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夜情 > 第二章

夜情 第二章

作者 : 金晶
    第三次见到她的时候,他已经淡然了,台湾太小了,所以他总能碰到她,下班想喝点酒放松,没想到在PUB遇到她。

    一开始他没有认出王子瑜,因为她醉得靠在桌上,身边是几个蠢蠢欲动的男人,在她抬头要去洗手间时,忽暗忽明的灯光投射在她亮丽的小脸上,他诧然了。

    她应该是娇艳如阳、应该是灿烂若星,而不是此刻像一个酒鬼冲到洗手间去吐。他默默地站起来,离开还没坐热的凳子,缓缓地走到了洗手间门口,冷酷的黑眸严厉地扫射一圈,迫使想狩猎的人收回了目光。

    徐逸品轻倚在墙上,手摸向口袋,下意识地想摸烟,突然想到他已经戒烟了,口袋里空空如也。在他的心情逐渐烦躁的时候,她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伸手扶住她,她很瘦,但是属于该瘦的地方瘦,该凸的地方凸。

    “嗯……”她难受地撑着额头,身体却不能控制地靠在他的身上,“我要走。”

    徐逸品沉默几秒,“我带妳走。”他占有欲尽显地拥着她,冰冷的目光将某些仍不死心的男人冻成了棒冰。

    王子瑜的头很疼,几乎分不清在干什么,她喝得有些醉,眼神迷离地靠在他的怀里,小嘴低喃着,“贱人……”

    徐逸品的身体微微僵硬,垂眸望着她深受情伤的模样,眼光里闪烁着阴阴的冷光,“妳喝醉了。”

    她的小脸蹭着他坚硬的胸口,抬起泛着水光的大眼,“喝醉了?呵呵,来这里就是要喝醉啊,找男人。”

    徐逸品的喉咙缓缓地滚动,眼睛似着火地盯着她,“是吗?”

    “是啊,呵呵。”王子瑜傻笑,“你要不要带我走?”

    妩媚、清纯在她的身上同时闪现着,徐逸品没有犹豫多久,薄唇轻扬,似笑非笑地说:“走。”

    王子瑜知道跟他走,这一夜会变成什么样,但是那又如何呢,她现在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圈着她肩膀的大掌用力不放,彷佛怕她会反悔一样。在确定怀里的小女人没有后悔的意思,徐逸品炙热的目光盯着她,霸道地拥着她离开,纸醉金迷的夜生活很快地被他们扔在了身后,而属于他们的夜正要火热地开启。

    王子瑜有些晕,她依赖在徐逸品的怀里,随着他上车、下车,走进汽车旅馆,看他要了一个房间,走廊长而幽静,她看不清他的脸,周围安静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和脚步声。

    这个男人给她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关系,她已经弄不清楚了,但这种类似散步的休闲节奏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彻底发生了变化。

    “啊!”王子瑜听到她自己发出一声低喊,她被他压在了门板上,像砧板上的鱼一样毫无抵抗之力,动弹不得。

    一改之前的闲适,徐逸品忽然像一只野兽,火热的薄唇激烈地吻上了她的脖颈,她呼吸猛地激烈了,她没想到他的攻势变得这般猛烈,她难受地喘息着。

    她的衣物、他的衣物,一件一件地堆在他们的脚下,她像初生的婴儿被他拥着,他用唇膜拜着她的肌肤,每一寸都没有放过,又麻又疼又痒的感觉令她发出迷人的娇喘。

    他像一个雄伟的巨人鹤立在她的身前,他如温柔的情人,没有任何变态的嗜好,轻轻地进去她的身体。

    当纯真逝去,她绽放最妖娆的姿态,在他的怀里尽情地花枝招展,他吻住她的唇,她的身体一颤。他不该吻她的,他们不过是身体交缠的原始野兽,这么温心的吻不该有,可他吻得很投入、很深情,她架在他的身上。

    “舒服吗,嗯?”徐逸品沙哑地问。

    来不及回答、思考,王子瑜眼前一个天翻地覆,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她迷迷糊糊地随着他的**摇曳着身姿,发出媚人的呻吟。

    这就是男人想要的吗,怪不得男人会喜欢,她也被这蚀骨的快乐征服了。

    数不清他们做了多久,王子瑜醒过来的时候,浴室里传来一阵水声,没有细想,她支撑着酸痛的身体从床上爬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消声匿迹地离开了这里。

    浴室的门打开了,徐逸品腰间围着浴巾,边擦头发边走了出来,诧然地看着空荡荡的床好一会,他的唇重重地抿了抿,他的小可爱逃走了,真是太不可爱了。

    ◎◎◎

    王子瑜头疼地爬了起来,因为发烧,脑袋昏昏沉沉的,脸蛋上有些引人遐想的红晕,这抹红晕不仅仅是发烧的缘故。

    她又梦到了那一夜的激情,真是见鬼了,好端端的怎么会作梦梦到那一夜呢,跟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不要脸地做了一个晚上,最后逃走了。

    那时清醒过来,身下难受到爆,赶紧买了避孕药吃,买了药膏擦红肿的地方,哪里知道她的第一次就遇到了传说中的猛男,差点连腰也做折了。

    她一向是一个洁身自好的女生,就连谈恋爱也是亲一亲、抱一抱,结果被前男友劈腿,伤心买醉,不小心把她自己送到了狼口中。

    其实她算幸运的,没有遇到xing变态或者更可怕的事情,但她不想提起,因为太傻了,为了一个渣前男友去买醉丢了贞操,真的是太愚蠢了,渣前男友哪里值得她这么做。

    一切都是酒精的关系,否则她怎么会做出这么傻的事情呢,真的好郁闷,也多亏是一夜情,一夜过后谁也不用负责任,各过各的生活。

    这是她一辈子唯一一次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她现在连那个男人长什么样都不记得了,不过她的初夜没有太糟糕,他很有耐心也很正常,只是耐力和持久性上强悍得吓人。

    不想这些事情了,她摇摇头,揉了揉头发,掀开被子下了床,她拿出温度计量体温,半晌,她看了一下显示温度,体温已经降下来了。

    她吸了吸发红的鼻子,慢吞吞地走到浴室洗漱,之后吃了昨天剩下的泡饭,准备再躺回去的时候,手机响了。

    “喂,妈,什么事情?”她缩在被窝里,只露出两只耳朵。

    “小瑜,烧退了吗?”王母关心地问。

    “已经退烧了,不过头晕晕的,不舒服。”王子瑜撒娇地说。

    “多喝水、多休息,我等等去妳那里。”

    “不要啦,没事,我睡一觉就好。”她拒绝道。

    王母踌躇了一下,好奇地问:“小瑜,妳上次相亲的徐先生,妳觉得怎么样?那位徐先生觉得妳很不错。”

    不知道那位徐先生徐逸品从哪里看出她不错,她坚定地说:“不要,我对他不来电。”

    “妳喜欢什么样的男生啊?告诉妈,妈好帮妳看看,妳只说感觉,那跟大海捞针一样,妳该不会是故意这么说,想打消我要妳结婚的念头,哎,妳跟妳哥都让我这么操心,妳……”

    “妈,我要睡了。”她连忙说道,就怕妈妈再没完没了地说下去,她真的要哭了。

    好吧,徐逸品外貌英俊、谈吐不凡,光是外表真的没什么好挑剔的,可是一想到他的目光,呵呵,她敬谢不敏,她才不要跟一个第一次见面就放肆打量她的男人交往。这种人说不定就是想拐她上床,再拍拍**走人,哼,她才不要呢,又不是一个傻子。

    她将手机放在床头,吐了一口气,天吶,相亲太可怕了,以前听说的都比不上自己亲身体验的。

    王子瑜正想着,手机又响了,这一次不是王母,而是那位被她认为变态的徐逸品,之前他们交换过彼此的手机号码,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喂?”

    “妳生病了。”他开门见山,弄得她想的话全部塞回了肚子,为什么他会知道她生病了?

    “妳很奇怪我知道。”

    她都想挂电话了,怎么跟灵异事件一样,她想什么事情他都知道呢,难道他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哦。

    “今天妳没来上班,我看到妳请的是病假。”他的声音徐徐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请的是病假!”她惊呼。

    “妳似乎都不关心妳周围的事情。”他带笑的嗓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什么意思?”王子瑜低声问,他们通话到现在,她越听越疑惑了,而他没有为她解释。

    “妳来上班就知道了。”他神秘地说。

    她轻哼一声,在她搅动脑汁思考要如何挂电话的时候,他没再多说,酷酷地说:“妳的声音听起来不错,好好休息,我挂了。”

    他就说这么几句吗,她还没明白呢,可惜他已经挂了电话,等一下,她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不能解释清楚吗。王子瑜莫名其妙地放下手机,揉着发疼的头,也许是生病的关系,她现在没有精力去弄懂徐逸品善变的心情。

    她将头钻进被窝里,管他的,反正她跟他也不会再见面,等以后再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夜情最新章节 | 夜情全文阅读 | 夜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