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01、神骗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01、神骗

作者 : 侧耳听风
    偌大的城池坐落在古老的乌山脚下,这座山滋养着城里的百姓,一代又一代。

    这座城是申屠四城中的一城,名曰辽城。

    虽城主申屠家族不在此城中居住,但是此城繁荣不减,长街喧闹,商铺林立,更有豪华车马来往,热闹非凡。

    城北高门大户鳞次栉比,背靠乌山,能在城中这个地域买下地皮安宅子的非富即贵。

    林府,金匾高悬,阳光下熠熠生辉,十分耀眼。

    府中亭台楼阁,假山花园,拱桥流水,无不齐备精致。过往下人衣着统一,踏步无声,垂首屏息,训练有素。

    此时正好太阳偏西,阳光照在宅子的东厢,反射出极其刺眼的紫色光芒。

    但凡走在宅子里,总是能被那紫色的光照在眼睛上,从而不得不眯起眼睛躲避。

    长廊之上,一个眉目略冷清的丫鬟扶着另外一个白裙姑娘,俩人看起来年纪相仿,不过二八年华。

    白裙姑娘被扶着一只手,走路时那双澄澈的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正前方,丝毫没有转移松动。

    她肤白乌发,样貌甜美,只是那双眼睛徒有澄澈却无光彩,让人一眼就看得出,她不是个正常的人。

    身边的丫鬟个头稍高,一张脸虽无出彩之处,但是那清冷的气质却不容忽视,这个丫头可不是善茬儿。

    俩人缓缓的走出长廊,紫色的刺眼光芒立即照在了脸上。丫鬟微微偏头躲开,身边的白裙姑娘却纹丝不动,更像是没感觉到一般。

    “这边。”丫鬟很快的扶着她走上碎石子的小路,四周假山林立,也适时的挡住那刺眼的紫光。

    白裙姑娘无声的哼了哼,即便没发出什么声音来,可是从她的脸上也能看到一抹鄙夷。

    “真应该把许老头的狗皮膏药贴在苟半仙的脸上,弄个什么紫气东来,每天下午开始晃得人睁不开眼睛。”叶鹿小声谩骂,同时缓缓的转动自己的眼睛,她迟早得被晃瞎眼。

    “嘘,有人过来了。”身边,麦棠小声提醒。

    叶鹿闭了嘴,任麦棠扶着,俩人一步步的穿过碎石子的小路。

    果然,走不过几步,前方两个丫鬟端着新鲜洗好的水果走过来。与叶鹿主仆俩迎面相逢,两个丫鬟只是稍稍错身,然后便走了过去。

    “希望这次这大夫人不要再问我她什么时候能生儿子了,她已经生不出来了。”即将走出假山的范围,花丛对面就是一个大院子,叶鹿小声轻叹,这个问题她真的解决不了。

    “即便你说她能生,林老爷也未必和她同房。”麦棠声线无温的劝慰,要叶鹿别发愁。

    “呵,呵,呵。你打算就让我这么告诉她?那咱俩就得被赶出去了。这地方好吃好喝,一时半会儿的,我还不想走。”叶鹿的眼睛始终直视前方,甚至连眨眼的速度都比寻常人慢上几倍。这种功夫,是天长日久练出来了,即便眼睛酸涩,她也能保持不眨眼。

    “许老头曾说,这林府富不过二十年,眼看着今年可就是第十九年了,估计要倒大霉了。”麦棠几不可微的摇头,她可不认为她们能在这儿吃喝更久。

    “他说的话你也信?还有人说我是摸骨神算呢,你怎么不信我的话?”叶鹿不屑,她就是干这行的,十个算命九个骗,她就是‘骗’这个队伍里的。

    “你是假的。”麦棠毫不留情的拆穿,她们俩一起长大,她几分能耐她还不知道。

    “即便是假的,我也能骗来吃喝,顺便把你也养的白白胖胖。”叶鹿引以为傲,她能骗来,也算本事。

    麦棠不语,算是争辩不过她。

    俩人步子缓慢的走进那圆月型的拱门,入眼的别有洞天。这是大夫人居住的地方,算得上是这林府里第二豪华的地方了。

    乌山泉水直接从这院子里穿行而过,上面搭建了汉白玉的拱桥,那东厢的紫光反射过来,把拱桥都映照的成了紫色的。

    麦棠扶着叶鹿走过拱桥,然后朝着那碧玉小亭而去。

    亭子里三个女人在座,四周七八个丫鬟,石桌上茶点果盘一应俱全,香气袭人。

    再观那三个坐着的女人,一位已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却妆粉俱全。金钗银饰,衣裙华贵,在座的三个女人之中她穿戴最为繁琐厚重。但同时也看得出身份来,这才是正室。

    左侧,坐着另外一个女人,看模样已三十有余,穿戴稍朴素,脸上也更是素净,毫无妆粉痕迹。

    对面,一个年轻的女人略有拘谨,即便绫罗在身,可看起来好像不习惯似得,整个身体都紧绷着。

    头上一只金钗吊着碧玉的坠子,随着她低头的动作而轻晃。即便没看到正脸,可也知道样貌不俗。

    随着麦棠扶着叶鹿走进了亭子,大夫人也开了口,“叶姑娘,今儿请你过来是有件大事。这苟半仙和方道长又是批八字又是测四柱的,都说老爷新接进府里的五夫人能生儿子。要我说,是否能生儿子,在八字上可看不出来。所以,还是得请叶姑娘你来摸摸骨,看看五夫人是不是真的能生儿子。”大夫人边说边瞧着那低头拘谨的五夫人,敌意不轻。

    叶鹿眼睛不动,却是能看得到那个五夫人,年纪不大,而且看样子出身贫贱,否则也不能甘心的给一个半百的老头子做小。

    “好。”叶鹿面色不变,眼睛直视着前方,一边伸出了手。

    “五夫人,站起来让叶姑娘摸摸骨。叶姑娘是女子,你也不用怕。”大夫人几分趾高气昂,言语也更是尖刻。

    那五夫人站起身,略踌躇的挪到了叶鹿的面前。

    叶鹿的手白皙细腻,没有一丁点儿的茧子,她的手先搭在了五夫人的手臂上,然后游移向下,最后抓住了她的手。

    先从手指摸起,然后又挪到肩膀锁骨处,复又滑到下颌两腮,两颧眉骨,天庭后脑;最后,直接向下,摸到了两胯。

    五夫人站在那儿几分想躲避,可是那大夫人的眼睛就像钩子似得就在身后,她又避无可避。

    在胯骨上摸了一阵儿,叶鹿收回了手。旁边麦棠立即抽出一张帕子来递到叶鹿的手上,她缓缓擦手。

    大夫人和旁边那二夫人不眨眼的盯着叶鹿,就想听答案。

    五夫人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也不由得抬头看向她。

    “五夫人的筋骨是极好的,骨细圆不尖凸,皮肉细滑附骨,血相极佳。不过,若说生男,还是差了些,肩膀过细胯骨过窄。”结论就是,五夫人生不了儿子。

    大夫人和二夫人的脸上立即露出笑意,几分得意,又几分鄙夷。五夫人缓缓垂眉,看来这个结论不是她所能接受的。

    “叶姑娘说得好,赏。”答案很合大夫人的意,开口便赏。

    一旁的丫鬟走过来,直接拿出一锭银子递给了麦棠。

    麦棠接过,毫不推辞。

    “既然再无其他事,小人先回去了。”叶鹿双眼无神,说着,她转身,眼睛至始至终都直愣愣的。

    麦棠扶着叶鹿离开小亭,还能听到亭子里大夫人和二夫人不掩饰的笑声,刺耳至极。

    顺着来时路往回走,假山林立,前后无人。

    “苟半仙和方道长都说那个五夫人能生儿子,你就顺着说呗。不然他们又认为你是故意拆台,和他们作对。”麦棠拿着那锭银子,小声斥责。银子是重要,可是安宁的生活也很重要。

    “我唱反调不是能挣钱么,再说,我要真的也说那个五夫人能生儿子,大夫人和二夫人还不得把那五夫人给生吞活剥了?受点嘲笑,总比没了命要好。”叶鹿就当自己是做好人好事儿。

    “要是到时五夫人真生个儿子出来,被生吞活剥的就是你了。”麦棠还是觉得此地也留不了多久了,先想后路比较靠谱。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咱们先挣钱再说。挣够了钱,咱俩就去买个小房子,继续摸骨算命。照这样挣下去,说不定有生之年咱俩也能买一个这样的宅子呢。”那敢情好,她也能做地主了。

    麦棠冷声的哼了哼,叶鹿这美梦做得好,但更得看清现实,她们俩现在就是穷光蛋。

    装模作样的任麦棠扶着往回走,叶鹿看起来就是个盲人。她扮盲人扮的像,并非全靠自己摸索,那是因为她爷爷叶洵就是个盲人,并且也是个摸骨算命的。

    这门手艺算家传,而且几乎每一代都能出一个盲人来。结果到了她这一代,就没盲人了,只有她一个。

    做这行的,家里没有大富大贵的,所以这清贫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她十岁,爷爷去世。

    她和打小就被爷爷收留的孤儿麦棠相依为命,为了一口饭吃,不得不开始算命这行当,毕竟这个她们更了解。

    以前每天都看着爷爷开档算命,耳濡目染,懂得些皮毛,就能混饭吃。

    叶鹿更是能说会道,又有爷爷的老招牌做保证,这几年来俩人倒是一直能吃饱。

    今年年初,俩人进了林府,和林府中众多的‘神算’一起,为林老爷预测前程,增财运,避灾祸,甚至连生儿子这种事也要插上一脚。

    不过一切也多亏这林老爷信这套,否则,这么多的骗子可没办法同处一个屋檐下混饭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