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护花使者 > 第二十章

护花使者 第二十章

作者 : 典心
    婉丽是知道群情激愤,但是没有想到,会严重到这种状况。就算孝国真的千错万错,但是也不能牵连到杨家人。她再伤心也不愿意迁怒,事到如今,就连对他的愤恨,甚至都有些动摇。

    “我会请大家冷静下来。”她轻声说道,右手习惯性的紧握。

    “谢谢你!”娃娃几乎是感激涕零,紧紧握着她的双手。“不过,最重要的,还是你跟二哥之间的事。一开始他是心怀不轨,但是,之后的所作所为并不是为了工作,而是真正在乎你。”

    有可能吗?

    婉丽迟疑着,真正撇开伤心,开始去反复思索,两人之间相处时发生的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在脑中浮现。

    他可以放任她维持原本模样,因样貌而自卑一辈子,在工作结束后就潇洒走人。但是,他却带她去见大卫跟露儿,为她添购衣裳,鼓励她改头换面,让她得到自信,知晓自己原来是美丽的。

    这又不会増加他的收入,大可不必花费这些心思。

    而且,添购的费用,还是由他支出。他是为了钱才接近她,为什么要做损及利益的事?连亲生妹妹都说他一毛不拔,这次却连费用都不收。

    我相信你。

    这是她自己说的。

    他是说了谎。但是,她没有。

    直觉在哔哔作响,漠视伤心的疤痕,太多证据让她必须重新省思。

    此外,他们都住在镇上,总是会见到面的,不可能老死不相往来。她现在能逃避现实,躲在向家里,但是往后呢?就算他真的骗了她、不在乎她,难道就让他从此成为心结,纠缠她一辈子?

    婉丽陷入长长的沉思。

    杨家居住的宅邸,前院有大大的空间,提供家人聚会休憩。

    四周草木扶疏,栽种不同季节盛开的花,让庭院四季都有鲜花点缀。龙吐珠、九重葛、紫阳花、四季桂、圣诞红、茶花与杜鹃依时锭放,角落还有一个大水缸,养着花瓣是象牙色,尖端嫩嫩红的荷花。

    花草都被照顾得很好,看得出主人的用心,上次她已经注意到了。

    怕被镇民们看到,引起太大骚动,她不敢走前门,于是在娃娃的建议下,从后门走进去。

    只是,来到这里,她又不禁踌躇了起来。

    受过伤的心,还是会情怯。

    但是,她说过要相信他。与其逃避,让伤口积蓄脓血,这辈子都无法消除,还不如赌上一次。

    她穿着运动服,冲动的爬窗,在娃娃的帮肋下,笨拙的攀着黑松离开向家,过程有些惊险,好在有娃娃照顾,她才能顺利落地。

    送她到杨家后,娃娃借口说要去接女儿,不再继续掺和,知道接下来是两人之间的事,旁人也帮不上忙,还会添乱。

    站在后门的婉丽,几度深呼吸,指尖摸上门,还在挣扎犹豫时,肩上却被人从后轻拍了一下,吓得她蹦起。

    “婉丽?”

    她慌张回头,看见站在身后,戴着遮阳草帽的,是曾经见过几次,虽然不再青春,却依旧容貌娇美的杨家小妈。

    “抱歉,吓了你一跳吗?”杨家小妈笑着,友善而亲切。“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呃,我……”被抓到在后门偷偷摸摸,婉丽抚着胸口,安抚评评乱跳的心,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幸好,杨家小妈不再追问,推开低矮的门,甜笑着握住她的手。“今天太阳真的好大,我们别傻站在这儿,一不小心就晒黒了呢,说不定还会中暑,快进来喝点凉茶吧。”

    一切彷佛理所当然,不知所措的婉丽,被牵进杨家后院,一路被带进屋里。

    娇小美丽的妇人,笑咪咪的倒了一杯凉茶给她,跟她说了几句话,一边用优雅的动作,在那干净明亮的厨房里移动。等婉丽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手上拿着一壶凉茶,已经来到了二楼,站在上楼后的第二扇门前。

    这是杨家小妈请她帮忙送给孝国的。

    “上楼右手边第二间就是了。”小妈这么说。

    眼前这间,就是孝国的房间。

    贴心聪慧的妇人什么都知晓,明白她为什么会过来、知道她要找的是谁,却也不点破,还为她找了理由,没有让她太过尴尬。

    婉丽看着眼前的房门,她曾到过杨家的书房,却不曾到过孝国房里。捧着那壶冰透的蜂蜜柠檬茶,她鼓起勇气,抬手轻轻敲了敲门,然后屏息以待。门里,寂静无声。

    是不是她敲得太小声了?

    她迟疑了一会儿,抬手再敲了敲门,这次用力了一些。

    这回,门里传来一句有气无力的声音。

    “进来……”

    虽然那声音粗嗄,没有半点元气,一点也不像印象中的他,但是她还是认得出来,那是他的声音没错。

    婉丽握住门把,轻轻旋转,推开了门。

    门里有些昏暗,厚重的窗帘已被拉上,只有微光从帘缝中漏了出来。她走进去,眨了眨眼,好一会儿才适应房里的阴暗。

    房间的主人成大字形,趴在一张加大双人床上,依然双眼紧闭,动也没有动一下,更别说是爬起身来。

    结实黝黑的男性身矩是赤|luo的,只用一张薄薄毯子盖住下半身。

    他痩了不少,憔悴的俊容上,看不见以往的好整以暇,向来精心维持,打理得很好的脸面,也长满了胡子,一头黑发更是乱得像杂草。

    原来,伤痛的人,不仅仅是她而已吗?

    她走到床边时,孝国还是没有睁开眼,声音嘶哑的低咒,才不耐烦的说道:“我没事、我不饿。我说了,只是累了,需要睡觉……”

    她把凉茶放下,然后,拉开窗帘。耀眼的阳光,瞬间透窗而进,照亮整个房间。

    “杨小胖!你在搞什么——”他被阳光一照,瞬间翻身坐起来,满是血丝的眼睛不适应强光,立刻气恼的破口大骂。

    只是,与生倶来加上后天强化的敏锐观察力,让他几乎立刻就察觉,窗边的女人身高太高,不是自家小妹。不顾双眼剌痛,他放下大手,接连眨了好几次眼睛。

    朝思暮想的窈窕身影,就站在窗户旁边,穿着老旧却舒适的运动服,秀发绑成马尾,就像是他第一次见她时的模样,却远比那时可爱性感。

    他几乎要以为,是自己思念过度,才看见幻影,又或许是终于睡着,才会在梦中见到她。

    房里昏暗时,婉丽没能看得很清楚,如今天光大亮,房里的一切顿时一览无遗。

    墙上挂满了一个又一个的小相框,小小的相框占满了所有的墙面,虽然娃娃早就在来时的车上警告过,关于他的小敝癖,可是在亲眼看到的这个当下,她还是看得呆愣。

    那些小小的相框里,放的不是风景照、不是人物照。它们充满各种不同的色彩、拥有各种不同的风情,精致而漂亮。

    杨孝国房间里的相框,都放着同一种东西——

    钱!

    世界各国不同的货币,面额不同的钞票,大大小小的铜板,全都被裱框收纳,用来装饰他的墙面和房间。

    她叹为观止,环顾那些有些认得出,也有许多认不出是哪国使用的货币。最后,视线才落到他身上,却又因为看清他身下的大床,再度惊俜不已。

    那张床很大,被一叠又一叠的新台币钞票,铺得满满的。

    婉丽目瞪口呆,视线无法挪开,有好一会儿,她只能看着那张床,还有在床上高大健壮,难得露出困惑神情的孝国。

    “原来,你真的这么爱钱。”她掩住小嘴,几乎要潸然泪下。眼前的景象虽然诡异,却是十足铁证,证实他为她添购衣物、退回工作费用,是多么的希罕,说不定比要他割自己的肉更难。

    黝黒的俊脸,蓦地涌现暗红。

    “我没——”他脱口想否认,但铁证如山,而他还睡在那座山上,这时否认哪里还有什么说服力?

    “我是说,我平常并不是这样……”

    他心虚不已,真的无可辩解,却还是忍不住努力解释。

    “这只是我的嗜好。”结实的肌肉紧绷,愈描愈黑。“有人收集邮票,我只是喜欢收集……呃,钞票……”该死,这个说法并没有好一些。

    “娃娃说,你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数钞票。”她眨了眨眼。“但是,她没有说,你喜欢睡在钞票上。”

    “我平常并不会这样,因为我曾经看到个石油大亨,他有张钱床,躺在上面看起来好像很开心……”他终于放弃辩解,大手用力抹过脸,自暴自弃的说道:“算了!我承认,我喜欢钱,很喜欢,非常非常喜欢。别人收集邮票、公仔、包包,我则收集钞票!”

    以往,碰上再郁卒的事情,他只要数数钱,数个一两百万就能心情大好。但是这次,他数了又数、数了又数,即使数再多的钱也还是没用。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护花使者最新章节 | 护花使者全文阅读 | 护花使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