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穿越小说 > 东岑西舅 > 情歌(55,身体力行让你下不了床)

东岑西舅 情歌(55,身体力行让你下不了床)

作者 : 芥末绿
    餐厅里,时令颜见到了曾让秦戈心心念念埋藏在心底多年的岑欢,以及岑欢的丈夫,那个曾因为岑欢的身世而求助秦戈找父亲帮忙,和自己碰过面的男人——藿莛东。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小女孩。

    时令颜一眼就认出她是她第一次去秦戈公寓时在照片墙上看到的那个照片里的小女孩,是岑欢的女儿。小丫头遗传了父母的优良基因,高挑的身型像是十几岁的孩子,脸蛋却娇娇小小,漂亮精致。悌

    小丫头显然对她怀里的宝宝很敢兴趣,蓝眸瞠得又圆又亮,还走到她身边伸出小手指轻捏宝宝的脸,完了回头冲她母亲咯咯笑道:“妈咪,他好像予儿弟弟小时候,胖乎乎的脸好软,好好玩。”

    岑欢微笑望着时令颜怀里的宝宝,小家伙的确白白胖胖的,十分可爱,和一听吃就来劲的小儿子几个月大时一样。

    这次他们夫妻来伦敦参加秦戈和时令颜的婚礼,顺便看望在伦敦父母家的女儿,小儿子原本也嚷嚷要来,结果被关家两只小美男一人一颗糖就骗到他们家去了。悌

    “秦叔叔,你好久都不来看我,我都快要忘记你了。”橙橙改搂住秦戈的脖子坐在他身上撒娇,“你是不是有了老婆儿子就忘了我了?”

    秦戈揉揉她的发,“是谁有了小情人就把我给忘得一干二净?小小年纪就写婚约书,你比你妈咪还青出于蓝。”谀

    橙橙闻言瞠大眼:“你怎么知道婚约书的事?”

    秦戈望向岑欢,橙橙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立即恍悟,跑回母亲身边撅着小嘴埋怨:“妈咪,你偷看我的东西还到处说。”

    岑欢嘴角一抽,“我可没偷看,是给你洗衣服的时候发现的。”

    橙橙哼了声,在母亲身边坐下。

    岑欢笑拍了下女儿的肩,回头望着身边一脸镇定冷静的男人,偷偷把手从桌下伸过去,握住他的。

    藿莛东侧眼看来,黑眸蕴着一抹柔情,柔和了他线条冷硬的俊容。

    “对了,”秦戈忽地开口,眼睛望着藿莛东,“我有个想在国内拓展业务的计划,想找你和顾筠尧一起合作,工程浩大,不知道你们感不感兴趣?”

    藿莛东抬眉:“找我们两人一起合作?”

    秦戈点头,正要继续说,却被时令颜打断:“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吃顿饭,你们私下再聊公事吧。”

    她话刚落,餐厅伺应生恰好推着餐车过来。

    ————

    餐后藿莛东一家离开,秦戈载着时令颜回家途中,时令颜一直盯着秦戈的侧脸。

    “怎么了?”快到家时秦戈透过后视镜困惑的问她。

    时令颜想了想说:“她真的很漂亮。”

    她?秦戈一楞,然后才意会她指的是岑欢,却一时猜不透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她该不会还在计较他以前喜欢过岑欢吧?

    “她真的很幸福,虽然她老公看起来冷冷的,但应该很宠爱她,不然也不会让她那么疯狂着迷。”

    秦戈眼神古怪的看了她一眼,没回她。

    回到家秦致渊已经休息,而米泺在边看电视边和朋友褒国际电话粥,时令颜把儿子抱回婴儿房里安顿好,出来时米泺已经电话,见了她立即笑眯眯招手。

    “颜颜,你说要介绍给我认识那个男人怎么样?有他照片吗?先让我看看。”

    时令颜见秦戈不在客厅,应该是回房了。

    “明天他会来参加婚礼,你到时候就可以看到他了。”

    “可是我想多知道一些他的情况,免得明天见到他没话题聊。”

    时令颜原本想回房,却被米泺拉着聊贺向南,快凌晨了米泺仍意犹未尽,但念及明天是表哥和时令颜的婚礼,还是结束了话题。

    时令颜回到卧室,已经洗过澡只在腰间系了条浴巾的秦戈不知道正和谁在通电话,听到开门声回头看来,目光掠过她,又收回,和电话那端的人说了几句便挂了。

    时令颜拿了睡衣进浴室洗漱,秦戈躺在床上想起时令颜在车上说的那两句莫名其妙的话,眉头微拧。

    等她从浴室出来,他忍不住问:“你是不是还很介意我和岑欢的事情?”

    时令颜挽发的动作一顿,没回他。

    的确她是有些吃味秦戈和岑欢的过去,虽然秦戈并没有盯着岑欢露出那种喜欢的眼神,但她心里就是有些芥蒂。

    她会忍不住想在秦戈心里到底还有没有岑欢的影子呢?

    “你果然是还在计较?”秦戈见她不语,猜测。

    时令颜上床在他身边躺下,侧身抱着他的腰叹息:“不是我自己想计较,是忍不住就会去想,是我自己的问题,和你没关系。”

    她计较他和岑欢的事却说和他没关系?

    秦戈哭笑不得,反搂住她的腰单手攫住她的下巴迫使她和自己面对面。

    “傻丫头,你怎么到现在还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她不是怀疑他对她的感情,是介意他爱她有没有比他以前爱岑欢时多。

    可她不知道说出口,因为连她自己都觉得这样的计较很无理取闹。

    “乖,别胡思乱想了,好好睡一觉迎接明天的婚礼。”他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亲,打算退开之际,时令颜却突地环住他的颈项,加深了这个吻。

    自她怀孕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秦戈为避免伤

    害到宝宝,一直很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欲,偶尔还是时令颜主动撩拨他,用其他方式让他释放。

    虽然现在她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如少女时期,但这段时间因为忙各种事情,两人除亲吻搂抱外并没有进一步的亲密关系,而每次秦戈被她撩拨都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惩罚。

    可明天是两人的婚礼,他不想因为自己情/欲失控一再的要她让她下不了床而无法如期举行婚礼,那到时候就糗大了。

    所以彼此唇舌纠缠着亲吻了会他便结束这个吻,深呼吸想压**内的悸动。

    而怀里的人儿却并不配合,手脚并用的缠住他的身体扭来扭去,湿热的小舌头顺着他的下巴往下滑落,一路舔过他的喉结、锁骨,落在他胸前的突起上,放肆的含住吮/吸。

    秦戈倒抽口冷气,想拨开她,她却娇笑着,一把扯松他腰间的浴巾,小手掠过他平坦精实的小肮,直抵他不知不知觉高高抬头的昂藏握住。

    “我想要你。”她把自己睡裙的下摆撩高,羞涩却又大胆地用柔软的那处磨蹭他的勃发。

    秦戈黑眸如炬,凝着她俏颜的目光炽热得仿佛要将她熔化。

    “你明天会起不了床。”他压抑着蠢蠢欲动的那处渴望,嘴唇却不自主地循着她身上散发的奶香摸索到她胸前盈盈挺立的饱满,湿热的气息即使隔着一层衣料都能让时令颜情不自禁地颤栗。

    “你有那么强吗?”时令颜挑衅地扶住他的勃发进入自己,俏颜红烫得吓人。

    秦戈被她放/浪而大胆的举动激得额头青筋直颤,终于无法忍耐的捧住她的臀挺腰完全进入她,随即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在她耳边咬着耳垂低语:“明天起不来别怪我没提醒你。”

    时令颜没来得及开口,唇已被秦戈狠狠吻住。

    体内奔腾的欲/望如困兽倾巢而出,秦戈架起她的腿搭在自己臂弯上,边热烈的和她唇舌纠缠,边大力的冲刺撞击。

    太强烈的感觉一/波/波冲击着彼此的身体感官,时令颜咬唇压抑的呻/吟,交织着彼此身体拍打发出的yin/糜声,说不出的色/情,让秦戈浑身血脉偾张。

    不知道过了多久,情潮爆发时,秦戈死死抵着她的身体压抑地嘶吼一声,将灼热的滚烫液在她体内淋漓尽致的释放出来……

    时令颜大口喘着气,而呼吸里满满情/欲的气息。

    像是隐约听到儿子的哭声,她抬手推他:“儿子在哭,我去看看。”

    秦戈不动,唇刷过她胸前挺立的蓓蕾,“米泺是护士,她知道怎么照顾婴儿。”

    时令颜瞪着他,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秦戈捧住她的脸亲吻,嘴角浮现一丝坏笑,“你不是置疑我的能力?所以我打算‘身体力行’,让你知道我从来不撒谎。”

    时令颜瞠大眼,感觉体内他刚刚释放过的那处又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迅速膨胀,顿时僵住——他不会是真打算做到她下不了床吧?

    不容她拒绝,秦戈探舌长驱直入她口中,同时下身开始有节奏的律动,展开新一轮的冲刺。

    窗外月光如水,而夜,还很长……

    ——

    (关于橙橙到底这个时候多大我自己都有些模糊……所以表问我具体多大哈~有时候写着写着也有可能年龄会出错~亲们表介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东岑西舅最新章节 | 东岑西舅全文阅读 | 东岑西舅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