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护花使者 > 第十九章

护花使者 第十九章

作者 : 典心
    【第十章】

    虽然伤心不已,但是哭泣过后,她明白自己有性命危险,还是需要杨家人的保护。她答应配合,唯一的条件是,她不要再看见杨孝国。

    贴身保护她的人,换成是娃娃,孝国也真的从此没有再出现。

    时光飞逝,两个月很快过去,转眼就是该回家的日子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婉丽想到要回台湾就害怕,甚至差点接受植物园再次邀约。

    她离开镇上时,人人都知道孝国在追她,甚至跟她一起到了新加坡。现在,他早就独自回国,根据镇上流传八卦的速度,镇民们肯定都晓得两人已经分手。

    话说回来,这样算分手吗?

    毕竟就连他接近她,都是精心安排的设计。

    过去那两个月,她都恍恍惚惚的。

    有时候,她在工作的时候,也忍不住掉下眼泪,拿着手中花剪,想要冲回台湾,至少把他万恶的根源剪掉!哭着哭着,又发现手中的花剪太小,满眼都是泪的去换了一把更大的花剪。

    有时候,她只是蜷缩在短期公寓的床上,脑中一片空白,因为受的创伤太重,所以本能的封闭思考。

    但是,她对梦境无能为力。

    反反复覆的梦里,她梦见他温柔的笑、掠夺的吻、霸道的怀抱。明明知道,一切都是他的算计,她却没有办法彻底忘怀,总会在梦中一再想念,那段她以为甜蜜,其实只是落入陷阱的日子。

    逃离陷阱的猎物,是不是还会想念,太过精于哄骗的猎人?

    倘若是从前的她,肯定就会跟鸵鸟一样,把头埋进沙子里,签下植物园条件优渥的合约,从此不再回到镇上。

    但是,要说在这件伤心事里,她有汲取到什么教训,或许就是像从运动内衣改换成贴身内衣一样,明白必须要去面对,才能够找到正确的道路,逃避绝对不是办法。

    最后,她鼓起勇气,搭乘飞机回国。

    向荣跟欣欣来接机,对于她跟孝国的事,夫妻两人一句也没说。向荣接过她手中沉重的行李,欣欣则冲上前来,给她一个热情拥抱。

    “婉丽,欢迎回来!累了吧?我们快上车回家吧,妈在家煮了一大桌菜,说要让你好好吃一顿。”

    温暖的拥抱,让她眼圈儿又红了,忐忑不安的心安定了下来,多么庆幸自己决定回来。

    家。

    这里是她的家。

    “好了,人回来就好,没事的。”向荣伸出大手,像是她小时候那样,摸了摸她的头。

    “嗯。”

    他们一起上了车,路上说说笑笑,有一会儿真的把伤心的人、伤心的事忘了。但是,随着车子逐渐靠近镇上,她的胃又痛了起来,不仅近乡情怯,更因为要接近他而难受不已。

    但是,她注意到贴心的向荣,刻意绕了远路,避开原本该要从旁路过的杨家大宅,感激油然而起。

    当车子停在向家门前的时候,等待已久的向妈妈立刻打开大门,开心的大声叫喊:“婉丽!”

    寂静的街道上,声音传得很远。

    几乎在第一时间,隔壁邻居们就刷刷刷的打开窗户,从窗里探出头来査看,下一秒就听见向荣与欣欣的手机,传来通讯软体的叮咚声,肯定都是在问她是不是回来了。

    用不了几分钟,全镇的乡亲父老,无论男女老少,全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个消息。

    方婉丽回来了。

    她躲在家里好几天,迟迟不敢出门。

    家人也很体恤,没有人催促或询问,向荣还在全家吃饭时,看似随意的提起温室里的兰花都长得很好,他养着养着也养出感情,暂时还舍不得让别人接手,就是要让她放心。

    有家人支持之外,还有意外的援军,为数还不少。

    她原本以为,镇民们会争相八卦,说她妄想高攀钻石单身汉,才会在短时间内就被杨孝国抛弃,说不定还有人会幸灾乐祸。但是,从她回家那天开始,就陆续有人登门。

    王妈妈送来新鲜硕大的蜜梨,说杨家出了负心汉,欺负单纯女孩,是管教不周,所以从今以后,任何水果都不卖给杨家。

    陈伯伯开着牵引机,载来好几包才刚碾好,颗颗晶莹的新米,堆放在向家的门口处,还叉腰站在原处吆喝得好大声,说每看到孝国一次,就要揍他一次。

    卖猪肉的陈大姊,特地把松阪肉都送来,说吃得好,心情才会跟着变好,自然就会忘记不好的事。

    美艳的镇长开着爱车红色法拉利,很“不小心”的擦撞到杨孝国停在路边的车,警长却开罚单给孝国,说他违规停车,因为镇长是警长的爱妻,还怀着身孕,所以更是罪加一等。

    不只如此,镇民们还连成一气,在镇公所的网页上发动总攻击,留言版被济爆,因为流量超载,几度还造成当机。

    婉丽加油!

    婉丽,不要伤心!

    我们都挺你!

    杨孝国太可恶了!

    婉丽,你好漂亮,我爱你!

    嫁给我!

    婉丽,我把眼膜放在信箱里,你拿去敷吧,婉丽秀秀!

    没关系,我让我儿子娶你!

    他不要我要!

    嫁给我!

    诸如此类的留言,持续不断更新。

    不要为那个男人哭肿眼睛,他不值得!

    虽然,跟她相比,杨家跟镇上的渊源较深,但是他们没有偏袒杨家,更早已把她当成自己人,舍不得她受欺负,全都指责孝国,说他始乱终弃,罪无可赦。

    原本的镇上全民偶像,现在已成了过街老鼠。

    镇民们的关怀,让她深深被感动,她几度想留言回应,谢谢大家的声援,却不想扩大风波,所以干脆关掉电脑,不再看网路上的留言,连手机也不接。

    不到一个礼拜,在某天下午,最适合午睡的时候,向家来了不速之客。虽说是客,走的却不是大门,而是爬上门前的黒松,再无声撬开二楼窗户,蹑手蹑脚的溜到婉丽房门前。

    这些动作无疑很困难,更困难的是,还是穿着高跟鞋完成的。

    当婉丽听见敲门声,打开房门看到娃娃时,她讶异得小嘴半张,看着松针一根根从娃娃发间掉落。

    “嗨。”娃娃小声打招呼,紧张得像是背后随时有熊会出现,双手合十的恳求。“拜托,你不要喊,先让我进去,不然要是被向大哥发现,我立刻就会被扔出去。”

    她考虑了几秒,实在是心软,终于退开一步,让娃娃进了房里。

    “就算向大哥发现你,也不会把你扔出去的。”向荣脾气很好,从小到大她甚至不曾听过他提高声量说话。

    “以前不会,现在就难说了。”娃娃语重心长,大眼里满是忧虑。“我们刚回来那天,向大哥就把孝国揍得下巴脱臼。”

    担忧来势汹汹,让她无法抵挡,她几乎就要脱口问出,他的伤势是不是很严重,现在人是在医院,还是在杨家。

    她的心即使被伤得那么重,却依然挂念着他。

    好不容易咽下关怀的言语,娃娃所说的话,却在她脑海中回荡,听出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你说,向大哥动手,是在我们回来的那天?”她不明白,向荣是剑及履及的人,如果真要痛揍孝国,何必等到她回国时才动手?

    “其实,二哥没有提前回国。”娃娃叹了一口气,乖乖的实话实说。“在新加坡时,虽然更换由我贴身保护,但是他都在你附近监控调度一切。”

    所以,她的伤心、她的失魂落魄,全都被他看在眼里?

    热泪涌上眼眶,一不注意就滚落下来。

    “婉丽,你别哭。”看到她掉泪,娃娃一时也慌了手脚,说话速度愈来愈快。“整件事情说来,的确是二哥不对。他当我们家的门面,要跟各路牛鬼蛇神打交道,难免就有了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坏习惯。”

    她哭着点头赞同,接过娃娃递来的面纸,气恨他的谎话连篇,却又想起他温柔的笑,在她发现事实时,他眼里的罪恶感,以及俊脸上深深的自责。

    好几次,她都告诉自己,那明明就是演技。但是,再精密的骗局,难道就没有破绽?能够骗倒她,他就算不得意,最多也就是同情,何必要自责,露出那副想要把心挖出来给她看的神情?

    她曾经说过,会相信他。

    那是她与生倶来的直觉,而这项天赋向来准确。演得再怎么真,也只是假装,真的就能欺瞒过她的直觉?

    一旁,娃娃还在说着。

    “他的确爱钱,爱到超级惹人厌。”娃娃坦承,随即一本正经,认真的宣布:“但是,保护你安全无虞的这件案子,他没有收下尾款,甚至连订金都退还了,自己掏钱补了公司的帐。”

    “不可能。”她泪眼婆娑,真的不信。

    她知道孝国有多么贪心,他隐藏得很好,但还是在某些时候泄漏本性,甚至连虚无的罚金也要赚,说什么做一次就赚一次……

    为了取信于婉丽,娃娃举起手来,以童子军礼发誓。“真的,我查过帐目,可以打印出来给你看。”

    她能看出他的贪婪、爱占便宣,是否也因为太伤心,也把看入眼的事实,一并都当成他对她说的谎、演的戏?

    “在新加坡时,我看到你收在衣柜里,那些没有再穿过的衣裳还有配件。”

    之前,娃娃没说,是知道她听不进去,现在却是不得不说。“大卫是国际级的设计师,每一件衣服都贵到高不可攀,但是买给你的那些衣裳跟配件,二哥没有报公费,帐目上根本看不到这项支出,这对我们全家来说,也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

    说着说着,娃娃的表情哀怨,声音也透出无奈。

    “当然,我来找你,有部分原因也是希望,你能拯救我们全家。”她难得也快哭出来了。“我们被联合抵制,甚至连卫生纸都买不到,更别说食物了。”

    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她在新加坡时,跟小妈用电脑视讯联络时,抱怨起二哥的猪头行径,却被鬼灵精的女儿在旁听见,去学校时提及,八卦就如超强的流行性感冒似的传播开来。

    唉,在小镇上要藏住秘密,果然是不可能的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护花使者最新章节 | 护花使者全文阅读 | 护花使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