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狗随狗 > 第七章

嫁狗随狗 第七章

作者 : 莫颜
    这个任性的女人,生病还吃泡面当正餐,这样不好好照顾自己,真是令人生气。

    “你吃泡面当正餐,感冒会好才怪!”

    “我——”

    她心虚的几乎无言以对,在他锐利的瞪视下,自己的目光都不知道要躲哪儿好。

    “对不起嘛,因为我——”等等,她干么跟他道歉啊?而且还向他解释?他又不是她的谁,现在是在她家又不是在公司,他摆什么架子啊?语气转成了强硬。

    “吃泡面又怎样,都已经吃了难道叫我吐出来吗?”

    “我是气你不好好对待自己。”

    “你有什么好气的,我都不气你气什么?”

    “我当然气,因为我关心你。”

    “就算我是你的合伙人,你也不需要担心成这样吧?”

    “你是白痴吗?如果我只是把你当成我的合伙人,我有必要担心成这样吗!”

    她一愣,怔怔的望着他生气的脸庞,他刚才……说什么呀?

    两人就这么对望着,她无法栘开视线,被他专注而认真的眼神锁住了,而这时她才意识到由于刚才的混乱,以至于自己正被他压在下面呢,这种姿势再加上现在的暧昧气氛,惹得她心口开始莫名的怦怦乱跳。

    难道……他喜欢她?

    她心中说不出的惊讶,直到发现他的鼻息正向她靠近,她才突然惊醒,反射性的用手挡住他只差几公分距离的唇。

    “你干什么?”她睁大眼瞪着他。

    吧什么?当然是亲嘴呀!论气氛、论姿势,论……两人难得有这么暧昧的时刻,此时不亲更待何时?

    可是她的手一挡,眼一瞪,还开口质问,难得上火的激情瞬间被泼了一大桶冷水,害他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也像被戳破的气球一样的消回去。

    他毕竟是要面子的,一发现人家根本没这个意思,他哪里还好意思继续厚脸皮的讨亲亲。

    “对不起。”道了声歉后,立刻放开她,他站起身。“我买了一些好吃的放在冰箱,你饿了拿出来用电饭锅加热就可以吃了,好好休息,我不打扰了。”说完朝玄关走去。

    见他要走了,她忍不住叫住他。

    “等一下。”

    他停住,转身望向她,等着她开口,偏偏她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不由自主的避开他的视线,怕他看见自己热热的脸蛋。

    他眼底的期待黯了下来,低声道:“不要再吃泡面了,对身体不好。”说完便走向大门,他这个自作多情的人也该识趣的离开了。

    林淑惠呆坐在沙发上,目送王祖德走出大门,关上门,她的心一团混乱,正确的说,是她的脑袋当机了,无法思考,直到好一会儿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想到——

    她是不是把王祖德气走了啊?

    她从没谈过恋爱,不是她不要,而是她根本没机会。

    她长得不漂亮,个性又很Man,跟一群女生在一起,她很自然的是专门保护女性弱者的那一个;跟男生在一起,她也学不来柔弱那一套,男生都把她当哥儿们,她也觉得这样相处很自在。

    她习惯当强者,因为这是大家看她的眼光,她也理所当然的成为大家心目中该有的形象——男人婆,当了那么多年的男人婆,突然要她变回女人,不是她不愿意,而是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呀。

    昨天王祖德想亲她,她拒绝了他,事后她懊悔不已,并仔细检讨自己,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这么做等于伤了他的自尊心,也后知后觉的想起王祖德临去前眼中的那一抹失望,这才惊觉到自己做错了。

    她不是故意要拒绝他的,她只是不好意思,因为她吓到了,可是可是……这不能怪她呀,谁叫他突然要吻她,害她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

    一大早来到公司,林淑惠心中始终忐忑不安,昨天一整晚她几乎没睡好,脑中一直想着自己今天该怎么面对王祖德。

    她的办公室和王祖德的办公室分占左右两边,遥遥相对,她偷偷的从自己办公室的窗户玻璃望过去,可以看到王祖德俊朗的身影,他正在讲电话,像这样的身影她不知看过多少次了,心跳加速却是头一次。

    她不禁有些望得失神了,直到那张俊朗的面孔突然抬起头,让她当场吓得蹲下身,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好心虚的躲起来。

    天呀,他看到了吗?看到她在偷看他吗?

    丢脸死了,她在干什么呀?

    林淑惠把脸蛋藏在双手里,连声暗骂自己笨蛋,可是最后她还是忍下住好奇心,继续偷偷隔着窗玻璃往对面望,却望见王祖德居然朝她的办公室走来。

    “妈呀——”

    她吓得匆匆忙忙爬回自己的座位上,一下子打开文件夹,一下子拿笔,一下子又接起话筒,惊慌的想在他进门之前,赶快找个姿势摆一下,都不明白自己这么做的意义在哪里。

    敲门声响起,她先吞了吞口水,然后才假装镇定的开口。

    “请进。”

    门打开,有人走了进来,林淑惠假装低头忙着公事。

    “好的,我知道,嗯——麻烦你了——”她假装好忙的听着话筒,当那人越接近她的办公桌时,她就越紧张,因为她的眼角可以看见对方就站在她的面前,一双眼直直的注视着她,那视线就像太阳,烫得她脸都发热了。

    “副总。”

    林淑惠呆住,一张脸惊讶的抬起来,迎上朱秘书疑惑的眼神。

    原来进来的不是王祖德,而是朱秘书。

    朱秘书轻声提醒她。“副总……你的电话拿反了。”

    她怔住,转头盯着自己手上的无线话筒,还真的是拿反了,这不等于告诉人她刚才讲电话都是假的?

    望着朱秘书似笑非笑的神情,她尴尬的把无线话筒放回话机上,咳了几声,摆起副总的威严。

    “有事吗?”

    “这是英国那边传真来的文件,请您过目一下。”

    她接过档,大概看了一下大致的内容后,对朱秘书吩咐道:“德国那边回复我们的价格没有?”

    “还没有。”

    “你打一份mail过去问问他们的业务部,告诉对方我们给他的价格比日本那边便宜,用料实在,希望他们能尽快考虑。”

    “好的。”

    “记住,措词客气,但要坚定。”

    “是,副总。”

    朱秘书又向她报告了一些公事后,便转身离开办公室,等到门关上后,林淑惠才叹了一口气,闭上眼,双手揉着太阳穴,觉得自己心神不宁的好烦人。

    不一会儿,门又打开,有人走进来,她依然闭着眼,开口问道:“怎么了?还有什么事要问的吗?”

    “是有很多事要问你。”

    林淑惠惊吓得抬起头,原来这次进来的不是朱秘书,而是王祖德了。

    她傻傻的看着那张英俊的面孔,这次没有时间摆姿势,反倒是僵成了呆傻的模样。

    王祖德将她受惊的样子看在眼底,俊眸黯了下。

    “我是来跟你商量开发新产品一事的。”

    “啊……是。”

    她站起身,有些慌张的整理桌上的资料,一颗心怦怦跳的,虽然不断告诉自己要沈住气,可是面对王祖德,她的思绪还是一团混乱,加上辗转难眠了一整夜,她的精神更无法集中。

    以往面对公事时,她的逻辑思考都是很清晰的,可是现在就是抓不到头绪,尤其在王祖德跟她说明对新产品的开发计划时,她几乎没怎么听清楚,只知道他的唇形真好看,而那张唇,昨天还想吻她呢。

    “你觉得怎么样?”、

    “啊?”她突然回神,望着王祖德,一脸疑惑地问:“对不起,你刚才说什么?”

    望着她一脸警戒的神情,他的神情更沈了,收回视线,将复杂的心思隐藏在垂下的眼眸里。

    “数据和重点都在上面,有空你自己看吧,有什么意见直接请秘书汇报给我就行了。”

    放下资料后,他站起身,没再多说任何废话,退出了她的办公室,而她一个人依然傻傻的坐在沙发上,目送他的背影离去而半天说不出话来。

    大约足足发呆了一分钟后,她才后知后觉的惊醒过来。

    “糟了,他生气了。”

    林淑惠从沙发上跳起来,紧张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一张嘴喃喃自语的念着。

    “他为什么生气?我只是没听清楚他说什么而已呀!一定是他误会什么了——啊,难道他误以为我不想理他吗?”

    她仔细检讨自己刚才的行为,以往王祖德总是对她有说有笑的,还很关心她,她一直以为他只是想跟她修好关系,所以才会改变态度对她友善,可是自从昨天他泄漏出想吻她的企图后,她才真正确定他喜欢她。

    从这件事往前推回,正好证实了他对她不寻常的举动,原来都是出自于他喜欢上她了。

    而自己呢?

    她不但拒绝他的吻,还凶巴巴的质问他,所以刚才他进来时,才会那么严肃,不再像先前那般将笑容挂在嘴角,然后她又没仔细听他说话,让他误以为她不想听,所以他才会放下数据自己走开。

    “天哪,我没有这个意思呀。”她既懊恼又自责,为自己的表错情和王祖德的误会而感到心急。

    她是在乎他的,她很清楚如果他不开心,她也会难过的。

    不行,她要去跟他解释,因为她明白了一件事,她也喜欢上他了,不是因为他长得英俊或显赫的家世背景,而是他的笑容、他的个性、他的关心,以及他的诚恳。

    自从王祖德开始改变态度对她友善后,她看到了他的谦虚和温柔,没有大少爷的架子,她看到了他的迷人之处和优点。

    多日的烦恼突然开窍了,就像身在迷雾之中突然出现一道阳光,让她找到了方向。

    不管工作上遇到多大的困难,她都毫无畏惧的勇往直前,没道理遇上爱情时临阵脱逃呀,她决心放手一搏。

    她内心燃起了熊熊的斗志,鼓足了勇气,打开门,踏开大步,往目标前进。

    来到王祖德办公室门口,凭着一鼓作气,她握住门把冲进去。

    “王祖德,我有话跟你——”说了一半的话停住,眼前的景象让她始料未及。

    王祖德的怀里抱着一个女人,正是他的女友戚海丽。

    见到这一幕,她的脑袋霎时一片空白,原本满腔鼓起的灼热情怀,像被人从头上浇了一桶水似的,扑灭了她胸口那把热情之火。

    王祖德也呆住了,他没料到淑惠会突然闯进来,撞见了这一幕,这是他最不愿意让她看到的事。

    林淑惠当场脸色冷了下来,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不起,打扰了。”

    接着不说废话的关上门离开。

    王祖德立刻知道她误会了,当下将投怀送抱的戚海丽给隔开,毫不犹豫的走出办公室,去找那个笨女人解释误会。

    “王祖德,不准走!”戚海丽愤怒的叫住他,他竟然推开她而去追另一个女人?他将她的自尊置于何处?

    王祖德丝毫不为所动,在他当“狗”的时候,一颗心就不在戚海丽身上了,现在他一心只想知道淑惠对他的在乎有多少,她的愤而离去给了他希望。

    “王祖德!”

    戚海丽跟在他身后大声命令,完全不顾这里是什么场合、什么地方,声音在整个办公室里传开,也聚集了办公室所有人的目光和注意力,众人就这么望着老板直闯副总办公室,后头的女友紧迫不舍,而且情绪激动。

    林淑惠才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料不到王祖德没多久就跟进来了,她转身面对他,没有笑容的脸上戴上了不可侵犯的面具,握紧的拳头就像她的盔甲和盾牌。

    “有什么事吗?”连声音都是冷的。

    “你误会了,我跟她早就结束了。”

    苞着闯进门来的戚海丽一听到这句话,变了脸色,水汪汪的美眸立即流下了惹人怜的泪水。

    “祖德,我做错什么,你告诉我,别对我这么残忍。”

    “你没错,只是我们不适合。”

    “那你告诉我哪里不适合,我可以改。”

    面对戚海丽的泪水,王祖德完全不为所动,只是淡淡说道:“对不起,我喜欢上别人了。”

    这句话让林淑惠心口撞了一下,惊讶的望着王祖德深邃坚定的目光,他竟然当面说出来了。

    “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对你一往情深,你说变心就变心,在你失踪的这一个月,我每天哭,每天祈祷,为什么当你回来后,人就变了,变得这么无情无义?”

    面对海丽的泪水,王祖德无动于衷,不是他无情,而是他很清楚,海丽真正爱的是他王祖德的附加价值,而且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海丽,也不是真正的她,她只是不想失去当少奶奶的机会罢了。

    这些事,只有王祖德自己心里清楚,在他回复成人之后,他就想结束与海丽的关系了,只是海丽一直不肯放手,念在过去的情分,他不想分得太难看,也希望保持绅士,好聚好散,所以他一直采取温和的方式,但如今海丽找到公司来了,看来他今天不把话说清楚不行了。

    “海丽,感情不能勉强,我们是交往没错,但也因为我们交往过,所以我才明白我们并不适合,分手对我们都有好处,你一定可以找到比我更好的男人。”

    “不要,我就是要你,我不要跟你分,我爱你呀,祖德。”

    “不,你爱的是我的家世。”

    戚海丽张着受伤的泪眸,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不住的摇头。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你明知我很爱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来为你自己的变心找理由?你是想把我逼死吗?如果你希望我消失,我会成全你的。”

    王祖德神情冷下来,他实在不愿意当众戳破海丽的谎言,一直想给她台阶下,但这女人却能演戏演到这种地步,假装无辜,说得声泪俱下,非要让所有人认为是他对不起她,本来他不想跟她计较,分手总有一方会受伤,他只希望能将伤害降到最低,和平的和海丽分手,就算让人误会是他变心对不起她好了,他也认了,可是她却连死字都说出来了。

    男人最恨女人用死来要挟他们,而她却偏偏犯了所有男人心中的忌讳。

    他对她感到厌恶,连最后的耐性都用光了,冷着脸,严正的告诉她。

    “很抱歉,我只能明白的告诉你,你不是我想娶的对象。”

    戚海丽心一沈,面对王祖德严肃坚决的神情,她的拳头也逐渐握紧,牙根恨恨的咬着,内心多么的不甘心啊,她竟然输给了那个男人婆,辛苦经营那么久,到手的肥羊竟就这样莫名其妙的飞了?

    她不晓得自己是哪里露出马脚,竟然被王祖德看出她的目的。

    他说的没错,她真正爱的是他的家世背景,可是这又有什么错?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在奋斗呀,如果能当上王家少奶奶,她也可以做一个很称职的妻子呀,爱不爱又有什么关系?

    眼看再也挽不回王祖德的心,她也不再演戏了,收回楚楚可怜的模样,露出了原本冷静的个性。

    “你批评我看上你的家世,你又何尝不是看上人家的能力呢?我知道你为什么选她而不是选我,因为这女人可以帮你成就事业。”

    “胡说什么!”王祖德愤怒的反驳。

    戚海丽冷笑道:“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最清楚。”她转向林淑惠,冷然道:“你比我有利用价值,可以帮他赚大钱,为公司做牛做马,难怪他会选择你。”

    始终沉默看着一切、听着一切的林淑惠,不但没有动怒,还异常冷静的回答她:“祖德不是这种人。”

    “什么?”

    戚海丽怔住,连王祖德也讶异的望着她。

    林淑惠直视戚海丽的眼,一字一字的更正她的说法。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我,但我很确定,他不是一个会利用别人的人。”

    王祖德讶异的眼神中闪着火热。“淑惠……”

    “不过他脾气很差。”

    呃?

    “有富家公子的傲气。”

    欵?

    “偶尔做错事还死不认错。”

    喂喂喂——

    “虽然他有这些要不得的缺点,但是他很上进,有志气,最重要的是,他最痛恨被人认为他在事业上不如女人,所以他一直很拚命,想要证明他比我行,像这样的男人,不可能利用女人来成就他的事业。”林淑惠直视不移的对上戚海丽的视线,冷静而坚定的告诉她,这一席话不但让对方哑口怨言,连那些躲在门外偷听的职员们都听得一清二楚。

    戚海丽头一次发现林淑惠这个男人婆不好惹,原本想报复王祖德,想不到目的没达成,却搞得自己被人家看穿,丢脸丢大了。

    “你们——你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这是我们的事,谢谢你的操心,朱秘书,进来送客人走。”

    原来和大家一样躲在门外偷听的朱秘书,被副总直接点名而吓了一跳。但她是个尽责的秘书,既然不能假装不在门后,只好立刻应声而入。

    朱秘书忙走进来,有礼的对戚海丽说道:“戚小姐,请——”

    “我自己会走!王祖德!今天是我不要你,不是你不要我!比你条件好的男人太多了,我随便都能找到比你好上一万倍的男人,你一定会后悔的!”愤怒的戚海丽像泼妇骂街似的骂完后,连平常温柔婉约的形象都懒得顾了,就怒气冲冲的离开办公室。

    总算送走了这个难缠的女人,林淑惠知道还有一群看热闹的家伙要清理一下,她直接走到办公室门口大声宣布。

    “谁敢再偷听,我就开除他!”

    此话一出,原本安静的门外,刹那问起了骚动,原本一个接着一个贴在门后和墙壁上的职员们逃的逃、跑的跑,纷纷奔回自己的位子上,副总的威严,他们一点也不敢挑战。

    清理了闲杂人等,确定没人看戏后,林淑惠才松了口气,她关上门,当转回身时,视线刚好对上另一双炯亮的黑眸——造成这场混的乱始作俑者王祖德,一双眼正不可思议的盯着她。

    林淑惠不由自主的红着脸,又恢复了全身警戒的备战状态。

    “干么这样盯着我?”

    “我很讶异。”

    “讶异什么?”

    “我很讶异,原来你这么信任我?”

    “我们虽然在工作上理念常常不合,但是我知道,你是个很有骨气的人。”

    这是她的肺腑之言,也很诚实的说出来了,这可是她第一次赞美他,令他受宠若惊,也因此一双眼毫不避讳的直视她,几乎要把她的脸蛋看出火来了。

    林淑惠哪禁得起他这么露骨的凝望,忍不住低下头,很想找个地方躲起来。

    “没事的话,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

    她想走回自己的办公椅,借故逃避他的视线,但在经过他身旁时,料不到他竟如此大胆,伸出手臂捞住她的腰。

    她惊讶的抬起头,还来不及开口抗议,眼前的视线已经模糊。

    热烫的唇像老鹰攫住小鸟一般,烙下狂野的吻。

    昨日没有达阵的企图,终于在此时得偿所愿,他终于攻占了她唇里的软嫩。

    林淑惠慌乱得不知所措,拒绝吗?当然不,她闭上眼,任由他放肆入侵,心跳因他的强势而几乎要停了。

    她不明白王祖德为什么会喜欢她,但她感觉得到,这一吻是认真的。

    门外,挤满了冒着被解雇的风险也要看热闹的人,窗玻璃上贴着一张张瞠目结舌的脸。

    天呀!他们水火下容的总经理和副总经理,正破天荒的在接吻哪!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狗随狗最新章节 | 嫁狗随狗全文阅读 | 嫁狗随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