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床债欠不得 > 第二章

床债欠不得 第二章

作者 : 七季
    隔天,在学校走廊,当苏玮清的肩膀被人从后面很亲密地拍了一下,他以为是哪个好哥们,一转头却差点吓到失声叫出来,敷了一晚鸡蛋的左眼还在痛啊!

    蓝欣语白净的脸上有着纯洁的微笑,但只有他能看到她那眯起的眼中透出了凶光,那是在无声地告诉他,按照说好的那样,我来盯着你了,看你敢不敢乱说一个字!

    一晃三年过去了,托蓝欣语的福,苏玮清别说建立后宫,身边总有这样一个“如同青春动漫里走出的女主角”陪伴,他要怎么找到正经女朋友?

    后来他总算知道,为什么蓝欣语不认得他这个校草了,在别人眼中,她就是“内向文静、与世无争、成绩又好”的女神,两耳不闻窗外事,不结交朋友也没有敌人,连教室门都不轻易踏出,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清高感。

    这样的她,当然不可能跟其他女生一样,八卦什么校花、校草之类的事,可她真的两耳不闻窗外事吗?她只是没有在学校的男生中找到合适的目标,所以对校内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感兴趣罢了。

    每当蓝欣语坐在书桌前,安静地托着腮,凝望窗外飞过的鸟儿,别人都在望着她的侧影感叹,这真像一部青春电影海报时,只有苏玮清知道,那是她又在盘算着某个路遇的肌肉发达、头脑简单的少男了。

    没错,蓝欣语对于他这样的花美男完全没兴趣,满满的心情中,所装满的全是肌肉、肌肉、肌肉。

    苏玮清为自己哀痛了三年,为什么自己要会这么一个变态女人缠上,为什么自己要过这种“明明很受欢迎,却没有女生敢接近”的校园生活啊?为什么自己要每天跟她成双成对地出入,搞得自己找不到女朋友,却还要被她命令一起演戏,去帮她追男人啊?

    三年来,校园王子过什么日子他从没感受过,反倒是类似无情的前男友、花花公子、黑社会的不良分子这种角色,他没少演过,而且最后都免不了被蓝欣语的目标暴揍一顿,让他们在自己手底下英雄救美。

    虽然俗套,但反正她没损失,苏玮清开始祈祷,高中生活快点结束就好了。

    三年后,他们的高中生活如愿结束了,然而不幸的是,十年后他们依然在一起。

    “清水广告创意部”位于市区某片新开发的创意园区中,这片区域里布满了各种潮流工作室、酒吧、摄影室,是近年来年轻人创业普遍喜欢选择的一个区域。

    苏玮清的广告工作室算是最早进驻这里的一家,他在这里开工作室时,周围还只是一些私建的废弃厂房,但如今,他的工作室已经是这片创意园区中比较知名的所在,近年也做过不少获得业内好评的广告创意。

    现在的苏玮清有了自己的员工、自己的办公室,已经可以为自己当年的眼光沾沾自喜。

    此时,苏玮清就坐在他新翻修的办公室里,快乐地吃着麻糬,一边配着抹茶。

    他讲究地用附带的小堡具把麻糬切成两半,细细品尝,满足于那种甜腻的口感,再端起日式茶杯喝一口抹茶,用抹茶的微苦取得味觉上的平衡,然后端正地将茶杯放在一边,呼出满足的叹息,再拉过放麻糬的小盘子,从头来过。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苏玮清,只是那么一小块的东西,你能不能不要吃得这么娘娘腔,你不急我都要急死了。”

    坐在一边沙发上,身着到脚踝的棉麻长裙,烫着及肩卷发的娃娃脸女人,表情和她的外貌很不相符,那脸上分明写着“厌恶”二字。

    苏玮清那张可以用来当店面招牌的脸,也毫不示弱地做了个“你话真多”的扭曲表情,像是失了兴致一样,把手边吃麻糬的小堡具放到一旁。

    “什么叫吃相娘娘腔?你这么说对得起食物吗?日式点心本来就应该这样吃,再说了,这可是那家名店的招牌点心,像你那样像吞药丸似的吞下去,也不怕遭报应。”

    “什么名店,不过就是有点名气的甜点店而已,做出的东西一样是甜到腻死人。”蓝欣语很不以为然,“别把我说得那么没见识好吗?我只是跟你不一样,没那么容易被广告效应洗脑罢了,况且这还是我好心带来给你吃的,你最好心存感激。”

    “没品味还嘴硬。”苏玮清小声嘀咕:“什么好心带给我,还不是哪个男人送给你,你处理不掉才拿来给我的。”

    “喂喂喂,你在跟桌子说什么悄悄话,别以为我听不到。”不过蓝欣语也没打算否认,这本来就是她最近约会对象送给她的礼物。

    苏玮清就是她的垃圾桶没错,只要交往中的男人送了她什么和菓子啦、蛋糕、糖果之类的东西,她绝对会在约会结束后就直接打包到他的工作室来,不然放在家里她都嫌碍事。

    真不明白这种除了外观,味道上完全没区别,只有甜的东西,到底哪里吸引人了?如果缺乏糖分,那吃两颗方糖对她来讲也都是一样的。

    “说真的,我好心冒着发胖的危险帮你吃这些东西,还要告诉你东西的味道,好让你下次见面能跟男朋友交差,你却每次都嫌弃我的吃相,这样公平吗?”苏玮清边吃边说:“如果你真的不能忍受吃甜食,为什么要给历任男朋友一个你很喜欢可爱甜食的印象?这样人家当然都会买这些东西给你,还不如照实跟人家说,你喜欢的是麻辣鸭脖……”

    “你喜欢看你女朋友一边擦眼泪、一边抓鸭脖,喝着冰水还直叫爽的样子吗?”蓝欣语翻了个白眼,谁教现在的女人就是该喜欢小蛋糕、小点心,才会让人觉得她好柔弱、好需要保护。

    半夜看着足球边喝啤酒、边啃鸭脖的女朋友……她才不想那样,即使她就是那样的人。

    “女朋友嘛……还好啦。”苏玮清没怎么想过这问题。

    “反正你看女人都只看脸,怕是人家喜欢吃什么都没兴趣问。”蓝欣语不忘藉机讽刺,这么多年,以为只有自己被他看穿吗?长得一张媳妇,真教人受不了,不过大家知己知彼,为了不两败俱伤,还是点到为止的好。

    “好吧,关于吃的话题就此结束,我给你看样好东西。”苏玮清很识趣地领会了她的意思,办公室外都是他的员工,在这里斗嘴他可讨不到什么好处。

    好东西?这引起了蓝欣语的兴趣。

    只见苏玮清迈着十分自豪的脚步,走到他办公室那整面墙的展示柜前,从第三层左边数第三个位置,小心翼翼地将放在那里的东西拿了下来。

    蓝欣语的好奇心维持不到三秒,就知道以苏玮清的脑子是变不出什么新花样的。

    他自豪地展示给她看的,是一架大概有手臂长的飞机模型,而那整个展示柜上所摆放的,也全是这种类似的飞机模型,说真的,他能从动漫公仔收集者的行列中毕业是件值得高兴的事,但马上又把爱好转向收集更贵的飞机模型,怎么想都是偏执的等级又提升了。

    但既然会摆在他的办公室里,说明这也不是什么单纯的模型,而是现在运用很广泛的航拍仪器,在飞机前方有个专门摆放摄影机的地方,在他们接的工作中也经常被运用,但要说是工作用的……同一用处的东西摆一柜子就很浪费资源了,说到底,是苏玮清打着工作需要的幌子,硬把自己的私人爱好掺杂进来了。

    “你看你看,是不是很帅?这可是英国剑鱼攻击机啊,你知道这架黄色的机型有多难到手吗?”苏玮清两眼放光。

    管他剑鱼还是鲑鱼,反正也吃不进嘴里,和柜子里的其他架飞机有什么区别,她也瞧不出来,在蓝欣语看来都只是给大人玩的玩具罢了。

    “拜托你不要再给我看这种东西了好不好,只是模型玩具而已。”她叹气,真不明白他每得一件新宝贝都要向她展示的用意,他明知道她对这些不感兴趣的。

    “你又在说这种没见识的话了,这种战机在二战中可是发挥了强大的作用,别看它好像容量不大,但可是能装载一部三百零三英寸机枪,携带一枚四百六十毫米口径,七百三十公斤重的鱼雷,或者六百八十公斤的水雷,或六百八十公斤的深水炸弹呢。

    你看这个机翼很普通对不对,这里可是能额外挂载八枚二十七公斤重的火箭弹,能想象那是什么概念吗?”苏玮清痴情地抚摸着他的宝贝。

    虽然他真的很想为她的浅薄补上这一课,但跟以前一样,蓝欣语有听没有懂,完全不往心里去,“总之就是你又用公款买了一个超贵的玩具就对了。”

    “你的欣赏水准真的跟挑男朋友的水准一样烂。”明知会被吐槽,却每次都要自讨没趣地跟她炫耀,这样的自己也很怪就是了。

    苏玮清只能深深感慨,想要提高一个肤浅女人的监赏水准有多么困难,他好心帮她,她却总是不思上进,真让人没办法,“算了,谁教你没见过它在空中的英姿,不理解那份感动也是情有可原。”

    “见过啊,公园里不是有很多小朋友在玩。”

    “这跟那是两回事。”苏玮清藐视一笑,“看吧,我近期就要给它一个飞翔的机会,带上我的小甜心一起,两个人分享这份感动。”

    “你是说你要约女朋友玩这个?”

    “当然,这将是一次多么特殊的约会,肯定会令人难忘的,这种好主意也只有我能想得出来。”

    蓝欣语惊讶地看着他自信满满的脸,不敢相信这个人竟然还没学到教训,他喜欢的那种娇滴滴的小美女,找上他这么一个媳妇脸又多金的男人,是为了逛商场买名牌、看电影、吃高级餐厅的烛光晚餐,而不是为了在这炎炎烈日的曝晒之下,呆站在一个鸟不生蛋的空旷地方,对着手里的小萤幕感动。

    他已经为此被几个人甩过了?有没有二十个?竟然还不明白。

    “你会被甩的,别怪我没提醒过你,到时候不要来找我哭。”蓝欣语可爱的小圆脸露出了一个阴森的笑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床债欠不得最新章节 | 床债欠不得全文阅读 | 床债欠不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