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终生妻约 > 第十八章

终生妻约 第十八章

作者 : 唐筠
    【第九章】

    阳光明媚,严、林两家相约一起到郊外野餐,他们开着休旅车,带着一车子的食物,到好山好水的宜兰一日游。

    除了人在南部的严赖春和林之筠的哥哥林彦昶没参加,其他人几乎都到了。人在南部的严赖春也没闲着,她其实是另外有活动,此刻正跟老人会的朋友们去参加进香团了。

    严家也是南部乡下移居台北的,在台北住久了,十分想念农村的慢活步调,所以他们才会选择宜兰。

    远离尘嚣,到了农村,看着一片片的绿意盎然,心情就格外舒坦,忙了一整个星期而疲惫的身心都得到了很好的安抚。

    “我在想,我们干脆在这里置产好了,比起台北的喧嚣,这里真的是舒适安宁多了。”

    以前住边了独栋别墅,搬去住鲍寓大厦之后,温翠瓦也觉得很不适应,一直想换房子,但又找不到合适的,偏偏,丈夫、儿子和女儿的工作都在台北,所以她也没法搬离台北,为此一直很郁闷。

    “您想买就买啊,等爸退休了就一起过来这里住,这样的话,放假大家也有个地方可以度假。”

    林之筠也不反对,觉得年纪大的人住乡下对身体反而比较有帮助,平日他们都各忙各的,几乎没空关心母亲,她知道母亲其实很寂寞的。

    “那好,不如我们就一起买块地,以后退休就住在一起,反正我们迟早两家变一家,说到这个,你们两个到底何时要结婚?”严长瑞突然把矛头转向自家儿子,严肃的责备,“你是男人,怎么可以拉着人家小姐跟你同居却不给人家一个名分,太没责任心了!”

    “我……”冤枉啊!他根本没有掌控权,决定权都在林之筠身上。

    但他又不能跟长辈们说,林之筠和他交往前就跟他约法三章,不早婚、不能有婚前性关系、不能过度约束她。

    他们其实就只是共居关系,而非真正的同居关系。

    “你们别急嘛!反正我们都还年轻,再让我们冲几年。”林之筠笑着回应。

    “还年轻?都二十七岁了,可以了。”朱秀玲巴不得他们快点结婚,“我像你这种年纪时,亮臣都已经三岁了。”

    天!今天不该来的,这根本不是野餐,而是逼婚!

    林之筠突然瞄到远处的身影,连忙将矛头转开,“你们不觉得他们很登对吗?亮瑜好像很喜欢程凯文,也许可以先替他们办喜事。”

    抱歉了程凯文,只能推你下火坑了!她在心底不住道歉。“那不一样,他们我们是乐观其成,你们得赶点进度,反正你们都同居在一起了,就干脆挑个日子把喜事办了,这样更名正言顺。”朱秀玲再度把话题转回,继续逼婚。

    知道长辈们无非就是想含饴弄孙,但若是真的怀孕生子,她怕很难好好冲剌事业。

    而且她很享受现在被严亮臣宠爱的感觉,恋爱和结婚是不同的,她怕一旦踏入婚姻殿堂,就很难再保有这种恋爱的甜蜜了。

    “我想和亮臣多谈一段时间的恋爱,时间到了,自然会结婚的。”

    严亮臣不舍她被自己母亲逼婚,也跳出来说话,“没错,我们才刚谈恋爱,很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想再继续一段时间,您们就静观其变吧。”

    林胜荣虽然也想看见女儿有个好归宿,但看到两个年轻人心意坚决,就打了圆场,“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就让他们去过他们想过的生活,我们过我们想过的生活,坐而言不如起而行,改天我就拜托朋友帮我们找地盖房子,最好能留一块田过过农夫的瘾,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应该很不错。”

    严长瑞说:“别找了,我南部就有现成的,退休我们全搬南部去。”

    “好喔,这主意不错,这样伯母也有人照顾。”

    看两家人感情那么好,林之筠和严亮臣都觉得很开心,他们异口同声说道:“我保证,以后不会有婆媳问题。”

    默契看来是有了,结婚就只是时间的问题。

    林之筠发现严亮臣越来越贴心,他细心到连她每个月好朋友来会肚子痛都察觉到了。

    这天,她病恹恹的躺在沙发上,动都不想动一下,那种闷闷的不舒服让她很难受。

    而注意到她不适的严亮臣就端了一杯热可可来到她的面前。

    “喝下去会舒服一点。”

    “你怎么知道……”

    “我又不是木头,看你脸色那么差,自然知道了。”

    接过那杯热可可,她真的挺感动的。

    这种时候,她就会觉得自己很蠢,不知道在撑什么,如果有个这么体贴的老公也不是坏事,她为什么就非得要坚持已见?

    点个头,让所有人开心,自己也幸福,不也很好吗?

    她决定认真的想想,自己到底要不要结婚。

    但才觉得幸福满溢,电铃却在这时响起,楼下来了个不速之客,一个大肚子的混血美女,说要来找她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严亮臣。

    这晴天霹雳的消息瞬间打碎林之筠甜蜜的美梦,甚至当场把她打入十八层地狱。

    为何会这样?

    她想要答案,严亮臣也想知道答案。

    他和混血美女珊曼莎是交往过没错,但已经分手好几个月了,这会儿她挺着肚子说他是孩子的父亲,谁敢信?

    “你别开玩笑了,那孩子绝对不可能是我的!”

    珊曼莎一脸可怜兮兮的说着,“我不需要骗你,这孩子真的是你的,分手以后,我才发现我怀孕了。”

    “那为何一开始不说?”

    “因为我不想让你觉得我是想拿孩子挽留你,你也知道我爱逞强,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一个人可能养不活孩子,只好来找你。”

    一个孩子,一个生命,照道理是该受欢迎的,但是严亮臣开心不起来,因为他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拥有一个孩子,更不希望孩子的妈是眼前这个女人。

    他和珊曼莎短暂交往过三个月左右,这三个月内,他发现珊曼莎同时和多名男人保持暧昧关系,这让自尊心很强的他受不了,就提了分手。

    “我们已经分手了,请你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

    “你连自己的孩子也不要了吗?”

    “我说了,那不可能是我的孩子!”严亮臣再度强调。

    珊曼莎把目光转向一直不发一语的林之筠,突然冷笑,“你是为了和她在一起,才抛下我跑回台湾的吧?现在还为了她,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认,严亮臣,你真的很没责任感!”

    严亮臣被激怒了,“你少牵扯旁人,当初是你劈腿我才会提分手,你若硬是要说孩子是我的,好啊,那就验DNA,如果证明孩子是我的,我会承担教养费!但如果孩子不是我的,我就会告你诽谤!”

    “严亮臣,你是在怀疑我的贞节吗W我说孩子是你的就是你的,我不会验DNA,但你一定得负责!”

    看着他们吵,林之筠突然觉得好累。

    她本来就因为经痛很不舒服,这会儿被吵得更不舒服了。“别吵了,你们要吵请到外头去吵。”

    然后她也得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把珊曼莎赶走之后,严亮臣回到屋内,看到林之筠虚弱的躺在沙发上,心底非常不舍,也觉得对她很过意不去。

    但他很希望能获得林之筠的信任。

    “我和珊曼莎交往三个月,一开始我是真的很喜欢她,甚至为了她想收敛爱玩的心,可是在我下定决心收心的时候,却发现珊曼莎三天两头就和不同的男人出游我受不了,就向她提了分手。”

    见林之筠没讲话,他又继续说:“我没有想辩解,只是说实话,离开之后,我就再也没和珊曼莎见过面,所以我不认为那孩子是我的,这不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而是我打骨子里不相信珊曼莎说的话,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信任我……”

    林之筠沉默思考着这阵子遇到的事情。

    当方家诚跟踪她、纠缠她,甚至威胁她的时候,是严亮臣陪着她,替她解决了麻烦,让她恢复平静的生活。

    当她想抓出让舞台垮下的凶手,担心她、愿意陪她席地而眠,替她找出幕后主谋,并且将之绳之以法的,也是严亮臣。

    还有,当她经期不适,体贴的替她泡热可可,在她熬夜肚子饿的时候,会替她煮上一碗热腾腾的美食的,也是严亮臣。

    不管过去如何,她看到的是现在的严亮臣,交往的也是现在的严亮臣。

    现在的严亮臣,是值得信赖依靠的好男人。

    思及此,她倏地张开眼,坐起身子,并冲着严亮臣说:“我相信你,就算那孩子是你的也没有关系,我们可以一起养那个孩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终生妻约最新章节 | 终生妻约全文阅读 | 终生妻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