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狗随狗 > 第八章

嫁狗随狗 第八章

作者 : 莫颜
    星期六的一大清早,她在自己的床上醒来,半坐起身,望着四周景物。

    这是她的卧房,同样的摆饰,同样的灯,同样的大床,但是心境,却是完全的不同。

    她的视线移向身旁的男人,他有着一张迷死女人的俊美面孔,浓黑的眉,长长的睫毛,挺直的鼻梁,还有一张好看的唇,最迷人的,是那天真无邪的睡脸,像个大孩子似的毫无防备。

    他盖着专属于她的被子,而被子下,是有着完美骨架的赤luo胴体,他一只结实的手臂还横在她的身上。

    林淑惠就这么盯着王祖德发呆,不敢相信他们俩居然上床了,想起昨夜的翻云覆雨,像梦一场,却是历历在目,那么的真实。

    他是如何的抚摸她,又是如何的讨好她,每一幕激情得足以让人脸红三天的画面,都清楚的映在她的脑海里。

    她俏悄伸出手,指腹沿着他比例好看的五宫,软柔的画过他的轮廓。

    静静的望着他大约五分钟,她便轻轻的下了床,套了件T恤和短裤,悄悄的出了房门。

    一直到快中午时分,王祖德才醒过来,发现淑惠已经不在了,他佣懒的打了个哈欠,下床走出房门,才打开门,空气中的饭菜香便扑鼻而来。

    “汪。”

    “喵。”

    他低头看,查克和艾莉这两个伙伴已经来他脚边打招呼了。

    “早安,查克、艾莉。”他摸摸牠们的头,便往厨房定去,果然在那儿寻到淑惠的身影。

    她正背对他,面向炉子上的锅子,手拿着大汤匙在锅子里翻搅着,而那香味很明显是从她锅于里冒出来的。

    王祖德来到她身后,两手环上她的腰,将他的下巴放在她的肩膀上。

    她不用看也知道是谁。

    “你醒了啊。”

    “炖三杯鸡,太好了,配饭吃最香了。”

    “你喜欢吃三杯鸡?”

    “喜欢,搭配凉笋最赞了。”

    “啊,我刚好有买凉笋耶。”

    “太好了。”腰间的手不规矩的在她胸口乱摸,被她像拍蚊子一样的拍掉。

    “别闹,快去洗脸刷牙,准备吃饭了。”

    “遵命。”在她脸上香一个,才心甘情愿的放开她,离开前,他顺道打开冰箱,拿了罐啤酒。

    “三杯鸡、凉笋,再加上台湾啤酒,最棒了。”啵一声打开易拉罐,咕噜咕噜的喝着走出去。

    林淑惠目送他的背影,有那么一瞬问,她感到有一种熟悉的戚觉,记得自己捡回来的那只小土狗祖德,也最爱吃三杯鸡配凉笋,还会自己开冰箱把啤酒叼出来,要她倒给牠喝。

    想起那只小土狗,不免又有些感伤,牠现在在哪里呢?过得可好?有好心人照顾牠吗?

    洗脸刷牙,冲了个冷水澡后,王祖德穿着浴衣从浴室走出来,饭桌上的饭菜已经准备好,他很高兴的就定位,拿起筷子。

    “太好了,都是我喜欢吃的。”

    “你好像一点也不讶异我会煮饭?”

    “我为什么要讶异?”

    “因为每个来我家的朋友看到我会煮菜,都很讶异。”她知道平日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男人婆,缺少女人味,实际上,不上班时,私下的她是很居家贤慧的,为了和王祖德有个好的开始,她特地露一手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厨艺。

    原以为祖德会很惊艳她的厨艺,不过他的反应却很平常,坐下来就开始吃,也没称证她几句,好像这一切都理所当然似的。

    “你怎么不吃?”他奇怪的问她。

    “……你觉得好吃吗?”

    “好吃啊。”

    很一般的赞美,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她不禁有些失望,心想算了,他觉得好吃就好,殊不知对王祖德来说,他早就明白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这也是他喜欢上她的原因,所以一点也不足为奇。

    林淑惠叹了口气,虽然很轻微,但依然被他眼尖的注意到了,大掌伸出,勾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好好的怎么忽然叹气呢?”

    这亲昵的动作,令她有些红了脸。

    “没什么,我只是想起我养的那只小土狗。”

    “你还在想牠?”

    “当然呀,牠很可爱的,不知道牠现在过得好不好?贴了很多寻狗照片,到现在还没有任何消息。”

    “放心吧,牠现在一定在吃香喝辣,过得很快乐。”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现在就在吃香喝辣呀。

    他一边为她挟菜,一边安慰的劝道:“你光是难过叹气也没用,如果那只狗这么可爱,一定有本事让别人收养牠,而且收养牠的主人也像你一样发现牠的特别,肯定会好好待牠的,不然你想想看,牠为什么莫名其妙的跑走就不回来了?”

    她一听,觉得颇有道理。“你真的认为牠不会有事?”

    “牠挂着狗牌,表示有人养,不会被捕狗大队抓走的,说不定牠跑走是因为交了女朋友,尝到甜头,只想赖在女友身边,当然不想回来了,就跟我一样。”说完还露出迷死人的性感微笑。

    她脸皮薄,被厚脸皮的他逗得双颊泛热,知道他意指昨夜两人共枕的事,也从他灼热的眼神中看见了**,禁不住露出小女人的羞涩。

    “吃饭啦,菜都凉了,不跟你说了。”她忙打住话,低头吃自己的,不好意思再看他。

    王祖德怎么可能轻易放过她,想不到她是这么害羞的女人,似乎只要讲到情爱,她就会全身不自在,连动作和说话都变得笨拙了,想到昨夜是他第一次碰她,全程都是他主动,她则是从头到尾红着脸,连叫都不敢叫一声。

    现在仔细想一遍,她的动作僵硬,技巧生疏,感觉上像是从没和男人做过一样。

    “我是你第一个男人吗?”

    啪!

    她筷子挟到一半的鸡肉掉到桌上,动作还定格住,整张脸像是变色龙一样马上变成满满的红色。

    他不可思议的盯着她。“昨晚之前,你还是处女?”

    “不、不行吗!”

    原本他只是随便问问,料不到还真的给他猜对了,活了二十五个年头的她,昨夜居然是她的第一次?还真是让他惊讶得掉下巴,两眼瞪得瞳孔放大。

    “怎么可能?你没有落红啊!”

    林淑惠气呼呼的放下碗筷,卷起两边袖子插腰的面向他。

    “谁说处女就一定要落红?现在社会脚步这么快,女人都走出家庭了,要上学、要运动、要工作,忙得要死要活,哪有时间管那薄薄的一片不破,又不是古董青花瓷!”

    她又恢复男人婆的犀利样,一副要跟他理论的架势,让他急忙喊冤。

    “别误会,我没有怪你的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别跟我说你还有那食古不化的处女情结!”

    “当然没有,我只是很讶异,你到了二十五岁还没有跟男人……那个……”

    “这有什么好讶异的?就没机会啊,我十八岁就开始出社会工作,赚钱养家,连谈恋爱的时间都没有,加上我长得不漂亮,个性又像男人,所以男人根本不会喜欢我。”她一边说,一边赌气似的用筷子搅着碗里的饭。

    “反正我有自知之明,自己一点女人的魅力也没有,真不明白你是看上我哪一点,放着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不要,公司一堆美女你不选,偏要来招惹我,我曾经想过,你是故意逗我玩的,但是仔细想想,你并不是这种人。”

    “当然不是!”他立刻严正声明。

    她抬眼望着他一脸认真的神情,为他即刻否认的态度戚到欣慰,却又有些踌躇不安的问他。

    “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王祖德没有立刻回答她,却是放下筷子,挪动椅子拉近两人的距离,伸手握住她的手,移到唇边,用唇办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一双深邃幽亮的眼锁住她的眼。

    当他用深情的眼眸凝望她时,她觉得自己仿佛整个人要被他吸进去似的,而手背上的唇触轻摩带起一道电流,唤起她的记忆,昨夜他也是用这种方式在她敏感的肌肤上厮磨。

    麻痒的电流从手背传到全身,她禁不起这种挑逗,这会让她思考不集中,怕是他故意要让她分心,所以打算抽回手,却反而让他握得更紧,还将她整个人拉过来。

    她抽了口气,一个不留神,让他得了便宜,被搂进了宽阔的怀抱,坐在他的大腿上。

    “你还没回答我。”她抗议,知道他是存心的。

    “我是想好好的回答你,而且要很慎重。”

    王祖德本来就很高大,所以当她坐在他腿上时,刚好可以让两人的视线平视,也让彼此拉近的视线没有回避的机会。

    她没好气地道:“好吧,我就看看你有多慎重。”

    他的神情转成严肃,对她轻声开口:“你知道吗?当一个人遭到巨大变故,活在恐惧无助的环境下,四处求助无门,甚至连最亲的人都冷淡无情时,那是很大的打击。”

    她仔细的听着,没有打断他,而他继续说着——

    “当一个人从小在优裕的环境中长大,开好车、住好房,有好相貌,受到特别待遇时,都会视为理所当然,可是当有一天,这些好的外在条件消失时,你所受到的礼遇也会跟着消失。这时候你会发现,原来自己活了那么多年,别人爱的并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的好相貌、好家世,别人瞧得起的,是你开的名车、穿的名牌西装,以及你的身分头衔,如果你没有了这些,别人是连看你一眼都嫌烦。”

    她静静听着,深思着他话中的涵义,对他轻道:“你是指……被绑架的那个时候?”她猜想,祖德所说的打击,应该是他消失一个月时所受的遭遇。

    他没有否认,也不明说,而是伸手将她鬓角的几根发丝拨到耳后,他喜欢她的耳朵露出来,因为她有一双漂亮精致的耳朵。

    “我只是明白了一件事,表相并不重要,我要的,是真正关心我,不因为我长得英俊,也不因为我家有钱,敢跟我说真话,甚至吵起架来还不甩我的女人,虽然她平日像个男人婆,但是我发现她的心很温柔、很善良,就算我又丑又土,没有血统证明,但她还是要我,而且真心相待,让我情不自禁爱上她,因为她让我相信,即使我缺了胳臂少了条腿,她一样会爱我。”

    林淑惠望着他一双会说话的俊眸,又丑又土?没有血统证明?虽然他说的话有些奇怪,但她似乎能懂他的意思。

    “如果我喜欢一个人,就算对方有啤酒肚、头秃了,我也不会嫌弃他,重点是,他必须真诚。”她很老实的坦白,而且态度顶天立地,一副敢说敢当的模样,把他给惹笑了。

    在他眼中,她是最可爱的女人,不做作,有点粗鲁,却率真得让人发笑。

    “这就是我喜欢上你的原因。”话题结束于他贴上的唇舌封住她的嘴,以行动代表她在他眼中比任何美丽的女人都性感迷人。

    除了攻占她唇里的甜蜜,他的手也没闲着,老早摸进她单薄的衣服里,熟练的解开她的内衣。

    “喂——吃饭呀——”她用手挡住他的嘴,找到说话的空隙,向他微弱的抗议。

    “我比较想先吃你。”他直接抱起坐在大腿上的她,往客厅的沙发走去,不理会她的抗议,像大孩子似的赖皮,又带点土匪的强硬,因为他喜欢看女强人慌张的样子,这样的她很秀色可餐,撩起他昨夜体内残存未灭的欲火。

    她哪是他的对手,一下子就被他技巧高超的唇舌说服了,脸红心跳的承接他放肆狂野的吻,她是个招架无力的新手,难得表现出小女人羞涩的一面。

    她闭上眼,感受到他的大掌游走在她的肌肤上,所到之处都像燃起一把火似的燎烧她的身体,烫得她禁不住要呻吟出声。

    不不不!不能叫,好丢脸,要忍住!

    原本兴致勃勃的王祖德,突然停住了动作,一手撑腮,扬着眉,怨言的盯着躺在身下的“受虐者”,她的双目紧闭,全身紧绷,五官全皱在一块儿,不像在享受**,倒像是在生孩子一样。

    发现对方动作停了,林淑惠这才睁开眼睛,奇怪的望着王祖德,发现他也正盯着自己。

    “怎么了?”她小心的问。

    王祖德坐好位子,两手交叉盘在胸前,像是有心事一般,又像是有难言之隐。

    她不明白刚才明明很热情的他,为什么突然冷掉了?自己也跟着爬起来坐好,在一旁疑惑的看着他。

    “祖德?你怎么了?你好像不高兴?”

    “我没有不高兴。”

    “那你为什么突然停了?而且还好严肃。”搞得她也莫名心乱。

    “我只是不明白……”

    “不明白什么?”

    他的脸突然凑上前,非常认真的问她。“我问你,我的技术有这么差吗?弄得你这么不舒服?”

    她先是愣住,继而恍然大悟,原来他是在为这种事困扰,不禁啼笑皆非,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的回答。

    “没有啊,我、我没有不舒服啊!”

    “那你为什么一脸大姨妈来的表情?昨天也是,不过昨天是你第一次,会痛是正常的,我可以理解,可是一个晚上我们已经做了两次,现在是第三次,照理说你应该适应了才对,可是我努力了老半天,你从头到尾都像在忍受痛苦一样,让我不禁怀疑难道是我的技术太差?”

    他可是很认真的在问,要知道,如果她不满意他的“服务”,可是会很伤他的自尊心的,因为他很在意,非常在意。

    她知道他误会了,急忙解释。“没有啦,我没有不舒服啦,虽然我没有其他男人可以比较——”冷不防看见他眼中射来的锐芒,立即改口。“我是说不用比较,你一定是最棒的,我很舒服,非常舒服。”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那么安静?”

    “啊?什么意思?”

    这还需要解释?好吧,反正都说到这里了,索性说得更明白一点。

    “你都不呻吟的。”他委屈的埋怨。

    她立即胀红了脸,一脸难堪的很想挖个洞逃避这个话题。

    “那那那——那有什么关系呀!”

    王祖德不可置信的瞪大眼,高声抗议。“当然有关系,你没听过女人的呻吟是男人的春药吗?你不唉个几声,我怎么做得下去?要知道,我们男人也是需要被鼓励的。”

    他说得义正辞严,一副受到不平等对待的模样,令她看了又好气又好笑,但是她也有话要说。

    “发出声音……那样多难为情啊!”想到就全身起鸡皮疙瘩。

    “这有什么难为情的?这很自然啊。”

    瞧瞧他抗议的表情,再低头捏着自己的十根手指头,挣扎了一下,她终于羞赧的点头。

    “好嘛,我尽量嘛……”

    王祖德叹了口气。“唉,算了,勉强来的没意思,肯定是我表现太差,让你很不舒服,以至于你一点都不想跟我做,是我自己该检讨,学艺不精,怪不得人。”

    说着说着就要伤心的走人,可让她急了,忙伸手抓住他的手臂拉回来。

    “才不是,我一点都不勉强啊。”怕他真的走人,她顾不得脸皮薄,主动贴上去,双手圈住他的颈子,向他投怀送抱。

    王祖德哪是真的想走,他是故意装的,她越是正经八百,他就越想逗她,因为他发现自己很喜欢看她笨拙的一面,好可爱,好好玩,这样的她,让他好心动,比那些懂得卖弄妩媚性感的女人要强多了。

    “你真的不勉强?”

    “真的不会。”

    “证明给我看。”

    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真的老实证明给他看,害羞的在他脸上亲一个。

    “不够。”他故意板着脸。

    她再送上自己的唇,贴上他俊逸的薄唇,给他一个深情的吻,然后隔开距离,含羞的凝望他。

    “这样呢?”

    “不够辣。”

    她不依的白了他一眼,眼底有着笑意,为了安抚这个吃不饱的男人,她只好破天荒大胆的做了一件她这辈子都没想过会做的事——挑逗他。

    在他的注视下,她羞怯的将双腿跨在他身上,两手平贴在他的胸前,让两人的距离更贴近,并且吻上他的颈子,学着昨天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轻轻吮咬着他的肌肤,从脖子开始往下轻啄,而她两手也没闲着,探入衣服里,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来回的抚摸着。

    她的技巧有待改进,真的,可是他就是吃她这一套,而且效力惊人,一下子就撩起他体内的欲火,气氛正好,他舍不得浪费,热情的响应她的积极,告诉她他喜欢她的主动,非常喜欢。

    她轻笑出声,学着放开自己,不再压抑。

    “嗯……祖德……”

    多销魂美妙的声音,他想听的就是这个,她的喘息声,她的呻吟。

    激狂热爱的情潮一发不可收拾,他将她压回沙发,以野火燎原之姿占有她,吻遍她每一寸肌肤,就像昨夜那般。

    他们缠绵得难分难舍,他感到身下的胀痛,需要立刻宣泄,这个惹人疼爱的女人,原来她也可以这么性感,这么有女人味,这么的——

    “啊!等一下!”

    等?别开玩笑了,他不想等。

    “你难道不知道,男人有些事是不能等的。”

    “不行啦!煞车!煞车!”她急忙喊停,硬是把他给推开。

    他肚子饿的大声抗议:“喂,‘乱煞车’也是会出车祸的!”明明两人都上火了,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时候喊煞车?

    “没‘安全气囊’更危险好不好!”居然不给她戴保险套就想进来。

    “要装‘安全气囊’?”

    “当然啊,难道你想闹出‘人命’吗?如果不小心怀孕,我就要你好看!”

    好吧,算她有理,为了表示对她的尊重,他是该煞车一下,于是急急抱起她走向卧房,去安装“安全气囊”,然后,他会油门踩到底,一路狂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狗随狗最新章节 | 嫁狗随狗全文阅读 | 嫁狗随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