

    严真真失笑:“昏迷的人,还能有什么好气色?”

    回头看去,却不免呆了呆。一抹烛光正好勾勒出他的侧脸,如同逆光的镜头,有着一种绒绒的质感。光滑细腻自不必说,两颊似乎有了点生气。

    “看来,紫参还真有用啊……”严真真喃喃自语,决定剩下那点份量就不喂了。再让他昏迷一段时间,等她把铺子的事理顺了再说。

    但碧柳让孟子惆醒来的愿望实在是太强烈了,根本不劳严真真开口,积极主动地把切成薄片的紫参塞进了他的嘴里。

    严真真也不去管她,只顾看洛雅青特意替她抄下来的蔡仲供词。

    “哼,这老狐狸!”她恨恨地骂了一声。虽然他供出了不少东西,但对于十间铺子的来龙去脉,却说得似是而非。看来,还是要等小乘子回了话,才能再去蔡仲嘴里掏点儿东西。

    “小姐,王爷似乎要醒了!”碧柳又惊又喜。几个丫头也叽叽喳喳,七嘴八舌地嚷来又嚷去,倒把严真真吵得头痛。

    “王爷……醒了?”她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心里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自己晚上就不能无休无止地躲进空间里去向老天爷要时间了。

    房间里多个人,多么不便!

    “没醒……”碧柳失望地又走了回来,“刚才明明看到眼皮子动了一动,原来是我看错了。”

    严真真大舒一口气,听王太医的口气,孟子惆醒来,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她还想利用空间里的漫漫长日,做自己想做的事呢!所以,他还是晚一点醒来的好。

    “可能是你眼花了。”她笑着拍了拍她的头,“天天盼着王爷醒来,看错也是难免。”

    一个小丫头怯生生地开口道:“不是的,奴婢也看到了。”

    不可能两个人一同眼花吧?严真真心里一紧,走过去看时,孟子惆睡得仍然神态安详。她轻轻抚上他的眼皮,也没感觉到眼珠子的转动。

    “王爷没醒呢!”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碧柳急忙安慰:“王妃,您也别担心了,王爷似乎胖了些,想必就快要醒来了。”

    严真真莞尔:“但愿吧!”

    “一定会的。”碧柳给她打气。

    “嗯。”严真真意兴阑珊,对孟子惆醒来后的生活,还真有点忧虑。谁知道这位王爷是个什么样的脾气呢?按照一般人的脾性,睡一觉醒来,发现多出了一位妻子,先入为主之下,总不会太喜欢。

    然后自己就成为弃妇?弃妃?严真真想得有点悲观,又开始积极地盘点自己的财产。嫁妆总共也没有换了两千银子,被她大手大脚花去了小半,还有一千多两,足够自己逃到江南去了吧?

    剩下的事儿就好办,再种几枝两天份的紫参,想用钱的时候找个药店卖上一枝,就把温饱问题给解决了。

    碧柳嚅嚅地又说了些什么,严真真没有注意到。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碧柳语无伦次地忙着安慰她。

    “没有什么,我嫁过来的时候,王爷就昏迷着的,醒过来我还不适应呢!”她轻巧巧地一句话就把碧柳给打发了。

    “呃?”碧柳走到房门外,迷茫地揉了揉眼睛,“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

    秀娘是匆匆从孙嬷嬷那里起来的,这两天她学习的热情空前高涨,怀着不能让自家小姐吃亏的崇高理想,每天学习先飞的笨鸟,扎扎实实地要替小姐把家管起来。

    “刚才听得说王爷醒了?”

    碧柳泄气:“没有,是我们白高兴了一场。”

    秀娘“哦”了一声,很是失落。半晌叹了口气:“咱们小姐的命,怎么这样的苦呢?若不是夫人早逝,怎么会让小姐受这样的委屈!”

    “刚才小姐还问起孙嬷嬷了,如今可好些儿?”

    “好多了,王太医的药好。”秀娘微笑。如今,她可是真把孙嬷嬷当自己人。

    “小姐从平南王府带了一段参过来,让我带给孙嬷嬷用呢!”碧柳想起来,忙拿出半截山参。

    “对了,孙嬷嬷交代了我,往后不要再称小姐,得称呼王妃。就是私下里的时候,也别忘了称呼,免得给人挑到了错处。”秀娘接过参,又交代了碧柳一句。

    两人看着卧室里的烛灭了,这才停嘴不语。

    严真真就着窗外的月光,看向孟子惆的脸,确定照这样的良性发展趋势,他醒来屈指可待,便开始犯愁。这紫参的功效,也未免太神奇了些吧?

    轻掩的窗户,透进一缕凉风。阶前的一棵大树,落了几片树叶在台阶上。夜雾渐起,她走过去关窗,却看到一个黑影,顿时吓得几乎尖叫起来。

    “是我。”熟悉的声音,让她惊魂初定。

    “你怎么来了?”严真真喜道,“快进来,站在那儿不声不响的,把我吓了好大一跳。”

    龙渊的脸上有点迷惘:“我昨天来的时候,看到你没在房间里,还以为你换地方了呢!正打算今儿晚上好好探一探……”

    昨天晚上?严真真讪讪地笑,最近她可是整晚整晚地呆在空间里。顶多,也就是冒个头看看天色,再回去继续睡觉加用功。

    “你眼神儿不好,没看到呗!”她强辩,“我还能去哪里?这儿也就这一块儿,是我的地盘。对了,你不是有事要离开吗?怎么这会儿又赶过来了?喂,不会是想念我了吧?。”

    她的玩笑,让龙渊微红了脸。幸好没有灯光,那点子月光洒在脸上,根本看不出颜色的变化。

    “只是顺路回京城,就过来看看你。”龙渊清了清嗓子,“听说你的处境不大好,太妃刁难你了吗?。”

    “没有。”严真真坏笑,“她不过是想法子拖我的时间罢了,不知道孟子惆醒来以后,她又怎么自圆其说。”

    “你……他要醒了?”龙渊心情复杂。

    “应该吧!”严真真遗憾道,“看样子,最近有所好转,太医还是多少有点水平的。”

    龙渊脱口而出:“那你怎么办?”

    PS:感谢yy738155亲再度的打赏。感谢简之单的粉红票。亲们继续支持,小猪继续更新,互相支持,共同提高……嘻嘻。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