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87、流氓

娇妻之摸骨神算 087、流氓

作者 : 侧耳听风
    五王来去自如,与申屠夷见了面,不过一会儿便离开了。

    尽避没有见到他,但叶鹿也几乎感受到了来自他身上的真龙之气,果然不假。

    披着夜色,申屠夷回来了,瞧见叶鹿醒了,他缓步走过来,视线在她的脸上寸寸游移。在叶鹿看来,他这种眼神儿和抚摸没什么区别。

    “还疼么?”旋身坐下,申屠夷眉峰微蹙,因为她脸色不是很好,苍白无血色。

    “还好。刚刚吃了些饭菜,有力气多了。对了,五王来做什么呀?”看着他,叶鹿猜想,五王并不是来拉拢他的。那种人,不是那种刻意会拉拢的人,他更擅长迂回的靠近。

    “猜想我会在这里,便过来看看。”申屠夷没有主动,五王这般主动他也不是很反感。

    “我肯定他会坐上龙椅,作为日后的皇帝,和他搞好关系也是有必要的。城主大人呢,就别总拒人于千里之外了,可以适当的主动一下嘛。”抬起自如的那只手,叶鹿以食指戳了戳他的脸颊,笑眯眯的。

    抓住她的手,申屠夷看着她,半晌后淡淡道:“先管好你的肩膀吧。”

    “唉,你不说我还没啥感觉。你这一说,我忽然觉得好疼呀。”说着,她身子一歪直接靠进了他怀里。

    垂眸看着怀里的人,申屠夷薄唇微抿,“擦药了么?”

    “嗯,麦棠刚刚给我擦药了。”靠在他身上,舒坦至极。

    “若是你身体受得住,明日咱们便启程离开。”毕竟这里条件不好,吃喝用度也不行,反而会拖慢叶鹿的恢复速度。

    “好,随你。许老头这回走了,一时半会儿不会再出现了,在这儿等着也等不来。兴许,没准儿哪天他就忽然出现在我眼前了,那时我再谢他。”谢谢许老头是必须的,只不过这老头连表达的机会都不给她。

    “许先生心有仇恨。”申屠夷完全看得出来,即便他不说,但是看他的外表也能看出来。

    “嗯,我觉得他是恨的。即便现在衣家代代残疾,但也不足以解恨。”不禁又想起梦里的那个少年,叶鹿心头一阵惋惜。

    “赢颜与衣筑沆瀣一气,许先生想报仇,也不容易。”有赢颜为保护伞,衣筑安全的很。

    “一个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说起赢颜,叶鹿便绷紧了脸。想起他那虚伪的模样,她就觉得牙根痒痒。

    这厮现在指不定多逍遥快活呢,不用再担心会忽然嘎嘣挂了,想怎么挥霍人生都可以。

    垂眸看着她,申屠夷动作很轻的捏了捏她的手臂,“至此后,不用再担心有人会抢走你的命了。”

    “唉。”若是可以,她倒是真的想做个普通人。

    不过,转念一想,若是真做了普通人,大概此时此刻也不会靠在申屠夷的怀里了。普通人根本受不住他的煞气,只有她这九命体质才能抵抗的了。只是如今只剩五条命,没人知道她会抵抗多久。

    缓缓眨眼,叶鹿用那无碍的手臂搂住申屠夷的后腰,“我困了。”

    “睡了一天,这会儿居然又困了,果然是猪。”申屠夷淡淡的逗弄,尽避声音还是那没有温度的样子,可是却能在其中听到无尽柔色。

    “我若是猪,那你也是,别以为骂我你就能逃得了。”哼了哼,叶鹿直接在他怀中闭上了眼睛。

    抱着她,申屠夷一动不动,任她靠在自己的身上睡觉。

    不过片刻,怀中的人果然睡着了,如此功力,倒是稀奇。

    呼吸均匀许久,申屠夷才缓缓的将她放回床上,她脸色苍白如同白纸,恍若生了大病一样。

    不过,她的精气神儿倒是都不错,想来应该没有大碍。

    申屠夷将自己放在床上的时候,叶鹿迷糊之间是知道的,撑着眼皮睁开眼睛,可看到的居然不是申屠夷。

    白衫的少年站在床边,阳光照在他身上,他正在看着她。

    是他!

    叶鹿也在瞬时恍然,自己这是在做梦,不是真的。

    他看着自己,片刻后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叶鹿也起身,追随着他而去。

    外面是个院子,不过却不是叶鹿曾见过的,院子四周的篱笆更矮,几乎一抬腿就能迈过去。

    走出院子,朝着村子的另一边走,这里清幽安宁,并且房子少了一大半。

    叶鹿追着他走,走着走着便瞧见了一座小房子,四周的篱笆墙上爬满了喇叭藤,还开着一些颜色鲜艳的喇叭花。

    他走了进去,叶鹿站在门口,看着眼前的房子,如此眼熟,她知道这是哪儿了。

    这是他和许老头搬来这里住的房子,虽然如今已经坍塌的不成样子,但也猜想得到以前必然很漂亮。

    如同眼前所见,就是这般清幽好看。他站在房子前,好像从天而降。

    他转过身,依旧满身都是阳光的颜色,柔和温暖。

    看着他,叶鹿无声的叹口气,虽他已魂飞魄灭,可是却尚有一缕意志,并且不怨不恨。

    就这么看着他,直至他再次缓缓消失在视线当中,又好似被太阳融化了一般,没了踪影。

    叶鹿闭上眼睛,满心满腹的惋惜。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天亮了,这一个梦就做了一夜,整晚她都在看着他。

    肩膀已经不疼了,叶鹿试探的动了动,尽避有些僵硬,可是的确不疼了。

    弯起红唇,叶鹿随后撑着床坐起身,动手拨开自己的衣领,锁骨处的纹刺进入视线当中,居然全部消肿了。

    那黑色的符文就像是天生长在皮肉里似得,一点也看不出纹刺的痕迹。

    深吸口气,叶鹿感觉身子特别轻,所有的不适都消失了。

    半敞的房门口,麦棠的身影进来,叶鹿扭头看过去,随之而来的便是麦棠身上那愈发强烈的汹涌贵气。

    眨眨眼,一时间叶鹿还以为自己感觉有误,可是她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那感觉还未消失,足以证明,这不是假的。

    一夜之间,她便再次有所提升,好神奇。

    看她用那种很莫名其妙的眼神儿看着自己,麦棠不禁皱眉,“怎么了?还疼么?”不过,看她脸色已不似昨天那般苍白,想来应该已经好很多了。

    “不疼,一点儿都不疼了。”摇头,叶鹿抬起手来抓住麦棠的手,尽避什么都没看到,但是的确有所感觉。

    来自她手掌中的力量不可忽视,即便她是女人,但这力量却比男人更甚。

    握紧她的手,叶鹿弯起眉眼,“姐,以后不管做什么都无需犹豫再三,想做便做,你一定能成为人上人。”

    “小鹿,你怎么了?”抬手,麦棠摸着她的脑门儿,不确定这一夜她经历了什么。

    “我没事儿,就是忽然觉得通体舒畅,神清气爽。”拿开麦棠的手,叶鹿随即下床,自己穿上鞋子,一切动作行云流水。

    “真不疼了?”看着她,麦棠实在没想到会恢复的这么快,毕竟昨晚上药的时候还肿的不成样子呢。

    “嗯,你看。”说着,她动手拨开自己的衣领,露出白皙的肩膀。不再红肿不堪,反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那符文在上面,充分证明昨日之事并非虚假。

    麦棠伸手碰了碰,不禁轻叹,“真是神奇,这就好了。”即便是普通的纹刺,也得七八天左右才会好。叶鹿这纹刺刺的深,针针刺在了骨头上,居然恢复的这么快。

    “是啊,我也觉得很神奇。我要洗漱,一会儿启程离开。”整理好衣服,叶鹿立即去洗脸,看起来她很欢快。

    看着她,麦棠无声的叹口气,不管这其中有多玄妙,但好了便好。

    对于叶鹿的恢复速度,不止麦棠神奇,申屠夷也颇为讶异,毕竟昨晚她睡着的时候看起来并不好。

    看她活蹦乱跳,他幽深的眸子许多疑虑,不过终究是什么都没说,整队出发。

    这一次行程的确没白来,收获颇多,对于叶鹿而言,这个村子简直是福地。

    坐上马车,叶鹿透过窗子看着山林的方向,在那山后,那少年永远长埋于此。尽避魂飞魄灭,但也仍旧希望他能继续的安宁下去,不被任何人所打扰。

    不过片刻,申屠夷上了马车,叶鹿收回视线看向他,不禁弯起眉眼来。

    坐下,申屠夷也看着她,肤色红润,满目光彩,的确是很健康。

    “真的不疼了?”淡淡开口,却能听出其中的关心来。

    “嗯,不疼了。你要不要看一下?”微微歪头,叶鹿这询问更像是调戏。

    几不可微的眯起眸子,“关上窗户。”

    “你还真看呀!”说着,叶鹿反手关上窗子,还真没扭捏。

    窗子关上,叶鹿抬手拨开衣领,做过无数这个动作,至今熟练无比。

    视线由她的脸滑到她的肩膀上,对于这般神奇的恢复,申屠夷也是诧异的。

    抬手,他的手指落在那纹刺的地方,皮肤平滑,这些符文就好像天生长在她的皮肤下,在她的皮肤上根本就什么都摸不到。

    低头看着,他手上的温度透过皮肤,温热。

    “完全不肿了,一夜的时间,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稀奇的事情。”说着,她抬手抓住他的手,来自于天煞孤星的煞气顺着他的手传过来,强烈无比。

    以前她感觉到他的气息,实际上会有些害怕,从而条件反射的退缩。但是现在,不管是她的心理还是身体,似乎都抱着一颗平常心。

    拇指在他的手心慢慢摩挲,叶鹿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半个肩头还露在外,她这个模样很是动人。

    看着她,申屠夷的缓缓扬眉,随后抓住她的手用力,便将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你干嘛?”趴在他怀里,叶鹿仰脸儿看着他,红唇弯弯。

    “你在做什么?”一直在摩挲他的手心,与调戏无异。

    “我若说我在给你摸骨你信么?”很显然的,她的确是给他摸骨呢。

    “不信。”语气果断,他不信。

    “不信算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老老实实的趴在他怀里,马车缓缓前行,她趴在这儿格外的舒服。

    一手搂着她,一手落在她肩头,拇指于她细白的皮肤上摩挲,就像她之前摩挲他的掌心,轻轻地,痒痒的。

    缩起肩膀,叶鹿看着他,脸色却有些泛红。

    随后,申屠夷低头,在她的视线中,于她的肩头落上一吻。

    温热,轻柔,他呼出的气息喷洒在肩头,更让她觉得有些痒。

    “申屠夷,你耍流氓呢。”板着一张正经八百的脸,却在行流氓之事,而且他还不承认自己耍流氓。

    “你如此要求,我成全你便是。”唇离开她的肩膀,他淡淡的说着,话音落下,又吻在她的颈侧。

    歪着头,叶鹿伸手环抱住他的腰,整个后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他的吻断断续续,由她的肩膀与脖颈之间游移,叶鹿搂住他腰的手滑动,最后游移至他的胸腹间,顺着衣袍的缝隙钻了进去。

    手隔着薄薄的中衣抚上他的胸膛,触感坚硬而又有弹性,叶鹿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肆意的摩挲。

    申屠夷缓缓抬起头,看着在自己衣服里耍流氓的手,他眸色幽暗,不过却什么都没说,任她动作。

    手滑上他的胸脯,坚硬无比,她轻轻地捏着,一边笑,自认为比她胸还大。

    摸着摸着,叶鹿只觉得天灵至眉心一阵发热,下一刻,一股热流顺着鼻孔而下,两行鲜红的血从鼻子里流了出来。

    本来还在看她能进行到哪一步,哪知下一刻就见了血,申屠夷随即抬手捏住了她的鼻子,并强迫她扬起头。

    “真是不争气啊,又流血了。”知道自己流鼻血了,不过她已经不似以前那般在意了,手还在申屠夷的衣服里继续摩挲。

    “即便再渴望也没有你这样的。”捏着她的鼻子,申屠夷淡淡的训斥。

    手还留在他衣服里,叶鹿弯着眼睛,“嗯,我是很渴望。城主大人若是脱光了衣服任我摸,我把血流光了也心甘情愿。”

    “胡说八道。”薄唇微抿,幽深的眸子浮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捏了一会儿,她不再流血了,申屠夷放开她,随后用自己的衣袖给她擦鼻子下的血。

    衣袖几层刺绣,刮得叶鹿鼻子疼,手从他衣服里拿出来,一边推开他的手臂,“我自己来。”

    拿出丝帕,擦拭着自己的鼻子,这次大概是因为她过于激动了,所以才导致鼻血横流。

    不过,要怪也是怪申屠夷太勾人,她想不激动都难。

    队伍上了官道,枝城在远方,城池屹立,古老恢弘。

    官道两边的麦田一望无际,不愧为产粮大城,就是不一样。

    麦棠一直骑着马走在前方,英姿煞爽,倒是让人不禁心生几分羡慕之意。

    因为队伍要在晚上的时候停下休息,而根据时间推测,在傍晚时分会抵达一个驿站。

    前头队伍要赶往驿站先行打点,麦棠便直接随着前头的队伍先走了。

    趴在车窗那儿看着,叶鹿不禁摇头,“自从会骑马,她是越跑越起劲儿。”

    “羡慕?”申屠夷看也未看她,倒是听出她语气中的些许羡慕之意。

    “还好,坐马车也挺舒坦的。”懒洋洋的回答,吹着窗口的风,她发丝飞扬。

    “我可以勉为其难带你去骑马。”终于抬头看向她,申屠夷淡淡道。

    “勉为其难?算了吧,我还是坐马车吧,还可以睡一觉。”噘嘴,叶鹿收回脑袋,身子一歪靠在车壁上,准备睡觉。

    看她那懒散的样子,申屠夷眉尾微扬,“确定?”

    “嗯。”点点头,随后她闭上眼睛,真的准备睡觉。

    马车平稳,闭上眼睛,很助于睡眠。

    叶鹿迷迷糊糊的睡着,然后靠在车壁上的身子便一点一点的朝着一侧倒下去。

    申屠夷期间扫了她一眼,不过并没有管她。

    最后,在叶鹿即将一头栽在横榻上的时候,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拽了过来。

    身子软软的靠在了申屠夷的身上,他垂眸看着一无所知的人,薄唇微抿。

    即便没有言语,就这样安安静静的,也极其美好安逸。

    太阳逐渐偏西,队伍也加快了速度,赶在天黑之前抵达驿站。

    然而,还未等到太阳落山,前方便有人快马回来,这边队伍立即警戒起来。

    快马回来的人匆匆忙忙,还未抵达近前便大声禀报,“在驿站遇到五王的人回来求救,五王的队伍遇到了伏击,眼下五王生死不明,先锋小队已赶了过去。”

    马车停下,下一刻申屠夷便从马车中出来了,后面跟着还有些迷蒙的叶鹿。

    “五王被伏击?这是追赶着他登基呢!别担心,不会有事的。”摇摇头,叶鹿语气平静。

    垂眸看着她,申屠夷微微皱眉,“你确定?”

    “嗯,我很确定。”点头,别说他是真龙天子,在这个五王的运道最旺盛的时候攻击他,纯粹以卵击石。不止不会占到便宜,还会惹来一身骚。

    “加速前进,两个小队先赶去协助。”申屠夷淡淡命令,随后便拉着叶鹿转身返回马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