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豪门王爷 > 侯门正妻 > 正文 第43章 保留意见

侯门正妻 正文 第43章 保留意见

作者 : 小猪懒洋洋
    回到卧室,孟子惆并没有入睡,正斜斜地倚在塌上。衣带未解,罗靴半脱,星眸微闭,重纱幔帐,竟衬得他俊颜清朗。

    “怎么把窗都关紧了?这会儿太阳还好,开窗透透气儿。”严真真快步走到窗边,推开了半扇窗户。

    小丫头怯生生道:“太妃吩咐了要关紧门窗,万不能让王爷受了凉。”

    “从科学上说……呃,从医学上说,病人还是要适当呼吸一点新鲜空气的好。就是一个好人,整天闷在房间里,没病也给闷出病来了。”

    孟子惆忽地睁开眼,明明双神无神,可直视她的目光,却让她心口微微一悸。

    “这个……也是王太医说的?”

    严真真微微犹豫,硬着头皮点头道:“王太医每日都来诊脉,总会说几句闲话。关于王爷的保养等语,一来二去也记住了那么几条。”

    “难为王妃有心了。你今年只得十三岁罢?”孟子惆仿佛疲惫似的,声音低浅。

    “王爷好记性,不过下个月就十四了。”严真真微笑道。

    孟子惆“唔”了一声,不置可否。严真真讪讪,觉得对一个陌生人,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没事找事地就拿了件绣活在手里做。她的手艺比起刚来的时候,已经可以糊弄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了。

    比如孟子惆,看着她的架式,还蛮像模像样的。

    “虽是幼时订下的婚约,但本王昏迷不醒,你怎么愿意嫁过来?”孟子惆忽然问。

    “呃……”严真真疑惑地眨了眨眼睛,“既有婚约,早也是嫁,晚也是嫁么……留在严府和嫁入王府,也没有什么区别。”

    “你在家里的日子,过得不大好?”孟子惆似乎谈兴甚浓。

    “也就这样。”严真真只在严府住了三天,就嫁进了临川王府,这个问题,还真不好回答。不过,从洛雅青和秀娘的叙述里,想来过得有点水深火热。

    “我一直昏迷着,你回门了没有?”

    严真真眨巴了一下眼睛:“回门?”

    “新娘子三朝,要回娘家的,你没回去?”孟子惆挑了挑眉问。

    “没有。我也不知道有这样的规矩……”严真真心虚,“那个……就算了吧,王爷昏迷不醒,也算是特殊情况,自然要特殊对待。”

    孟子惆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半晌才道:“过几日,我陪你回去。”

    严真真打心眼里不想与严家有什么太深的瓜葛,她这个冒牌货别人瞧不出来,严侍郎这个亲生父亲,未尝看不出来。到时候,怎么解释人家的女儿被掉了包?

    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

    “回门不是三朝吗?现在都快三个月了,反正已经错过,不必再补了罢。再说,王爷身份贵重,也没有必要降尊纡贵的。”

    孟子惆微微点头,神色之间似乎还有些疲惫。严真真忙让小丫头们打了洗脸水来:“王爷净个面,睡得会舒服些。”

    “嗯,这些日子多承你照顾了。”孟子惆虽然对这个陌生的新娘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好感,但看她言行举动,倒还大方自然,不由去了三分恶感。

    坊间传言,似乎并不可尽信。至少,她的性格,利索精干之余,还透着温婉可人,并不似传言那般飞扬跋扈。也许是相处日短,还不能尽见人心。若非乳娘死命地拉着,兴许与齐红鸾会起争执。孟子惆在心里保留了意见,语气倒还是温和的。

    “你也累了罢?上来睡会儿罢。”他说着,轻轻地让出了床塌的一半位置。

    呃……同床共枕?似乎有些不妥罢?严真真踌躇着,虽然她也是天天睡床的,但那时候人家昏迷不醒,没有意识。

    “我睡相不好,王爷身子骨儿还没有康复,我还是睡榻子罢。”严真真最终还是没敢爬上那张床,“再说,我如今也不觉得困,外头还有点事要处理。”

    孟子惆这才想起,她的身份可是临川王妃,按惯例,嫁进来就要接手王府内院的管家权的。

    “太妃让你管家了?”他有点怀疑。太妃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人,以太妃的身份,握着王府的管家权力,哪里肯轻易放手?

    “是啊,原本倒是太妃和表小姐管着的,我只要照顾王爷就成了。洛姐姐……就是平南王妃归京,说是要我历练历练,这才硬着头皮管了几日。若是王爷觉得不妥,我仍交还于太妃便是。说实在话,这几日我也焦头烂额,好些事都没理出个头绪来呢!”

    孟子惆点了点头:“这也难怪,你幼年丧母,怕是没有人好好教你。不过,慢慢儿的来罢,总要有个学习的过程。平南王妃甚有贤名,你跟在她身边学上一阵也好。”

    “是。”严真真很爽快地答应下来。有孟子惆这句话,往后她去平南王府,也不怕太妃再挑刺儿了。

    “王府最近的收不上银子么?怎么听表妹的口气,你动用了自己的嫁妆!”孟子惆说着,还是多少有些不悦的。堂堂王府,难道连维持生计,都要靠变卖王妃的妆奁了么?

    严真真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嫁妆,变卖了也不过两千两……呃,还是银子。前两天各处都要用钱,两间铺子又没有银子交来,还要支付伙计们的工钱,不得已才想出了这么一个笨法子。”

    “铺子?”

    “……是。”严真真点头,斟酌了一下才再度开口,“这两天我正查账簿子呢,这几个月里卖了十间铺子,只剩下两间。”

    孟子惆有点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十二间铺子,就剩下了两间?倒是好手段,竟做得丝毫不留余地,看来是认准了我醒不过来?”

    “好在还剩下两间,虽说暂时赚不到钱,但经营下去,总有些收益的。我估摸着,应付王府的开销,应该问题不大。开源之余,咱们再节节流,收支相抵,不会差得太多。”

    孟子惆打量了她半日,才闭上眼睛:“钱不够用,我这里有。回头让林正给你送两张银票进来,你的嫁妆,赎回来罢。”

    严真真满脸尴尬:“王爷,当初我死当了的,应该不能赎。”

    孟子惆虽然不露声色,但瞳孔微缩:“全都死当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侯门正妻最新章节 | 侯门正妻全文阅读 | 侯门正妻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