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终生妻约 > 第十七章

终生妻约 第十七章

作者 : 唐筠
    隔天,柯富东就着手进行整个计划。

    他故意向熟悉的朋友介绍林之筠的创意活动整合营销公司,等两方签了合约,他再找人混进舞台工程公司当临时工,刻意漏了几个螺丝没锁,表面上舞台是正常的,但只要有人站上舞台,舞台就会垮下。

    林之筠在活动前都会先到会场验收,结果就在验收中,舞台整个倾倒了,所幸活动还没开始,并没有人员受伤。

    但对这一次事件,林之筠很震怒。

    “这是不该发生的事情!你们知道如果在活动中舞台倒塌,会出什么大事吗!”肯定会有很多人受伤,一想到这一点,她就忍不住直冒冷汗。

    工程公司的主管也是一头雾水,“我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该发生,我会找出问题所在给你一个交代的。”

    等检查结果出炉,是少拴了螺丝钉,舞台才会垮掉。“把所有工人叫过来,我要知道是谁负责这一区的工程。”

    “我这就把人都叫过来。”工程公司主管立刻去叫人。

    不久,来了几个工人,多半都是林之筠熟识的,平常和他们互动也很好,但这会儿,她却笑不出来。

    她冲着众人问:“这一区是谁负责的?”

    每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都摇头,“不是我。”

    “那会是谁?难道是我?!”林之筠火大了,语气也不自觉变得很冲,“你们知道这会出人命吗?!”

    “真的不是我们。”工人很无辜的回答。

    “那还有谁没过来的?”

    众人再度左看右瞧,这时主管才说:“一个临时工,那一区好像就是他负责的。”

    “他人呢?”

    “走了。”

    “把人找来,我要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工程公司主管拿出手机拨打临时工的电话,但那头却传来了显示空号的计算机语音,“空号……”

    怎会这样?临时工的薪水还没发,那个人的电话却成了空号,这也太吊诡了!本来林之筠觉得可能是临时工疏忽,想念他一顿,现在她却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那个人是谁介绍的?”

    “没人介绍,就自己过来应征,正巧我们有个人生病了,就让他暂时顶替了一下,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非常有问题,你想想,他为了赚钱来做工,却给了一个空号码,薪水不打算领了吗?还是根本就是别有用心?”

    “别有用心?应该不会吧……”众人都觉得林之筠想太多了。

    林之筠知道无法说服众人相信她的直觉,也不再多说。“算了,既然找不到他也没法深究,请把舞台尽快重新搭好,还有请务必小心,安全至上。”

    “对不起!我会尽责的把每个环节都好好检查几次的。”

    虽然嘴巴上说算了,但林之筠心底还是很不舒服,她怕有人会再暗中动手脚,所以就算工程完成,也验收了结束,她还是不放心。

    最后,她决定今晚开始要待在现场,直到明日活动结束。

    陪她一起来的职员听了很错愕,“总经理,您不要想太多啦,肯定就是一个失误,您还是回家睡觉吧。”

    “不,我不放心,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看着。”

    拗不过她,大家只好口头上答应先行离去,一出大门就打电话给侯景锐。

    没想到来的却是严亮臣。

    侯景锐知道就算自己出面也绝对劝不动林之筠,所以就打电话给严亮臣,让他出面劝林之筠回家休息。

    看见林之筠席地而坐,严亮臣皱着眉问:“你这是做什么?今晚打算在这里过夜?”

    “对。”

    “为什么?”

    “因为不放心。”林之筠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及其中的所有疑点告诉严亮臣,“我觉得,是有人冲着我来的。”

    严亮臣听了也觉得不太对劲,如果只是一时疏失,那么那个临时工又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了,交给我处理吧。”

    “你别冒险。”

    “不会有问题的,交给我。现在跟我回去休息,或者我在这里陪你,你选一样。”

    她当然舍不得让严亮臣陪她一起睡在这里,最终还是妥协了。

    最近招惹到谁?谁又会有动手脚害人的动机?严亮臣一一过滤了之后,列出了几个人选,首选自然是方家,因为方家诚入监等于是他直接造就的,方家诚会犯错也是因为林之筠,所以方家最有动机。

    再者,就是柯富东。

    柯富东一直想扳倒他,如果柯富东知道他和林之筠的关系,那么会想以对付林之筠来间接伤害他,也不是没有可能,对他来说,林之筠受伤的话,会比他自己受伤还难受。

    其他人则是林之筠的同业对手,这年头抢生意抢过头,会出烂招也不是不可能。

    他找人二十四小时盯住了那几个可疑人选,尤其是柯、方两家,他更是不打算放过,希望能够找到蛛丝马迹。

    调查之后,严亮臣发现方向宗和柯富东竟然私下来往频繁,这倒是让他觉得非常意外。

    在这期间,光耀璀璨举办的设计大赛,结果也出来了,然而意外的是,柯纯青的设计图竟然得了第一名,且和她先前的作品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还有传言她抢了新人的设计图。

    严亮臣趁机调查了一下,果真让他逮到了证据。

    柯纯青威胁新人,若不把设计图给她用,就算新人得奖了,也会让她父亲想办法让那人在光耀璀璨待不下去,所以新人只能含泪把设计图给她,自己再画了一张,而再画的设计图成了第二名。

    “公司不欢迎像你这种偷鸡摸狗的设计师,请你离开。”严亮臣立刻下达了开除令。

    “你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柯纯青离开前,撂下了狠话。

    而在这件事之后,柯富东开始有动作了。

    他发现柯富东找上了一个毒虫,还和他在没人的地方交头接耳,之后又给了他一迭钱。

    此番行动都被严亮臣派出去的人给录了下来,并且迅速的传至他的手机里头,他把档案给舞台工程公司主管,确定对方就是那个临时工,更加确信自己的猜测无误,柯富东和方向宗真的和舞台垮下的事有关系。

    他派人继续跟踪,一个盯住柯富东,一个盯住毒虫,结果发现毒虫竟然跑到光耀璀灿的停车场表鬼祟祟的待了许久,把手上拎的一个纸袋放进他的后车厢。

    他察觉不对劲,等那人走了之后,他打开后车厢,发现袋子里装着一个小型炸弹,马上通知他的警察朋友彭建民,说疑似有爆炸物,防爆小组马上出动。

    “后退,全部后退!”防爆小组斥退了所有人之后,就开始进行拆解,很快的,小炸弹就被拆掉了。

    彭建民在了解情况之后,告诉严亮臣,“那炸弹威力不大,但炸掉你的车是没问题的,如果人在车内,也肯定会跟着炸死。”

    没想到柯富东这么狠毒,连这种杀人的事都做得出来。

    防爆小组很快收队了,警察和严亮臣则一起赶赴柯富东的住处,至于那个放炸弹的毒虫,在放完炸弹后就被严亮臣的人逮住了。

    柯富东看见一群警察上门有些吓到,但仍假装镇定地询问:“请问你们来我家做什么?”

    严亮臣反问他,“那要问柯董事都做了些什么?”

    “我生病了,在家休息一天也不行吗?”

    “生病还能到处跑,甚至指挥坐镇,太厉害了。”严亮臣嘲讽着。

    “严亮臣,不要以为你是董事长的儿子,现在光耀璀璨的执行长,你就可以对我不客气,好歹我也是董事之一,你态度可以好一点吗!”柯富东不爽的反呛。

    警察上前了,并且拿出手铐,“柯富东,我们现在以教唆杀人罪将你逮捕,你有什么话可以到警察局说。”

    “胡说八道!我那有教唆杀人?!”

    警察把他和毒虫对话的影片以及毒虫放炸弹的一幕递给柯富东看,这下柯富东真的无话可辩了。

    搞定了柯富东,因为他和毒虫有往来,而舞台工程公司主管也出面指认毒虫就是当天搭舞台的临时工,警察自然把舞台垮下的罪也扣在柯富东头上。

    柯富东不愿认罪,就把方向宗扯出来。

    “是他为了替自己儿子报仇,才让那个人松了螺丝钉,和我无关。”

    警察再度出动到方家逮人,方向宗一看见警察上门,便猜到已东窗事发,可惜他们住的是华厦,没后门可逃,只能乖乖等被抓。

    但就算是这样,他也一样在警察面前装无辜。

    “警察先生,那个人肯定是对我心存不满才会诬陷我,请你们一定要查明真相,我绝对没有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

    “我都还没说你犯了什么罪,你倒推得很快。”彭建民冷冷一笑,“有没有做,证据会说话,人证物证都齐全了,你有话就到法官面前去说吧。”

    “人证物证也可能是假的。”

    “一个人证可能不真实,但两个人证应该就假不了了。”

    听到有两个证人,方向宗一脸错愕,“谁?到底是谁要污蠛我?!”

    “到警察局你就知道是谁了。”不再多说,彭建民直接拿手铐铐上方向宗的手腕。

    许淑苹急切的求情,“警察先生,这肯定是弄错了,我先生不会做什么违法的事情的,你放过他吧!”

    “那么你们可曾想过要放过那个被你们伤害的人?”自己的命就是命,别人的命不是命,彭建民最痛恨这种人,“带走!”

    方向宗一被带走,许淑苹就崩溃的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儿子被关,丈夫也被抓走,她的幸福世界等于瓦解了。

    她好后悔没好好管教丈夫及儿子,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方向宗到了警察局,才知道指证他的是柯富东,气到快要脑中风,“事情根本不是那样的,一开始就是柯富东怂恿我,那个人也是柯富东介绍给我的,这根本不关我的事!”

    一朝当朋友,翻脸成仇敌,柯富东和方向宗都把罪推到对方身上,压根不见两人有何情义可言。

    真的是狗咬狗一嘴毛,这些恶人,就该一并接受严厉的处罚,免得作恶人间。彭建民想归想,但判决的不是他,犯多少错、罚多重,都不是他可以左右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把这类的人绳之以法。

    不管方向宗承不承认,有两个人指证他唆使,所以教唆杀人罪是肯定跑不掉的。

    结束了审问,把方向宗收押,彭建民打了通电话给严亮臣,“人都抓进牢里了,剩下的就只能交给法官处理,我能做的都做了。”

    “谢了,有空一起喝一杯。”

    “我只是做好我分内的事情,不是为了你的感谢,也不是为了那杯酒,为了抓人的事情请我喝酒就不必了,但哪天请我喝喜酒,我肯定会多喝几杯。”

    严亮臣听了只是哈哈大笑。

    决定权不在他这里,彭建民还有得等呢。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终生妻约最新章节 | 终生妻约全文阅读 | 终生妻约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