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我的心中星 > 第七章

我的心中星 第七章

作者 : 余宛宛
    【第四章】

    当天晚上,水果店的广告拍摄到一个段落后,带着过夜装备的杨淘前往池仲宇所传来的地址,然后在池仲宇的陪同下参观完他为她安排入住的高级住宅大楼后,她有好长一段时间说不出话来——

    大理石雕刻建筑外墙面,1楼接待大厅内等人高的新鲜花束、柜台内穿着黑色套装的柜台人员、真皮装潢电梯,还有眼前的七楼住处……都只证明了一件事——

    她抬头看着池仲宇。

    “你觉得如何?”

    “池仲宇,你真的出道很久了,对吧?”

    “十一年。”

    “果然。”她指使他在沙发坐下,免得她老要仰头看他,脖子会酸。

    “果然怎样?”他双臂交握在胸前看着她。

    “果然不知民间疾苦。”她啧啧有声外加摇头叹息。

    “哪里不知?”

    “完全不知。”杨淘指着眼前实际坪数应该有五十坪的三房两厅空间,“我们签的是包养约吗?有必要安排公寓叫我住进来吗?那可是言小中包养情妇不可或缺的桥段啊。接下来该不会叫我到你家当佣人、煮饭之类,然后……”

    “然后我因为你的陪伴而日久生情,发生一些大家都猜得到的事情?”

    池仲宇唇角一抿,脸上写满不以为然,“那也得要你会煮饭、擅打扫,凡事能构得着我的标准吧。”

    杨淘张口欲辩,偏偏她还真是不会煮饭只会下水饺,兼以打扫能力比小学生还不如,只得回给他一个臭脸说:“安排公寓这事,你还没解释。”

    “我一为了睡场好觉,二为了在最短时间达到你说的十年交情,才方便开支票报恩,只好提供住所。毕竟若真有多年交情,你的住处应该就是我第二个家——我就住十五楼,七楼原本就空着,我以后找人也方便。”

    见他说得坦荡,且她也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没有让他觊觎的美色,也就自然而然地扮演起多年朋友的角色。

    “好啦,我既然打算收你支票,就会好好扮演朋友及陪睡的这两个角色。”身为女人,她让他一见就想睡,魅力指数当真破表——低到破表。

    不过话说回来,她其实还满同情他的,连朋友都要请人来演,要不是她这人宅心仁厚,他可能就被骗到尸骨无存了;再不然,被她霸王硬上弓也是有可能的事,毕竟他可是池仲宇。

    “你平时的其它事务都全权交由经纪人处理吧?”她脱口问道。

    “对。”

    “谢天谢地。”

    池仲宇听懂了她没说出口的那些关心——她怕他被人占便宜。一股暖意油然而生。

    事实上,经纪公司就是他开的,就只负责他及他相中的演艺新秀。他找了之前发掘他的经纪人向志明来负责业务并兼第二股东,以感谢向志明当年的提拔之恩。

    “话说回来,我们毕竟男未婚女未嫁,你就不怕我对你日久生情,有过多感情要求?”她晃到他对面的沙发里,盘腿坐着。

    “前几次碰面,你对我没有过多不当情感释放。”

    “可能是我演技好……”

    池仲宇突然起身走到她面前,微微倾身向前,黑眸紧盯着她。

    她心跳停了一拍。天啊!就算她力大无穷,搬箱水果毫不吃力,但面对他,如果不腿软,她就不是人了。

    “在想什么?”他黑眸看着她,像是想天长地久,呼息吐到她脸上。

    “在想如何用不伤害你的方式拒绝你的求爱?”她用夸张语气掩饰心虚。

    池仲宇仰头大笑出声。“瞧吧,你和我之间很安全的。”

    杨淘至此才渐渐松懈下来,开始进人老天真的送了池仲宇来帮助她一路顺遂的美好情境里。

    池冲宇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耳朵面颊,唇角不由自主地上扬。

    啊,他想起来了,她以前就是这样,一有情绪,脸颊就会变红。

    “总之,你明天就搬来住。如果不想让家人知道,就说你帮朋友看管房子,可以免费一直住下来。然后,我有洁癖,这屋子除你之外,谁也不许进来。”

    “明白。还有,既然从今以后你我成了多年好友,我收了钱总不能不做事,那就先来段睡前的疗愈谈话吧。你可以坐舒服一点,腰杆不用挺这么直,又不是要拍封面照,当自己家一样啊……”

    杨淘说完,立刻像团泥似地摊在沙发里做示范。

    池仲宇笑了,往后贴在沙发椅背上。

    “你当明星这么久了,怎么会连一个朋友都没交到?”

    “我一开始就红了。”

    “你长成这样,如果不红,就是上辈子积德不够啦。可是,就算你再红,哪个明星没有圈内好友,总该有一、两个不嫉妒你或是聊得来的人吧。”

    “演戏耗尽我所有力气能量,没力气再去和别人交朋友。”

    “嗯,显然某人孤僻才是最大关键。”

    “你说我长成这样,表示你觉得我长得好看?”

    “这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的事实,我尽量忽略。事实上,看久了,你也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嘛。”她对他咧嘴一笑,起身说道:“好了,既然好友是走自然而然路线,那我本日就回去赶工,准备搬家计划。你也快回家去做你的事吧,看是要敷脸美容修指甲……”

    “我是男人。”

    见他蹙了下眉,她觉得果然很有韵味。

    “不管男人女人,你靠脸吃饭,年轻貌美是基本职业道德。”她拍拍他肩膀,严肃地说。

    “我得过很多影展的肯定,影评说我的演技已经超越了我的外貌。”他神色一正地说。

    “但粉丝对你如痴如醉的原因是你好帅,而不是你好会演戏。这是现实问题。”杨淘后退一步,对他嘿嘿笑了两声,“阁下眼露凶光,显然不想听到这些。但我既是你十年好友,说这些话也是很自然的事。”

    池仲宇抿唇不语,等待心中的不快过去——这是他在演艺圈闯荡多年磨练出来的心法,绝不在第一时间表现出负面情绪。

    只是,他才看着杨淘装无辜的脸,怒气竟就在下一秒灰飞烟灭。因为他知道她说的是别人不会当着他的面说的实话。

    池仲宇起身,拍拍她的肩膀。

    “你以后想说什么就尽避说吧,我会习惯的。”

    “如果不习惯,你就告诉我,你是要忠臣型的朋友,还是要佞臣型的。我应该都应付得来。”拿人手短总是事实。

    他神色一沉。“不用刻意,你就做你自己。”

    “那我先回去喽。”她看着他变得面无表情的脸庞,有种他不开心她离去的错觉,所以她再次伸手拍拍他肩膀。“你不是说你这阵子没有行程吗?那先好好休息,我明天再带晚餐来找你。”

    “我想去吃火锅。”

    “好啊好啊,我爱麻辣锅!”有吃的总是很开心的她,立刻手舞足蹈。

    “但是你这张脸出去吃饭,不会引起骚动吗?”

    “我们可以坐包厢。”

    “两个人坐包厢,你嫌钱太多吗?我去买回来吃。”

    “这里没有电火锅及任何生活用品。”

    “我从我家搬些锅碗瓢盘过来,算是感谢你提供豪宅。”

    “好。那你待会回去前,先去附近楼下超市买些拖把、抹布、水桶回来。”

    “干嘛叫我打扫?这里明明很干净啊。”她马上摆出苦瓜脸。

    对于一个觉得饭后洗碗是酷刑的人来说,打扫这事跟被刑求没什么差别啊。

    “我助理说这里每个礼拜都会有人来打扫一次,但应该是后天才来,积了六天灰尘的地方,怎么吃饭?”

    “我认真考虑出去吃的可能性。我回来可能都八、九点了,除了臭着一张脸之外,没有做家事的心情。不如你将就一下,我们擦擦桌子就好……”

    “是我要拖地打扫,你紧张什么?”池仲宇推了下她的额头。

    杨淘嘴巴大张,看着他天人般的俊美脸孔,嘴巴半天还合不起来。

    “很丑。”他捏了下她左边腮帮子。

    “你——池仲宇——要打扫?要拖地?”她一定要再确认一次她没有妄想症。

    “对。如果我在家时间久一点,本来就会自己打扫。你快点下去买打扫用具,不然我怎么有办法打扫。”

    杨淘心里此时大激动,首度拥有池仲宇是好友的真实感。想到乐于打扫的他,在吃完火锅后应该也会帮忙洗碗,便上前一步,激动地朝他伸出双臂。

    池仲宇张开双臂。

    她双眼发亮,一个箭步向前,用力握住他的手上下晃动。

    “我与你真是相见恨晚!你等着,我立刻去把打扫用具全买回来。”

    池仲宇看着两人交握的手,没忽略心头那一闪而过的失落。

    没得到她的拥抱他居然会这般惆怅,定是因为太久没和人真心交流了。

    不过,之后有杨淘陪着,他想自己应会渐渐习惯身边有好友一事,甚至光是脑子浮现这个念头,他便觉得安心、放松了下来。

    找回杨淘,当真是明智之举。

    池仲宇虽然演了几十部爱情片,但他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他认为那是中邪。

    他以为日久生情的情感才有基础,比较容易互相了解。

    只是,他在爱情路上日久生情的结果,通常就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因为了解而分开”。那些女人都缺乏了一些他愿意和她们长期相处的魅力,所以,当他和杨淘相处得愈久,却觉得在她面前愈来愈轻松自在时,他其实是不无意外的。

    当然,他想那是因为他当她是朋友,不是恋人,所以对她不会有那么多要求;加上杨淘又是那种容易和人热络的个性,且又尽责地扮演一个多年好友的角色,于是两人交情便在她搬入七楼之后的一个月内,迅速从一般级演变为限制级——

    任何恐怖丑脸怪姿态都可以在对方面前出现的那种限制级。

    因此,他开始期待回到台湾,觉得自己有了个家。就像现在,他刚在东部拍完一支广告,才进大楼,脚步便直觉先往七楼走去。

    因为杨淘在家——

    池仲宇开门而人。

    “你回来了!”今天排休的杨淘正趴在客厅桌上画图,一看到他回来,立刻跳起冲到他面前,朝他猛笑。“你今天超有口福!我妈做了麻油鸡,待会你下个面线就可以吃了。我的要加蛋,要蛋白煎得脆脆的那种荷包蛋!”

    “你没有手吗?”

    “如果我煎完蛋,锅毁人亡,可能就真的会没有手。”她一本正经地说。

    池仲宇揉乱她的发,走进厨房,洗手套上围裙。

    自小艰困的成长环境让他对人性没有信心,可杨淘及她家人是在他最悲惨时,唯一温暖他的阳光;所以,他对她很多行为的包容度无人可比拟。因此备好麻油鸡面线后,自然替她加了个香喷喷的麻油蛋。

    她才闻到香味,就已经一脸嗷嗷待哺地拿着筷子坐到餐桌前。

    “我妈煮的麻油鸡真正够香醇!池仲宇真的是宇宙超贤慧!”她发表完开动宣言后,两人进入长达十分钟埋头苦吃的状态中。

    池仲宇放下筷子,对着空碗满足地叹了口气。

    “你的脸很红。”池仲宇看着她像红蕃茄的逗趣脸孔,笑了出来。

    “唉唷,挺烫的耶。”她摸摸腮帮子,开始用手掮风。“你看过一篇报导吗?说台湾有百分之四十多的人没有代谢酒精的能力,喝酒会脸红的人通常就是没有这种能力。”

    “那你还喝酒!”他立刻皱眉。

    “麻油鸡里没有酒,煮完都蒸发了喔。偶尔喝个两碗,补身补气补妈妈爱心没关系啦。”她呵呵笑着,趴倒在桌上说道:“我还有我爸妈要照顾,我一定会照顾好我自己的。我也答应过我妈,绝对不在外头喝酒的……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尽量少熬夜……”

    池仲宇看着她嘀嘀咕咕说话的样子,觉得这家伙疑似喝醉了。他把椅子拉近她,好生打量着。

    “为什么你都没脸红?”她倾身向前,双手啪地一声捂住他脸颊。

    他瞪大眼,怀疑自己被人打巴掌了。

    他眉头一皱,把她的手拉下来。

    “你的脸好冰,皮肤好好喔。”她贪凉,手又抚上他的脸。

    “不要乱摸我的脸。”他抓住她的肩膀将人往外推。

    一秒钟后,她又倒向他。

    “小气鬼,不然我的借你摸好了。”她的手又贴到他脸上,这回更加用力,还直接把他的脸颊压得都往内凹,然后眯着眼,一脸正经地看着他。“好奇怪喔,你这样有点眼熟……”

    “我是池仲宇,不是黏土。”他再次扯下她的手。

    “呐喊!孟克的呐喊!你刚才那样很像那幅画!炳哈哈!”她笑到往桌子旁边一歪,身子无力地顺着椅子滑落到地板上,摊成大字形,然后继续笑,笑到打了个哈欠为止。

    被嘲笑的池仲宇只能翻白眼,试图把她从地上拎起来。

    “地上脏……”

    “哪里脏,你大前天去台东前不是有拖地吗……”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我的心中星最新章节 | 我的心中星全文阅读 | 我的心中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