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083、另一个九命人

娇妻之摸骨神算 083、另一个九命人

作者 : 侧耳听风
    终于回了申屠城,如今再回来,叶鹿的确有种恍若隔世之感。

    那些事情都过去了,尽避每次想起来心头还是会有些恐慌之感,但的确已经过去了。

    天晴日朗,麦棠带着叶鹿前往城主府的马场。

    城主府中养的马都在这里,而且是距离申屠夷居所最远的地方。

    马儿排排站,各个毛发油亮,打了蜡一样。还有几匹鬃毛别致,十分潇洒帅气。

    前方的跑马场也很大,骑着马在这场地里溜几圈完全可以。

    “这种马是辽城特有的,辽城地处高地,所以马的品种都特别好。”高头大马,长得煞是威武,那鬃毛更是顺滑飘逸,这就是马中帅哥。

    叶鹿点点头,“怪不得长得和其他马不一样。”血统不一样。

    “这马很贵的,有时候有钱也未必买得到,因为培`育出来一匹很不容易。”麦棠看起来很懂这其中门道。

    “怎么不容易?”繁殖呗,那不是多得多。

    “这马血统很纯正,怎么个纯正法呢,就是近亲繁殖。这匹马的父母呢,也许是兄妹,也许是父女,也许是母子。”麦棠讲解,只有这样才能培育出纯种马来。

    “原来如此,有的时候近亲繁殖也不是没好处的,只不过几率要小一些,出问题的几率更大。但若不出问题,那么这马就绝对是马中极品了。”这和人好像也差不多,记得以前看过一本书,讲的是地球另一面的古老皇族,为了确保皇室血脉的纯粹,便是近亲结婚,从不与外人婚盟。

    “这匹马大有来头,据说是北方关外的外族人进贡的。好像当年申屠四城遇到了灾荒,税也缴不上,然后皇上便把这匹马送给了申屠城主。”麦棠自是不信这种说法,大概还有别的猫腻。

    叶鹿也撇嘴,她才不信税缴不上来呢。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这匹马,这是朱大少爷送给申屠城主的。这匹马性子温和,特别适合初初学会骑马的人。”一匹枣红马,看起来很乖的样子。

    “嗯,颜色不错。而且,这草料肯定吃的特别好,毛发顺滑油亮亮。”叶鹿点头,看这马儿的骨架也是性子柔顺那一挂的,很不错。

    “走,带你溜一圈。”麦棠兴致颇高昂。

    “好。”叶鹿点头,她倒是真想试试麦棠的马术。

    将那匹枣红马牵出来,麦棠先上马,看她姿态帅气,叶鹿不禁赞叹。

    将手递给叶鹿,待她抓住,便一个用力将她拽了上来。

    叶鹿坐在麦棠身后,抱住她的腰,一边忍不住唏嘘,“你现在力气好大,功夫真不是白练的。”

    “你又不是没看到我吃了多少饭。”麦棠不甚在意,力气大是好事儿。

    “关键是你吃的饭都变成肌肉了,太厉害了。”说着,叶鹿忍不住的摸麦棠的腹部,她肚子上的肉都变硬了,不似以前那般柔软。

    “坐稳了。”话落,麦棠轻夹马腹,马儿随即跑了出去。

    围着跑马场疾奔,马儿似乎也很开心,撒欢似得跑,速度很快。

    麦棠马术的确不错,叶鹿坐在她身后,除却**有些颠之外,没任何的不适。更不用说怕被甩下去了,很稳当。

    跑了几圈,马儿才缓缓停下来,它似乎也很尽兴。

    “姐,你这马术当真了得呀。那天姬先生骑马带着我,这一路我紧张的不得了,感觉随时都会从马上掉下来。”看来,骑马也是要有天分的。

    “姬先生最厉害的是头脑,不是骑马。”麦棠笑,说起这个来她倒是羡慕姬先生有那样的头脑呢。

    “那倒是,姬先生是脑力工作者。”叶鹿也承认。

    俩人从马上下来,枣红马甩着尾巴被小厮牵走,俩人缓缓离开跑马场。

    返回小楼,还没等走进去,就有黑甲兵走了过来。

    一看,麦棠便知怎么回事儿,“我先回去了,一会儿还得去练剑。”

    “你真想做大侠呀,不能急于求成,慢慢来。”麦棠现在很拼,一刻都不闲着。

    “嗯。”扬了扬下颌,麦棠便回了小楼。

    这边,黑甲兵才开口,“姑娘,城主叫您过去。”

    “好。”转身朝着申屠夷的居所走去,此时艳阳高照,整个城主府都金光闪闪的,耀眼的很。

    走进大厅,叶鹿转到旁边的书房看了一眼,申屠夷不在这儿。

    随即,她便往楼上走,踩踏着台阶,她双手负后,步伐轻松。

    回来了几日,她身体那沉重的迹象也消失了,现在一身轻,好得不得了。

    二楼,是申屠夷的卧室,超级大。

    窗子开着,正好能够看到不远处她和麦棠居住的小楼。那小楼后面栽种的凤尾竹长得很好,绿绿的,煞是惹人喜欢。

    而且,那也是整个城主府唯一的绿色,现今都成了稀奇景观。任何路过那里的人都得瞧上一眼,毕竟城主府一直都没有绿色植物。

    而窗边的横榻上,申屠夷坐在那里,正在煮茶。

    跳着走过来,叶鹿旋身坐在桌子对面,眉眼弯弯的看着申屠夷认真的样子,“城主大人想请我喝茶?”、

    “说的好像你懂茶一样。”申屠夷看了她一眼,薄唇微抿,看起来心情还不错。

    “不懂就不能喝了?但凡是城主大人煮的茶,我只要说好喝,好喝,好喝,就行了。”对付申屠夷很简单的,奉承就行了,他爱听的很。

    “一会儿我便掺些毒药,让你变成哑巴。”她什么本性申屠夷清楚的很,即便心里不是那么想的,她嘴上也能说出一朵花来。

    “别说毒药了,你往里掺大粪我也喝。”继续巴结,顺便表决心。

    “闭嘴。”被她恶心到了。

    乐不可支,叶鹿抬起自己的腿,“看,我的马靴漂亮吧。刚刚和麦棠去骑马了,城主大人的府里好马不少,随便牵一匹出去就能卖很多钱,不止能换来一座大房子,吃穿都不愁了。”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全家上下所有东西都值钱。

    “我的马,没人敢买。”申屠夷抬眼看着她,让她少打主意。

    “为什么?”她还不信了,申屠四城卖不了,去别的城总行。

    “我的东西,即便扔了他人也不许捡。”很简单,就是这个道理,并且不容置疑。

    故意唏嘘的很大声,叶鹿笑眯眯的看着他,“这种话从城主大人的嘴里说出来相当有气势,我喜欢。要是由我来说的话,是不是就成小丑了。”

    “嗯。”十分坦诚,证明叶鹿没有那个气势。

    “你就不能说些和谐的话?我虽然没什么气势,但是也能把有气势的人忽悠到没气势。”气势有什么了不起。

    “喝。”将煮好的茶倒出来,申屠夷放到她面前,让她闭嘴。

    拿过来,叶鹿闻了闻,随后抿一口,“好喝,真好喝。”

    她这夸赞实在假,一看就不是真心的。

    申屠夷淡淡的看了她一眼,已经习惯她这般口不对心了。

    放下茶杯,申屠夷看向她,半晌后淡淡道:“关于六十几年前另外一个九命人,现在已经有了眉目。”

    闻言,叶鹿立即睁大了眼睛,“真的?是谁?现在还活着么?还是死的很惨?”

    “别急,只是刚刚有眉目而已。姬先生亲自去调查此事,相信很快就会有新消息送回来。”申屠夷微微蹙眉,看她这般激动,显然也是极其在意。在意这九命人是否得了善终,还是早早的便死了。

    失了笑意,叶鹿微微垂眸,“忽然发现有一个同类真不容易,要是这人还活着,那就更好了。”

    申屠夷不语,活着的可能性不大。

    “那不知道这人是男是女?”到底是只有女人,还是男女都可能有。

    “据初步的调查,应该是个男人。”申屠夷也不知九命人到底是什么规律。

    “原来是个男人。”叶鹿想想,即便那个人活着,现在也应该有七十多岁将近八十了。

    “城主大人,谢谢你。”叶鹿实在没想到,他居然会去调查那个九命人。当时她也只是随意的说一说,没想到这么快就查出些眉目了。

    “有些事情你自己也弄不明白,自然得研究清楚才行。”况且,她被抢走了两条命,谁也不知道会怎样。

    “说的是啊,我现在都研究不明白自己了。”本来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可是现在她反倒成了一道谜题,连自己都解不开。

    看着她,申屠夷没有再说什么,势必要解开九命人这道难题。而且,还要知道如何才能保住她剩余的几条命,不能再发生之前的事了。

    若真的全部都丢了,或许,真如她所说,她就当即没命了。

    姬先生的调查速度还是比较快的,一个多月之后,他便传来了更确切的消息,说已找到那九命人所在的地方了。

    叶鹿当即兴奋无比,莫不是自己真的能与那位九命人坐而论道一番?

    不过,申屠夷随即便打消了她的兴奋,那个九命人已经死了。

    “死了?”看来,九命人长寿这个说法是不正确的,或者说,他并不是善终。

    “即便死了,也可以继续调查。他因何而死,生前都经历过什么,或许还可以找到他的家人。”申屠夷很镇静,毕竟在最开始的时候,他就没抱着那九命人会活着的希望,否则赢颜也不会找到叶鹿的头上。

    缓缓点头,“你说得对,知道他生前都经历过什么,也许就能窥得一些端倪,也能让我避免走错路。”

    “待姬先生传来更确切的消息,咱们便过去瞧上一瞧。”看着她,申屠夷一字一句道。

    抬起眼睛,叶鹿微微噘嘴,“听你的,一说他已经死了,我这心里很难平静。”什么九命人长寿,都是假的。更况且,她已经没了四条命了,说不定也会早死。

    死不可怕,等死才吓人。

    走过来,申屠夷在她身边坐下,缓缓抬手揽住她的肩膀,“别怕。”

    扭身抱住他的腰,叶鹿整张脸都埋在他怀中,“倒不是怕,只是心里不舒服。”

    “嗯,我知道。”微微低头,申屠夷在她的发顶亲了亲;即便他的语气没什么温度,可是听起来依旧让人觉得很有安全感。

    嗅着他身上的味道,叶鹿忽然道:“我记得你跟我说过,龙昭被皇帝老子彻底软禁了,他的爪牙也都被收拾的差不多了。可是,我今早怎么看见薛风了?”薛风,那时和她一起被关在城主府的牢房里,之后就不知怎样了。他是想出去的,回家探望自己的母亲,不知申屠夷有没有成全他。

    “薛风就是那个遗漏的,而且最近龙昭联系了他。”申屠夷神色淡然,似乎觉得此事没什么了不起。

    “所以,他现在是你的走狗喽?这个人吧,还是值得用一用的。而且,我今儿瞧见他面有悲戚,是不是他母亲出什么事儿了?”这人很孝顺,大概除了他母亲之外,也没什么事儿能让他悲伤了。

    垂眸看着叶鹿,申屠夷缓缓扬眉,“你觉得他值得我信任?”

    “嗯,你若不信,那就给个机会试探一下喽?”叶鹿弯起眉眼,她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摸骨,改成相面了?”申屠夷恍似调侃一般。

    “本来就不分家嘛,其实都差不多,只不过每个人擅长的不一样,但是其他领域又都有涉猎。尤其这么多年我遇到那么多同行,总是能学来一两招。”叶鹿觉得大同小异,唯独不同的就是道行的高深了。

    “信你一回。”申屠夷很显然是给她个面子,若是别人在他面前说这句话,他一时定然不会接受。

    “得城主大人信任,是我的荣幸。”嘴上说着荣幸,手上却没闲着的捏他腰间的肉,不过他硬邦邦的,根本捏不起来。

    她这般调戏,申屠夷自是有感觉,看了她将近一分钟,她还不打算停。申屠夷索性开始还手,一把将她两只手擒住,随后将她按在软榻上,剩余一只手抓住她的腰侧,搔痒。

    叶鹿立即喊叫出声,期间夹杂着不可遏制的笑声,穿透整个小楼。

    整个人扭成一团,不过自己的双手还在他手中,叶鹿根本躲不开。

    尖叫着大笑,最终不得不开始求饶。

    求饶声顺着窗子传到外面,致使附近的人都听得到。

    在不远处小楼后面给凤尾竹浇水的麦棠连连摇头,这般下去,整个城主府的人都得知道叶鹿有多能闹。

    若是将来真的和申屠夷成婚,作为当家主母,她这么不威严,谁也压制不住。

    看来,她真应当给她上一课。

    给叶鹿上课,麦棠自是能寻得到机会。

    山茶树苗,这品种十分耐活,而且到时还能开花。

    叶鹿打算把这些山茶种在申屠夷的院子里,她倒是要看看,申屠夷的煞气能不能敌得过她。

    种在自己小楼后面的凤尾竹活的特别好,一点儿也没有被申屠夷影响到。所以,现在她把再栽种的植物挪移的距离申屠夷更近,也顺便看看自己能否影响这些植物,让它们生长旺盛。

    若是可以的话,那么在这整个城主府里栽种植物就都没有问题了,保证都能存活。

    院子两侧的大理石地砖被挖开了几块,黑甲兵又动作迅速的翻了土,叶鹿和麦棠便开始栽种。

    山茶耐活,而且不用栽种在特别显眼的地方,墙根底下就行。

    叶鹿拿着铲子挖坑,麦棠将山茶树苗放在她挖好的坑里,然后埋上土。

    看了一眼都撤离到院子外的黑甲兵,麦棠忽然小声道:“小鹿,你觉得城主府的黑甲兵可怕你?”

    “怕我?怕我干什么?”挖着土,叶鹿不解,干嘛要怕她,她又不是罗刹。

    “咱们见过这么多当家主母之类的,你觉得她们行事作风如何?”他们俩别的见得不多,但人绝对见得多,三教九流,什么样的都见过。

    麦棠这当家主母四个字冒出来,叶鹿似乎明白了什么。

    弯起眼睛看着她,叶鹿轻笑,“我的姐姐,你不会开始教我做当家主母呢吧!你真是太逗了,我和申屠夷还没到那一步呢,你这就开始着急当家主母的威严了。”笑不可抑,麦棠这担心实在有趣。

    “你整天笑嘻嘻的,而且和申屠城主不是笑闹便是打情骂俏,实在有损威严。不管怎么说,他是城主,咱们无权无势,按理来说这也是高攀了。咱们问心无愧,但不代表别人不会乱想。”麦棠就怕到时叶鹿会撑不住。

    “我和申屠夷是感情,不是高攀低就。他是身份特别,可是这世上也只有我一个叶鹿啊,我也是独一无二的。再说,我们还没到谈婚论嫁那一步呢,现在说这些太早了。姐,以后别说这些了,负能量爆棚,我听了影响心情。”叶鹿摇头,她不喜欢琢磨这些东西。

    先不说她自己如何想,申屠夷便总是忧心他天煞孤星的身份,他们俩已经很累了。

    不过,也幸亏她是九命人,这若是个普通人,想必早就因某种意外而挂了。

    看着她,最后麦棠将嘴里的话又咽了回去。

    将那些山茶都栽种上了,又分别浇了些水,尽避不知它们能否成活,但被栽种在这院子里,看起来就多了很多生机。

    叶鹿是满意的,而且也希望它们能争气,充分借用她身上的旺盛生机,各个成活。

    不过几天的时间,栽种在申屠夷院子里的山茶的确都活了,并没有像以前那样,一夜之后枝叶枯黄,死的彻底,救都不用救了。

    叶鹿相当有成就感,这就说明自己的九命体质还是相当强烈的,连申屠夷眼皮底下的植物都成活了,那么在整个府邸开始栽种也就不成问题了。

    那些金灿灿的花草树木也该退休了,并且,叶鹿真的垂涎已久。若是能分她一两棵金树,她兴许就发了。

    伴随着这好景象又传来了好消息,姬先生找到了那位九命人生前居住的地方了,并且还找到了他的坟墓。

    一听这个,叶鹿便立即坐不住了,他有坟墓,那么想必有家人。若是能拜访一下他的家人,说不准儿就能知道他生前的一些事。

    看着院子里那些生机勃勃的山茶,申屠夷缓缓转头看向叶鹿,她几分兴奋,又几分紧张,充分说明当下她心里头很是矛盾。

    又想知道那个九命人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又担心他不得善终,自己也会走上那条路。

    “空想也是浪费时间,若是真的很想知道,咱们便亲自走一趟。”也免得一直等待姬先生的消息,等的她焦急。

    看向申屠夷,叶鹿咬唇,随后道:“我现在离开这儿安全么?”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形势,是否还有人找她。

    “有我在。”简单三个字,申屠夷语气笃定。

    看着他,叶鹿不由得弯起红唇,“我信你。”只要不离开他,什么危险都不怕。

    说出发便出发,在叶鹿看来,其实不止自己很急,申屠夷也很急。

    他这种急,倒是让她心情很好,说明自己的命对他还是挺重要的。

    麦棠跟随,她对于另外一个九命人,也相当好奇。并且,这事关叶鹿,定然要跟着。

    整队,一百多人,便装出发。

    那位九命人现在长眠的地方位于齐国西部枝城的一个山村,而他生前就居住在这村子里。

    枝城距离申屠城距离很远,便是赶路,也需要五六天的时间。

    这一路上,并没有焦急于赶路,走走停停,用了八天才进入枝城的地界。

    枝城盛产小麦,是齐国重要的小麦产地,并且麦田极为广,是枝城人口所占之地的七八倍。

    就是这样一个地方,所以有很多的山村,就在远山与麦田之中,走着走着就会看见一个村落,少则几十户人家,多则上百户。

    而那位九命人生前便居住在深山之中,小村子背靠着山,前面则是数不胜数的麦田,这里恍若世外田园。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