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爱的赏味期 > 第三章

爱的赏味期 第三章

作者 : 淘淘
    【第二章】

    曲家父子长得不怎么像,曲行健一看就是个好好先生,说起话来不疾不徐,神情温柔,与小泵姑可说是截然不同。

    “原来你跟言熹念同一所大学,真是巧。”曲行健微笑。

    撇开对曲言熹的喜恶,程盈茜对曲行健第一印象挺好的,是个和蔼可亲的长辈,今年五十一,戴着无框眼镜,头发微秃——光是这一点就让她想按个“赞”!

    听说秃头会遗传,她的眼神瞟向曲言熹顶上,虽然目前发量浓密,但……呵呵……再过二十年,如果老天有眼,说不定十年就秃了,想象曲言熹的头上顶着稀疏的头发,就让她忍俊不禁。

    “什么事这么好笑?”曲行健好奇地问道。

    “没……没什么。”程盈茜怎能据实以告,只好打马虎眼。

    “别管她,一定又想到什么乱七八糟的事。”程婉佩心知肚明地说着。“都是些没营养的东西。”

    被自家人吐嗜惯了,程盈茜也不觉得有什么,但瞥见曲言熹也在笑,心里顿时不痛快,他凭什么笑?谁让他笑了?!

    正巧曲言熹也朝她望来,她气呼呼又愤恨不平的模样,让他笑意加深,不过他很快收敛自己,她现在就是只被激怒的野猫,要是他再不知好歹,一定会被抓得一身伤。

    “你们以前认识吧?”程婉佩见他们眉来眼去,好奇问道。

    曲言熹颔首道:“认识。”

    “见过几次面而已,完全不熟。”程盈茜极力想撇清关系。

    “是吗?”程婉佩挑了下眉,需要撇得这么干净吗?侄女反常的行为让她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打他们俩走进餐厅的那刻起,她就注意到盈茜板着一张脸,当时她就觉得奇怪,难道两个年轻人吵架了?这么短的路程也能看不顺眼、意见不合?又不是小孩子,不至于如此吧。

    程婉佩当下不动声色,招呼两人坐下,这时菜也上桌了,她试图给盈茜与曲言熹搭话,盈茜却是意兴阑珊,眼神几乎不与对方交流,偶尔对上了,也是凶巴巴的,果然,她随口一问,原来两人早就认识,还欲盖弥彰地说完全不熟。

    若真的不熟,会看对方不顺眼吗?不过这是盈茜单方面的作为,就她观察,曲言熹倒没有愤怒不耐之情,对盈茜一直和颜悦色。

    说起来程家女人就是太直来直往了,喜怒全写在脸上,而且眼里容不下一粒沙子,不然当年她也不会离婚。

    程盈茜低头,假装专心地剥着虾壳,并不回答姑姑的问话,程婉佩则转向曲言熹问道——

    “回台湾多久了?”

    “两个礼拜。”

    “时差调过来了吧?”

    “调过来了。”

    “知道你爸要结婚,很吃惊吧。”

    曲言熹微笑道:“有一点。”

    “不反对?”程婉佩又问。

    “没理由反对。”曲言熹仍是不疾不徐地说道。

    程婉佩终于满意了,露出一抹笑容。

    当两人一来一往的问答时,曲行健与程盈茜基本作壁上观,没有插话的意思,曲行健是信任儿子能应对得体,程盈茜却希望姑姑能压压曲言熹的气焰,最好给他一点颜色瞧瞧。

    可惜这只是她不切实际的愿望,程婉佩即将与曲言熹成为一家人,自然希望彼此能和平相处,怎会给对方颜色瞧,又不是来找碴的。

    程婉佩也不指望与曲言熹多亲密,毕竟没有血缘关系,亲情是强求不来的,他肯接纳她成为一家人,给予应有的礼貌和尊重就够了。

    如果曲言熹反对老爸再婚,程婉佩也不是软柿子,不会因此退缩,但曲行健夹在中间难做人,她也开心不起来。

    见面之前,曲行健就说过不用担心,他儿子是个懂事的,虽然如此,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如今也可以放心了。

    “你在美国的时候,你爸有跟你提过我吗?”程婉佩又问。

    曲言熹瞥了父亲一眼,曲行健温和地拍了下程婉佩的手背。“别为难孩子了,我没跟他提过。”哪个老爸谈恋爱会跟儿子报备。

    “我就知道。”程婉佩瞋他一眼。“你都不重视我。”

    她略带撒娇的语气让程盈茜抖了一下,妈呀,这是泼辣好强的小泵姑吗?不会是被鬼上身了吧?!

    曲行健安抚地说了几句,还把方才剥好放在盘子上的虾仁挪到她面前,程婉佩开心地夹了就口,脸上可谓娇艳如花,程盈茜不自主地又抖了几下,一抬眼对上曲言熹忍笑的表情,她立刻沉下脸,转开头去。

    她知道自己该做做表面工夫,免得让长辈看出端倪,但心里虽明白,表情就是无法配合。

    幸好一顿饭下来,小泵姑与曲行健都没点破,四个人和乐地把饭吃完,对程盈茜来说,没把禹油淋在曲言熹头上,已经称得上以德报怨、和乐太平了。

    要离开前,女士们到化妆室走了一趟,才离桌没多久,程婉佩就问了:“你跟曲言熹怎么回事?”

    “以前在学校有点小饼节。”程盈茜早想好说词。“我朋友吃过他的亏。”

    “什么亏?”

    “姑姑你别问,年轻人的事你不懂……喔!吧么打我?!”程盈茜揉着发疼的手臂。

    “讲。”程婉佩命令道。

    迫于yin威,程盈茜只好继续说道:“他是个小人,表面上看起来很和善,有点木讷,但人家对他卸下心防后,却捅了人家一刀。”

    程婉佩惊道:“这么阴险!所以他说不反对我跟他爸结婚也是假的,难道他打算暗地里搞破坏?!”

    这下换程盈茜吃惊了。“姑姑你的结论会不会跳太快,这样都能联想?”

    程婉佩瞪她一眼。“不是你说他阴险的吗?难道你骗我?”

    “他是有点阴险,但……应该不至于这么无耻吧,你跟他爸结婚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不要搞得好像在演甄嬛,会吓到我。”程盈茜说道。

    “我跟他爸结婚当然是大不了的事,以后我就是他继母,行健的财产我可以分一半,他想搞破坏的动机就是钱!”

    程盈茜再次被姑姑的跳跃式思考折服。“姑姑你的想法真是大跃进,竟然想到财产去了。”

    “没听过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她瞟侄女一眼,说道:“先说他对你朋友做了什么阴险的事?”

    “人家感情的事我不好讲,反正就是用情不专,口蜜腹剑,你不要再追问了,我不会讲的。”

    程盈茜虽然对曲言熹仍有气,但也不敢说得太恶劣,小泵姑个性又急又呛,把话说得太过了,难保她不会冲出去臭骂曲言熹,到时场面可就难看了。

    “难道他脚踏两条船?”程婉佩已经自行脑补,想想又觉得怪怪的。“可是阿健说他儿子很乖。”

    “哪一对父母不说自己小孩乖的?反正出事都说是朋友带坏的。”程盈茜不屑道。

    “也对。”

    程婉佩还想再问,程盈茜已经冲进厕间,把门关上。

    这头,曲行健与程婉佩有同样的疑惑。“盈茜似乎对你有敌意。”

    “只是有点小误会。”曲言熹漫不经心地回道。

    “既然是误会,还是早点说开。”曲行健立刻道,倒没追问儿子细节,言熹从小到大就是个主见强的人,他基本上不须操心。

    曲言熹却转了话题。“我想搬出去。”

    “为什么?”曲行健拧了下眉心。

    “爸,你别误会,你要结婚我很高兴,只是我不想当电灯泡。”曲言熹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

    “房子那么大,你连萤火虫都比不上。”曲行健说道。

    曲言熹笑道:“你这比喻太夸张了,家里是非洲草原还是亚马逊雨林?我还是搬出去自在。”

    “没这个道理……”

    “爸。”曲言熹正色道。“刚刚只是开玩笑,我搬出去跟你要结婚没关系,就是觉得搬出去自在,以后要是交了女朋友,带回家也怪怪的吧,再说了,现在没跟父母住的小孩多得是,在美国十八岁就该搬出去了。”

    “这里是台湾。”曲行健瞥他一眼。

    “台湾就没小孩搬出去?”他反问。

    曲行健喝口茶,道:“再说吧。”

    讯息铃声响起,曲言熹低头瞄了一眼。

    后母怎么样,好不好相处?怎么不开LINE啊,讲几遍了。

    曲言熹视而不见,没几秒又传来一则一不回我,我就打电话了。

    “谁啊?”曲行健问道。

    “郭孟藩。”

    “怎么不回?”曲行健问。

    曲言熹从善如流,传了“闭嘴”两个字过去,郭孟藩很快地传了个胖子跳芭蕾,后面还附带一个挖鼻孔的贴图,曲言熹懒得理他,直接关掉网路。

    父子俩又说了一会儿,没多久程盈茜与姑姑从化妆室出来,四人便离开餐厅,曲行健与程婉佩勾着手去看电影,程盈茜没特别想去的地方,只要远离曲言熹,哪儿都好,因此跟姑姑道别后,转身就要走。

    “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曲言熹出声道。

    程盈茜也不跟他客气。“没错。”

    曲言熹原想好好跟她谈谈,但从他们遇见那一刻起,她除了不给好脸色外,也不给他多余的时间,没说两句话她就想甩头走人,汲取教训,他决定单刀直入,直接切入重点。

    “当年的事是我不对,我跟你道歉。”他坦然地说道。

    没想到他会突然迸出这一句,程盈茜愣了下。“三年前你就道过歉了。”

    “我记得。”他微笑。“你还拿熏衣草打我。”

    当时把他吓了一大跳,要不是反应快,小盆栽恐怕也会正中他的脸。

    “那时候就扯平了,你不必再道歉。”程盈茜抬起下巴,被人拒绝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她也不会把怨气迁怒到对方身上,至今她依然怒气难消,是因为他太阴险。

    不喜欢她就算了,却故意跟她搞暧昧,让她误会,最后再轻飘飘交代一句——我只是把你当妹妹。呸,是不是当妹妹难道她看不出来?

    她程盈茜脑袋没秀逗,个性不单“蠢”,更不是天然呆,对方对她有没有意思,她会弄错?

    世上有很多事不是对方道了歉就能一笔勾销的,不说爱情,友情也一样,当你信任的人,背后捅你一刀,即使对方事后有悔意,但信任已经被破坏,关系有了裂痕,不是道歉就能回到从前。

    因为牵扯的层面太广,除了怪罪对方外,自尊、自我价值感都牵涉其中,对自己看人的眼光也会产生质疑,怎么当初没看穿他是这样的人呢?

    “你误会了,这个道歉是为别的。”他淡淡地又抛出一句。

    “为别的?什么意思?”她面露困惑,难道他背地里做过更过分的事?

    成功勾起她的兴趣,曲言熹赢回些许信心。“那时候我说谎骗了你。”

    程盈茜不高兴了。“你又骗我什么?”

    “我没有当你是小妹妹。”他一字一句清楚地说着,黑眸盯着她的表情。

    她更困惑了。

    “你的感觉没有错,我喜欢你。”

    这是她听过最荒谬的话,因为太过荒谬,她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反应,这令她想起第一次看《天龙八部》,得知原来陷害萧峰的黑衣人是他爸时,她惊讶地张大了嘴,接着更令她吃惊的是慕容复的老爸也活着,接着萧峰心心念念要找的“带头大哥”竟然是……

    “回神。”曲言熹弹了下手指,见她张着嘴,表情呆滞,就知道她走神的毛病还是没改。

    程盈茜眨了下眼,旋即怒目而视。

    “你以为我会上当吗?”鬼才信他的话!

    “要怎么样你才信?”他问。

    她狐疑地望着他,他到底什么意思?莫名其妙迸出这句话,有什么企图?难道他以为她会感激涕零,接着两人抱成一团,尽释前嫌,然后再续情缘?

    “你说这些的用意是什么?”她反问。

    “我到现在还是很喜欢你。”他再接再厉地又补了一句。

    程盈茜突然听到“啪”一声,幽微又细小,只有她听得见,俗称理智线断裂,她大喝一声——

    “你闹够了没?”

    周遭来往的行人被她吓了一跳,纷纷望了过来,程盈茜顿时感到不好意思,生气地瞪向罪魁祸首。

    “你不想听,我就不讲了。”他蹙着眉头。

    程盈茜扭头走人,曲言熹站在原地,看着她走远,虽然已预料到将有激烈反应,但她嫌恶的态度还是让人受伤。

    感情这种事真麻烦,三年前他处理不佳,或许该说糟透了,结果现在还是一样,曲言熹无奈地摇了下头,却不气馁,来日方长,而且两人以后是姻亲关系,要见面有的是机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的赏味期最新章节 | 爱的赏味期全文阅读 | 爱的赏味期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