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玄幻小说 > 娇妻之摸骨神算 > 天煞孤星  002、猫骨

娇妻之摸骨神算 天煞孤星  002、猫骨

作者 : 侧耳听风
    西厢的一个独院,虽狭窄,但是有围墙隔出来,这里倒是一个独立的空间。

    院子里摆了一张石桌,桌上放着果盘花茶,气味儿清香。

    白裙的叶鹿坐在桌边,那双澄澈的眸子在果盘上来回转,此时看起来十分灵动,没有丝毫的眼盲之相。

    麦棠坐在另一侧,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剑身两侧由铜钱并排绑缚,用红线穿插,看起来很是精致。

    “叶家小儿。”蓦地,墙外传来一声重斥,下一刻,一个个头不高的小老头走进了院子。他头发黑白参半,一只眼睛上还被眼罩遮盖住,是个独眼龙。

    叶鹿的眼睛在瞬间失去光彩,手里还拿着鲜红的果子,红唇弯弯,“苟半仙。”

    麦棠拿着桃木剑,脸色冷冷的看向苟半仙。

    在石桌前停下,苟半仙看了一眼麦棠,随后冷哼一声*盯着叶鹿,“你这丫头,明知我和方道长已经预测出五夫人会生儿子,你为什么又给大夫人说五夫人生不出儿子?你是故意的吧!”苟半仙前来兴师问罪。

    “我摸过了,她的确生不出儿子。你又打算让我说假话附和你们?一次两次的我就当给同行面子,但再三再四我也没办法。这若是提前谁给我点儿好处,说不准儿我会临时改口。”叶鹿笑着说,又一边啃手里的果子,即便是双眼直愣愣的盯着前方,可是她那模样也是气人的紧。

    苟半仙气的不轻,“想管你苟爷爷要好处?黄毛丫头,若不是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你以为你能安然的呆在这府里吃吃喝喝?”

    桃木剑翻飞,发出刷刷的声响,麦棠站起身,一只脚踩在石椅上,冷冷的盯着苟半仙。

    “哼,你们这些雕虫小技还想吓我?爷爷我行走江湖的时候你们还穿**呢。”双手负后,苟半仙趾高气昂。

    “是么?”麦棠冷笑,手腕翻转,桃木剑翻飞,只是一个动作,麦棠便收回了手。

    苟半仙只觉得**一凉,低头,裤子居然掉了。所幸裤衩够大,遮住了不能露的地方,但那两条腿却是迎风招展。

    “你们两个臭丫头,等着瞧!”弯身一把提起裤子,苟半仙快步离开,临走时还不忘放狠话。

    “成,我们等着。”叶鹿大声笑,恍若风铃,好听的紧。

    麦棠拿着桃木剑,剑尖的地方有些闪亮,那里藏了一把锋利的小刀,插在剑尖里。若是不仔细查看根本发现不了,所以这东西的确能忽悠人,将麦棠也衬托的好似深藏不露的高手。

    “哼,再恬不知耻,我就把他的舌头割下来。”麦棠冷哼一声,满脸杀气。

    “你吓唬吓唬就成了,小心露馅。”叶鹿恢复常态,那双眼睛波光流转,灵气十足。配上她那张甜美的脸蛋儿,说什么胡话都有人相信,实在适合骗人。

    “即便露馅我也要拉着姓苟的陪葬,真当自己是半仙呢,就是一坨狗屎。”麦棠咬牙切齿,十分暴力。

    “他的确不是半仙儿,但是骗人的功夫比我高超,说实在的,我还真得跟他学学。”叶鹿将果核扔掉,一边眯起眼睛,别的技艺暂且不说,骗人那也算本事。

    “学他?那你不如去学学方道长,三天两头的抽搐吐口水,然后就说是神灵上身了。”麦棠觉得这招更好使。

    “太恶心了,我不学。”叶鹿摇头,她才不要学那个。干这行的,大部分都是骗人的,各种骗人的她都见过。像方道长这种不算新奇,还有那种会忽然间学着蛇的样子在地上扭动着爬行,待‘醒’过来的时候就说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那个时候神游太虚去了。

    反正骗人的伎俩是层出不穷,只不过有的高深有的拙劣,而叶鹿就是要朝着高深的方向走,反正她这辈子就得指着这个混饭吃了。要是越来越拙劣,她和麦棠就得饿死了。

    “这里养的人太多了,我总觉得咱们呆在这儿不是长久之计。你琢磨一下,然后咱们赶紧撤。”麦棠心里不安,因为许多同行都在这儿。大家都是一个山上的狐狸,套路差不多,想要设计陷害对方也轻而易举。

    “去哪儿?在街上开档算命收入太不稳定,还是在这里挣得多。”起码这里吃喝不用愁,在外面的话,还得从每天的收入里扣除吃喝,剩下的也就不多了。

    “随你吧。”麦棠摇摇头,她不管了。

    “放心啦,我可是神算,要是苗头不对,肯定早早就能预感到。”叶鹿安抚麦棠,换来的是麦棠的嗤之以鼻。

    叶鹿不以为意,琢磨着要怎么弄来更多的钱。

    麦棠看着她,半晌后忽然低声道:“你悠着点儿吧,别再惹出什么事儿来,要是把小命也搭进去,我没办法向爷爷交代。”

    眸子一转,叶鹿看向麦棠,“担心什么?我死不了,我可有九条命呢!”

    “可是据我所知,你已经丢掉两条了。”麦棠面无表情,冷冷的提醒。

    眨眨眼,“没事儿,还有七条呢。”

    无言,麦棠只能摇头,她算没辙了。

    叶鹿揪起一个葡萄粒儿扔进嘴里,心下却也几分没底。这九条命,说的是她的命骨。

    叶洵曾给她摸骨,说她是猫骨有九条命。不过五岁那一年就丢了一条了,因为她险些死了。

    其实若说死了,叶鹿觉得就是死了,因为原来的小叶鹿死了,才换来了她的重生。

    第二条命,是在十岁那年,叶洵去世,她莫名其妙的大病一场。要不是麦棠背着她满城的找大夫,说不定也死了。

    之后这六年来,她一直活蹦乱跳,但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按照叶洵的意思,她的九条命要是都没了,可能就死了。

    叶洵的话,叶鹿还是有几分相信的,但他又说她是杂草命,生命力旺盛。可是,猫骨和杂草命似乎又是矛盾的,时至今日她也没琢磨透彻。

    “不如,你去许老头那儿推命试一试?我觉得,他有真本领。”麦棠对许老头几许推崇。

    “推命我也会,还用得着别人?年、月、日、时四柱,一推就知道了呀。”叶鹿摇头如拨浪鼓,她才不要,她不信。

    “你那只是皮毛,是用来唬人的。”麦棠不满,她学来是骗人的,但许老头不是啊。

    接着摇头,叶鹿就是不信,大家都是一个山上的狐狸,所以谁也别给谁讲聊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娇妻之摸骨神算最新章节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文阅读 | 娇妻之摸骨神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