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84、神秘的许老头

娇妻之摸骨神算 084、神秘的许老头

作者 : 侧耳听风
    山村平静,这是第一次有这么多的人出现在这里,一些村民出来瞧热闹,还有一些孩子追着队伍奔跑,嘻嘻哈哈的。

    如此景象倒是怡然,如此平静,不必担心随时会有灾祸,实在是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

    进入秋季,小麦将要成熟,麦田一望无际,煞是漂亮。

    坐在马车里,叶鹿瞧着窗外的麦田,倒是有些好奇。那位九命人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应该极其无忧虑,可是最后是怎样去世的呢?

    九命长寿应该不是瞎说,但就如同她似得,这命总是会丢,也不知他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马车缓缓停下,叶鹿回神儿,那边申屠夷正在看着她。

    弯起眉眼,叶鹿耸耸肩,“到了,走吧。”

    没说什么,申屠夷起身走出马车,煞气满盈,让队尾那些看热闹的村民不禁开始避让。`单单是用眼睛看,也知道他定然不是普通人。

    姬先生站在马车旁,见着了申屠夷,他微微拱手,“主子。”

    走下来,申屠夷看向姬先生身后那破落的院子和房子,房子塌了一半儿了,可见这里很久没有人居住了。

    随后,叶鹿从马车里钻出来,踩着马凳下来,也看向那房子。

    “主子,叶姑娘,这就是那位九命人生前居住饼的房子。”虽然已经塌了,并且满院子的蒿草,但仍可窥见其以前的清幽安宁。

    向前一步,叶鹿看着那院子,不禁皱起眉头,“他去世多少年了?”看眼前这房子,估摸着最多有十年没人居住,时间不能再长了。

    “据连日来打听的年份来算,他起码去世有五十年以上。”姬先生看了一眼申屠夷,然后将这消息告诉了叶鹿。

    “五十多年?”扭头看过来,叶鹿难以置信,这么说那个九命人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

    姬先生点点头,“找到了他的坟墓,无从得知坟墓中的人去世多少年了,但是根据这村子里最年长的人说,最起码五十年前他就见过那座坟墓。”由此可见,五十年还只是最初步的推测,或许时间更长。

    深吸口气,叶鹿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就算这九命人死于五十年前,那么也就是说他才活了二十多年,然后就死了。

    “可是他若是死了五十多年了,那这房子为何是这个模样?若真有五十年,这里早就夷为平地了。”叶鹿扭头看向那房子,这点就说不通。

    “所以在下有问过村民,年轻人是不知道,年岁大的曾说有人住在这里。但住在这里的是何人,他们并没有见过。”不管是那个九命人,还是曾住在这里的人,都很神秘。

    “也就是说,曾住在这里的人是他的家人?”有这个可能。

    “有这个可能。”姬先生点点头,若是能找到的话那就更好了。

    叶鹿仰脸儿看向申屠夷,她现在受到了冲击。

    申屠夷面无表情,看着叶鹿,一边道:“确定没有查错方向?坟墓里的真是那个九命人?”这话是对姬先生说的。

    姬先生点点头,“拜托了很多朋友,最后才查到这里,错的可能性很小。”

    他如此说,申屠夷便也不再怀疑了。姬先生交友广泛,找人这种事情,的确没有出错过。

    由此,可以断定,那坟墓里的应当就是那个九命人。

    叶鹿眉头紧蹙,随后道:“坟墓在哪里?”若真的死了五十多年了,那么想必连白骨都没有了。不过,若是地理位置较好的话,也或许尸骨会得到较好的保存,她若开棺,就能确切的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时候死的了。

    “就在这山中。”姬先生一指南面的山,树木茂盛,迎着阳光还有几分神秘。

    “去看看?”扭头看向申屠夷,叶鹿很想去瞧瞧。

    “嗯。”几不可微的点头,申屠夷同意。

    一部分人马跟随着前往山中,另一部分人留下,开始整理住处。

    这山中路并不好走,因为村民平时也不会跑到山上来,即便是取柴火,也是去北山上砍那里的树,那里的树要更容易整理。

    往山上中,叶鹿被麦棠扯着,她现在力气极大,扯着她在这里走完全不成问题。

    申屠夷则走在后,不时的看叶鹿一眼,然后听着姬先生在耳边的报备。

    “慢点儿。”拽着叶鹿,麦棠行走自如,而且还能将横生的枝节都打开。

    “我没事儿,又不着急,慢点儿走。”山体有些坡度,叶鹿一步一步往上走有些费劲。

    她身体的确很好,只不过,现在她发觉,力气不够用。也可以说,用了一会儿力气,然后她的体力就开始严重下降。

    麦棠似乎也有所发觉,不过她什么都没说,只是更用力的拽着她,让她能轻松点儿。

    用了大概半个时辰,才登上山顶,叶鹿气喘吁吁,额头都是汗。

    “看来我真得锻炼锻炼身体了,现在实在太差劲了。”摸着自己脑门儿上的汗,叶鹿一边长叹,叹自己这糟糕的体力。

    麦棠看着她,肚子里的话没有说出口,以前叶鹿体力是很好的。现在这样,和被夺走两条命分不开关系。

    “下山,便能看到那坟墓了。”姬先生指了指山下,那坟墓就在这山下。

    “等会儿啊,我歇一歇。”靠着树干,叶鹿连连深呼吸。

    众人停下来等待,待叶鹿喘匀了,这才开始向山下移动。

    下山自是容易,叶鹿也不再步履维艰,拉着麦棠的手,俩人一直冲在前面。

    过了半山,树丛依稀间,一座坟墓进入了视线当中。

    叶鹿当即加快脚步,和麦棠几乎是小跑着,奔了过去。

    那坟墓看起来的确有些年头了,因为没有人来培土,所以看起来矮趴趴的。

    而且,没有墓碑,无法得知这坟墓里的是谁,姓甚名谁。

    “若是将这坟墓挖开,不知里面的尸骨已成什么模样了。”麦棠认为叶鹿识骨,若是能看一下的话,说不定会看出些门道来。

    叶鹿看着坟墓,随后转眼看向四周,观察四周环境。

    看了一大圈,她缓缓摇头,“这里面的尸骨怕是已经腐烂成土了,这个地方存不住尸骨。”

    “是么?”麦棠也四下打量一番,这里风水有讲究。

    “我认为,埋葬他的人是故意选了这个地方。埋在这里用不过五年,一切就都变成泥土了。即便有人打开坟墓,也什么都发现不了。”叶鹿咬唇,埋葬他的人,是个中高手。

    “就是不知,埋葬他的人是否还活着。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埋葬他的人定然也已垂垂老矣,兴许也早就入土了。”麦棠轻叹道。

    “也未必,看这四周的树,大概两三年前,有人特意来这里修剪过。”申屠夷淡淡开口,一语中的。

    众人将视线放在四周的树上,很显然朝着坟墓生长的树枝都有被剪过的痕迹,否则枝叶横生,早就将这坟墓遮住了。

    “有可能是埋葬他的人,也有可能是他的家人,总是有迹可循的。”叶鹿轻叹,此时此刻,倒是找到了那么点儿希望。

    “所以,也并不是全无收获。”麦棠安抚,这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

    “不过,他到底是英年早逝,长寿之说实在扯淡。”叶鹿微微摇头,轻叹。

    申屠夷几不可微的皱眉,随后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见此,姬先生与麦棠同其他便衣黑甲兵各自走开到一边,恍似在查找着什么。

    “现在下定论为时过早,一会儿再去村子里打探打探,进枝城查找一下当地户籍,总是会查出来的。”申屠夷自是有办法继续查,枝城城主他也认识,想要查这村子里的一个人,即便不知平生,但查出姓甚名谁还是没问题的。

    “兴许,那时就有变态,夺走了他的性命也说不定。”这个可能性也不是没有,诸如赢颜那般有钱有势又短命的人,这世上大概还有很多。

    “或许。”申屠夷微微颌首,很有可能。

    “唉,看来我们九命人还是个濒危物种,伴随着的永远都是危险。”叶鹿噘嘴,一边转身面向申屠夷。

    垂眸看着她,申屠夷缓缓抬手捏了捏她的脸颊,“有我。”

    弯起眉眼,叶鹿微微歪头看着他,“城主大人一说这样的话,我就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薄唇微抿,她的奉承,申屠夷很爱听。

    太阳偏西,众人也开始返回。刚刚下山,这会儿就得上山。

    叶鹿不爱攀爬,但又不得不走,走了几十步,每一步都在唉声叹气。

    终于,申屠夷听不下去了,抓住她的手微微用力,便轻易的将她拽到了自己眼前。

    随后弯身,便将她挂在了肩头上。

    “啊,申屠夷。”大叫了一声,随后叶鹿就没音儿了,因为这样很省力气,尽避自己大头朝下,但也要比自己走路强。

    扛着她,申屠夷面无表情的朝着山上走,叶鹿这点重量似乎对他没造成任何的影响。

    众人在后,此情此景,皆无言。麦棠更是连连摇头,说好的威严呢?这俩人似乎都忘了。

    回到村子里,住处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先前姬先生等人租住了一个农院,如今又来了这么多人,这一个农院自然是住不下。

    所以,又租住了旁边的两个院子,并且还在院子里搭建了两个临时的住所。尽避时间仓促,但是搭建的还不错,没窗有门,并且保证不会漏雨漏风。

    麦棠跟随着姬先生前往各个村民家打探消息,她相信必定能打听出来一些东西来。

    太阳落了西山,叶鹿与申屠夷走至那破败的房子前,停留片刻,便直接走进了满是蒿草的院子。

    蒿草齐腰深,再加上叶鹿个子矮,这些蒿草几乎要将她淹没了。

    不过,走进这院子里,她便感受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让她不由得挑高了眉毛。

    “房子这个东西,不论修建的多好,只要没有人住,它就会很快的倒塌。但不管有多破,只要有人,它就能支撑很久。”所以,叶鹿断言曾有人在这儿住了很久。

    “没错。”所以说,有些东西是很玄妙的,和人气有关。

    “而且,我有发现。”仰头看向申屠夷,她笑的眉眼弯弯。

    “什么发现?”申屠夷扫了一眼那破败的房子,看不出会有什么发现。

    “这房子里曾有一个我熟悉的人来过,这种气息,只有他身上有。”闭上眼睛,她深吸一口气,十分笃定。

    “谁?”莫不是赢颜曾经找到过这里?

    “许老头。”叶鹿睁开眼睛,笑眯眯道。

    “许先生?”这个人,在申屠夷看来是较有道行的。

    “他有一只腿有问题,常年贴着膏药,那种味道挥之不去。现在我还能闻到,我估计,他前段时间肯定来过。”那种膏药,不止是药味儿,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种感觉,只有内行人才会感觉的到。

    若是有其他她曾见过的同行出现过,她也会感觉到,这是以前她做不到的。

    而且,有了感觉,她便很笃定自己的感觉定然没错。

    “许先生来过这里?因何?”莫不是,他与那坟墓里的人有关系?

    “在长夜山庄的时候,我想逃跑,就是遇见了他。他告诉我,我若躲在天煞孤星的身边,便能躲过。而事实也印证,他说的很对,我一时之间很安全。清机是他的徒弟,我这背后的纹刺正是依他所言,清机才会帮我刺上。我被赢颜抓走,又是他忽然出现,帮忙掐算了日子,成功的把我救了出来。他为什么这么做呢?我和他泛泛之交。而现在,我想,和我九命人的身份分不开关系。因为我是九命人,他才帮我的。”叶鹿看着他,一字一句道。

    “那么,他与埋在陵墓里的那个人,有关系。”虽不知道具体什么关系。

    “嗯。那个墓地选的位置很特别,一般的风水先生不会挑选那种地方。把他埋在那儿,就是为了让他尽快腐烂,连白骨都不剩。所以,我认为那个坟地,也是许老头挑选的,他是故意的。”叶鹿十分确信,更甚者,她认为那坟墓里的可能是许老头的亲人。

    “可是,许先生行踪成谜,现在根本不知他在什么地方。”对于申屠夷来说,许老头是个神秘的人。

    “我都找到这儿来了,估摸着他差不多也知道了。他若真想出现,这两三天就会忽然冒出来。若是不想,那么我在这儿等几年他都不会来。不过,现在关于九命人的秘密,也只有他知道了。”不过叶鹿认为,那衣筑看样子也是知道的。瞧他看自己的眼神儿,一点也不稀奇,和那假衣筑完全不一样。甚至,那假衣筑还曾去偷窥过她,很显然她这个九命人是很稀奇的。

    “看来,眼下也无需去调查了,等着他出现就行了。”申屠夷了然,不过却更神奇于叶鹿此时的状态,她和以前不太一样。

    “嗯。”点点头,叶鹿觉得也无需再费劲了,她现在确信无疑,就是许老头。

    “你现在认为自己和以前有何区别?”垂眸看着她,申屠夷淡淡道。

    “嗯?区别?没什么区别呀!”看了看自己,叶鹿觉得自己还是那样。

    “不,有区别,你不再说假话了。”这假话,指的是她那神乎其技的忽悠功夫,一切说的头头是道,估计真有道行的人都会被她忽悠住。

    闻言,叶鹿笑出声,“你这是骂人的吧,我那时灵窍未开,只懂得书面皮毛,不说假话我还能说什么?其实呢,你说的是对的,我现在感觉非常。是比以前要好很多,尽避我不知道到底是好是坏。”张开自己的手给他看,她手上的纹路越来越浅了。

    看着她的手,申屠夷缓缓皱眉,“怎么会这样?”

    “我爷爷就是这样的,他看不见,一切靠的都是手和感觉。而我眼睛能用,所以,现在大部分靠的都是眼睛和感觉,这手用不上。不过,它还是变成了这样,很神奇。这也足以证明,我身上流的是叶家的血脉。”握紧手又松开,她每每这样做的时候,手心便会有些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来。

    抓住她的手,申屠夷看着,眸色深沉。

    “没事的,大概叶家人都这样。”叶鹿安慰,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她到底还算是初入茅庐,道行上的去,可是经验却不足。对他人或许可以评头论足,但是对自己,却丝毫不了解。

    返回租住的农院,申屠夷下令撤回所有调查的人,不必再继续调查了。

    叶鹿的话,他还是相信的。

    不过,其他人都撤回来了,姬先生和麦棠却没有回来,一询问,原是这二人焦急,直接去了枝城。

    姬先生随身携带有申屠夷的令牌,他若是去枝城府衙调查,必会给他行方便。

    “去便去吧。”申屠夷没有再说什么,而且姬先生做事牢靠,他很信任。

    叶鹿坐在桌边,单手捧着脸,一边笑眯眯道:“麦棠很是佩服姬先生,十分推崇他的头脑。她这回跟着,大概也是想学习学习。”麦棠所推崇的人,倒都是有些本领的。诸如许老头,还有姬先生。

    “姬先生原是江湖人,各个城府都有他的朋友,可谓五湖四海皆友朋。”说起姬先生,申屠夷也是认可的。并且,他言语之间倒是几分羡慕,羡慕他能广结朋友。

    “但如今姬先生能为城主大人你效力,这也证明城主大人能力非凡,否则怎么能留得住他?”叶鹿自是听得出来,一番话说的极其漂亮。

    看向她,申屠夷薄唇微抿,显然因为她的话心情变好了。

    “嗯,这味道好香啊,我饿了。”饭菜的味道从外面飘进来,叶鹿立即吸鼻子,这些黑甲兵中有厨艺高超的人,做饭特别香。

    “吃饭吧。”看她那馋涎欲滴的样子,申屠夷薄唇微弯,柔化了他整张脸。

    走出房间,天色已彻底黑暗了下来,院子里几个火把插在篱笆上,照亮了整个院子。

    临时做好的桌子摆放在院子中,饭菜已经摆上了,虽说是在外一切不方便,可是这些菜做的也是相当好,并且装菜的盘子各个精致。

    走过来,叶鹿无意间抬头看向夜空,随后她便停下了脚步。

    “红云绕星,这是帝王星啊!莫不是,皇帝老子来枝城了?”看着北方天空,叶鹿睁大眼睛道。

    “你在说什么?”一听皇帝两个字,申屠夷的眉峰便皱了起来。

    “帝王星,你看,红云环绕,这就是代表帝王。而且,距离这儿这么近,显然就是枝城啊。真龙天子,现在在枝城呢。”叶鹿一指,要申屠夷看。

    然而,申屠夷看到的除了夜空便是繁复的星辰,什么红云,没看到。

    “你看不到?那我这眼睛还真是好用。兴许,真的是皇帝老子在枝城呢。你,要不要去看看?”看向申屠夷,叶鹿小声道。他不喜欢皇帝,皇帝也不喜欢他,而且没准儿因他忽然出现会吓着那老皇帝。

    沉思片刻,申屠夷随后命人快速前往枝城打探,而且很显然的他不会去。

    “这皇帝老子干嘛要来枝城?这么多年,他离开过帝都么?”显然那帝都那皇宫更舒坦,千里迢迢的往枝城跑,不知为了什么。

    “也兴许不是他。”申屠夷面无表情,语气亦是毫无温度。

    眨眨眼,叶鹿蓦地笑起来,“若真是这样,那么就代表新一代的真龙天子出现了。而那位老龙,该退休了。”换句话来说,新皇要登基了。

    看向她,申屠夷几不可微的扬眉,“如此,倒是好事。”

    笑,叶鹿将筷子递到他手中,“心里可以这么想,但是不能这么说。而且,你就不好奇新龙是谁么?”她可是好奇的紧,而且根据她的感觉,五王的几率很大很大。

    “你不知道么?”申屠夷以为她是知道的。

    “那时跟你进宫,我感觉还不是很灵敏,有些事情只能看个表象和大概,更深的就看不出来了。”所以,足以证明那时的她看不出真龙真凤。

    ------题外话------

    新年抢红包活动,没入群的小伙伴儿们加紧入群哦~除夕夜每个整点半发红包哦

    群号:247439531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