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我的心中星 > 第六章

我的心中星 第六章

作者 : 余宛宛
    池仲宇不动声色地看着她从一脸羞红变成满脸辣红。

    他当然知道她尴尬的原因是因为开口跟他讨恩情要钱,然则,这经验实在太新鲜,毕竟当着他的面,跟他说她爱钱不爱人的女人,她是头一个。

    “你要多少?”

    “见鬼了,你还当真喔!”她瞪大眼,以看疯子的眼神看他。

    她主要是因为刚才场面太让人脸红心跳,所以才想试试她可以为了家里的事抛开多少面子,至于能不能借到钱则是其次啊。

    “多少?”他表情严肃地再问一次。

    “我怎么可能拿你的支票!”她摇头摇手全身摇。“别理我,我只是想钱想疯了。你直接跟我说,你到底是来替简春秋报什么恩,当面跟我说声谢谢就够了。”

    “你为什么不能拿我的支票?”

    “我们非亲非故又没奸情。”

    “所以,你是要我弄些亲故奸情出来?”

    “哈,这事岂能随便……”

    池仲宇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的手比他快零点一秒遮住自己的唇。

    她想后退,但他的手掌揽着她的背。

    杨淘看着他近在咫尺的长睫,眼睛闭也不是、睁也不是,只好翻白眼。

    “喂!你是言情小说看太多还是爱情剧演太多,言行举止干嘛这么公式化。莫名其妙乱亲人乱搂人是什么意思?我跟你情投意合吗?当心我告你性骚扰。”杨淘瞪着他,咕哝道。

    池仲宇一挑眉,抬高双手,表示他不会再有更进一步的举动。

    杨淘立刻退到离他最远的角落。

    “没人告过我性|骚扰。”

    “放心,我不会真的告啦。因为如果我是法官,一定会认为是由于我对你霸王硬上弓不成,所以才想反咬你一口诬告你。但你也不能因为你长得帅又是巨星,就认为所有女人都应该要买你的帐。你给我听好了——”她抬头挺胸,正气浩然地说:“我有男朋友了。”

    池仲宇看着她,双唇抿得更紧了一些。

    杨淘的反应对他而言绝对新鲜,但他是池仲宇,即使再怎么新鲜也没必要记挂。

    只是,在那些失眠的夜,她现在及儿时的样貌却异常频繁地出现在他脑海。每回一想到她,他便能得到一场比较好的睡眠。

    他演过太多剧情片,懂得这种情感。彼时他演的男主角们全心全意投入感情爱着一个女人,有时入戏太深,连他都深信自己似乎爱上了,也就假戏真作了;可一旦戏拍摄完成,回到现实里,他就会立刻清醒。

    这样的他再度主动找上杨淘的唯一原因,无非是因为她在他最备受折磨的童年里抚慰了他。那时的抚慰,是不带任何目的的;而对他别无所求的人,在他的人生中寥寥无几。

    所以,他因为听到她有男朋友的讯息而感到不快也是正常之事……他以为她只该对他特别,毕竟他是池仲宇。

    “既然有男友,还要我开支票给你?一个没法子为你遮风挡雨的男人要他何用。”

    “嘿,你这话有严重的社会阶级歧视喔。我爸背了几千万债务,寻常人能扛得起吗?我男朋友没吓到逃跑,就已经够有情有义了。”她瞪他。

    “你对男人的标准很低。”鉴赏目光也很差。

    “与你无关。”她干嘛坐在这里任由他批评啊,“我可以下车了吧!你要拍片就来,需要我喊『谢主隆恩』也不用客气,毕竟是你有恩于我。”

    “慢着。我支票还没开,你到底要多少?不要浪费时间。”帮了她,就算完成报恩,此后,他对她不会有遗慽,想着她入睡也可以算是拿钱换来的,这样合理吧。

    “你脑子坏了哦?这么爱撒钱,我待会整理一份慈善单位的汇款账号给你。钱于我是大事,更何况是一**债。况且,你不觉得开支票给我这事太过度了吗?不过就是国小时候我帮过简春秋几把……”

    “那要到什么样的交情,我才能拿钱给你?”

    “至少得是交情十多年的好朋友。”

    “好。”池仲宇往她的方向靠近,膝盖轻触着她的。

    “你干嘛?”她惊跳起身,连人带腿缩到椅子上。

    她的举动让池仲宇嘴角抽搐两下。

    “如果我们是交情十多年的好朋友,这样的距离很正常。你太紧张了。”

    池仲宇冷哼一声。

    “正常个大头鬼!拜托你有点身为池仲宇的自觉好不好!你是那个就算跟总统告白,总统也要愣个几秒才会拒绝你,而不是直接骂你变态的池仲宇耶!”

    池仲宇又笑了,而他发现这样的笑让他心情非常好,所以他笑得更加开怀了。

    好吧,他承认撇去简春秋的事不谈,他也会想跟她保持联络。

    杨淘突然左右张望了起来。“其实车里有隐藏式摄影机,等着拍我对不对?”

    “你想太多了。”他斜倚着车门,因为这个姿势可以让他清楚打量她整个人的动向。

    “是你太随便了,我才会怀疑的。”杨淘双臂在胸前交叉,提防他的下一个举动。

    她头壳没坏,不会认为他对她有意思,她只是觉得他现在盯着她的目光专注得太恐怖,像在想从哪个部位啃她比较适合。

    “喂,我要下车。”

    “下车可以,你先告诉我如何成为你的多年好友,还有支票该开多少金额给你。”

    杨淘倒抽一口气,她现在已经无法当他是疯子了。

    “你真的很奇怪耶,有必要对我这么死缠烂打吗?我是天仙美女吗?”还是你中邪了?当然,最后一句像在骂自己的话,她吞进肚子里了。

    “交个朋友吧。”

    “太好了,你连这种老套台词都说出来了。”杨淘翻了个白眼。

    池仲宇哈哈大笑。

    杨淘忍住想打他的冲动,努力用最平心静气的方式对他说道:“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哪条神经不对劲,但我还有两百件事要处理,回家之后还有一个兼职案子要跑,而且还要赶在剧组过去拍摄前打理好水果店。所以——”

    “那个导演已经过去了。”

    “什么?!”杨淘出手拍打与驾驶座分隔的那扇窗,对着司机喊:“快停车!不然池仲宇要出人命了!”

    “池先生?”司机从对讲机里问了一声。

    “没事。”池仲宇笑到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笑屁喔,什么叫没事!水果店就是我的生死存亡处,拍不好就是世界末日!”她对他大吼。

    “导演拍完后,我要他剪一段给你看,你若觉得不好,我让他重拍。”

    杨淘愣住,这时才又想起这人是池仲宇,是粉丝一人吐她一口水,她就会溺毙的池仲宇。

    “好吧,我们好好聊一下这事——就算我帮过简春秋,你要替他报恩也不用认真到这种像是想以身相许的程度吧。”

    池仲宇敛起笑意紧盯着她,看起来就像一尊真人比例的完美蜡像。

    “我幼时身体不好,晚读了两年,加上营养不良,所以看起来才会比你们瘦小。”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就是简春秋!不是什么借尸还魂?你们长得真的是天差地别!你是遇到神仙教母吗?还是吃了什么仙丹妙药,怎么会变成这样?”杨淘说话兼捣嘴,否则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尖叫。

    “算我命大吧。我爸在我国小毕业后,把我带到东南亚,因为他吸毒缺钱,想卖掉我一个肾……”池仲宇抿紧唇没再继续往下说。

    “对不起……这真的是太可怕了……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杨淘见他一脸黯然,顿时急到不知如何是好,一把抓住他的肩膀,用力摇晃了两下。

    “听好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看看你现在的德性……我的意思是你现在的成就,我卖十个肾,还是投胎五辈子都没法子变成你啊!”

    池仲宇抬头看她,拉下她的手握在掌中,因为她摇他摇得他快晕车。

    “反正,你没事了,这样很好!”杨淘说着就又激动了起来,“我爸那时候应该报警叫人把你爸带走的。”

    “你爸很好。那时如果不是因为他跟我说被打时一定要逃,我早就被打死了,也就没有被带到国外那一段了。”他苦笑。

    “后来你跟你爸……”

    “我命大,被警方救出来,被一对外国夫妻收养。之后,我依照我生母的姓氏『池』,替自己改中文名叫池仲宇。”他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她也看着他,只觉得他眼睛果然生得好美丽,美丽又忧郁,忧郁得让人想再靠近一些……

    池仲宇又想笑了,但不知是因为她一发呆就不自觉打开的嘴,或者是因为她怔怔看人的样子又傻又呆。

    “你对于池仲宇这名字还有什么话要说?”

    “这名字取得好。”不然咧?要她说什么?

    “你取的。”

    “什么?”她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你六年级时在笔记本上涂鸦,叫我帮你的男主角取一个名字。我从教室书柜拿了一本春秋故事给你,叫你自己找。”他隐去她那时画的是她未来老公的细节没提,只是看着她的反应。

    她看着他,三秒钟之后才从他脸上的笑发现自己又定格了。

    “妈啊,小学就会取这么有气质的名字喔,真的好了不起。”她为避免表情又变痴呆,连忙朝他伸出手。

    他握住。

    她用力地上下晃动。

    “总之,你能活到这么大,遇到贵人,就是福大命大,我跟你握一下手,也算沾沾福气。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他握着她的手一紧。

    “我前阵子拍了一部恐怖片,片中父亲对待他吸血鬼孩子的方法,是每天虐杀他的不死之身……”

    “你脑子有病吗?嫌日子过得太清闲吗?演那种片做什么!”她抽回手,直觉啪地打他的手臂。

    “我以为我没事了,否则不会接那部片。”

    “干嘛吃饱撑着,找自己麻烦!”她又打他一下,然后又停格了。“这才是你出现找我的真正原因,对吗?你被童年往事缠住了?”

    总算进入状况的她,让他扬起唇角说道:

    “是。这些日子以来,我怎么睡都睡不稳,我的心理医生建议我回头寻找儿时的快乐回忆,告诉自己过去的事已过去。然后,我在日本拍戏时,恰好看到徐佑宁,便想起了你……”

    “嘿,也可能是你对徐佑宁一见钟情……”

    池仲宇朝她瞥去一眼。

    “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啊。我朋友说你的粉丝很爱帮你和你的助理写BL同人志。”拜钟妹之赐,她对池仲宇也不是完全不了解。

    “我的助理是我特别挑选饼的,因为我知道他们能凝聚我的人气。但我身边男同志的确不少,他们不过是恰巧喜欢和自己同性别的人,我不觉得那有什么不一样。不过,我对男人没兴趣,也没冲动……”

    “你不用跟我解释这些,你是同志,我还安心一点。”

    “我比较喜欢你不安心的样子。”比较好笑。

    他笑着伸手轻触她的脸庞。

    她身子轻轻一颤,怀疑他手上应该抹了化骨散。

    偏偏他抚着抚着像是抚出兴趣一样,身子竟也朝她俯下。

    “拜托,请收起你的电眼,我们之间如果走到那一步,你会后悔到死的。”她已经被电到神智不清,很想就此在后座躺平,对他说“来吧”。

    池仲宇嘴角一扬,笑了,手掌一扬,揉揉她的头发。

    “我真的很累。”

    “累了就回去休息啊,难道要我帮你睡觉吗?”她也是很需要睡眠的啊。

    “我希望你能陪在我身边,看看能不能让我的睡眠安稳一些。支票就当酬劳,如何?”

    “你开什么玩笑!你知道有多少人想付钱跟你睡吗?千万不要这样自眨身价。”居然还叫她陪睡!

    “我只要你。”他抿紧唇,皱眉神态很执拗。

    “你够了喔!”杨淘双手插腰瞪他。“不要一次把梗都用完啦!『我要你』是爱情小说里,十本有九本会出现的对白,拜托你不要滥用,不然我以后看小说会笑场啊。”

    他睨着她笑了。

    她觉得有点腿软,想回去吞钙片还是什么葡萄糖胺,补充一下营养。

    “所以,你陪我睡?我开支票给你?”

    “不要再说这种会让人误会你嫖妓的对话了。”况且,他根本很有白嫖的本钱。

    “对一个已经三个月没睡好,吃再多安眠药也无济于事的人来说,什么事都愿意尝试。”他喜欢她气急败坏、坐立难安的真情流露模样。

    “话是没错啦……麦可杰克森也是长年无法入睡,才会滥用药物,导致暴毙的。”她叨叨絮絮地说着话,也不知道是要说服自己还是说服他。“不然……不然……”

    “我们就试试。我给你地址,你晚上过来找我。如果我可以睡得安稳一些,我就找律师拟合约。”

    “你不怕我性|骚扰你?还是找周刊爆料?”

    “如果你想的话,我不介意,我只想睡场好觉。”或者,顺便交个不介意他明星身分的朋友。

    杨淘看着他,想象着三个月没睡好的痛苦,还有拿到支票时,她老爸的心情,她牙根一咬后说道:

    “成交!”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心中星最新章节 | 我的心中星全文阅读 | 我的心中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