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狗随狗 > 第九章

嫁狗随狗 第九章

作者 : 莫颜
    虽然他们两人在交往,但也不是从此就相亲相爱,一帆风顺。

    正确的说,是狂风暴雨,常常闪电打雷。

    虽然她是他的女朋友,可是在工作上,她依然不改女强人本色,而且在商言商,就事论事。

    “这个价钱不行,不能再低,如果他们不要,我们找别家出货。”她坚持。

    “我们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个通路,怎么可以说不要就不要。”他也坚持。

    “价格开这么低,被他们吃得死死的,以后还怎么做生意,不如另找合作通路。”

    “另找通路?谈何容易?这条线我花了半年时间才争取到的呀。”王祖德几乎要跳脚了,他为了开这条连锁销售通路,从请人吃饭、送礼、打通关,花了半年多的时间去布线,好不容易等到,人家终于给了一个签约的机会,她居然一句话说不要?

    “我问你,价格这么低,我们哪有赚头?”

    “很简单,从厂商那里再压低制造费——”

    “不行!”她一口否决。

    “为什么不行?”

    “不能压低成本,这会影响质量,公司不能冒这种风险。”

    “不会有风险,因为——”

    “我不赞成!若要压低厂商的价格,我宁可换一家通路商!”

    王祖德气得脸都绿了,这个女人实在很固执。

    “到底你是总经理,还是我是总经理!”

    “我不管你是谁,就算你是我老公,我也不会妥协!”

    “你这个女人!”

    “怎么样!”

    两个人在办公室里吵得面红耳赤,全公司的人都听到了。

    对林淑惠来说,公私要分明,公司的生计不是她一个人的生计,该坚持就要坚持,管他是天王老子,她认为是对的,就要据理力争到底。

    王祖德最受不了她的固执,一点通融都不给,明明可以解决的事,她就偏偏不肯好好商量,两人虽然成为了男女朋友,在公司里却仍然各有理念,各持己见,吵得几乎要抓狂了。

    “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讲理!”

    “你这个男人才不知好歹!”

    “真不明白我怎么会看上你,一点都不可爱!”

    “问你自己啊,我本来就这副德行,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我真是瞎了狗眼!”

    “我有病才会看上你!”

    “男人婆!”

    “王八蛋!”

    两人同时哼了一声,并同时转身,一个愤怒的离开办公室,一个愤怒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脸色都极度难看。

    像这种为了公事而争执不下的状况,员工早就见怪不怪,反正总经理和副总经理,今天吵得像世界大战要开打,隔天就会和好,完全像没吵过架似的。

    他们之所以可以像老夫老妻一样床头吵床尾和,大部分归功于王祖德晚上的功劳。

    也许白天她是能力强的女强人,但到了晚上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白天受的气不但要晚上在床上讨回来,而且要加倍。

    她一张利嘴只有白天有用,到了晚上就只有被他用唇堵住的分,甚至有时候白天吵得凶,冷战好几天,但是不出三天,员工就会发现他们的总经理抬头挺胸笑咪咪的来上班,接着又会发现他们的副总经理低着头很心虚的出现,然后脖子上多了一条可疑的围巾,大家猜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围巾遮掩的脖子上,肯定有很多总经理战胜的吻痕。

    尽避他们也跟其他恋人一样,谈恋爱并非一帆风顺,他们个性不同,观念有待沟通,总要经由吵架来磨合,好比两块有棱有角的石头,互相碰撞在一起,总有地方要磨,总有人会受伤。

    有时候是她太强势,不懂得以柔克刚,有时候是他死不认错,不懂得以退为进,但是不管吵得多么惊天动地,或是冷战得周围空气都要结冰,最后,总有一方懂得妥协。

    例如某一回,他们两人好不容易在忙碌的生活中找出一点时间去看一场电影,却在路上又因为某件小事而一言不合,整个气氛立刻降到冰点。

    虽然吵架,但是电影还是要看,因为电影票已经订好了,而且谁都不想放弃电影就这么回家,结果冷战的两个人,一个定在前,一人走在后,保持着井水不犯河水的五公尺距离。

    “小姐,我要拿电影票。”林淑惠站在卖票的柜台前说道,而王祖德则是面无表情的站在她身后。

    售票小姐脸上挂着服务式的笑容。“好的,请给我取票密码。”将密码快捷键入计算机后,售票小姐微笑地问:“我帮两位安排在第十排靠中间的位子可以吗?”

    林淑惠冷冷的回答:“我不认识他。”

    “啊?”售票小姐呆住,先是看看林淑惠,再看看她身后那位眼角正在抽动的男士,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

    “可以。”王祖德神情森冷的回答。

    眼前这两位客人浑身散发的危险气息,足以让周遭的人跟他们保持距离,远离这冷冽的空气,售票小姐也不敢惹他们,忙将两张电影票递给他们。

    林淑惠伸手拿了“一张自己的”电影票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无视于王祖德。

    “哼,母老虎!”王祖德低声咒骂了一句,伸手拿了“另一张自己的”电影票,也跟着离开。

    两人各自拿着电影票,谁也不理谁,难得的约会时间,却因为一些小事的争执而破坏了这美好的时光。

    林淑惠紧握着手中的电影票,其实她也不愿意放着大好时光不好好度过而跟他吵架,但就是忍不了胸口这股怒气。以往朋友为了感情的事来找她谈心时,她总是劝人家不要为了无聊的小事伤害另一方,甚至还会理性的分析事情的轻重来告诉别人,情绪只会坏事,只有理性才能解决问题。

    谁知道当自己谈恋爱时,竟然也出现了恋爱症候群里的病症,她开始计较谁爱得多,谁该让谁,谁较有理,谁付出得多,谁输谁赢,一些鸡毛蒜皮的事也可以吵成世界末日。

    她一向是个理性的人呀,何时变得这么情绪化了?一点都不像那个直率坦然的林淑惠。

    记得母亲曾告诉过她,爱一个人,除了爱他的优点,也要爱他的缺点,如果觉得委屈,觉得难受,那不如放手,放过自己,也放对方去寻找最适合的对象,那也是一种爱的表现。

    在感情里,甜蜜和痛苦的比例是一样的,你不可能享受了甜蜜,却不付出承受痛苦的代价,就像阳光照耀之处,一定有块地方是阴影,而摆脱痛苦的唯一方法,就是接受它,承认它,把它当成是两人相处时的挑战游戏。心态转换后,看世界的眼光也会不一样了。

    她当然没有办法一下子就把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但她愿意学。

    她在心中问自己,爱祖德吗?答案是肯定的。想跟他分吗?答案是否定的。

    既然如此,她就得设法调整自己的心态去爱祖德的缺点,而且既然决定要这么做,就不能觉得委屈,必须真正的接受。

    看着手中的电影票,她真正的心意是今晚跟他享受一场电影时光,而不是在烦闷的心情里度过。

    有了这个决心后,她转身想找他和好,却因为突然回头,而不小心撞上了别人。

    “搞什么啊,你撞到我的名牌包了,走路不看路的啊!”一个穿着性感短裤又打扮时髦的辣妹很不客气的瞪着她。

    其实也只是稍微碰了一下,没那么严重,林淑惠虽然心里觉得不舒服,但毕竟是她先碰到人家,于是礼貌的道歉。

    “对不起。”

    “咦?是女的?我还以为是男的呢。”辣妹身旁的女性友人口不择言的说道。

    “不男不女的,真受不了。”辣妹继续骂道,这可把林淑惠惹火了,她撞到人家,是她的错,但不表示别人可以如此羞辱她。

    当她正要开口和对方理论时,突然一只手臂搭上她的肩,将她搂进怀里,冷冷的抢了她的话。

    “不过是撞了一下,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敝吗?”

    “拜托!我这是名——”正要开骂的辣妹突然住了口,一双眼像是看到什么不得了的画面那般瞠目结舌,直直盯着眼前的无敌大帅哥。

    眼前的男人,不只帅,高挺的身材、俊美的外貌,就算冷着脸也照样酷毙了,让两位“外貌协会”的辣妹看呆了,只差口水没流出来。

    王祖德冷冷的扫视两个性感的女人,不屑的哼道:“有事就去告我,不准欺负我女人,死八婆。”说完搂着女友离开,彻底忽视那两个张着嘴,被他的英俊傍煞到的女人。

    林淑惠任由他带开,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直直的盯着他的睑。

    俊眸扫下来。“干么?”

    “你骂她们八婆?”

    “没错,有意见吗?”很耍赖的理直气壮。

    “我们不是在吵架吗?”她好奇地问。

    “我们吵架是内忧,有敌人攻击是外患,这时候当然要先停战共同抵御外族的侵略,懂吗?”

    明明是歪理,他却说得义正辞严,脸不红气不喘的,让她听得很傻眼,因为这种情况在过去是不曾有过的,她认识的王祖德,对女人是很绅士的,绝不会当场傍人家难堪,只除了她林淑惠例外,不过这也是因为那时候王祖德没把她当女人看。

    现在他却为了她,不顾自己的绅上风度当场骂人家,只因为不准别人欺负他的女朋友。

    “你好没气质喔。”

    “还不是为了你。”很蛮横的口气,他的额角都浮起青筋了,看来他受的闷气也不少,而她,却是完完全全的气消了。

    “对不起,我错了。”她大声的说出口,很爽快的向他道歉,而且两手还环抱着他的身体,抬高下巴仰望着他,正式跟他道歉。“我不该为了一些小事跟你吵架,我一点都不想这样,我其实很期待今天我们有个快乐的约会,我不想吵架,一点都不想,我希望和你在一起的每个时光都是快乐的,我也不想跟你分手呀,我们别吵架好不好?”

    一口气把所有的话全部说完,要知道,让她这个当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婆,又是第一次谈恋爱、没经验没历练的菜鸟,低声下气的先跟他说对不起,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

    王祖德望着她,那原本活像别人欠他几千万的臭脸,终于软化了线条,没好气地说道:“胡说八道,谁要跟你分手,哪对情侣不是吵吵闹闹的,我也有不对啦,早就想跟你和好了,只不过被你抢先了,连这种事都要跟我争先恐后。”

    她欣喜的问道:“你不生气了?”

    “我当然生气啦,我又不是圣人,但我更不想吵架,难得一起看场电影,何必搞得自己不愉快?不气不气,我们两人都不准生气,也不准翻旧帐。”

    她立刻爽快的点头。“好,一言为定,以后如果有争执,我会大方一点,不会小家子气跟你计较了。”

    “是我让你才对,我怎么可以允许我的女朋友比我有男子气概,你多跟我撒娇就好了。”

    听到撒娇,她一脸害怕心虚的回答:“我……我尽量……你知道,我对撒娇这种事很白痴的……”

    他只是说说,见到她居然这么认真的在思考这件事,而且还老实的承认自己很白痴,不由得放声大笑。

    他就喜欢她没心机,低下头当着众人的面热情的拥吻她,直到把她的唇吻肿了,让她羞得无地自容只想把红透的苹果脸往他怀里藏,他整个心情太好,罩在心头的那块乌云早就烟消云散了。

    “电影快开演了,走吧。”他笑道,搂着她的肩一块儿进场。

    或许以后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克服,毕竟他们的个性是如此的不同,也都还年轻,总想改变对方来符合自己的需求,但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差异,让他们彼此互相吸引,彼此都在学习让步的艺术,慢慢的,说不定他们会学到,要在恋爱的天秤中找到平衡点,是需要智慧的。

    这次她退,下次换他让,日子在忙碌和吵架恩爱中,也过得挺充实的。

    为了公司的营运,王祖德特地到香港出差几天。

    虽然只是离开三天,但这三天没见到淑惠,他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的思念她,在香港把该办的事情办完后,他没有多做停留,一结束公事就立刻返回台湾。

    搭飞机回到桃园国际机场后,他拉着行李箱往停车场走去,将东西丢到后车厢,上了车,发动他的跑车飞快的往台北驶去。

    一想到待会儿就能见到淑惠,今晚就可以抱着她“打滚”,让他整个人神采飞扬,踩着油门一路超车狂飘。

    他正值年轻气盛,事业顺利,爱情得意,交了个女友还是他的最佳战友,他从没想过自己会爱上一个有能力的女强人,完全不在乎她的能力超过他,甚至非常欣赏她的魄力。

    他迫不及待想告诉淑惠这几天自己到香港出差的收获,享受与她对谈的乐趣,淑惠什么都可以跟他聊,他们可以从工作聊到球赛,从政治聊到经济,就算辩论或斗嘴也乐趣无穷。

    车子很快下了高速公路,驶进台北市区,在车阵中慢了下来,当他的车驶入巷道时,一转弯就突然看到一只狗窜出来。

    王祖德脸色倏变,立即用力踩油门,幸好他的车速已经放慢了,加上反应够快,及时煞住车于,还发出尖锐的煞车声。

    他忙下车察看,就怕有个万一,这次真的不能怪他,是狗狗突然冲出来的,真不明白自己怎么老遇到这种事。

    当他下车来到车前时,发现那只狗完好如初,就站在他的车头前,还老神在在的用牠的狗爪搔耳朵痒,完全不理会他的车子。

    王祖德松了一口气,走过去对狗说道:“嘘,快走开。”这只狗就坐在路中间,也不打算离开,他若要通过,得把狗赶到一旁去才行。

    狈狗只是慵懒的看了他一眼,居然不甩他,继续在原地坐着搔牠的狗痒。

    欵?居然有这种事?叫牠走还不走,打算霸占路权吗?

    王祖德虽然心中不满,但是基于上次的教训和对动物的尊重,他还是耐心的请狗狗让路。

    “嘘,快走开,你也不想被撞是吧?到一边去,快——咦?”等等,为什么他觉得这只狗好眼熟?

    王祖德弯下身再仔细看清楚点,越看越眼熟,突然脑海里浮现另一只狗的长相,虽然那天晚上有些暗,可是发生的事情实在太惊人了,所以那影像深深映在他脑海里。

    他瞪大眼,张大嘴,不敢置信的指着眼前这只狗。

    “我记得你,老天……你没死?我以为撞死你了,可是你没死!”

    这毛色,这丑不啦叽的样子,而且狗耳上还有一块黑色的斑点,他没记错,当初他撞上的就是这只流浪狗!

    狈狗睨了他一眼,伸了个懒腰,然后嗅嗅他的车头,接着居然走到车子的轮胎前,抬起牠的后腿——撒尿。

    王祖德倒抽了口气,牠竟敢在他的爱车轮胎上撒尿?路边电线杆多得是,牠就偏偏挑上他的轮胎,这分明是挑衅!

    他沈下脸,一股怒气直冒到头顶,拳头缓缓收紧。

    很好,牠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可不能怪他了。

    清晨六点,附有闹钟功能的手机响起莫扎特的音乐。

    床上的人儿伸出手,习惯性的摸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睁开惺忪的睡眼瞄了手机上的时间一眼,将闹铃关掉后,又闭上眼。

    不一会儿,双眼猛然睁开,少了惺忪,多了锐利。

    不对劲!

    林淑惠直直的瞪着天花板,她察觉到不对,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袭来。

    她稍稍抬起头,望着自己的胸部,想要确定右边**上的那一抹触感只是错觉,然而,并没有如她所希望的,在她没有穿胸罩的浑圆上,正罩着一只手掌,而且,那不是人的手掌,看起来像是狗掌。

    顺着狗掌往右边看,在她身旁竟然躺了一只黄色的小土狗,而狗狗的鼻息还轻轻吹拂在她的脸庞上。

    林淑惠睁着惊恐的大眼,张着嘴,她整个人,不,是全身每一个细胞都惊醒过来了。

    下一刻,她整个人从床上跳起来,夹带着尖叫声。

    被叫声惊扰的王祖德,也吓得从床上跳起来。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了!”

    是小偷还是强盗闯进来?地震还是火灾?

    他紧张的四处张望,接着发现淑惠整个人背贴在衣柜上,用着惊恐的眼神瞪着他,彷佛他身上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似的?

    “你怎么了?为什么这种表情?咦?我的声音怎么变了?听起来像是狗叫声?”

    王祖德整个人呆住,紧接着一股透心寒的凉意从他的**冷到了头顶,他低下头,倒抽了口寒气。

    看着自己的手,那已经不是人手,而是狗掌。

    再看看自己的**,多了狗尾巴。

    他看出去的世界,又变回了黑白色。

    Oh——MyGod——

    “汪汪汪汪汪汪——”这怎么可能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狗随狗最新章节 | 嫁狗随狗全文阅读 | 嫁狗随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