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14、威胁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14、威胁

作者 : 侧耳听风
    看着他伸过来的手,修长带着凉意,叶鹿就忍不住的想要闭眼。不过自己此时是盲人,她若闭眼,会尽数露馅。强忍着,看着那只手直达自己眼前。

    然后,就拎住了她肩膀的衣服。

    微微施力,申屠夷将叶鹿提起来,之后扔到了旁边的横榻上。

    他松手,叶鹿一**坐在了横榻上,至始至终睁大了眼睛,甚至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破功。

    旋身坐下,寻常的举动,可由申屠夷做起来,却看得人心惊,甚至连呼吸都不敢过大。

    叶鹿盯着对面,眸子放空,可眼角余光却完全能看得到他。

    蓦地,叶鹿无端的感觉后颈发凉,她不禁坐直身体,眼角余光瞧见申屠夷正在盯着她。那视线,和蛇信没什么区别,相信没人会禁得住他的视线。

    即便那眼睛里无波无澜,可仍旧有着`强大的压迫力,盖顶而来。

    轻轻地咽口水,下一刻马车忽然动了,叶鹿身子一晃,而后快速的抓住横榻稳定身体。

    “到了公堂之上,如实指证。若是想改口,最好先思考一番,你的丫鬟还在林府。”申屠夷忽然开口,叶鹿也竖起了耳朵。

    改口?叶鹿微微皱眉,不知他为什么要这么说。

    “城主大人,你现在、、、是在威胁我么?”听起来,貌似是这样的,用麦棠来威胁她!

    看着她,申屠夷的面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和他的眸子一样,恍若净水,但又蕴满了极强的压迫力。

    “没错。”他淡淡道,肯定了叶鹿的猜测。

    微哽,叶鹿深吸口气,继续道:“城主大人就坐在这儿,即便我看不见城主大人的模样,可是您的压迫力也铺天盖地而来,让我呼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我若是还能改口,我都会佩服自己。而且,我为什么要改口?或许城主大人见多了小人和伪君子,但起码我不是。”

    或许是因为叶鹿一连串说了这么长的话,申屠夷看着她,入鬓的眉缓缓扬起,“这么说,无论如何,你都不会临时改口?”

    想了想,叶鹿道:“只要出了公堂城主大人不会再为难我们,我保证完美配合。”小脸儿严肃,但依旧掩盖不住她的甜美,如同蜜糖。

    几不可微的眯起眸子,申屠夷坐在那里,脊背挺直,恍如青松,没有松懈。

    “记住你的话。”没有再说什么,申屠夷也不再看她。

    压力似乎减轻了些,叶鹿小心的转了一下眼睛,偷偷的瞄了他一眼。

    面色无波,更掺杂了无数的冷然在其中,看起来莫名的瘆人,而且带着煞气。

    叶鹿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而且很显然的,她也肯定这种人很危险,只要有接触那就必然倒霉。

    前往府衙的路很长,辽城很大,长街兜兜转转。

    大概过去了两刻钟,马车才缓缓停下,叶鹿眸子虚空的盯着对面,眼角余光却瞧见了申屠夷起身。

    起身,申屠夷举步走出马车,也根本没有管叶鹿,即便她‘眼盲’。

    瞥着他下了车,叶鹿才起身,走到马车门口,再次恢复‘眼盲’状态,摸索着走了出去。

    很快的,她出了车门,就有黑甲兵伸手抓住了她手臂,带着她走下了马车。

    府衙威武,一面大鼓竖在衙门口,官兵统一着装,站在两侧更是气派。

    黑甲兵也陆续的各就各位,可是叶鹿却发现了不同寻常,除了黑甲兵和官兵,还有另外一种颜色盔甲的兵士在。

    随着进入府衙大门,穿着那银灰色盔甲的兵士就更多了。他们看起来与黑甲兵不相上下,杀气浓重。

    这种场合,让人无端紧张,尤其那些兵士手中的武器,泛着冷色。

    被带着,并没有直接进入公堂,反而在公堂一侧的小房间安置了下来。门口,黑甲兵围住,这狭窄的空间,水泄不通,一只苍蝇也难以飞进来。

    坐在椅子上,叶鹿一动不动,可是却完全看得到外面的情况。黑甲兵将这里围住,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她一个证人,难不成还真的需要如此周密的看守么?

    等待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叶鹿坐在那儿也愈发的不安。无论是在车上申屠夷说的那些话,还是此时此刻外面的情况,看起来都不对劲儿。

    半个时辰过去了,门口处终于有了动静。黑甲兵走进来,“叶姑娘,到你上公堂指证林长博的时候了。”话落,黑甲兵抓住她一条手臂,扶着她站起了身,并往门口带。

    走出门口,一直守在这里的黑甲兵也挪动脚步,无形的将她围在了最中央,这是很明显的保护状态。

    双眸虚空着,叶鹿一步步走,终于,踏上了公堂的台阶。

    公堂宽敞,却有一股难以言明的奇怪气压,让人无端的竖起汗毛,不敢乱作为。

    尽避眸子虚空没有焦距,可是自踏上了台阶,叶鹿便一眼看到了那坐在公堂之上的人,不是当地的府尹,也不是申屠夷,而是一个身着杏黄色华袍的男人。

    他大约而立之年,眼角眉梢间几许戾气,一看他便不是个心慈手软的人。

    左下侧,暗色长袍的申屠夷坐在那儿,来自他身上的气压尽避很迫人,可是若与那杏黄色华袍男子身上的戾气相比,他的气压反倒舒服许多。

    公堂之下,林长博跪在那里,看起来他的衣服很久没换过了,不过发丝整齐,并不像个阶下囚。

    黑甲兵将叶鹿带到林长博左侧一米开外处停下,之后便退了下去。

    站在那儿,叶鹿的双眼无焦距的看着前方,无论是那个杏黄色华袍男子,还是申屠夷,她都看得到。

    “见到太子殿下,还不跪下?”蓦地,公堂右侧一人忽然发声,高声斥责,使得叶鹿不禁一惊,这杏黄色华袍男子是当朝太子?

    踌躇了下,叶鹿几分不安稳的蹲下就要下跪,太子龙昭却忽然开口道:“行了,你就站着说吧。将你所知道的一一说与本殿,不过,切记不要说谎,在本殿面前说谎话的人,一向都死的很惨。”看着叶鹿,龙昭的视线却更像是蛇信,并且带着毒液。

    重新站起来,叶鹿的眼睛缓缓地转了下,看向了申屠夷。他还是那冷然无波的模样,但在马车里他说的话却不禁浮上脑海,他说不许改口。

    怪不得他要提前威胁她,原来,太子在这儿!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