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狗随狗 > 第五章

嫁狗随狗 第五章

作者 : 莫颜
    这是什么地方?

    王祖德一脸疑惑的坐在熙来攘往的大街上,他东看看、西瞧瞧,感到十分迷惑,忘了自己为什么会坐在这里?直到迷惘的眼神不小心瞥见前头一个熟悉的身影,他才突然回神。

    是他!

    王祖德的眼睛睁得好人,瞪着十公尺以外的前方,出现了一个老人家的身影,他一眼就认出来了,对方正是那个把他变成流浪狗的老人!在流浪街头的那些日子,他一直在找这位老人家,如今发现对方就在不远处,他当下立刻追去。

    如果他要变回人,关键一定在那老人身上,所以他不顾一切的用四肢往前奔跑,在熙来攘往的人们脚边东闪西窜,奋力的追踪老人,可才一晃眼,居然失去了老人的踪影。

    不,不可以!他一定要找到老人!于是他立刻用他的狗鼻子闻啊闻,老人家穿了一身丐帮的破衣,肯定比一般人臭,而且他和一群野狗混在一起,肯定也是满身的狗骚味--噢,有了,他闻到了狗骚味,果然特别臭。

    真想不到这个灵敏的鼻子还挺管用的,像雷达一样一路沿着狗骚味搜索,他进了一条狭窄的巷子,而在巷子的尽头,他看见了有人正在整理纸箱和废纸,看起来像是在做资源回收卖钱,而那熟悉的身影正是老人家。

    王祖德飞也似的冲向对方。

    “汪汪汪汪汪汪汪!”我终于找到你了!

    正在做纸类资源回收的老人停止了动作,转头望着面前那只黄色小土狗,正对他激动的狂吠。

    老人原本眯成一条线的眼睛睁大,看了看小土狗,起先是迷惑,不一会儿恍然大悟。

    “原来是你呀,哈哈,你是那个年轻人。”在旁人听来,只觉得这是一只狗在狂吠,只有老人家听得懂狗语。

    “对,是我!我找你好久了!是你,我知道!是你把我变成狗的!”

    老人家摇摇头。“你是自找的,我早就警告过你。”

    “你要什么条件都行,只要能让我恢复人形,我什么都答应你!”

    老人家挑了挑眉头。“真的吗?”

    王祖德举起两只前脚,扑在老人的身上,睁大哀求的狗眼就快滴出可怜兮兮的泪水,他发誓再也不敢狗眼看人低,他受到教训了,真的!

    “我真诚的向你道歉,我非常后悔,当时我的态度不对,我愿意尽我所能来弥补所犯的错,给我机会,求求你老先生!”

    老人家点点头。“很好,很好,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肯认错就好。”

    “我认错了,请你让我变回人形吧,求求你。”

    老人家却摇摇头。“很遗憾的,我解除不了你的魔咒。”

    原本抱着希望的王祖德一听老人家这么回答,表情像是世界末日来临般就要哭

    了。

    “为什么?你既然能把我变成狗,当然也能把我变回人呀!”

    “别急,年轻人,我虽然无法解除你的魔咒,但你自己可以。”

    “我?”

    “是的,这是一个古老的魔咒,唯一的解除方法是用你的真心,只要你真心忏悔,你自然会恢复成人形,而不是口头上的道歉或是做什么事来弥补,这个魔咒讲求的是真心。”

    “我是真心的呀,我发誓!”

    “既然如此,你就不必担心了,记住,只有用真心诚意的力量,才能打败魔咒的封印,让你自己变回人形,你好自为之吧。”

    用真心诚意?怎么用?咦?等等啊老先生!别走呀--别走--

    “别走!”

    王祖德大叫一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整个人还反射性的跳起来。

    他惊讶的看着四周,发现自己还在林淑惠卧房的床上,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刚才作了一个梦,可是那个梦是那么真实,彷佛他真的找到了老先生,而他还记得老先生跟他说的每一句话。

    “真心诚意……”他讶然止声,发现自己讲的是人话,眼睛看出去的颜色是彩色的,再低头看看自己,连他自己也呆住了。

    腿不是狗腿,手不是狗掌,举起双手查看,十根手指头就在他眼前,摸摸自己的脸,不再是狗脸、狗嘴和狗鼻子。

    他变回来了?

    “喝!太棒啦!”王祖德狂喜的惊呼出声,他变回来了!不再是流浪狗了!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太棒啦!

    他在床上又叫又跳,因为从狗变回人形,所以身上光溜溜的没穿衣服,猫咪艾莉和傻大狗查克全都睁大眼睛盯着他,仿佛也是一脸的惊讶,不明白他们的狗朋友为什么会变成人了?

    “太棒啦!肯定是我的真心诚意解除了魔咒,我再也不是狗了!我变回来了!天哪!”他实在太高兴了,多怀念这双手、这双脚,他再也不用四肢碰地的走路了。

    幸好林淑惠此刻不在家,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她解释自己光溜溜的出现在她家,肯定会被她个半死不活,而且失踪这段日子,爸妈肯定很担心他,他得快点回家才是,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得换件衣服来穿。

    于是他匆匆忙忙在林淑惠的衣柜里找衣服裤子,幸好男人婆中性的衣服不少,刚好有一套运动服可以暂时换上,不过尺寸比较小,那也没办法,他只能将就着穿当他换穿衣服时,艾莉和查克从原本的惊讶震惊,变成了好奇,最后走过来对他上下嗅了嗅。

    “汪!”查克对他摇摇尾巴。

    王祖德哈哈笑的摸摸查克的头。“嘿,傻大个,你还是认得我,是吗?”

    “汪!”仿佛回答他的话似的,查克又吠了一声。

    “喵~~”连艾莉也靠过来,在他腿边撒娇着。

    “我得在你们主人回来前赶快离开,这段日子跟你们相处愉快,艾莉、查克,有机会我会再来看你们的,我走了,保重。”

    抱了抱艾莉和查克之后,王祖德便起身往客厅走去,打开门先探头察看,确定门外没有其他人后,关上门速速离去。

    今天林淑惠比平常晚了半小时到公司,她有点睡眠不足,因为她的狗不见了。

    为了那突然不见的小土狗,她找遍了所有附近的小区,还每一层楼去问邻居,是否有见到她的小土狗。

    为此她彻夜难眠,责怪自己肯定是出门时没注意到祖德溜出去了,一想到祖德在外头流浪,没东西吃,没地方睡觉,她就难过得整夜无法安睡。

    她强打起精神走进事务所,一进门,总机小姐一见到她,立刻起身。

    “副总。”

    “早……”她挥了挥手,仍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总机小姐却是神采奕奕还带点兴奋的来到她身边报告。

    “总经理回来了。”

    林淑惠倏地抬头,原本无精打采的表情也因为这个消息而转成了惊讶。

    “什么?他回来了?”

    “是的。”

    林淑惠先是怔愣,接着立刻大步往王祖德的办公室走去,平常她都会敲门的,不过这次她是直接开门进去,而当她开门时,见到的是王祖德刚好在讲电话。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举手示意她先等一下,对着话筒那头继续说话,而林淑惠则站在门口惊讶的看着他。

    失踪了一个月的人,如今就近在眼前,突然出现在办公室。

    她一直以为他出事了,担心他遭到不测,可是现在王祖德就好端端的坐在办公椅上讲着电话,他看起来精神很好,就跟一个月前一样,一样的英俊潇洒,有型的发型,休闲版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就是特别好看。

    听到他回来了,她的第一个戚觉是惊讶,见到他后,她依然震惊,可是当想起这一个月来,她因为他的消失而日日加班,忙得不可开交,再看到他轻松的讲着电话,脸上还带着笑容,彷佛天塌下来也轮不到他扛的这种态度时,一股火从她身体里冒出来,因为这证明她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好的,谢谢,再连络。”王祖德挂上电话,当他再抬起头时,见到的是林淑惠准备发飙的脸色。

    如果是一个月前,他可是会严阵以待,并且感到太阳穴发麻,全神贯注的跟她来一场大辩论,但现在,他却觉得她生气的样子很可爱,因为他看她的眼光已经不一样了。

    他站起身。“淑惠。”

    “你这个王--”八蛋两个字还没出口,取而代之的是错愕的改口。“你叫我什么?”

    王祖德想了想,反问她。“我叫你什么?”

    “你叫我……淑惠。”

    “啊,是吗?这样很奇怪吗?”他是故意的,却装出不知道叫她淑惠有何不妥的表情。

    “当然奇怪啊,通常你都叫我林副总或林小姐。”这样好怪喔,害她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是吗?可是我比较喜欢叫你淑惠,这样比较亲切,你也可以叫我祖德。”

    他的建议令她不由得睁大了眼,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她和他的相处模式向来是建立在公事上,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他叫她林副总或是林小姐,而她则称他王总经理或是连名带姓的叫。

    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也觉得很好,但是眼前的王祖德居然在跟她讨论称呼?还建议叫名字比较亲切?

    他头壳没坏掉吧?他让她傻眼,总觉得他好像不太一样,以至于都忘了自己直冲进他办公室是为了什么。

    啊对了!她是来质问他为什么失踪一个月的,一股火气打从心底冒出,劈头就没好话。

    “这个月你跑去哪里了?为什么都没通知一声?你知不知道这一个月我一个人要处理多少事情?这是我们的公司,我们是合伙人,你就这样消失一个月,也没事先知会,你知道大家有多担心你吗?”

    她气得不得了,她以为自己可以冷静的跟他沟通,可是每次一跟他理论,她就忍不住想发飙!

    她和王祖德在公事上,想法不同,做法不同,听商场上的前辈说过,与人合伙做生意就像与人签字结婚一样难搞,磨合不断,争执不断,最后的结局通常都是一拍两散分道扬镳,别说赚钱,能不赔钱已经是万幸了。

    她有能力,有抱负,想成就一番事业,但缺乏资金,她的老长官,也就是王祖德的父亲看中她的能力,愿意提供一个机会给她施展抱负,让她当他儿子的合伙人,而她不需要出一毛钱。

    她知道这机会难得,老天不可能从天上再掉下第二次,她立即答应了。

    谁知道,这却是恶梦的开始。她和王祖德个性不合,做事方法不合,理念也不合,而天杀的!他无故消失了一个月,然后又若无其事的出现,她简直气炸了,这家伙快把她逼疯了!

    真是够了!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也不想跟我合伙经营这个事务所,全是因为你父亲的命令,你才不得不照做,我本来想忍耐,但是你居然可以放下公司消失一个月,再这样搞下去,公司迟早完蛋,既然你这么不想跟我合伙,OK,我走人,只要你一句话,我立刻退出。”

    她气呼呼的一口气把积压在心中所有的话全讲出来,是的,她说了,终于,她受够了,只要王祖德一句话,她立刻走人。

    “对不起。”

    林淑惠呆愣住,她怔怔的瞪着王祖德,以为自己听错了。

    “什么?”

    “对不起,我在此正式向你道歉。”王祖德向她深深一鞠躬,这个意外的举动反而让她再度傻在当场,比亲密的叫她的名字更让她讶异得合不上嘴,因为这是王祖德第一次跟她说对不起,而且还向她鞠躬道歉。

    若是以往,王祖德大概会跟她大吵一番,但现在不同了,在变成流浪狗的这段日子,他对林淑惠完全改观,也完全可以理解她为什么生气,最重要的是,他不要她离开。

    在她一脸的错愕呆愣之下,王祖德走上前,以真诚的眼神和认真的神情对她说道:“让你为我担心真的很抱歉,但请你相信,我并不是故意消失一个月的,事实上,我的确出了一点事。”

    他认真又严肃的急着向她解释,这态度的确出乎她意料,害她本来想大吵一架,可他突然靠得好近,而且还用哀求的眼神看她,是错觉吗?他会用哀求的眼神看她?

    一时之间胸腔的那股火气像卡住了无处发泄,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不问我出了什么事?”他说。

    在他的提醒下,她只好开口:“你出了什么事?”

    “我被人绑架。”

    “什么!”

    “嘘,别那么大声,这件事我们没有让警方知道,因为涉及家族名誉,所以我们家族决定低调处理。”很抱歉不得不骗她,因为任何理由都绝对比变成一只流浪狗的理由好,谁会相信他变成狗?只怕让误会更大,而绑架是一个很合理又可以让她息怒的好理由。

    丙然,当他告诉她后,她的神情立刻从愤怒转成了惊讶。

    “你真的被绑架?”她压低了声量。

    “是的,否则你想想看,我怎么可能放任公司一个月不管?你也知道,我家人急着到处找我,我不可能让我父母为我担这种心而完全没连络,这都是因为我无法连络。”

    他小声的告诉她,因为压低了声量,又在她耳畔细语,热热的气息轻轻吹拂过她的耳。

    林淑惠觉得好不自在,她不习惯男人这么靠近她,而且对象还是王祖德,她当然不会知道王祖德是故意的,先是鞠躬道歉,然后又靠这么近跟她说话。他的态度与以往大不同,充分显示出尊重她,这一切都让原本有满腔怒火的她,突然没有理由对他发脾气了。

    她往旁边退开一步,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待心情恢复平静,已不像刚才那么生气了,才抬头迎向他的眼,关心地问:“绑你的人没对你怎么样吧?”

    “幸好我命大,只是被限制行动,没有受到其他伤害。”

    盎有正义感的她,禁不住为他生气。

    “你应该报警。”

    他摇头。“不行。”

    “为什么?”

    “因为是熟人做的,这是家丑,对方只是一时冲动,后来他也忏悔了,我们家族不想把事情闹上台面,尤其现在狗仔满街,记者太神经质,连老师如何改学生考卷这种芝麻绿豆的小事都会上报,所以我们决定私下处理。”

    林淑惠听了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她是讲理的人,也是直率的人,在知道王祖德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后,再也不留一丝愤怒。

    “你没事就好。”她松了口气,能见到他平安归来,她也放心了。

    当她流露出因为担忧他而终于松口气的神态时,没注意到王祖德的眼神变得幽深,而在她迎上他的眼时,他已经恢复了自然的神态。

    “有很多事需要开个会跟你报告跟讨论一下,等你决定时间后请通知我一声。”

    “就现在吧。”

    她愣了下,望着他含笑的眼神及弯起的唇办。“你……确定不先休息一下或是调整心情什么的?”

    “这是我们的事业,每分每秒都很珍贵,我已经一个月没来了,怎能再浪费时间,而且还连累你这一个月天天加班,忙到半夜,连假日也没得休息。”

    她一脸意外。“你怎么知道?”

    “听其他职员说的。”其实是他当狗的时候看到的。

    原来是这样,大概是朱秘书告诉他的吧,她猜想。

    “好的,我去把资料拿过来。”

    “不必这么麻烦,直接到你办公室吧。”说着便越过她,直接往她办公室走去,让身后的她有一刹那的怔愣和迷惑。

    他似乎有些不一样,但又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她摇摇头,很快把精神集中在公事上,跟在他身后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他们一直讨论到接近中午时刻,王祖德看了下时间。

    “走,去吃中饭。”

    林淑惠也抬头看了眼墙上的钟,想不到时间过得这么快,转眼间已经中午了。

    “好吧,剩下的等下午再谈。”她看着手边的资料,以为王祖德要走了,但是他的人却站在她身旁,令她狐疑的抬起头望着他。

    “怎么了?”

    他微笑的对她道:“我们一起去吃饭。”

    和他一起吃饭?她呆愣住,很讶异王祖德居然会主动找她吃饭。

    “不了,我有准备自己的中餐。”

    “鲔鱼三明治吗?”

    她见鬼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他当然知道了,当他还是只狗的时候每天跟着她来上班,发现她有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就是到便利商店买个三明治充当午餐,宁可把用餐的时间省下来加班。

    他不回答她,反过来更正她的不良习惯。“不是我说你,你实在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饮食习惯,就算要加班也要吃饱了才有力气,一个三明治怎么够,而且还是便利商店的三明治,那东西一点营养也没有。”

    她先是呆愣,一时之间不知做何反应,因为这话听起来,好像是一种关心。

    他突然关心起她的饮食,让她很意外,也让她觉得浑身不对劲。

    “这是我的事,我喜欢吃三明治。”

    “你不是喜欢吃三明治,你是喜欢折磨你自己,不行,你必须吃正餐。”

    “你干么突然管我这么多?”

    “我当然要管了,因为你是我重要的合伙人,你要是倒了,可换我要天天加班哪。”

    她气鼓鼓的说道:“好啊,原来你是怕累啊!”

    “是啊,谁叫我还有很多事要仰仗你,走吧,去吃饭,我快饿死了。”大掌伸出,一把拉起她的手臂。

    “啊,你干什么?别拉呀!”

    “不拉你你会跑掉。”他的大手坚定的抓住她,带着她往外走,而一些正准备离开公司去吃饭的职员和朱秘书则惊讶的望着这一幕,向来势如水火的两人,居然要一起结伴去吃饭?而且是总经理抓着副总一块儿去?

    在众目睽睽之下,王祖德微笑的拉着有些不知所措的林淑惠,一块儿去享用午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狗随狗最新章节 | 嫁狗随狗全文阅读 | 嫁狗随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