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女不够坏 第六章

作者 : 恬蜜

【第四章】

可恶透顶的家伙,白天被他死缠烂打不够,晚上还得看他和杨希蕾上演卿卿我我的一幕。

“迅奇,你吃吃看这个,这是我家新任大厨的拿手菜之一。”杨希蕾夹了块粘附排骨、眼进阎迅奇的嘴里。

“好吃!希蕾,你也吃一块。”阎迅奇享受天使贴心的服务与美味的食物,还不忘和她你侬我侬。

“嗯,真的好好吃喔!迅奇,尤其是你夹给我的更好吃。”杨希蕾眯起眼,露出甜美的笑容,让人忍不住也想对准那张娇靥咬上一口。

实在有够恶心!杨千黛的胃口原本就像麻雀一样小,现下更是食欲全失,放下手中的筷子,决定眼不见为净。

“迅奇,你有没有特别喜欢吃的料理?我叫厨子天天煮你喜欢吃的菜等你来。”杨希蕾还不想收手,演上瘾了。

“嗯,我想想……”阎迅奇也很配合,讲话带着鼻音,自己听了都觉得想吐。

“不用想了,明天家里所有的佣人都会换上新的一批,新任厨子这次换的是外籍人士,他只会做西式料理。”一道冷峻的嗓音突兀的响起,打断眼前这场拖棚的亲热戏。

“什么?不是才刚换过?你到底有什么毛病,动不动就要换佣人?我好不容易勉强记住一、两张脸孔,你又要换人?”杨希蕾那天使的面孔立刻扭曲。

她家平均每三个月便全面换一次佣人,这一批更短命,不到一个月。

“我找的原本就是临时工。”郝士尧就事论事,没有因为她的狂怒而有所动摇。

当年家里发生了绑架案,始作俑者便是和家中管家里应外合,算准她的时间表才得手。

他是一朝被蛇咬,这些年来,练就更谨慎小心,在外人看来,却是走火入魔的境界。

“没人像你这样,家里的佣人都是要固定的,才会熟悉家中一切,你却不断的换人,变成是我们要适应佣人,你这叫本末倒置。”杨希蕾不懂他用心良苦,硬是和他讲道理。

那件尘封的回忆虽然在她的心里留下阴影,却没有郝士尧来得刻骨铭心。

天使和大牢头又杠上了……杨千黛乘机悄悄的溜出餐厅。

不料,有人紧跟在她的身后。

“你出来干嘛?你应该在里面声援你的天使才对。”瞪着那张可恶的笑脸,杨千黛就有一肚子气。

“我可不想当炮灰。”阎迅奇摸摸鼻子,若是莫名其妙的被卷入风暴,才叫倒霉。

“你这家伙!”见风转舵、朝秦暮楚,这烂人……

“话说回来,你刚才都没吃什么。”他关心她,她已经够纤细了,再不吃,真的会变成纸片人。

“你还会注意到我?”她骇笑。他两只眼睛不都黏在杨希蕾的身上吗?

“乖,别吃醋。”虽然他挺享受看她吃醋的模样。

“我为什么要吃醋?”气死她了,他是听不懂她说的话吗?还是他的大脑有选择性功能,只愿意相信他希望相信的事?

“那你何必发怒呢?不过,你生气的样子更漂亮。”

“你……”

他动作利落,及时攫住她挥过来的拳头。

“快放开我,等一下被人瞧见就不好了。”杨千黛气急败坏的低吼,可不想惊动到大家。

“你怕什么?”阎迅奇使劲一勾,她便半躺在他的怀中。

“你要做什么?”她更加惊慌。他和她勾缠的模样若是被瞧见,那还得了?她不想被人说得更臭、更难听,她是狐狸精的女儿,不想真的成了狐狸精。

他笑嘻嘻,和臂弯中的性感困兽对望,只是两个人的眼色迥然不同。

“可恶的郝伯伯,每次都要找我麻烦。”杨希蕾嘀嘀咕咕的声音逐渐清晰。

“杨希蕾要出来了,快进去。”杨千黛立刻拉着阎迅奇躲进无人的交谊厅。要不,这一幕若是被杨希蕾撞见了,肯定会闹得沸沸扬扬,难以善罢干休。

“迅奇,你在哪里?”

黑暗中,杨千黛清楚的听见两人的喘息和心跳声,杨希蕾的呼喊反倒显得模糊。

“奇怪,刚刚还听见他的声音,怎么不见人影?”

他的气息拂向她仰起的脸庞,杨希蕾在门外纳闷的声音更淡了。

炽热的吻落下,掀起记忆中曾经有过的强烈震撼,

杀风景的手机铃声响起,在两人狂炽的烈焰上浇下一盆冷水。

阎迅奇震醒,很快的接通电话。他们两人所在的位置紧邻着餐厅,不能被人发现,他必须让她保有尊严。

“迅奇,你在哪里?我都找不到你。”杨希蕾在电话线的那端大发娇嗔。

“喔!我出来走走。你还在餐厅吗?我去找你。”他清了清喉咙,低垂眼眸,审视怀中的杨千黛,她已从神奇的那一刻清醒过来,双眼发出冷冽的幽光。

听他说的话,杨千黛当下知道谁找他,是他的女友,她怎么会忘了他现在是杨希蕾的男友?

她使出全身的力气,挣脱他的怀抱。

“千黛!”

“快去找你的天使吧!”她转身,再次在两人之间筑起一道高高的藩篱,困难的吐出话语,不让他瞧见她复杂的眼眸。

阎迅奇冲动得想要攫住她的双肩,扳转她的身子,向她坦诚他再一次的欺瞒,但是……他硬踩住煞车。

你要做的,是让她彻底甩开心中的累累包袱。

一想起杨希蕾说过的话,他只好继续演下去,带着被拒绝的难受,也带着不忍她受苦的心情,露出痞痞的笑容。

“乖,我再补偿你。”

去他的补偿,她才不希罕!他对杨希蕾唯命是从,随传随到,根本不会影响她的心情。

然而听见身后传来低沉的关门声,她的肩膀顿时垮了下来,伪装的坚强溃堤。

“不可以爱上他,杨千黛,你绝对不能爱上他。”她再三郑重的警告自己。

经过一夜,杨千黛的两眼浮现黑眼圈,证明巩固心防的工程做得不是很成功。

但是她暗暗作下决心,无论如何,今天都不能再让阎迅奇有侵犯她的一丝丝可能性。

她打算今天不去她的秘密天堂,然而时间一到,双脚像是自有意识,往那个方向走去。

不行,那个家伙一定会来,到时候她极有可能又被他的三言两语所诱骗。

阎迅奇这个男人,简直厚颜无赖到了极点。

正想回头,杨千黛却瞥见面前的大树上多了个不属于这里的藤篮。

那是什么?

她对这里的一草一木有说不出的熟悉感,如今却突兀的多了个藤篮,忍不住好奇心,上前一探究竟。

藤篮里有张白纸,上头写了几个大字。

往下数第三棵树。

她抬起眼眸,果然看见在后头的第三棵树上又挂着一个一模一样的藤篮。

搞什么?

她再凑近一瞧,又是一张白纸。

右方第五棵树。

这个阎迅奇,又在耍什么噱头?

她不用费神,也知道是阎迅奇在耍花样,这里几乎没有第三个人会来,而且没有人像他一样无聊。

向右转,她来到第五棵树旁,树上吊挂的藤篮里依旧有张白纸。

后方第二棵树。

厚!她快失去耐心了。

罢了,就看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转身,走向第二棵树,然后脚底像是被黏住了。

篮子里有一团雪白的毛茸茸物体,不过两秒钟,那团毛茸茸的物体蠕动了下,然后一张纯洁可爱的面孔抬起来面对她,两颗乌溜溜的大眼和她怔然相视。

半晌,还是那张白色小脸蛋先有了反应,低鸣一声,然后露出好无辜的表情。

杨千黛完全没料到会是一只小狈。

小白狗的身后仍然有一张白纸,上头写着:请带我回家。

她还未能回过神来,始作俑者却在这时从树后悄悄的现身。

“你再不把它抱起来,它就会开始伤心的哭泣。”

“我……我不会。”她看看他,又看看那只小白狗,瞪着它的表情好像在看外星人。

“就这样把它抱起来,这么简单。”阎迅奇伸出大掌,抓起毛茸茸的小狈,将它塞进她的手中。

她几乎承接不住,它好软、好小,令她胆怯。

他用宽厚的大掌包覆住她的小手,而她的小手里则躺着那只可爱的小东西。

她浑然不觉两人之间再也没有距离,思绪全被毛茸茸的小白狗吸引住了。

它似乎很舒服,静静的躺在她的臂弯里,抬起小脸,充满信任的看着她。

“它很喜欢你。”

瞬间,杨千黛的心被它征服了。

“它有名字吗?”她轻柔的问,深怕惊吓到怀中的小东西。

“它叫小奇,奇怪的奇。”

她迅速抬起眼眸,看着他。

“对,没错,他和我有一样的名字,我不在的时候,它就是我的分身,陪伴你。”他牺牲可大了,没事为一只小狈取和自己一样的名字。

杨千黛噗哧一声笑了,“真难想象它会是你的分身。”比例上差很多。

“喂,你这是什么意思?”瞧见她露出春日般的笑靥,他既惊喜又安慰,但仍是没个正经。

“没什么意思。”她抿着唇,依然止不住笑意。

至少这只狗可爱多了,而且没有他诡谲多怪的心思。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魔女不够坏最新章节 | 魔女不够坏全文阅读 | 魔女不够坏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