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有事吗?老婆 > 第三章

有事吗?老婆 第三章

作者 : 乔宁
    路清一双黑如洗墨的深眸,烁烁如星,尽避嘴角含笑,但眉眼间透出一股端肃之气,盯得她心慌慌,整个人开始不自在。

    他说:“一旦决定了,就不该再动摇,人的时间大多空耗在无谓的犹豫与迟疑上,假如能把那些耗费的时间,拿来做更有意义的事,不是更好吗?”

    耶?他这样说……好像也没错啦。

    身为总是把时间耗费在犹豫不决上的那种人,桑如夏不得不承认,他的理论是对的。而且,他还是第一个对她说这些话的人。

    无可反驳的情况下,反应向来又挺迟钝的桑如夏,只能呆愣地接受了。

    “噢,那好吧,就照你点的餐。”她阖上菜单,交还给服务生。

    点好菜,少了话题,气氛又沉了下来。

    桑如夏并不聒噪,但也不是死气沉沉的闷葫芦,她安静了几分钟后,忍不住又主动找话题。“路先生……”

    “路清。”

    “啊?”某人一脸呆滞。

    路清皱了下眉,依然保持风度的说:“喊我路清就好。”

    “噢,抱歉。”她不好意思地笑笑,两颊微红。

    望着她那抹娇憨的笑,路清眉间的结一松,对于得把话说两遍的不悦,稍稍化解。

    杜彦希没说谎,他这个妹妹确实温和,好说话,看得出来也没什么脾气,软绵绵的,容易掌控,除了没时间观念,生活纪律散漫,喜欢浪费时间这些缺点,其余的还算能接受。

    对路清来说,谈恋爱是极度不符经济效益的事,为了结婚而谈恋爱,更是消耗精神体力与时间的事,他不干。

    既然非得结婚不可,那他宁可一开始就择定目标,把结婚前的磨合过程简化,别把时间耗在那些爱与不爱的无聊事上。

    “路清,我听我哥说,你跟他是很好的朋友,你……怎么会想跟我相亲?”

    她的提问,全在路清的预料之内。

    他不疾不徐地说:“杜彦希经常在我面前提起妳的事,久而久之,虽然我们不曾见过面,但总感觉已经认识妳很久,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

    桑如夏偷偷脸红。啊,莫非真被她猜中了?他老早就喜欢上她?

    “我哥说你是商人,可是我不懂商耶……”

    “这很重要吗?”路清反问。

    “我担心,我们的喜好跟兴趣不同,以后会没有话题。”

    “成功的婚姻有两种,一种是男女双方志趣完全契合,另一种则是男女双方性格与兴趣迥异,却能巧妙形成互补。根据调查显示,互补型婚姻通常维持比较久,也比较稳定。”

    桑如夏一脸呆。啊,她是说……担心两人交往时没话题,可没说到结婚。

    不过,既然是相亲,那也难免啦!至少,这表示他对两人的相亲很有心。

    “那妳呢?”路清一双眼异常犀利地直盯她。

    桑如夏心底无端的喀哒一下,总觉得在他这样深邃的注视下,她连思考都很困难,更遑论是心虚。

    坦白说,她并没有完全接受老哥提议的相亲。

    她知道老哥是为她着想,担心她的下半辈子,不过她还不急,对于婚姻这一块没有太多想法,只想随遇而安,且走且看。

    她啊,从来就不是那种会做好事先规划,按部就班往前走的人。她喜欢随心所欲,喜欢凭感觉走,最讨厌被拘束。

    不过,随着年纪渐长,她也明白自己这种个性很吃亏,生活上经常捅下大大小小的楼子,害得家人得为她操心。

    好吧,说穿了,她来相亲,并非为了自己,更不是担心自己这种散漫随性的个性,会害自己单身一辈子,而是为了家人。

    她还想着,虽然是相亲,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进教堂吧?总还有拖延考虑的空间,她身边一堆女性朋友,早八百年前就开始相亲,可到现在还是单身,相亲这种事一点也不靠谱啊。

    只是……面对这个做事很有效率,而且条理分明的路清,她还真不晓得该不该实话实说。

    毕竟,他可是认认真真的来相亲,而她却是抱持着敷衍了事的心态,这样好像太没礼貌了。

    “如夏?”蓦地,路清轻轻喊了一声。

    心头彷佛被触碰了一下,奇异的感觉,使得桑如夏莫名发软。

    撇开别的不说,老哥推荐的相亲人选,无论是外型,抑或是声音,都完美得不像真人。

    “抱歉,我恍神了。”桑如夏迟钝地回答。

    “没关系,我懂妳。”路清笑笑。

    我懂妳。这句话听在她耳中,有种说不出的亲昵感。

    “妳,对于婚姻有什么想法吗?”路清又问。

    她张了张小嘴,脑袋一片空白。对婚姻有什么想法?她连下一餐吃什么都没想法,像婚姻这么遥远的事,怎可能会有想法。

    所幸,服务生正好端餐上菜,适时转移了话题。

    “哇,这个看起来好好吃。”桑如夏假装被餐点吸引。

    路清帮她递来了餐具,面带微笑地提醒:“妳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摆明想装死蒙混过去,才刚吞了口浓汤的桑如夏,就这么含着汤匙,水眸瞠圆,傻住。

    他、他还真是不死心哪!

    将浓汤咽下,拿开嘴里的银汤匙,桑如夏才慢吞吞地说:“我……我对婚姻的看法,其实就那样。”

    “那样是哪样?”路清浅挑一下俊眉。

    “呃,你知道的,就是两个人真心相爱,然后互相包容,在一起很快乐,没有压力,没有拘束,相处自然……”

    桑如夏努力回想身边友人在填写相亲数据时,那些非常官方又制式的回答。

    “看起来,妳对婚姻的想法很表面。”路清给了她一个要笑不笑的表情。

    她暗暗窘了一下,尴尬着,该不会被他发现,她其实是空着脑袋在说这些话?

    可惜,路清没再往下说,低头喝他的汤,桑如夏偷盯了一会儿,内心忍不住发出惊叹。

    哇,他的吃相可真优雅,连喝汤也是安安静静,没发出一丝声响。

    回头看看自己这方,汤盘旁沾满了汤渍,餐巾上满是面包屑,一个不留神,她的手心还被抹刀上的沾酱沾得整个都是。

    桑如夏低呼一声,一边擦拭一边偷觑对座的路清。

    只见他吃相优美,桌面干干净净,不沾一丝脏污,与她这方相比,落差极大。

    发现两人呈现对比,感应神经向来比电线杆还粗的桑如夏,突然觉得有点赧颜,很不好意思地偷偷擦去那些印渍,放慢了吃速。

    结果,一顿饭下来,她浑身不自在,吃得更不痛快,憋得快得内伤。

    “路清,我……还得回去赶稿。”还没等到甜点上桌,桑如夏已经想逃。

    “我送妳。”路清的反应很绅士。

    “不、不用了!我自己搭捷运就可以。”她立刻站起身,抓起背包就跑。

    路清瞇起眼,不假思索地追出去。

    “如夏。”他在餐厅门口喊住了那只落荒而逃的小猫咪。

    桑如夏的背影抖了一下,抱紧了怀中的碎花棉质背包,一脸尴尬地转过身。

    路清站在餐厅门口,背逆光线,有些看不清面貌,但依稀能见俊雅的轮廓。

    他朝她微笑,她恍了一下神,下一秒,他牵起她的手,俯身在她脸颊一吻。

    “我再打电话给妳。”

    桑如夏回过神时,只听见他说了这么一句,随后,她脸一红,抱紧背包就跑。

    啊啊啊!牵手再加亲吻,这跟她想象中的第一次相亲,实在差太多、太多了!

    路清留在原地,目送那抹慌乱逃离的背影,嘴角缓缓挑高。

    牵手,亲吻,恋爱不就是这么回事吗?既然都花时间相亲了,何不一次到位?

    路清回到餐厅,付清帐款,再步出餐厅时,杜彦希的电话就来了。

    “情况如何?你没欺负我妹吧?”杜彦希在手机彼端半开玩笑地问。

    “你怎么不问问,你妹是怎么欺负我的?”路清轻哼。

    “我大概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如夏的时间管理有点差……”

    “根本是毫无纪律可言。”

    杜彦希吹了声口哨,继续说:“她点餐的时候会犹豫不决……”

    “她把重要的时间都浪费在无关紧要的小事上。”路清加重语气强调。

    “作为一个自由插画家,她很常沉浸在自己的小宇宙里。”

    “她根本是恍神天后。”路清一针见血。

    杜彦希叹了口气:“所以,这场相亲到底还算不算数?”

    “当然算数。”路清打开车门,坐入驾驶座。

    “路清,我真没看错你。”杜彦希哈哈直笑。

    发动引擎之前,路清朝着手机彼端扔下一句:“提醒你,我要的是婚姻,可不是其他的,你既然想把她交给我,那就要有心理准备。”

    “我当然知道你要的是什么,放心,除了你,其他的男人我信不过,早在替你们俩牵线之前,我已经沙盘推演过所有可能性。”杜彦希这回可是用着无比严肃的态度说道。

    “很好。”利落地结束通话,路清将手机往副座一扔,驱车离开。

    城市另一端,坐在办公室位子上,高翘着一双长腿的杜彦希,脸上笑容咧得大大的。“路清啊路清,像你这么优秀的家伙,不把你拐来当我妹的老公,这怎么行,肥水不落外人田,你这个妹婿我是先订下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有事吗?老婆最新章节 | 有事吗?老婆全文阅读 | 有事吗?老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