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有事吗?老婆 > 第二章

有事吗?老婆 第二章

作者 : 乔宁
    灯光柔和,空气中流泻着慵懒的爵士乐,此处是主打异国料理,走精致小巧路线的知名餐馆,即使是非例假日的晚上,依然不见空位。

    路清轻拉袖口,瞥了一眼腕上的机械表。

    早在四十九分二十三秒之前,这场相亲宴的女主角就该出现,可迟至此刻,他对面的座位依然空荡荡,等不到人。

    路清并非是个没耐性的人,相反地,他太有耐性了,甚至能用五年的时光与客户耗上,只为了一只他看中的十九世纪骨董钟。

    他爱钟表成痴,这是周遭亲友皆知的事实,兴许是这份喜好间接影响他的个性,他行事作风讲求精准,时间观念特别强烈,做事分秒必争,讲究效率。

    虽然在杜彦希再三“保证”之下,对于相亲女主角的散漫怠惰,他心中已有个底,不过……迟到近一个钟头,这已经不是懒散可言,而是严重丧失纪律!

    路清端起水杯浅抿一口,决定起身离开,却在这时,一团粉白色身影飞奔而至,一来便抓起他刚放下的那杯水,大口灌饮。

    “呼,差点渴死我!”桑如夏抬起手背抹了嘴角一把。

    总算肯现身了。路清冷眼端详着他今日的相亲对象。

    本人与照片可说是零误差。白皙肌肤,大眼睛,淡淡的青眼圈,配上一头蓬松的自然卷长发,手染淡蓝色布蕾丝棉质洋装,露出雪白膝盖,与一双笔直小腿。

    她是桑如夏,杜彦希的继妹,更是他文创公司旗下的插画设计师,擅长细腻的仿水彩Q画,风格游走在文艺与趣味之间。

    “啊,你等很久了吗?”桑如夏尴尬地笑笑。

    路清垂眸瞥了一眼腕表,说:“五十三分二十六秒。”

    “啊?”桑如夏以为自己幻听。

    “桑小姐,妳迟到了五十三分二十六秒。”

    “所以……你准时十二点到这里?”

    “当然,一秒不差。”

    桑如夏内心囧炸。哇咧,哥不是说慢慢来,时间只是个参考──再说,谁都知道跟她约,要自己将约定时间往后推迟半小时以上。

    见路清一派冷然的望着她,向来粗神经的桑如夏,竟有点不寒而栗。

    这种fu就好像……高中上学迟到,在校门口与训导主任碰个正着。

    “抱歉,我不晓得你……路先生这么守时。”桑如夏呵呵干笑,表情怪尴尬。

    拘谨的拉开椅子坐定,她脑海浮现不久前与老哥的对话──

    “如夏,妳,太废了。”

    当时在沙发上瘫成液体状的她,抬起手胡乱搧了两下,当是苍蝇在飞。

    杜彦希扠腰瞪住她。“我现在是以老板的身分在跟妳说话。”

    “咦?可是,我们不是在家里吗?”她睡眼惺忪地抬起头。

    “家里?”杜彦希差点将她的耳朵拧下来。“这里是公司的员工休息室,不是妳的房间,别公器私用!”

    “我好累,不能让我睡一下吗?”她露出吐魂貌。

    杜彦希的下颚绷得微颤。

    举凡“好累”、“好懒”这种废渣口头禅,是最常从桑如夏口中听到的字眼。

    也不枉她矢志当个废柴,并将这种废到极点的懒人哲学,淋漓尽致地发挥在创作上。

    由她一手创造的Q版插画人物──“LazyCat”──一只懒到极致的大肥猫。

    “LazyCat”又懒又爱喊累,只求当一只能吃能睡的懒惰猫,这样的概念正好切合年轻世代的心声,在网络上大受好评,更顺势推出绘本与其他文创商品,获得空前的成功。

    身为桑如夏的老板,杜彦希自然乐于见到“LazyCat”大受欢迎;身为桑如夏的哥哥,他完全无法苟同这个妹妹的废。

    倒也不是不认同她的人生哲学,而是出于关怀与担心,就怕她真的找了个跟她一样废废相连到天边的男友,从此踏上废渣不归路。

    尽避两人并无血缘关系,但杜彦希可不走斗争继母继妹的路线,坦白说,当初还是他鼓励单身十多年的老爸,主动追求优雅美丽的桑女士,一手促成了这段姻缘。

    至于桑如夏这个继妹,对于从小身为独子,老早就渴望有个弟弟或妹妹来管的杜彦希,可是开心极了,排挤欺负什么的老哏戏码,从未出现在他俩身上过。

    噢,对,很多小说或电视剧情节会出现的伪兄妹恋爱剧,就更不可能了。

    杜彦希是真心将桑如夏当作妹妹在对待。

    言归正传。看了桑如夏当废柴这么久,杜彦希当真替这个继妹担忧,就怕她一辈子就这么废下去。

    于是他提议:“妳也老大不小了,又没有男朋友,不如我帮妳安排相亲?”

    “相亲?!”身上套着懒人毯的桑如夏,睡眼圆瞪。

    “妳啊,实在太让人放心不下,爸跟阿姨老是得操心妳的生活起居,妳总不能宅在家一辈子,该找个人管管妳。”

    “不是有你在管我吗?”桑如夏苦皱小脸。

    欸,说起来,这个在她活了二十多个年头,藉由老妈再婚凭空蹦出来的现成老哥,对她是没话说的好。

    她只有专科学历,工作前后换了至少十来份,唯一的专才,是从小当成兴趣,并且自行课外进修的绘图能力。

    身边的人都说,她既非本科系出身,学经历不漂亮,假使想把绘图当饭吃,那就准备饿死或当啃老族吧!

    当周遭所有人都不看好她,卯足了劲儿看衰吐槽,盼她清醒回神,唯有搞文创的杜彦希赏识她,愿意支持她、栽培她,甚至想方设法替她接案,一步步帮着她打响名气,让更多人看见她的插画,认同她的创作理念。

    认识他们兄妹俩的人都开玩笑说:杜彦希上辈子肯定是她爸,而且很可能生下她就跑了,所以这辈子才会来还债,无条件对她好。

    “我能管妳的工作,管妳的生活作息,管妳的存款薪资,但是我能管妳一辈子吗?别想歪,妳哥我可不是那种传统的老古板,只是,我跟爸还有阿姨都不放心妳,我们一致认为,应该帮妳找个好对象。”

    听着这席话,桑如夏歪头寻思,然后不得不承认,确实有理。

    是啊,她生平无大志,不求精彩灿烂,但求能吃能睡,能养活自己,能懒洋洋地过完一生──啊,最好能活得像猫,醒着时,不是吃便是玩,累了便睡。

    “不如这样吧,妳把妳理想的择偶条件开出来,我来帮妳找合适的人选。”

    “……这样好吗?”好犹豫哪,相亲耶!这不太像她的风格。

    “妳信不过妳哥吗?”杜彦希祭出激将法。

    “这怎么可能,我最信的人就是哥。”小懒猫一秒上钩。

    “那好,妳把条件列给我,相信妳哥,我一定会把最适合妳的人,带到妳面前。”杜彦希痛快收网。

    咦?呀?怎有种被卖掉的错觉?桑如夏一愣一愣的,配合她困惑的表情似的,懒人毯帽子上的猫耳微微垂下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她这个胸中无大痣……啊不,是无大志的废柴,就这么踏上相亲之路。

    哇,糟糕,气氛一秒冷掉。

    桑如夏假装端起水杯,灵动的大眼溜溜一转,觑了同桌的相亲对象一眼。

    花美男耶!不过,她不爱花美男啊,哥是不是搞错了?

    她的理想对象,是与她一样爱吃爱睡,志趣相投的男性,而不是……穿着一丝不苟的名贵西装,长相阴柔俊美,就连坐姿都挑不出一丝毛病的完美男。

    “路先生,你为什么会来相亲?”桑如夏尴尬地笑问。

    “因为我讨厌浪费时间。”路清语气平和自然地回答。

    呼,幸好,听他说话口气还不算太坏。桑如夏暗自松了口气。

    不过呢……相亲本身不就是一件很浪费时间的事吗?

    思及此,小废柴忍不住再问:“可是,相亲不也很浪费时间吗?”

    “那要看对象。”路清说。

    咦?意思是说,他已经认定她是对的人?

    桑如夏受宠若惊,脑中小剧场正奔放地演出中──

    Q版路清:“别看我这么高冷,其实打从我看过妳的照片后,就一直想着妳。”

    Q版如夏:“可是……你不是我的菜耶。”

    Q版路清顶着张冰块脸,双手却火热地握住Q版如夏的手,说:“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我不会放弃的,当我看见妳,我就知道,我不该再浪费时间在其他人身上,妳,就是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

    三八啦!Q版如夏推开Q版路清,正襟危坐的说:“路先生,很抱歉,我跟你不一样,我希望可以慢慢来。”

    小剧场演得正热,真人路清蓦然睨着她,嘴角微弯:“彦希说妳很容易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原本我还以为是他夸大,现在看来,是我错怪他了。”

    “吓?”桑如夏刚从脑中小剧场跌回现实世界,一脸呆滞蠢样。

    路清微笑,继续说:“我知道我们还不熟悉,不过,相亲不就是为了让双方达成共识,在节省时间与精神物资的情况下,顺利结婚的快捷方式?”

    “啊?”慢着,她脑筋还没转过来!

    不能怪她呆,她平日面对的是绘图板与计算机,长时间沉浸在创作世界中,面对外界刺激,难免反应比较钝一些。

    “如夏,我知道妳喜欢的喜好,也清楚妳的生涯规划与目标,相信我,我们一定会合得来。”路清技巧性地主导了一切。

    “耶?”呆滞之后是茫然。

    路清兀自浅笑:“对了,妳吃羊吗?”话题转得之快,堪称峰回路转。

    桑如夏眨眨眼,迟滞地点了下头。“吃、吃啊。”

    路清招来服务生,点了两份主厨特餐,又帮她点了一杯果醋和饭后甜点。

    “可是,我都习惯吃完主餐后才决定甜点耶。”听见路清擅自帮她决定了甜点,桑如夏这才回过神,扬声抗议。

    俊朗的眉眼从菜单中抬起,路清淡睐她一眼,嘴角端的是绅士浅笑。

    他语气温煦地说:“一开始就把妳要的餐点好,这样就不会浪费时间。”

    “可是……我怎么知道等一下会不会改变主意?也许等会儿我想吃的是别样啊。”她满脸困扰地蹙起秀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有事吗?老婆最新章节 | 有事吗?老婆全文阅读 | 有事吗?老婆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