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要娶你行不行 第九章

作者 : 伍薇

进入主卧室。

走进浴室,她还在哭,直到他脱了自己衣服,也“顺手”脱了她的衣服时,她还在哭……

打开花洒,温暖的水花打在两人身上,他望着她哭得像小花猫,忍不住吻着笑。

“怎么哭得像小花猫?”

她拭去一脸的泪水和温水。

“你干么带我来洗澡?”

“我风尘仆仆又一身汗。”

“我又没流汗。”

“那我洗澡时,你要做什么?”

她很有骨气。

“我可以回——”

那个“家”字来不及说出口,已让他吞进口中。他吻着她,温软的舌尖卷着她的舌,激狂的思念让两人像着火一股疯狂地回应。

“我好想你……”他低头含住她敏感的**,吮着雪白乳肉,惹来她娇喘连连。

“我也好想你……”她拉扯他的头发,顺应自己的欲望。

他将她转过身,压下她的腰,抬高她的臀,如烙铁般的灼烫顺着她情潮的滑润由后而入。两人都有亟欲发泄的欲火,不需要太多的前戏,她仰着头,摆动自己的腰,回应着他前后插送。他吻着她的颈侧,烙下一个个清晰的印痕。

“做记号。”

她侧过头,吻住他的唇。

“不用了,我会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你是我的。”

“好,我是你的。”

他满足地吻住她的娇吟,一次又一次地融入她的身体里,不断加快速度,太过密集的摩擦撞击让一波波的快感不断袭来,她嘤咛着,放浪地呻吟。

“啊……好深……学长……”

梅仲绍紧扣着她的臀,窄臀更是疯狂摆动,将织烫的欲火送进更深。她热情回应着,丰沛的**随着他的捣弄由大腿内侧滑下,更加润泽他的抽送。他低下头吻住她娇吟的小嘴,舌尖勾缠着彼此,带来更加火热的**。

“小红……”他迷恋地喊着她的名字,用力吻着她诱人的小嘴,织烫的热铁仍不断进出她湿热紧窒的甬道。

“啊……学长……”她娇吟,随着他狂猛的冲刺,她受不住地摇头,**承受着一次比一次更加深沉的进出。

“爱我吗?”

她娇吟着。

“我爱你……我爱你!”

他低吼,在她告白时,深深地将粗长的炽热理进她收缩的水穴之中。

“我爱你。”

一阵悸动之后,灼热的白液狂肆地喷洒而出。

这夜,感受到怀里的空虚,梅仲绍睁开眼。

他眯眼皱眉,看着空荡荡的身旁,他起身下床,luo着身来到客厅。

她站在落地窗前,穿着他的村衫,性感得仿佛月光下的精灵。

好美,他欣赏着,却怕惊吓到她,只好轻咳示意。

她转头看见他,漾开笑。

他由背后将她拥入怀中,手掌在她腰腹拢紧,嗅着她迷人芬芳的发香,陶醉地闭上眼。

“怎么不睡了?”他沙哑问。

“今天满月耶。”

他拉开村衫的衣领,灼热的吻印在她白净的颈侧。

“显然我让你不够累。”

她轻笑,依偎在他怀里。

“累,我好累,这样满足你男人的虚荣心了吧?”

“不满足。”

他将手伸进村衫里,罩住一只丰盈,慵懒地轻揉。

她抬头瞪人。

“还来?”

他笑,嗓音低沉性感。

“你不知道月光会让男人变成狼吗?”

她摇头,抓住他的手。

“别来了,是真的累了嘛……”

范姜红的撒娇取悦了她的男人。

他笑,大手离开她敏感的**回到腰间,两人望着天上的月,幸福的感受让他们漾开了笑容。

“想什么?”

“我想要快点结婚。”她说。

“突然变这么乖?”

“怕你被别人抢走啊,再来个夜不归营,我可受不了。”她开玩笑。

他叹气。

“你已经在我身上下咒了,谁抢得走?”

她大笑,神情很得意。

“知道就好。”

今晚的月光好美,原来大雨过后的月色竟是如此净亮。

“学长……”

“嗯?”

“我爱你。”

“喔。”

不信吗?她强调。

“我真的很爱你。”

“喔,很好。”然后,他开始动手解开她村衫上的扣子,妖美诱人的娇躯一寸一寸暴露在月光之下。

“来,再说一次。”

范姜红笑着。不是吧?

“我爱你。”很试探的语气。

他转过她的身,让她瞧见他眼中的热情。

宾果!

“原来「我爱你”是让你兴奋的关键词?」

梅仲绍耸肩。

“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像我这样好吗?”

范姜红大笑,推开他的怀抱。

“我才不要!”

她转头就跑,但别忘了,她面对的可是当年在篮球场上风靡所有学生,称霸当时国、离中长达六年,男篮界的王子,她怎么可能跑得过他?

梅仲绍揽住她的腰,将她捉进怀里,两人双双跌入客厅的沙发。

两人凝视着对方。

“第一次,我是在这里吻你。”

她看见他眼中毫不保留的深情和饥渴。

“然后呢?”她深呼吸,感受到自己也被唤醒的欲火。

他笑了。

“我们来继续那天未完成的。”

说完,他灼热的唇吻住了她。

她闭上眼,吮着他霸道的舌,举起手臂环住他的预项,同时将柔美的自己拱向他。

月光下,她的指间闪闪发亮。

一颗心形钻石戒指在她指间,散发着璀璨耀眼的光芒。

《全书完》第二天,范姜红顶着两团熊猫泡泡眼出现在自家客厅时,该为她挺身讨公道的父母不但没同情她,反而哈哈大笑。

昨天在办公室发生的事,已经由大阿姨传回范姜家。

“你啊,就是太任性了!让女婿好好调教调教也好!”这是范姜爸爸没良心的评语。

什么女婿,她和梅木头都不知道能不能撑过这一关,还女婿咧,也不怕咬到舌!

“男人有时很在乎自己的身份,难道你不在乎吗?”这是范姜妈妈诚恳的提醒。

她在乎,在乎得要死,所以她放不下,热恋中的男人怎么可以去找别人?所以她一夜未眠,想到就伤心,想到就掉几滴眼泪,不然她脸上这两团连眼妆都遮不住的熊猫泡泡眼是怎么来的?

她只是隐瞒两人交往的事,也只是还没响应他的求婚,梅仲绍呢,他居然不回家,一夜还两夜都不知道?

范姜红沮丧地到小区地下停车场开车,久违了BMW320!

打从她和梅木头热恋后,车就摆在小区地下停车场没再开过,人啊,真是不能被宠坏,平常被侍奉得好好,就算因会外出也有大阿姨开车——她老人家两年前学会开车后,就喜欢开车,外出几乎都是她在开。唉,久没开车了,她感觉好生疏,好迷茫,好想哭喔……

到了办公大楼的停车场,看着停车位旁的空格,她忍不住又心痛了起来,盯着空车位鼻子发酸。她是女人,最重视的身心都给他了,梅木头是在紧张什么?她都不怕他吃了自己不认帐,他还怕她不成?

范姜红愈想愈气闷,觉得之前自己的自责都是假的,今天如果换成是她去接男性朋友又不回家过夜,她就不信梅仲绍不会在乎,她就不信梅仲绍不会连夜把她拖回家打**……

搭电梯上楼,最倒霉的状况还是让她遇到了。爱故弄玄虚的孙大山也不知有意还是无心,居然在律师事务所前晃过来又晃过去,像是在等她上班,存心让她难看。

“啧啧啧,瞧瞧这两只眼睛,我能不能拍张照贴在FB?”

“你敢?”

“钦,我有什么好不敢?我学长咧!”

她瞪人。

“别瞪别瞪,我知道你的靠山还没回来,我欺负你只是帮我梅兄弟出口气罢了。”

“学长的友情真是情比金坚。”她嘲讽。

“唉呀,男人的友情,你们女人不懂啦!”

范姜红微得抬杠,转身走人。

孙大山立刻拿出手机,喀察拍了张照,传给梅仲绍。

“受情伤的小红,身影孤独凄凉,不过美腿就是美腿,真是性感撩人啊!”

传送成功。

对,他就是存心气死他兄弟,谁让他吓哭他的小美人,活该。

没多久,手机收到简讯,短短一句话,都是怒火。

“等我回来。”

等他回来?

咳,这么想他喔?呵呵,真不好意思呢!

孙大山开心大笑,跳舞般回到事务所,猖狂的笑声连已经走进办公室的范姜红都听得到。

文文笑,“孙律师今天心情好好。”

范姜红不想说粗话批评人,接过文文拿给她的文件,这一看,皱紧了眉头——

一堆的退会申请书。

大阿姨晃了过来,原本的斥责一看到她眼睛那两团,也舍不得再骂她了。

“都是这栋办公大楼和附近工作的女会员,当然也有男会员……那三个八婆把你和梅律师的事传出去了,女的伤心,男的见追你没机会也就退会了。呼,这样也好,我们才知道原来最近的好业绩都是虚的,都是另有目的,不是真心想要寻找自己的幸福。”

大阿姨的平静反而让范姜红泪眼汪汪。

“别再哭了,那双眼睛是能见人喔!”

“我会加倍努力,把我们失去的会员人数全部补齐!”她发下豪语。唉,工作比爱情简单多了……

“乖,以咱们「期待幸福”的实力,少几个会员算什么?」

不是几个,是几十个……

所以现在不是她自怜自哀的时候,她要更拼命工作才行!

有了这个决定,范姜红卯足劲加油,心里的思念可以用工作来填补,梅术头算什么,她有“期待幸福”就满足了。

一个上午,她Call客的电话没停过,名单都是之前结婚的会员介绍提供的,成功的机率自然很大。

至于在台中的梅仲绍呢?

一接到孙大山传来的相片时,他脸都黑了。

连一旁的linda都感受得到他的大气。

“怎么了?”

难得回国探亲,还有好友亲人相伴,一行人正在离家不远的五星级饭店享用早餐。昨天仲绍住在家中,和她及爸爸聊到深夜,要不是老人家身体不允许,很有可能聊到天亮都不罢休。

梅仲绍将手机往前推。

“大山传来气我的,我女朋友。”

linda看着。

“大山还是像以前一样爱捉弄你……”她的目光让相片中那抹娉婷窈窕的身影吸引。

“你的小红吗?哇,腿真的好美。”

她背脊直挺,肩形自然不畏缩,自信又亮丽。

linda也知道小红,想当年父亲要撮合她和仲绍时,他说他心里有一个喜欢的女生,只是因为还年轻,不能给她承诺,所以他无法让对方知道,那个女生叫“小红”。

“她好美。”

“正面也很漂亮。”梅仲绍语气中有掩不住的骄傲。

大山说她“身影孤独凄凉”,他倒有其它想法。小红应该是被大山气到转头走人的,大山趁他不在,一定会好好调侃她,不过也不用担心,小红绝对不会闷着不反击。

大山曾问他,怎么会喜欢一个这么凶巴巴又倔强的女生?

他不只喜欢她的凶巴巴,也喜欢她的甜蜜和脾气,因为喜欢上了,她的一切不完美都完美了,如果没有凶巴巴,那就不是他迷恋的小红了。

linda望着他一脸满足的模样,那位小红可能是她这辈子最羡慕的女生,因为她拥有最好的男人。

“看大山写的内容,你和女朋友吵架了?”

梅仲绍撤唇不语,反而有些不好意思。

“怎么了?”这就是暗恋的悲哀吧,明明知道这样的想法很邪恶,但听闻他们不和,她反而有种不应该的开心。

“闹脾气而已,见笑了。”

恩师大笑。

“让我看清楚点,仲绍啊,有空也带你女朋友来给我看看,我倒是要瞧瞧是哪个小女生可以打败我的linda,让你这么多年只钟情她一个?”

梅仲绍允诺。

“一定。”

linda记得他说过,小红是个自信开朗的女生,她以为仲绍喜欢这类型的女生,也许是因为这样,她才努力让害羞的自己学着开朗大方,今天自己会有这样的成就,能当一名律师,或许还要感谢仲绍的她。

“见到她时,我应该好好谢谢她。”

梅仲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勾着笑,一边回复捉弄的简讯。

小红会想他吗?就像他想她一样?

之前两人就算冷战,但亲密依然没有减少,他已经习惯自己的生活里充满她的气息,她就像毒药一样,拥有她不是解了毒,只让他更加沉迷。

“我曾想过,如果我是那个你喜欢的女孩,不知有多好。”

梅仲绍一如以往地端出自己的缺点。

“我很无趣,你一定会觉得很无聊。”这是他含蓄的拒绝。

“难道小红不会觉得你无聊吗?”她抗议。

他摇头。

“我不会让她无聊。”

言下之意,就是他不会让她觉得无趣、觉得无聊,但他只愿为小红付出努力。

温柔的晨光由落地窗直直透了进来,在国外,她思念家乡,思念他,但是回到自己成长的土地,思念没得到平抚,反而觉得更加伤感。

何时她才能像小红一样,拥有一个全心爱着自己的男人?

手机响起,梅仲绍接起,是事务所的实习生打来讨论案件。

“女儿,该放弃了。”

linda点点头,就算有千万个不舍,都应该放弃了……

他没打电话给她……

那她也不用打电话给他。

可是赌气赌了一整天,直到晚上,仍然没有半点他的消息,这样是不是代表他今天也不会回台北?

那她今晚怎么办?明天熊猫泡泡眼是不是会更肿、更大?

她正在主持相亲晚餐,态度从容,心情却极度不好,但工作已像是本能了,她可以流畅说出自己的台词——

“曹先生是位个性温柔的男性,李小姐只要多相处就会知道。”

今天的男女主角个性都比较保守、安静,由她引导话题的机会就比较多,要不然气氛会落得像“一根针掉到地板上都能听得到”的那种尴尬。

“李小姐平时有什么兴趣呢?”

李小姐说着自己的兴趣,曹先生被动地回了几句……然后,无言了。

“那曹先生呢?对了,曹先生喜欢健走,还参加过一些健走的竟赛呢,李小姐的兴趣是瑜伽,都是运动嗜好,也许李小姐可以和曹先生一起试看着健走,您说是吧,曹先生?”

她将球发给男主角,男主角客套说着之前比赛的事,李小姐客套回应几句,然后,又没词了……

“那瑜伽呢?现在应该也有很多男性喜欢这项运动吧?”

她的工作就是穿针引线,让男女主角尽快认识对方,并且在最短的时间内判断彼此是否合适,合则下次继续约会,不合则散,另外再配对。

呼,她好想他,连工作都不能让她解除胸口的烦闷,她像生了病一样,想大叫又想大哭……

“其实不只运动方面,李小姐在闲暇之余还喜欢着书——”

她继续称职地工作,这时,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餐厅入口,那张英俊阳刚的脸上满是思念与焦急。他身着西装,身形完美,帅气得宛如伸展台上的男模一般,让人们纷纷投来注目。

他墨黑的眼扫过各桌的客人,最后在靠窗的座位找到了她。她挂着微笑和今晚相亲的女主角说话,从容温柔,但眉宇间的疲惫却揪紧他的心,他迈出长腿,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向她——

范姜红忽然感觉一股灼热的视线,她抬起头,看到了他,霎时目瞪日呆,不自觉地起身,然后,一下秒已经让他搂进怀中。

“不好意思,敞姓梅,我们有事先离开,今晚餐点的费用由我买单,请两位慢聊。”

梅仲绍搂着她,目光坚定,客气有礼地和今晚的男女主角说完抱歉后,结了帐,离开餐厅,带着范姜红坐上他停在门口的BMW740。

怎么回事?

好像作梦一样?

他回来了?

范姜红泪眼汪汪地凝视他,感觉像是被人抛弃的小猫一样无辜。

“你不是说今天晚上也不回来吗?”

“我舍不得你。”他轻轻说,趁着倒车时,迅速在她唇上啄了个轻吻。

终究,内心的逞强还是让他温柔的倾诉击倒了,她拉着他手臂哇哇地哭了起来,边哭还边不甘心地摇他。

“你比我还要过分……我只是还来不及公开我们的关系,你却直接夜不归营,还打算两天都不回家!你比我坏,你比我坏啦……呜……”

她揪着他手臂哭泣。

他静静任她宣泄情绪,却觉得自己很幸福。

“你很得意喔?”

“没,你看错了。”

“那你还笑!哇……”她拉着他手臂继续哭。

“你好过分,欺负我还笑……”

终于回到他家,他脱下西装外套,她仍然挂在他怀里哭。她好多好多的委屈啊……

他打横抱起她,进入主卧室。

走进浴室,她还在哭,直到他脱了自己衣服,也“顺手”脱了她的衣服时,她还在哭……

打开花洒,温暖的水花打在两人身上,他望着她哭得像小花猫,忍不住吻着笑。

“怎么哭得像小花猫?”

她拭去一脸的泪水和温水。

“你干么带我来洗澡?”

“我风尘仆仆又一身汗。”

“我又没流汗。”

“那我洗澡时,你要做什么?”

她很有骨气。

“我可以回——”

那个“家”字来不及说出口,已让他吞进口中。他吻着她,温软的舌尖卷着她的舌,激狂的思念让两人像着火一股疯狂地回应。

“我好想你……”

“我也好想你……”她拉扯他的头发,顺应自己的欲望。

……

这夜,感受到怀里的空虚,梅仲绍睁开眼。

他眯眼皱眉,看着空荡荡的身旁,他起身下床,来到客厅。

她站在落地窗前,穿着他的村衫,性感得仿佛月光下的精灵。

好美,他欣赏着,却怕惊吓到她,只好轻咳示意。

她转头看见他,漾开笑。

他由背后将她拥入怀中,手掌在她腰腹拢紧,嗅着她迷人芬芳的发香,陶醉地闭上眼。

“怎么不睡了?”他沙哑问。

“今天满月耶。”

他拉开村衫的衣领,灼热的吻印在她白净的颈侧。

“显然我让你不够累。”

她轻笑,依偎在他怀里。

“累,我好累,这样满足你男人的虚荣心了吧?”

“不满足。”

他将手伸进村衫里,罩住一只丰盈,慵懒地轻揉。

她抬头瞪人。

“还来?”

他笑,嗓音低沉性感。

“你不知道月光会让男人变成狼吗?”

她摇头,抓住他的手。

“别来了,是真的累了嘛……”

范姜红的撒娇取悦了她的男人。

他笑,两人望着天上的月,幸福的感受让他们漾开了笑容。

“想什么?”

“我想要快点结婚。”她说。

“突然变这么乖?”

“怕你被别人抢走啊,再来个夜不归营,我可受不了。”她开玩笑。

他叹气。

“你已经在我身上下咒了,谁抢得走?”

她大笑,神情很得意。

“知道就好。”

今晚的月光好美,原来大雨过后的月色竟是如此净亮。

“学长……”

“嗯?”

“我爱你。”

“喔。”

不信吗?她强调。

“我真的很爱你。”

“喔,很好。”然后,他开始动手解开她村衫上的扣子,妖美诱人的娇躯一寸一寸暴露在月光之下。

“来,再说一次。”

范姜红笑着。不是吧?

“我爱你。”很试探的语气。

他转过她的身,让她瞧见他眼中的热情。

宾果!

“原来「我爱你”是让你兴奋的关键词?」

梅仲绍耸肩。

“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像我这样好吗?”

范姜红大笑,推开他的怀抱。

“我才不要!”

她转头就跑,但别忘了,她面对的可是当年在篮球场上风靡所有学生,称霸当时国、离中长达六年,男篮界的王子,她怎么可能跑得过他?

梅仲绍揽住她的腰,将她捉进怀里,两人双双跌入客厅的沙发。

两人凝视着对方。

“第一次,我是在这里吻你。”

她看见他眼中毫不保留的深情和饥渴。

“然后呢?”她深呼吸,感受到自己也被唤醒的欲火。

他笑了。

“我们来继续那天未完成的。”

说完,他灼热的唇吻住了她。

她闭上眼,吮着他霸道的舌,举起手臂环住他的预项,同时将柔美的自己拱向他。

月光下,她的指间闪闪发亮。

一颗心形钻石戒指在她指间,散发着璀璨耀眼的光芒。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偏要娶你行不行最新章节 | 偏要娶你行不行全文阅读 | 偏要娶你行不行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