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女不妖 第二十章

作者 : 裘梦

忠义山庄,这就是柳枫带她回的家。

曲清音却没有半点,惊讶的表情。

柳枫笑道:“你果然早就猜到了。”

她看着远处的那座山庄,淡淡地进:“你们也没有刻意瞒我。”“那是,都巳经是板上钉钉的自己家人了,又何必瞒你。”

“但也没有挑明了说。”她横了一眼过去。

“你这么聪明,若挑明了还有什么意思。”

“油嘴滑舌,巧言善辩。”

柳枫看着她头上那支金簪,道:“这支簪是我母亲最爱的。”

曲清音歪头看他,“现在想想,你似乎没送过我东西。”

柳枫揽过她的腰,笑道:“洞房的时候再送。”

“送什么?”

他却不再说话,楼着她便往山庄大门而去。

走近了,曲清音才发现山庄张灯结彩,一副准备办喜事的样子,她不由得侧目看他。

柳枫很自然地道:“就等我们两个主角到场了。”

“你发请柬了?”

“只请了几个人。”

这几个人中,必定会有浪子吉吹雨,所以一进庄看到吉吹雨时曲清音并不觉得奇怪,只不过……

“好像就只有他一个人。”不是说几个人?

“恭喜两位。”吉吹雨走过来抱拳祝贺。

柳枫回礼,“谢谢。”

他又看向曲清音,“曲姑娘嫌贺客太少吗?”

“不,”曲清音摇头,“我只是觉得连你这个贺客都没有的话就完美了。”

柳枫扇子一展挡在脸前,肩膀微颤。“这样说就不好了,怎么说我也是唯一的贺客。”

曲清音直截了当地问:“贺礼呢?”

吉吹雨被自己口水给呛了下,“枫子,你真的不准备说点什么吗?”

柳枫摇着手狙的扇子,微笑道:“她说的没错啊,来参加婚礼,你的贺礼呢?”

吉吹雨忍不住叹息一声,“果然是妇唱夫随啊。”

这时两个丫鬟走了上来,对曲清音道:“姑娘,请随我们下去换装吧。”

柳枫道:“你先去吧。”

曲清音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便跟着丫鬟走了。

吉吹雨揽上柳枫的肩,戏谑地笑道:“你是打算当妻奴了吗?”

柳枫反问:“有何不可?”

“恭喜啊,新郎官。”

“走吧,陪我换衣服去。”

“老实说,我还真没见过你穿大红色的衣服。”

“正好让你看一次。”

“深感荣幸。”

“倒是你的喜酒我什么时候才能喝到?”

“这个就只能问老天了。”

“你呀……”

大约半个时辰后,换好新人装束的柳枫回到了喜堂,当他看到穿着一身大红嫁衣的曲清音被喜娘扶着走进来时,笑着往前走了两步。

吉吹雨及时拉住了他,提醒道:“这么着急干什么?”

他苦笑,“这些俗礼真是麻烦。”“良辰吉日,喜拜花堂……”

在媒婆的话声中,仪式开始。

关老夫人坐在主位,笑盈盈地看着这对新人有情人终成眷属,关广恩也在一旁,满脸笑容。

山庄内外开始燃放鞭炮,一时间,热闹喜庆的气氛便扑而来。

夫妻对拜之后,大礼已成,在喜堂之上柳枫便掀起了新娘的盖头,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稍心打扮后的曲清音,本就漂亮的脸蛋在喜堂的烛光照映下显得越发明艳照人。

“娘子,你真美。”

曲清音微微笑了笑。

丫鬟上前斟了两杯酒,递给他们。

柳枫举起洒杯,向吉吹雨道:“多谢你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曲清音也跟着举杯。

吉吹雨也端了杯子回敬,三人同尽一杯。

柳枫又牵了妻子的手,到关老夫人面前跪下,“多谢老夫人帮晚辈夫妻费心准备这一场婚礼。”

“应该的、应该的。”

曲清音将酒杯放了,拿了丫鬟端来的托盘,向老夫人举起,“请老夫人茶。”

“乖。”关老夫人将一个厚厚的红包放到托盘上。

“谢老夫人。”

“夫妻和顺,好好过日子。”

“知道。”

关老夫人舒着柳枫,“你也是,成亲是人生大事,竟然也弄得这样冷清,真是委屈了一位好姑娘。”

曲清音帮他解围,“老夫人,这不怪他,是我不欲再涉足江湖事,他如果要请,请来的也全是江湖人,还不如现在这样简简单单的好。”

“让你委屈了。”关老夫人拍拍她的手。

曲清音羞涩地微垂了头,没再说什么。

“好了,你们一路赶路也辛苦了,早点下去歇着吧。”

“是。”柳执扶着妻子站起,“老夫人慢走。”

“不用送了,我老人家还走得动,你们早些休息。”

“好。”

关老夫人一走,喜堂里便只剩下关广恩和吉吹雨,还有就是柳枫夫妻四人。

关广恩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我们便不邀你一醉方休了。”

吉吹雨在一旁道:“是,我跟关庄主去喝个痛快,你们也去过你们的洞房花烛夜吧。”

柳枫笑着点头,“那我们夫妻便先回房了。”

吉吹雨挥手,“去吧去吧,春宵一刻值千金。”

柳枫夫妻对视一眼,只是微微一笑,牵手出了喜堂,回忠义山庄为他们夫妻布置一新的小院去歇着。

回了新房,柳枫帮妻子摘了头上的凤冠,“可累了?”

“还好。”

他看着妻子卸了头饰,洗去妆容,又恢复成那个清清爽爽的曲清音,这才上前楼着她的腰一起到床边坐下。

“现在可有什么想问我的?”

曲清音将头靠在他肩头,从敞开的窗户望向天上的新月,嘴里说道:“吉吹雨不知道吗?”

“不知道。”

“他不是你最好的朋友吗?”

柳枫搂着她,一同去看窗外的月色,“从我离开忠义山庄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只能是柳枫。”

“这是忠义山庄的规矩?”

“嗯,要嘛留守山庄,要嘛自由闯荡。”

“原来,这才是忠义山庄吃立不摇的原因。”

“那我们的孩子以后要回来吗?”

“看情况吧。”

“忠义山庄是个很大的责任,如果可能,我觉得还是不回来的好。”

柳枫轻笑一声,“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我最喜欢在屋顶赏月了。”她眯起眼。

“喝酒吗?”

“喝。”

“我也觉得今晚的月色不错,走,上房顶赏月。”

“你有病啊,这么冷的天你让我上屋顶跟你吹冷风赏月?”曲清音简直难以现解他的想法。

柳枫一见她的表情,顿时哈哈大笑,“很少能看到你这样生动的表情,为夫甚是欣慰。”

“有病。”

最后他们当然没有去屋顶赏月吹风,春宵一刻值千金,柳枫向来不是个浪费的人。

又一次来到那座名叫红叶镇的小镇,一切似乎和一年前并没什么不同。

他们仍旧住在上次住的那家客栈,那间屋子只要推开窗户就能看到街上的行人。

柳枫倚在窗边看了一会街上的风景,回头看向躺在床上的人,“感觉好一点了没有?”

曲清音的脸色发白,声音显得有些无力,“好一点了。”

“怎么会反应这么大。”

她只是摇头。

他关了窗户到床边坐下,握住她的手,心疼地道:“看你这样我好心疼。”

“女人都要经过这个的。”

他伸手抚上她的脸,叹道:“身体禁不起颠簸怎么还非要来?”

“祭扫的日子要到了,而且我跟表哥约定的日子也过了,可以回家了。”

“约定?还有约定?”

“嗯,表哥一年之内不许我回家。”

“我以为他只是不想你被我找到。”

“我想一定有别的原因。”

柳枫默默点头。

“呕——”曲清音又感到一阵恶心。

柳枫急忙拿了痰盂接住,看她呕得酸水都吐不出来的模样,心顿时揪成一画很是自责,“早知道咱们就不怀了。”

曲清音直接啐了他一口,“我不需要马后炮。”

“我是真的很心疼娘子啊。”

“以前看到孕妇的反应还觉得真的假的,轮到自己才知道是真的不好受。”

“咱们在这里歇两天再走吧,路还远着呢。”

曲清音一边拿帕子拭嘴,一边抬头看他,“你怎么知道?”

“娘子,为夫没那么笨,你当时不许我跟上去时,我就猜到了。”依她的个性,断不会让那时的他知晓墓地所在,住在这儿不过是障眼法。

“你还算听话,没有跟过来。”

柳枫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真要跟过去你还不怒了?娘子的怒火为夫一点也不想挑战。”

“是吗?”曲清音喝了口水,瞪了他一眼,“你惹我的次数还少了?”

“这是夫妻情趣,不一样的。”

“福威镖局的事,你不过去真的不要紧吗?”

“酒鬼应该搞得定,娘子如今这样的情形我如何放心留你一人。”他接过她喝空的杯子放了,又扶她重新躺好,“再说,江湖上的是是非非,哪有娘子你来得重要。”

闻言,曲清音笑了。

“笑什么?”

“最爱管闲事的逍遥公子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难道不好笑吗?”

柳枫知道瞒不过她,老实地道:“福威镖局的事不难解决,只是有件事有点麻烦。”

“说说看。”

柳枫看她这会儿精神还好,便继续道:“还记得水大小姐吗?”

“嗯。”

“最近江湖上出现一些侠士陆续失踪的事件,我觉得跟她有关。”

“喔?”

“娘子你不关心江湖事,自然是没发现的,我怀疑她也习了什么邪派的武功。”

“我倒不这么认为。”

“嗯?”柳枫精神一振,他一直觉得妻子是个极聪明的人,在某些事上也有独到的见解,她的话也许能帮他解开心头疑问。

曲清音眉头微蹙,声音放缓,“还记得让水堡主跟我师兄结怨的水夫人吗?”

“她?”柳枫皱眉。

“这些年她应该是一直陪着师兄的,可是师兄死了也没见她露面。”

“也许她已经死了呢?”

“如果她死了,我师兄当时应该就会对水慕远提及。”曲清音顿了下,“况且,阴阳双修这种邪门武功总要有个旗鼓相当的同修者才会相得益彰。”

柳枫的表情立时变得凝重起来。

“当年师兄盗取了本门禁忌的武功秘籍,听我师父说,这本秘籍上所载的武功虽然厉害,但是太过霸道,稍一不慎便会走火入魔。”“你是说——”

曲清音表情也有些凝重,“当日我师兄的状态己有入魔的征兆,一旦真正入魔,便会迷失本性,为祸甚大。这也是本门将那本秘籍列为禁忌的原因,只是到底是祖师爷一番心血,不便毁掉。”

“这些你都没说过。”

“不过就算那本秘籍落在水夫人手中,我想她也落不了什么好下场。”

柳枫困惑地看着她。

她抿抿嘴,道:“我师父告诉过我,他小时候曾经不小心将那书弄污了几页,怕师祖责罚,便将那几页偷偷毁尸灭迹,伪装成完好如初的样子。”

柳枫张大嘴,无奈抚额。

曲清音道:“你也知道,我师父一生从不认错的,从小就那样。”

“明白。”

说了这么些话,曲清音精神有些不济,微阖了眼,“我睡一会儿。”

“好,睡吧。”他坐在床边陪着她。

祭扫完,曲清音终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可却差点不认得自己的家了。

看着眼前这幢崭新而又具排场的宅子,她几乎想抚额了。

原来这就是表哥不许她回家的原因啊!

“姑娘好,姑爷好。”

一排丫鬟,一排仆役,还有一排侍卫,动作整齐划一的行礼。

这阵仗连柳枫也想抚额,那位皇帝表哥真是想得太周到了。

“表哥这是要逼我远走他乡吗?”

柳枫不由得失笑,“总归是他的一番心意,而且你现在也确实需要人照顾。”

“真是太多事了……”她早已不过那种饮食起居都被人照顾的生活了,难道以后又要重新习惯?

这是皇帝的一番好意,两人只好接受,柳枫在家陪了妻子五日,第六日的时候就被赶出了家门。

逍遥公子如果不管闲事那就不是逍遥公子了,况且在听她那么说了之后,他肯定是坐不住的。

“我办完了事便回来。”离开前他承诺。

“干净的回来。”她如是要求。

“好。”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妖女不妖最新章节 | 妖女不妖全文阅读 | 妖女不妖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