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44章 还是要讲规矩

侯门正妻 正文 第44章 还是要讲规矩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严真真点头:“是,若是活当,还不能当出这些银子。铺子要赚银子,总还要一些时候才成。所以我觉得,尽可能地多当些银子,铺子里也能更从容着些。”

    “你拿了我的名刺去当铺,多加些利钱,把那些东西赎回来罢。”孟子惆看了她一眼,淡淡道。

    “这样不大好吧?当铺有当铺的规矩,况且我当的东西又都是零零落落的,兴许已经被转卖了去。算了罢,那些嫁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母亲留给我的两样也没拿出去。”严真真本就不大喜欢那些嫁妆,所以很大方。

    “总是个念想。”孟子惆叹息。

    严真真俏皮地眨了眨眼睛:“我娘留给我的东西里面,就是一支紫参顶贵重,如今已给王爷用了。看着王爷,我也就想起了娘,倒也不必特意留那些物件儿。”

    孟子惆的脸色有些不自然,抬眸看了她一眼:“难怪坊间对你传言甚多,既嫁入临川王府,说话行事,便要中规中矩,可不能再让人笑话。”

    “是,妾身知道了。”严真真大感扫兴。功还没有讨着呢,倒被数落了一顿。看来,这位临川王不是那么好相处的。

    看着她的笑容,一下子收得干干净净,孟子惆倒有点懊恼了起来。也许她不过是性子活泼了些,也不算什么大错。

    严真真肃容:“王爷请安歇罢,我去外面瞧瞧,铺子的存货还是早些处理的好。”

    孟子惆却没有闭上眼睛,淡淡地问:“那十间铺子,卖与了谁家?”

    “一应手续都是完备,除两间外,其余八间都卖与了一个叫蒋承晖的人。问了蔡仲和管家,都说不知道此人。”

    “那就问中人!”孟子惆皱眉。

    严真真忙解释道:“是,但蔡仲已被收了监,京兆尹那边拿了两份供词来,他供出的中人一个也找不见。”

    孟子惆不悦:“是谁主张把蔡仲收监的?”

    “是我……”

    “糊涂!”孟子惆的目光陡亮,脸色不大痛快,“王府里的事,到底不同一般,你怎么能随便就把人送官?说出去,临川王府的名气都被败坏了!”

    严真真也有些怒,她这么着是为了谁啊?某人非但不领情,倒生像是她坏了事儿似的。

    可是看着孟子惆苍白的面色,想到这位“病人”的身份,到底还是咽下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恭顺的神色:“是我没有经验,做得有点差了。”

    孟子惆见她二话不说地就承认了错误,倒是愣了一愣,摆了摆手大度道:“罢了罢了,你也是头一回遇上这事儿,出些错在所难免。”

    “是。”严真真点头,“当时蔡仲打伤了嬷嬷,又把账册一股脑儿全烧了。事情闹得有些大,不送官的话,我怕被言官逮着了借口。”

    “蔡仲,哼!”孟子惆的脸色更加铁青,一张俊脸原就因为长年卧床不见阳光而白白嫩嫩的,这会儿更让严真真不敢多看。

    “想必他也收了不少好处,因此抵死不招。”严真真替他开脱。

    “行了,蔡仲的事本王去办,你只要管好王府就行了。”孟子惆虽被气得不轻,但很快就回过了脸色,让严真真大是佩服。

    王府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几乎把整个王府都搬空,居然只是怒了一下下,便又泰然自若,他才多大呀!严真真自度活了两世,加起来的年龄绝对超过他的两倍,可还因为秀娘的那一记耳光,差点冲动起来打还回去。

    唉,这些古人,都不简单啊!严真真把自己的心给提了起来,提醒自己要在战术上重视古人,战略上同样要重视,尤其是在王侯府里从小打滚过来的古人。

    “是,那我往后就管这内院的事?”严真真欣喜地问。如果每个月有家用拿回来,治理一个内院,应该不是太麻烦吧?

    “外面庄子上,另有得用的人,不过看你手里的用度这样紧,想必也没有什么东西送地府来吧?。”

    严真真点头:“不单是没有进来的,还不时出去两笔银子。若非不能出府,我还真想去瞧瞧,是不是有什么在建工程……就是庄子里新买了良田或者建设了什么水利设施。”

    孟子惆不屑地哼了一声:“那是不可能的,你把这两个月的账本子给我找出来放着,明儿待精神略好些,我再细看。”

    “有疑惑的地方,我已经用毛笔做了个记号。”严真真笑了,“不过,王爷若只看这两三个月的,恐怕看不出什么来。”

    “太妃给你的账本子,是重新誊抄过的?”孟子惆想来对这些把戏也清楚得很,一下子直击问题中心。

    “正是,墨色如新,不过仅从账本子上看不出什么来,大笔的支出,都在年初或者去年了。”

    “你把账本收妥,太妃若是差人来要,千万莫给。”孟子惆沉吟着点头。

    “是。”严真真规规矩矩地行了礼,便退了下去,“我先告退,外头留着两个小丫头,王爷若有需要,只管吩咐。”

    孟子惆看着尚未静止的门帘子,神色怅惘。太讲规矩,似乎又不大好了。但到底精神不济,只发了一会儿呆,也就睡了过去。

    刚走到门外,便看到太妃身边的抱夏守在门外,正和碧柳说话。碧柳有一搭没一搭应付着,手里还忙着针线。

    “抱夏怎么来了?”严真真笑着打招呼,“碧柳也不斟杯茶,尽知道干坐着说话儿。”

    碧柳忙满脸堆起了笑容:“可不是?奴婢一时竟没有想到,让抱夏姐姐在这里干坐着这么久。抱夏姐姐莫怪,我这就去斟茶来。”

    抱夏虽然心知是碧柳有意怠慢,这时候也不好再给脸色,只得悻悻:“不必了,太妃吩咐了要把账本子拿回去,这就走。”

    严真真为难道:“王爷才拿去,说要睡一觉醒来好好看看,这会儿还放在枕头底下呢!若是现在去拿……怕是王爷才刚入睡。这么着罢,碧柳,你去瞧瞧王爷睡着了没有,若是没有,就把账本子给拿来。”

    抱夏在外面守这么久,本就是为了要避开孟子惆,悄悄地把账本拿回去,哪里敢惊动孟子惆?急忙摆手道:“不必了,太妃也只拿去看看,既然不便,明儿再拿不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