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15、识破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15、识破

作者 : 侧耳听风
    公堂之上,左右分明。左侧自是申屠夷的部下,在林府都曾见过一两次,包括受伤的姬先生。

    右侧,虽不认识哪位是哪位,可跟随太子殿下,气场都是不一样的,明显比左侧更显嚣张。

    站在那儿,叶鹿更靠近左侧,尽避并非是她自己站在这儿的。

    刚刚龙昭一番话,让叶鹿的心有那么片刻的踌躇。若是她和太子殿下对着干,怕不是什么好事儿,毕竟从他面相上就看得出来,这人很凶狠,戾气重。报复心也极强,那偌大的帝都,估计她是甭想涉足了。

    可若是改口的话,麦棠有危险,而且申屠夷,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微微一思量,轻重便知,这口,她是改不了的。

    深吸口气,她缓缓开口,“小女子虽眼盲,但是盲人的耳朵却要比正常人还要灵敏。我听到过,不止一次,林老爷=.==他倒贩私盐。”

    跪在地的林长博看向她,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叶鹿自认为是撒谎,可是她的谎话却没有让林长博反驳否认。

    龙昭微微眯起眼睛,看着叶鹿,那眸子比之匕首还要锋利,“正是因为你看不见,你怎么就知林长博一定是倒贩私盐的那个人?兴许,是有人特意说给你听的,从而栽赃林长博。”

    “正是因为眼盲,所以小女子是用耳朵看人的。譬如现在,殿下您就坐在这公堂之上,依据殿下的手敲击桌子发出的声音来看,殿下的坐姿并不端正,左臂应该是搭在案桌上的,并且在用食指敲击桌面。殿下声音沉如洪钟,身体很好,不过在十几天之前应该生过病,刚刚痊愈。”眸子虚空无焦距,叶鹿一字一句的说。

    龙昭微微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他的确搭在桌子上,而且在用食指敲击桌面,有一下没一下,并且发出的声音极小。

    发出一声轻哼,龙昭收回手臂,调整了坐姿,“你说的没错,看来,你这耳朵还真是与众不同。林长博,对这姑娘的指证,你有什么话说?”

    无意识的松一口气,叶鹿微微挪动身体面相右侧,这样,她就能看到林长博了。

    自进入公堂后,她都没能看他一眼。毕竟自己是说谎,她此时此刻心底不禁有那么一丢丢的歉意。

    看到了林长博,他脸色苍白,并且,他垂在身侧的手在抖。

    公堂上没有人说话,所有人的视线都投注在林长博的身上,等着他开口。

    也就是这个时候,叶鹿猛然觉得后颈汗毛倒竖,她微微转动眼睛看向公堂之外。那府衙围墙之上,一个黑影忽然凭空跳起来,引得府衙内外的兵士立即警戒。

    不过,他们的速度似乎不及那个黑影,一个东西划着破空之音直朝着公堂而来。

    瞳孔剧烈收缩,叶鹿在所有人都听到动静向公堂外看的时候抱头蹲了下来。

    铁器穿透皮肉的声音就在头顶响起,下一刻公堂内大乱,抬头,只见林长博倒在自己眼前,鲜红的血从他背心流出来,眨眼间染红了地面。

    “护驾!”对面大喊,瞬间把龙昭围了起来。

    一人快步抵达林长博身边,踢了他一脚,不过毫无反应,他已经死了。

    外面,黑甲兵,府衙官兵,还有龙昭的兵,将这公堂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起来,一时间这里水泄不通。

    申屠夷看了外面一眼,复又看向了脚下死去的林长博,他缓缓转头,看向就蹲在自己身后的叶鹿,眉峰缓缓皱起。

    “殿下,林长博已经死了,看来,是有人杀人灭口。”申屠夷开口,声音低沉,更多冷然与意有所指。

    “死了?那太可惜了,他还没认罪呢。”龙昭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刻意的可惜很明显。

    “认罪与否已然不重要了,从这叶姑娘的证词中能知道,他手下的商行收益皆是赃款,并非正常盈利。所以,根据申屠四城的律法,所有的赃款都要封起来,任何人也不能动一分一毫。”申屠夷字句利落,听起来极具分量。

    “七弟,你确定要违背父皇的意思?”龙昭的声音也夹杂着冷色。

    “若是父皇觉得有不妥,我可以亲自回去向他呈禀,顺便看看他。”申屠夷淡淡回答,并且所用言辞令人捉摸不透。

    “七弟亲自回去就不用了,当心吓着父皇。毕竟父皇年纪大了,禁不住七弟你的惊吓。”龙昭的语气听起来很刺耳,就像在骂人。

    申屠夷脸色冷然,更像是有一层冰霜至始至终的覆盖在他脸上,便是阳光炽烈,也融化不了。

    “禀殿下,那刺客逃走了,属下办事不利,没有抓到他。”就在此时,外面,龙昭的兵士回来了。

    “这是申屠四城,你们怎么能抓住?七弟,抓住刺客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本殿连夜奔波,累了,就回驿站休息了。”说着,龙昭从上面走下来,他的随从也跟随,踏过林长博的尸体,快速离开府衙。

    姬先生走过来,看了一眼林长博,脸色不是很好,“到了最后,还是没能说出背后主谋。没有杀了全部的证人,他就弃了林长博这颗棋子。”

    申屠夷淡淡的扫了一眼林长博的尸体,随后转过身看向还蹲在地上的叶鹿,幽深如水的眼眸缓缓眯起,下一刻,他伸手一把将叶鹿拎了起来。

    被如此大力拎着,叶鹿仅仅脚尖沾地,澄澈的双眸放空无焦距,可是这么近的距离,她完全看得到申屠夷的脸。

    姬先生几许不解的看着申屠夷,刚刚叶鹿的表现并无不妥之处。

    “盲人?耳朵聪敏?叶洵的后人?骗人的技术着实纯熟,居然都把我骗过去了。”拎着叶鹿,申屠夷盯着她的眼睛,即便看起来好像真的瞎了,可是他明显看到了那瞳孔深处的颤动。

    “骗子?城主,您误会了吧。若不是叶姑娘,属下的确逃不过那一劫。”姬先生上前一步,瞧着那在申屠夷手里连挣扎都没力气的叶鹿,帮忙道。

    申屠夷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冷斥,下一刻猛地抬起另外一只手,两指直奔叶鹿的眼睛而去。

    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那两根指头就在距离她眼皮两毫米处停了下来,“最好祈祷你们没有在她面前做过什么偷偷摸摸的事儿。”她都看得到。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