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10章 缝伤口和缝衣服

侯门正妻 正文 第10章 缝伤口和缝衣服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别,太多了。”神智模糊不清的杀手看到一瓶子金创药被她随手倒掉了一半,心痛得脸都快变形了。这可是“江湖鬼医”的独门金创药,千金难求,他也因比际合,才得了这么一瓶。

    “宁多勿少。”严真真随口答道,“你的伤口很深,不缝起来的话不容易恢复。”

    他当然知道,可现在找谁来替他缝伤口?若是对手知道他大半条命都没了,恐怕不等医生下手,他就不用医生了。

    死人要的是仵作。

    “我可以替你缝!”严真真的双眼亮闪闪的。

    “你?”山参的功效渐渐发挥作用,杀手聚集了一点力气。

    看着她认真的小脸,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这个个娇怯怯的小女孩,看到了血还不晕过去?

    “是啊,你现在能找到另外一个吗?虽然我没缝过伤口,好歹缝过衣服嘛!”严真真毛遂自荐。她说的是实话,虽然她缝的衣服,针脚粗得连碧柳都鄙视,但至少把两片布缝起来了,不是吗?更何况,缝伤口哪里需要精致的缝工?

    杀手不大容易相信人,可是看着她那双比星星还要明亮的眼睛,却是没来由地相信,她不会出卖他。也许是她慷慨地赠出了半支山参,也许是她清澈得一如山泉的眼睛。

    “好。”他低哑着声音同意。

    如果伤口不缝上,他可能真坚持不下去,就信任她一次好了。

    严真真兴奋地把他扶到了床侧的榻子上,他可真高,竟然差点把脚伸到榻子外面。要知道,她平常在这张榻子上,可觉得很宽大呢!

    她翻出一根绣花针,在烛上烤了烤。据说,这样可以消毒。至于线,看来只能用绣花线了。不过,她还是挑了一根最粗的。可惜没有羊肠线,若不然可以省下拆线这一个步骤。

    杀手蹙眉,他怎么觉得这女孩子看起来不但不害怕,反倒有点兴奋?难道她家是个医术世家,而她养在深闺,没有机会练习这门手艺?那么他只能说,自己的运气真是好到不得了,随便找个人都会缝针。虽然此缝不是彼缝。

    如果他知道严真真拈绣花针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不知道是否还能把自己送到她手上完成她的处-女作。

    严真真比划了一下,又迟疑道:“我没有麻药……呃,就是麻沸散。”

    杀手不屑:“我从不用那玩意儿。你动手吧,别说只是缝上几针,就算是割肉,我也能承受。”

    好吧,既然关羽能刮骨疗伤而不皱眉,她也没必要替眼前这古人担心。

    她把线穿进针里,在末梢打了个结,然后在他的胸膛上比划了一下,决定从左肋开始缝起。那里靠近心脏,如果她到最后手软,右肩那里就忽略了吧!废掉右肩和保住命比起来,她还是很知道取舍的。

    杀手看她比划了半天也没下针,倒把自己的心吊到了半空。眼看着她的针触及皮肤,忽然又抽身离开,几乎忍不住抓狂。

    伸头一刀,缩头一刀,他从来不怕挨刀,怕的是他伸好了头,却发现那刀迟迟不落下来。

    “怎么了?”他不耐烦地问。

    “哦,我怕一会儿你痛起来会叫,让人听见了还以为我在这里杀猪呢!”严真真头也不回地答,在他反唇相讥时,拿出了自己的帕子,塞进他的嘴里,“你咬着这个,最好把嘴巴堵住,这样你就不怕叫出声音来了。”

    帕子有一种淡淡的香气,又不像是花香,很好闻。

    他恍神的功夫,严真真果断地拈起绣花针,戳下了第一针。血珠冒出来的时候,她的手抖了一下。下意识地看向杀手大哥,却见他脸色都没变一下,甚至脸皮子抽都没抽。

    这丫跟关云长有得一拼啊!

    她暗赞一声,放心大胆地把他的胸膛,当成了两片布。如果不是不断冒出来的血珠子,她的手还能更稳定一些。既然不要求针脚绵密,自然要简单得多了。她专心致志,很快把他的伤口缝好,虽然地些线看起来有点丑。唔,平整固然谈不上,还歪歪扭扭的。不过,至少伤口缝好了。

    在杀手反应过来之前,她就很爽快地把剩下的半瓶药,全倒在了他的伤口上。

    杀手一直在苦忍,虽然痛得让他的肌肉一阵阵痉挛,但还保持神志清醒。但看到自己千金求来的药,一点没浪费地被撒到了伤口,终于急怒攻心,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毕竟比不上关云长啊!”严真真叹息着。

    如果这位杀手大哥知道她的叹息,一定会气得死去活来。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呀,他是被那瓶药气晕的……

    严真真打开柜子,抱了一床棉被出来替他盖上。要知道,手术过后最忌寒,万一发烧感染,那可就麻烦了。剩下的山参,她干脆拿小刀切成薄片,抽出帕子的时候,把参片一连塞了三片进去。

    忙完了杀手仁兄的活,她才看到地上血迹殷然。只得掩下一个呵欠,然后歹命地把地上的血迹拭净,正想睡觉,忽地心中一动。现在离天亮不过两个时辰,她一睡下,铁定要睡过头,若是被丫头们进来发现了陌生男人,可不得了。不如干脆到戒指里去,她怎么也不可能睡足二十个时辰。睡饱了出来,还能生龙活虎,及时把杀手兄弟给踢到床下。

    心念一动,她便进入了戒指空间,还没忘记手里的四根参须。除了那棵两米高的杂草——现在该称杂树了,还有人参,居然已经开了花。看来,不久以后就能长出人参来,等她要急需钱的时候,没有万年份,也能有千年份。

    她眉开眼笑地把手里的参须也种了下去,才躺倒在地。临睡着前,还在想着,这个空间真是奇怪,气候温暖适度,不冷不热,竟似乎是根据自己的体温来调整的。若不然,自己还要抱床棉被进来呢……

    PS:沿路打劫,票票留下,收藏留下……还有的,能留下啥就给留下点啥吧,总不过雁过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