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情 > 第三章

夜情 第三章

作者 : 金晶
    【第二章】

    王子瑜以为他们不会再见面,没想到他们又一次见面了,而且他们以后可能天天见面,因为徐逸品成了她上司,银行的新执行长。

    估计上一次见到他,他就是来这里接手工作的,她还以为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了,哎,这意味着他又要用眼睛非礼她了吗。王子瑜心中悲愤不已,怪不得他在电话里会说那样的话,原来他早知道她是他的下属了。

    想到他狂乱的眼神,她开始坐立难安了,香香没感觉到她的异样,笑呵呵地跟她说起了新执行长的事情,“执行长的眼睛好深邃、迷人哦,看一眼就沉醉在其中了。”

    呵呵,王子瑜心中冷笑,她只感觉到他的眼神邪恶无礼。

    香香继续说:“还有、还有,我听说我们这位执行长不是沾花惹草的花花公子,很可能是性取向不明的……嘿嘿。”

    是gay吗,拜托,意思是她长得太像男人了,所以他才向她发射出那么有侵略性的目光吗。她顿时不想听了,她忍住捂耳朵的冲动,严肃地说:“香香,我要工作了。”

    香香这才发觉得王子瑜有些怪异,可看她的神情又很自然,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还没八卦够呢。

    王子瑜心不在焉地工作,不是很开心,一想到以后她要跟徐逸品一起工作,她浑身不自在了。她已经通过王母向媒人说了对徐逸品没意思,想必他对她不会死缠烂打。如此一想,她心情瞬间转晴,再说了,她职位这么低,他也不可能天天关注她,也许在一个地方工作都见不到面呢。

    然而,她想错了,在下班之前,人事部经理将她喊了进去,对她说,执行长缺少一个助理,而她经验丰富、做事认真诸如此类地夸了她好久好久。

    不祥的预感在她的心里乱窜,“呃,经理,我……”

    “所以,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明天开始,妳就是执行长的助理。”经理说完了话,一脸的笑意,似乎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事与愿违,这是王子瑜最不想的事情,怎么办,她想辞职,她不想跟徐逸品待在同一个空间里工作。天吶,从相亲开始,生活就一直不顺,徐逸品简直就是她的灾星。

    不管生活如何令她难受,王子瑜第二天还是乖乖地上班了,先上班看看吧,也许没有她想的这么糟糕。

    于是她去报到了,徐逸品正在做事,点了一下头,就让她做事去了,没有跟她说太多的话,也没有用古怪的眼神看她。

    王子瑜舒了一口气,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做事。一天下来相安无事,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她放心了,毕竟这份工作她做得还满开心的,她不想因为一个男人而换工作。也许,他看她的眼神也没有很奇怪吧,有可能是她多想了。

    “子瑜。”

    她正在收拾包,准备下班了,身后一道男声沙哑地喊她的名字,她猛地转过头,又对上那双深邃如海的黑眸,她轻咳了一声,“执行长,有事?”

    徐逸品一笑,“没什么事情,下班了,一起吃个饭吧。”

    虽然他的语气很自然,可她听出了稍许的霸道,不是问她要不要吃饭,而是他要跟她吃饭,她必须去。

    王子瑜微皱眉,家里经济条件好,又是从小被家人宠爱到大的,一直以来只有她想不想、愿不愿意,她努力礼貌地说:“不好意思,我要回家了。”

    徐逸品站在她身后,姿势不变,站如松般直挺挺,“那么明天呢?”

    她抿了一下唇,今天、明天、从今以后,她都不要跟他一起吃饭,“执行长,我有事先走了。”她避而不答地拿起包包,越过他直接走人。

    “小瑜。”

    王子瑜的腿一软,差点摔倒,她跟他根本就没有那么熟,他干嘛这样喊她。她像一只炸毛的小猫咪狠狠地瞪他,“现在是下班时间,是我的私人时间,你有什么事情要说!”

    啧啧,脾气跟炸弹一样一点就爆,徐逸品好笑地摇摇头,“我长得很吓人吗?”他非常疑惑,为什么她对他这么反感。

    她的水眸快速地瞄了一下他英俊的脸庞,今天的他戴了一副银框的眼镜,看起来很斯文,文质彬彬的如绅士,可第一印象实在太差了,他这副好皮囊没有为他增添多少分数。

    能保持距离就保持距离,能不见面就不见面,她轻轻地说:“不会啊。”他喊住她,就是要她夸赞他长得英俊吗。

    徐逸品好整以暇地环胸看着她,“那么妳每次看到我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是为什么?”

    谁是老鼠!她用力地瞪他,“没有啊。”

    他的目光流转如流星,“真的没有?”

    “完全没有。”她坚定地说。

    “那么我请妳吃饭。”

    “去就去!”

    王子瑜真想掴她自己几巴掌,为什么这么轻易地中了他的激将法,真的比猪还要笨,笨死了。她深吸一口气,在他微笑的目光之下,扬起一抹恰当好处的笑容,“应该是我请你吃饭才是。”她的口吻像一个讨好上司的下属,一脸的阴谋。

    徐逸品很受用,不管她是什么心思,只要她没有见他就躲便好,他坦然地点头,“谢谢妳,小瑜。”

    他这么真诚地道谢反而让王子瑜如有鱼刺鲠在她的喉咙里,不上不下,刺得她痛。皮笑肉不笑,谄媚地说:“不会、不会,这是我的荣幸。”

    徐逸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她笑呵呵地走到他的前方,为他带路,“公司附近有一家不错的日式料理店。”好,他要跟她一起吃饭,那她就成全他,不就是吃饭吗,她也不会少一根毛发,但以后他都别想找她一起吃饭,仅此一次。

    她心里咕噜咕噜地冒着各种想法,背脊却如火一般烫,她停下脚步,扭过头,没有意外地对上他燃烧的黑眸,她神色微扭曲,“让你走在我后面,真是不好意思。”

    徐逸品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走至她身边的时候,突然解开衣扣,脱下了大衣递给她,“穿上。”

    王子瑜一愣,不解地看着他,“什么?”

    他没有看她,直接将西装外套迅速地披在她的肩上,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如贝壳的耳珠上,“下次穿这种紧身裙子,记得要穿无痕的内裤。”

    方才她走在他的前面,婀娜多姿的体态如花一般在他的眼前摇曳着,挺翘如水蜜桃的臀部更是抓人眼球,自然他也看到了紧身裙子下勾勒出的三角内裤痕迹。

    王子瑜的脸瞬间爆红,后知后觉地想到今天穿的是什么内裤,而他又看到了什么场景,她抿着唇说不出话,脸色越发地红。

    他们下班的时候,其他员工早三三两两地离开了,她尴尬的状态才没有被人看到,她很感谢自己今天一天都没怎么离开过椅子,她抓了抓他的外套,好想将他的外套解开还给他,但今天她身上穿的是一件短版外套,如果解下来围在腰间又太奇怪了,毕竟现在是冬天,那么冷却不穿外套,反而系在腰间会很奇怪。

    “不要脱下来。”徐逸品开口。

    脱掉大衣的他,里面穿的是一套灰色西装,看起来一点也不畏冷地迎风而立,一双黑眸紧紧地盯着她,她的小动作瞒不过他的眼睛。

    她傻笑地放下了手,其实他的大衣很大,可今年正流行这种欧风的大大的外套,穿在她的身上虽然有点大,却还满有味道的,只好接受他的好意,起码她不想被太多人看到她内裤的形状。

    “妳穿太少了。”他淡淡地说,语气里有着关心。现在女生很奇怪,冬天腿一定要露,袜子不穿,两只白嫩嫩的腿在外面晃荡着,上身却穿着毛茸茸的可爱外套,有了几分上身是冬天、下|身是夏天的味道。

    王子瑜懊恼地看了他一眼,“我不冷。”她说的是实话,“我一点也不觉得冷。”

    “哼哼。”他轻哼几声,不多说。

    她咬着唇,“那个……谢谢你。”不管怎么样,他也是为她好。

    王子瑜不知道的是徐逸品的心眼很小、很小,在他看来,他绝对不会让自己喜欢的女生袒胸露ru,要露可以,关上门她爱怎么露都可以。

    他霸道地将她划分为他的女人,更不许别的男生多看她一眼,这会令他心里升起一股酸酸的味道,他知道这是吃醋。很难想象他会有吃醋的一天,也许在一年前他就沦陷在她的温柔里,可找不到她,这股酸味就一直沉淀,如今见到了她,这股味道开始发酵。

    他甚至没有忘记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在跟男生告白;在PUB里遇到她的时候,她在买醉,除了情伤,他想不到她为什么要买醉,大胆地跟他有了一夜欢爱。

    也许他该感谢那个伤了她心的男生,这样他才有了机会趁虚而入,“不用谢,我们这么熟了,还谢什么呢。”

    谁跟他熟,她才给他一点好脸色,他就开始胡说八道。王子瑜无奈地扭过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情最新章节 | 夜情全文阅读 | 夜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