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1章 小女孩的兴趣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1章 小女孩的兴趣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睡得神清气爽地出空间,欣喜地发现时间果然只过了小半个时辰。她灵机一动,干脆开始乾坤大挪移,把自己用的纸笔带进戒指空间。作为了一个现代人,她的字不好。作为一个古代人,似乎从生母死后,那位荣夫人对自己采取放羊吃草的策略,根本没让人来教她琴棋书画之类。

    所以,严真真的琴棋书画,没一样拿得出手的。而这也是齐红鸾看不起她,太妃对她没好感的原因之一。幸好孟子惆看来不算不通,也都有涉猎,她想要的东西,都能很轻易地找到。她用二十倍的时间学习,还怕学不好吗?就算是笨鸟,她这先飞的程度还是很可观的。

    在里面写到手臂发酸,严真真才出来,东方果然才只有了一点鱼肚白。她不敢再玩神秘失踪,如果被丫头们撞见了,那可不是好玩的。

    转头看向杀手大哥,其实他还是很英俊的,五官像是刀刻上去似的,轮廓分明。下巴有个小弧形,无意中缓和了他五官的硬朗,显出几分人情味。

    `看看床-上的孟子惆,再看看榻上的杀手大哥,严真真竟生出二人一时瑜亮的感慨。不过,现在不是对着美男发呆的时候,一会儿丫头们就要进来,她得把人给藏严实了。

    也许是她的目光有些炽烈,杀手在这时候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只迷茫了一个瞬间,就立刻清明,并且身子紧绷,显然进入了一级戒备状态。这大概是杀手的本能吧?在任何时候都会保持警惕。

    “现在天快亮了,你找个地方躲起来。”严真真小声道,“床或者榻子下面,你选哪一个?”

    杀手也不多话,他虽然可以离开,可是伤势还是很重,恐怕支持不了多久。更重要的是,他对这个小女孩很感兴趣。

    “床下吧,那里地方大些。”他很快作出了明智的选择。

    严真真笑得露出了两排雪白的牙齿:“好。”

    这人很识时务啊……而且他看向她的目光,不再像昨夜那么冰冷,多少有了一点人情味。也许,这次救命之恩,会给她带来丰厚的回报。她愉快地想着,扶他下了榻子。杀手正要矮身,严真真阻止了他:“别急,我把被子替你铺下去,你现在可不能受凉,我铺两层应该差不多了。”

    “好。”杀手意外地又看了她一眼,看她钻到床底下,把两层被褥铺好,眉眼微动。这女孩子,真让他看不透。明知道自己不是“好人”,可是竟为他设想得这样的周到。

    他的唇角柔和下来,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人替他想得这样细心。手里被切薄的参片,像是会发烫似的,让他的心也熨得发滚发烫。

    “好了,你可以把它暂时当作你的窝。”严真真从床底下钻出来,顺手还塞了个枕头进去,“恐怕你要呆一整个白天,不过如果没人的时候,我会通知你,可以出来透透气。”

    “没关系,我正好在里面休息一个白天,晚上替你守门。”杀手说玩笑话的时候,似乎也带着一丝冷峻。

    “好。闲话一句,你叫什么?一会儿叫你出来,我可以叫你的名字。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也没有关系,我可以自己给你取一个。张大傻?李大牛?陈小驴?”严直真调皮地一笑。

    她长长睫毛在初透的晨曦里,有种低调的华丽。而明亮的眼睛,却像是这个世界上最闪亮的宝石,即使没有太阳,也熠熠生辉。

    “你可以叫我龙渊。”他忽然很想听听,自己的名字从她一对香唇里吐出来的感觉。

    “龙渊,这名字不错。”严真真礼貌地赞赏了一句,掀开了垂地的床幔。

    果然,从她嘴里吐出来这个名字,就是有一种泉水叮当的清脆。龙渊心里一动,看着她微笑的脸庞,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杀手整个儿地钻进床肚子,她又把床幔放下,仔细地在房间里转了两遍,没发现会露馅的地方,才脱下外袍,躺到了孟子惆的身侧。

    不一会儿,便开始了千篇一律的生活。第一个进来的是严真真的贴身丫鬟碧柳,她还沿用着以前在严家时候的称呼:“小姐,该起来了。”

    “嗯,我刚醒。”严真真的声音,带着初醒的惺忪,听得床底下的龙渊忍不住想,难道这丫头也是个杀手级人物?看她应付起来,一点看不出勉强。床底下藏了个大活人,她竟然声色不动。

    碧柳替她梳妆好,才有几个小丫头进来替孟子惆净面。虽然他无知无觉,但严真真还是让丫头们把他打理得很干净,并且定时翻身,免得生出褥疮。要知道,她可是每天得和他同床共枕,自然要把人收拾得香喷喷。

    不过,看在别人眼里,却以为新王妃对王爷情深义重,知书达礼,倒赢得了王府不少下人的爱戴。对这样的结果,严真真自然是很乐意的。

    “王妃……”

    龙渊忽然听到婆子的称呼,忍不住吃了一惊。这个小女孩,是王妃?其实,他早就应该明白,能够大晚上的留宿在孟子惆的房间里,自然是与他最亲密的人。可是她那么小,那么可爱,那么……怎么会是王妃?

    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只知道二十二年的生命里,从没有品尝过这样的一种情绪。

    酸酸涩涩,像是嚼了一口没有熟透的杨梅。

    他仰躺在被褥上,因为铺了两层,褥子很软,也没有感受到凉意。

    “好了,碧柳,扶着我去给太妃请安罢,你们守着王爷。”严真真倒不担心龙渊,看得出来,他就算不是顶尖的,也是这一行里的优秀者之一,肯定会把自己藏得好好的,不让人发现。

    齐红鸾每天都会或真或假地对她讽刺几句,如果不涉及自己的利益,严真真根本懒得理她。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去跟个十来岁的小丫头争强斗胜?

    太妃倒因为她的忍让,而对她和颜悦色起来,还会赏她几道菜。虽然严真真未必在乎,但这是一个姿态,让她更容易在王府里立足。管家大权没有交到她的手上,但如果她差人做点什么事,下人不敢再像她刚进府时那样阳奉阴为。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