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狗随狗 > 第六章

嫁狗随狗 第六章

作者 : 莫颜
    除了公事,她根本不知道要跟王祖德聊什么?

    坐在意大利餐厅的位子上,她突然想到,打从和王祖德一起经营事务所以来,他们从来没有一起用餐过,这是第一次。

    “这家的前菜西泽色拉很赞,除了淋上特制的酱汁,还会撒上磨碎的进口起司,非常香,你一定要尝尝。”王祖德特地为她说明。

    她耸耸肩。“我没意见。”

    “来一盘。”他对侍者说道,接着再介绍另一道精致美味的主菜。“帕马巴撒米可醋油封樱桃鸭腿,这道主厨推荐的菜你一定要尝尝,或是托斯卡尼窑烤猪肋排也很赞--”

    “等等。”她忙制止他。“给我来一盘蛤蜊意大利面就行了,别忘了,我们还有很多事要讨论,如果你点那些东西,会花费很多不必要的时间。”

    “有什么关系,只是吃个饭,用不了太多时间的。”

    “不行,时间就是金钱,你失踪一个月,已经浪费很多时间了。”

    气氛突然僵了下来,她知道王祖德肯定会不高兴她这么说,但她是就事论事的人,而她猜测两人大概又要争论了。

    意外的,王祖德只沉默了一会儿,不但没跟她争论,反而点点头。

    “你说得对,公事重要。”

    咦?

    她很惊讶的望向他一脸带着歉意的微笑。

    “对不起,我只是很想介绍一些好吃的给你,却忘了这一个月来你的辛苦。”

    他诚恳的态度令她不由得呆住,若是以往,他应该会生气的,可是不然,他却顺着她的意,反而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点?

    其实她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只是老实的说出自己的想法罢了,如果王祖德来硬的,她一定奉陪,可是他却向她道歉,没有跟她争论什么,她反而觉得心里怪怪的,尤其见到他眼中的失望时,她的心忍不住软化了。

    “来两盘蛤蜊意大利面就行了。”王祖德向等在一旁的侍者说道,并将菜单还给他。

    “等等。”

    她忍不住冲动的开口,而当她开口时,王祖德和侍者都意外的看着她。

    “我想……你说得对,顶多多花半个小时的时间,既然你喜欢吃,就点吧。”

    王祖德眼睛一亮。“你确定?”

    她点头。“嗯。”

    取代失意的神情,他俊朗明亮的笑容又回到脸上,对侍者说道:“两盘意大利面取消,给我来盘经典西泽色拉、鸭腿,还有海鲜炖饭,另外给我两杯红酒。”

    “红酒!”她瞪大眼,提高了嗓门,吃个饭他还点红酒?

    “啊……不可以吗?”他的神情又从愉悦转成了歉意,彷佛如果不让他点红酒,他会非常非常失望,不过若她坚持,他会听她的,把红酒取消。

    “……”想说的话又卡在喉间,不知为什么,当见到王祖德露出这种无奈妥协的表情时,她女强人的力量好像有点无法运作,感到自己对他低姿态的一面有些没辙。

    “我们店里的红酒都是精心搭配的,跟每一道餐点都很对味,分量不会太多,只喝一杯是不会醉的,而且可以提味。”一旁微笑的侍者补充说道。

    她看看侍者,再看看王祖德一脸期待的神情。

    懊死的,别用那种眼神看她啊,这样她会不好意思拒绝呀!

    如果他直接跟她抗议,那么她就能狠得下心去拒绝,可是偏偏他一副歉疚的模样。

    “你说得对。”他微笑点头,转头对侍者更正。“两杯红酒不要,来两杯水就好了。”

    可恶!她投降了。

    “算了,想点就点吧,来两杯红酒。”她主动提出,因为自己又莫名其妙的心软了,而在她妥协后,那张俊容竟然给她露出欣喜的表情。

    “真的?”

    她叹了口气。“如果你想喝,就点吧,我陪你喝。”

    他摇头。“不,你真想喝我才点,如果只有我想喝,而你很勉强的话,我也会过意不去的。”

    啊……他居然如此顾虑她的心情,这可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林淑惠感到受宠若惊,他能用这种态度对她,她真的戚到很欣慰,心不由得更软了。

    既然他如此为她着想,她怎么能不领受他的好意呢?更何况他还特别想介绍她好吃的,也是为了不要她饿肚子。

    “我也叫一杯来搭配主餐好了。”

    “真的?”

    “既然是你特地介绍的,一定有它的特别之处。”

    “太好了,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他的笑容是那么灿烂,像晨曦第一道曙光,仿佛整个人也会被他的笑容感染似的,让她不由得看呆了。

    她知道他很帅,但她一向忽视他的帅,因为她是来工作的,不是来看男人的,所以王祖德的帅从来不会让她晕船,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她觉得……眼前的他变得很nice,很绅士。

    当他不再对她怒目相向的时候,她也不知不觉的卸下心防,正视他俊朗迷人的笑容,的确有一股天生迷人的魅力……

    慢着,她在干么?

    林淑惠心惊的发现,刚才有那么一刻,她居然对王祖德的笑容感到心儿怦怦乱跳,这是不该有的情况呀!她忙提醒自己别乱想。

    一个月不见后,当他回来时,却对她异常的友善,还非常绅士温柔,让她很不习惯,她知道王祖德没把她当女人看,因为她总是中性打扮,个性又很Man,所以当他对待她就像对待一位淑女般礼遇时,她真的很不习惯。

    “你在想什么?”

    她回过神来,发现王祖德正专注的望着她,忙收摄心神。

    “没有。”

    “你看起来好像有心事,而且脸色有些憔悴,昨晚没睡好,是吗?”

    她的确是没睡好,大概只睡了三个小时。

    “我没事。”

    “有什么事可以说出来讨论讨论,我希望我们两个不单只是合伙人,如果心情不好或什么的,说出来会舒服点。”

    她一向习惯用女强人的姿态来对待他,叫她突然倾吐心事,她实在说不出口,于是她摇头。

    “没什么事。”

    怎么可能没事?他早就注意到她今天有些憔悴,一副没睡饱的样子,特地拉她来吃饭,除了培养戚情,也想知道她的心事,唉,真是倔强的女人,不过没关系,打从他变回人之后,就决定改变自己和淑惠的相处方式。

    他承认,这种改变来自于他对她起了极大的兴趣,因为他知道真正的她是什么样的女人,而他发现自己深深的受到真正的她所吸引。

    他故意露出一脸失意的表情,表现出被她推拒在外的失望模样,甚至故意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探你隐私,只是我以为我们是合伙人,应该更了解彼此才是,毕竟我们要一起合作打拚,一定要互相关心和信任对方,所以我才会把我被绑架这个秘密告诉你,看来,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

    在听了王祖德这番话之后,林淑惠才恍悟。

    原来是这样呀,王祖德之所以突然对她这么友善,是希望能改善他们的关系,秉持着伙伴合作的精神,这么看来,她的拒绝就显得小家子气了,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应该。

    是的,他们是合伙人,除了公事上,也应该要更了解对方才对。

    有了这个想法后,她也试着改善自己的态度。

    “其实……是有些事情啦,如果你想听的话。”

    那俊朗的眼睛闪过一抹明亮,立刻提振起精神。

    “当然想,请说。”

    “其实是……也没什么啦,我养了一只流浪狗,昨天不见了,我到处找牠找不到。”

    说到这件事她就很难过,小狈的走失让她难过得一整晚都睡不着,只有黎明前稍微眯了一下而已。

    王祖德将她难过的神情全收进深邃的眼底,原来她为了他的失踪而失眠一整晚,心中更是戚动,对她只有与日俱增的好感。

    “你很爱那只狗?”

    “是呀,牠很可爱,很特别,我照顾过不少流浪狗,但从来没见过像牠那么与众不同的狗狗。”

    一说起那只可爱的小黄狗,她整个神情都不一样了,不但脸部的线条变得柔和,连眼神也亮了起来,从一个外表刚强的男人婆,流露出难得的女人味。

    “牠是怎么个可爱法?”他饶有兴味地问。

    “牠很有家教喔。”

    “喔?”

    “牠跟一般的狗不一样,牠很爱干净,不会乱叫,不吃狗饲料,只吃人吃的食物,而且他绝不在外面随地大小便,因为他只上家里的厕所,不是那种用报纸铺一铺的厕所喔,是浴室的马桶--”

    说起她那只可爱的小黄狗,她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而且一箩筐的说不完,他则静静欣赏她那生动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可爱,在这世上,也只有她会挂念一只又丑又没人爱的流浪狗吧。

    “没想到你那么疼爱那只黄毛小狈。”

    她顿住。“你怎么知道牠是黄毛?”她记得没告诉过他呀。

    “我还知道你给牠取名叫祖德。”

    林淑惠不由得呆住,相对于王祖德一脸潇洒中带着顽皮的微笑,她则是神情僵掉了,还有些汗颜。

    原来他知道了,奇怪了,他今天才回到公司,怎么消息就这么灵通?

    微笑仍挂在他的嘴角上,看不出他有哪里不高兴,让她满心疑惑,一个月不见,他的肚量也变大了?

    “我猜想,你给牠取名叫祖德,是为了讨个吉利,保佑我平安对不对?”

    他又再度让她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欵?我猜对了吗?”他故意也表现出惊讶的样子,假装自己很意外猜对了。

    林淑惠一时之间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他,因为这的确是事实,她并不打算让王祖德知道,想不到却被他猜中了?

    “原来你这么关心我,我真的很高兴。”

    在他诚恳又如此专注的注视下,她的脸颊莫名的发热,但很快的,她忙冷静的告诉他。

    “这没什么,你不是也说过,我们是合伙人,应该要关心和信任彼此,不是吗?”

    他点头。“是的。”

    “快吃吧,下午我们还有很多事要讨论呢。”她忙低头吃自己的,感受到两人之间微妙的氛围。

    她想,一定是自己多心了,王祖德只是把她当合伙人,所以才会对她这么好。

    如果可以两人一条心的合作,不必像以前那样动不动就争辩,那当然很好,只不过……唉唉唉,这样动不动就对她露出真诚笑容的王祖德,还用那友善及带电的眼神注视她,她真的很不能适应呀。

    或许是之前太忙碌的关系,加上饮食不正常,所以她感冒了,而且是很严重的感冒。

    她实在不想请假,因为当老板是全年无休的,她有太多工作要处理,还是在王祖德强力的要求下,她才勉为其难的在家休息一天。

    她躺在床上,整个人难受得很,几乎想就这么躺着不起来了,可惜天不从人愿,响起的门铃声提醒她有人来访。

    “叮叮当--叮叮当--”

    圣诞歌曲的门铃声在大唱着,而她动也不动的赖在床上,浑沌的思绪在想着自己忙于工作时,还不觉得病得很严重,可一旦整个人松懈下来后,仿佛兵败如山倒般的阵亡在床上,连动根手指头都深戚无力。

    “叮叮当--叮叮当——”

    来人又按了一次门铃,林淑惠很想起来开门,但她真的没力气,也想不出平常谁会来按她家的门铃,自从她离开中部的家一个人在外头租房子住以后,为了工作早出晚归,跟邻居也不熟,朋友也疏于连络,就算要连络也都是打电话,想不起来谁会来按门铃。

    避他的,就当有人按错好了。

    “咔啦咔啦——”

    咦?

    她睁开眼,疑惑的仔细聆听,这好像是有人正在想办法开门锁的声音。

    “咔喳——”

    门锁打开的声音让她双目大睁,心跳加速!

    她没听错,她客厅的门被打开了。

    小偷!她直觉的认为擅自开锁的肯定是闯空门的小偷,先按她家的门铃看看是否有人在家,然后再偷偷用工具将她家的门撬开。

    Shit!林淑惠在心中咒骂着,为什么偏偏在她病倒的时候遇上这种倒霉的事?

    她神情紧绷,强逼自己下床,去角落找来一根球棒握在手上,躲在门后听着动静。

    她听到脚步声,正往她房间走来,令她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处在备战状态。

    当房门悄悄被打开,她屏住呼吸,双手抓紧球棒,瞧见一只手伸进门来按下墙上的电灯开关,接着,她见到一个高大的男人跨进门内,二话不说,手上的球棒用力往对方头上敲下去。

    球棒还来不及打上对方的头,就被对方反应敏锐的阻挡,大手及时抓住打下的球棒。

    糟了!

    她豁出去了,奋不顾身的用拳头和脚踢往对方身上招呼去。

    “哎哟!”

    “我跟你拚了!”

    她绝对不能输,非把这个小偷给狠狠揍一顿不可!

    “淑惠!”

    当听到对方叫她的名字时,她整个人呆住,瞪大眼看着对方。

    “怎么会是你?”在看清楚是王祖德后,她惊讶得脱口而出。

    “幸好我反应够快,要不然被你这棒打下来,包准脑震荡。”他庆幸好险。

    “你怎么进来的?”

    她的门明明锁起来了,他怎么可能进得来?

    “用你藏在门顶上的备用钥匙。”

    “你——”她正想质问他,可是突然一阵晕眩袭来,让她眼前一花,两只腿一阵瘫软,整个人就要往下坠。

    包快的,是一双有力的手臂环住她的腋下。

    王祖德及时把她接住,顺理成章的把她抱起来。

    “看你病成这样,幸好我来了,你需要有个人照顾你。”

    当林淑惠好不容易从晕眩中回神后,发现自己居然在王祖德的怀里,立刻紧张的命令——

    “放我下来。”

    不习惯!非常的不习惯!柔弱的躺在男人怀里完全不是她的作风,而且还是躺在王祖德的怀里!

    这实在太尴尬了,以至于她急着想摆脱这种让自己无法掩饰羞涩的困境,奋力却使不出力气的想要挣脱他的怀抱。

    “你看你,病得都站不稳了,别乱动,我抱你上床。”不理会她的抗议,他坚定的抱着她,见到她病成这样,他眉心立刻打了一个结,忧心全写在脸上。

    幸好他来了,瞧这女人多么会压榨自己,他当狗的时候全看得一清二楚,这女人呀,对待宠物比对待自己还好。

    打从和王祖德合作以来,见他皱眉不下百次,她没在怕的,可是这一次她却无法反击他,因为他的皱眉来自于对她的关心。

    他很明显是特地来看她的,出自于对她的担忧和关心,这一点令她心湖撩起了涟漪,感到些许的手足无措。

    别的她不怕,在商场上她看起来好像很强,但是在感情上,她却是肉脚一个,自从感觉到王祖德看她的眼神似乎不太一样之后,她不晓得该如何应对,只好装傻到底。

    他不会真的喜欢她吧?她长得又不漂亮,而且他本来讨厌她的,为什么态度会突然改变?害得她也陷入一种难以言喻的混乱中,都不晓得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了。

    将她放在床上后,他的大掌也很自然地放在她额头上,检查她有没有发烧。

    她现在实在没力气反对他,只好依着他了,沙哑的开口:“我看过医生,打过针,烧退了。”

    “你连声音都哑了,感冒得很严重,吃过东西没有?”

    “有。”

    “吃了什么?”当他问这句话时,目光可是锐利的。

    她禁不住为他眼中的锐利而感到心虚。

    “当、当然是可以吃饱的食物啊。”

    “有些东西可以填饱肚子,却没有营养。”他的鼻息更逼近了点,眼睛还眯了起来。“你该不会又给我吃便利商店的三明治了吧?”

    原本有些心虚的她,一听到他猜错,立刻趾高气扬的反驳。

    “当然不是!”其实在被王祖德碎碎念之后,她早就改掉吃便利商店三明治果腹的坏习惯了,只因为不想被他抓到把柄。

    他挑了挑眉,看她讲得理直气壮,不像是骗人的,不过别以为这样他就不会追根究柢。

    “那你吃什么?”

    她的脸色一僵,气势又缩回去了。“我忘了。”

    “是忘了,还是不敢讲?”

    哎呀呀,居然挑衅她?别以为她真的怕他好不好!身体是她的,她想怎么吃也是她的自由呀,讲就讲!

    “我吃面!热腾腾的面,而且是牛肉面,肉大块面又Q,这样你还有什么意见?王总经理。”

    听到她吃面,没有乱吃东西,他欣慰都来不及了,哪里还有意见。

    “有吃东西就好,你先躺着,我去帮你倒杯热水吧。”他又露出那俊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看得她一时眼花撩乱。

    在他起身走出卧房时,她终于想起有个奇怪的地方。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的备用钥匙藏在门顶上?”

    王祖德顿住脚步,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来对她眨眨眼。“我猜的。”然后走出房门外。

    猜的?

    她皱起眉头,嗅出了可疑,他怎么可能猜得到?

    林淑惠已经没有像刚才那么晕了,她从床上爬起来,跟在他身后走出房门。

    “我还没问完,你怎么知道我住的地方?”

    “这很简单,查公司人事数据就行了。”事实是,他在这里住了一个月,每天跟她一起上下班,熟得不得了。

    他回过头,那眉心又皱出一个大结。

    “不是叫你好好躺在床上吗?”

    “我睡太多了,不想再睡了。”事实是,自从王祖德出现后,她就突然觉得自己精神好多了,身体上的不适似乎减轻不少。

    王祖德皱着眉头走回来,毫无预警的一把抱起她。

    “哎呀。”她因为他这突然的举动再度受了小惊吓。“你又要干什么啦!”

    王祖德把她放在沙发上,然后像一家之主似的对她命令。

    “那就乖乖待在沙发上不要乱动。”说完后,还顺道回房拿了一条毛毯出来给她盖在身上保暖,才往饭厅走去,而她则气呼呼的瞪着他的背影,嘴里忍不住嘀咕。

    “跩什么跩嘛……感冒又不是什么大病,大惊小敝的……”她虽然嘀咕,但还是遵照他的命令乖乖待在沙发上,免得那家伙又发神经抱着她。

    王祖德为她带回一杯不会烫舌的热开水。

    “喏,多喝热水,说明新陈代谢。”

    在王祖德的坚持下,她只好再乖乖的照做。

    她一边喝水一边看着他,呵,他居然整理起她的客厅来了。

    “你的客厅有够乱的,堆得到处都是。”

    “这是我家,我高兴。”

    “让我猜猜,你的衣服应该都堆了好几天没洗,厨房里的碗也堆了好几天没洗,是吧。”

    “那也是我的自由,是吧。”

    两人就这么斗起嘴来,他说一句,她就反驳一句,这样斗来斗去的反倒让她顿觉轻松不少,面对这样的王祖德,她还比较习惯呢。

    只不过令她觉得奇怪的是,他在她家走动就像在他家一样熟悉,什么东西该放哪里,什么东西不该放哪里,他都知道,完全不问她就自己整理好了,让她越想越奇怪。

    对了,他刚才倒水的时候,很自然的就摸到她最常用的杯子,而且还知道饲料放在什么位置,把猫饲料和狗饲料分别倒在艾莉和查克的碗里,让她看了再度傻眼。

    是巧合吗?为什么他一下子就找到饲料?而这时她才想起来,当他进门时,平常遇到陌生人就会吠几声的查克,却完全没有对他叫,反而是猛摇尾巴的讨宠。

    她呆瞪着,看到王祖德笑笑的摸摸查克的头,而查克则兴奋的对他翻肚子。

    “喵~~”连艾莉也走过去对他撒娇的磨蹭着。

    般什么啊?她不可思议的睁大眼,她养的两个怕生的“孩子”,却不约而同的向王祖德撒娇,仿佛跟他很熟似的。

    “乖乖。”王祖德摸摸查克再摸摸艾莉,像是老朋友一样打招呼,不一会儿,他就注意到林淑惠诧异的神情。

    “怎么了?”

    “牠们平常是不靠近陌生人的,怎么会对你……”

    王祖德耸耸肩,露出一脸得意。“真抱歉,怪只怪我人缘太好,连猫狗都爱上我。”

    “少臭美。”

    她的话引来王祖德豪迈的大笑,虽然她表面上装作不服气,可是心中是开心的,趁王祖德不注意时,嘴角也偷偷弯起一抹笑,同时心中不禁猜想,他为什么会特地跑来探望她呢?而且还帮她整理屋子?那个生长在豪门世家的大少爷,竟然愿意帮她做家事、喂宠物饲料?

    只是单纯的好意?还是另有其他意思……

    她红了脸,为自己心中浮起的想法感到羞愧,不可能的!王祖德怎么可能喜欢她?这转变也太快了吧,她可不能自作多情哪。

    “你看你,连垃圾桶满了也不倒,果然病得很严重。”王祖德卷起袖子,打算帮她清理垃圾。

    林淑惠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叫出来。

    “不必麻烦了,垃圾我自己会处理。”她忙伸手把茶几下的垃圾桶抢过来,不让他碰。

    这举止让他愣了下,审视着她一脸的不自然,似乎想隐瞒什么,很可疑。

    他的视线扫过她,沉默了下,突然间像是看到什么东西似的指着她身后。

    “咦?那不是你养的小黄狗吗?”

    她惊讶的回头,趁这个时候,王祖德一把抢过垃圾桶。

    “啊!还给我!”

    “你在藏什么?为什么不能给我看?”

    “不准看!”

    她不准他看,他就更要看,她会这么紧张的阻止他,一定有鬼。

    生病的她哪是他的对手,他轻易就把她两只手给缚住,好让他去检查垃圾桶,一双俊眸瞪着里头,他已经看到了。

    他腾出一只手从垃圾桶拿起那个“证物”,然后缓缓将视线瞪向她,眼神再度转为锐利,还发出炯亮的光芒,看得林淑惠整个人好心虚。

    王祖德高举着手中的证据,一字一宇的质问她。

    “你所谓的牛肉面,指的就是这碗没营养的‘泡面’,对不对?”

    她心中哀叫,惨了,被发现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狗随狗最新章节 | 嫁狗随狗全文阅读 | 嫁狗随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