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狗随狗 > 第四章

嫁狗随狗 第四章

作者 : 莫颜
    这是他变成狗以后,睡得最安稳的一觉,当流浪狗,吃不饱又穿不暖,睡个觉还得跟别的狗抢地盘。

    他被林淑惠带回来后,林淑惠不但把他全身上下包括屁屁都洗得干干净净,还用吹风机把他的毛梳理得又顺又整齐。

    此刻,他正坐在林淑惠的腿上,由她为他打理门面,梳他的毛,清理他的耳朵,她的动作非常轻柔,一点也不粗鲁,让他舒服得瘫软在她的大腿上,享受着她的伺候。

    接着,林淑惠两手撑住他的身体,把他腾空抱起来,对他露出欣喜的表情。

    “哇,瞧瞧你,洗干净之后可爱多了耶。”

    王祖德新鲜的望着她的脸,林淑惠正对他露出可爱的笑容,就像一个女人在逗小孩一样,不只表情丰富,连说话的语气都是十足的小女人,而她身上穿着宽松的休闲服,没穿胸罩的胸部隐约透着性感诱人的曲线。

    她身上每一寸春光,他全浏览完了,心想倘若男人婆知道自己带回家的狗狗是他变的,肯定会杀了他吧?

    经过了今晚,他看她的眼光已经不一样了,对她充满了新鲜和不可思议,原来私底下的她,也可以这么温柔可爱。

    “我给你取蚌名字,要叫什么好呢?”

    取名字?太好了,她是真的打算收留他,也好,总比在外头当流浪狗好,他实在受够了那种日子。

    “小黄?叫小黄好不好?”

    啊咧?没搞错吧?又不是出租车!叫什么小黄啊。

    林淑惠新鲜的盯着他的脸,有了一个大发现。“嘿,你的表情好丰富喔,我没看错吧,你这表情好像在说不要呢。”

    没错,识相的就别给我取这种时尚不足、俗气有余的菜市场名。

    “阿宝呢?叫阿宝好不好?”

    我还数来宝咧!不要!

    “哈利呢?”

    不喜欢!

    “吉利--路路--啾啾--可可亚--”

    不要!不爱!不满意!换一个!

    “你都不喜欢?厚~~,你还会皱眉头耶,那你到底喜欢什么名字呢?”

    只要是听起来像狗的名字我都不喜欢。

    “祖德。”

    什么?

    他吓了一跳,圆滚滚的眼睛瞪得好大,她……她怎么会突然叫他的名字?难道……

    “哇,你有反应耶,耳朵都立起来了,你喜欢这个名字对不对?哈哈--决定了,就叫你祖德!”

    啊?喂喂喂--有没有搞错啊!傍他取名叫祖德?这不分明骂他王祖德是狗吗?

    这个臭婆娘,亏他王祖德还开始对她有好感,居然在暗地里侮辱他。虽然他就是王祖德,但他也不愿意在他变成一只狗的时候天天被人叫他的名字来侮辱呀。

    “小心,祖德。嘿,仔细一看,突然觉得你和那个王祖德长得还满像的耶!”

    “汪噜汪噜吼叽汪嗯--”放屁啦,我那么英俊潇洒,哪会像现在又土又丑!你的眼睛是长到哪里去了?

    他想抗议,偏偏只能发出狗吠的声音。

    “唉,希望王祖德德跟你一样幸运,能够平安无事就好了。”

    他盯着她脸上浮现的忧心,不由得一愣——

    “你知道吗?王祖德几个礼拜不见了,所有人都急得到处找他,没人晓得他发生什么事?真是急死人了。现在只能祈祷老天帮帮忙,希望他不要出事才好。”

    望着那张充满忧心的容颜,他怔怔的盯着她一脸凝重的神情,原来她是在自言自语,把变成狗的他当成了倾诉的对象。

    原来私底下,她非常为他担心,让他感到意外。

    林淑惠抚摸着他的头,轻声叹了口气。“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取名叫祖德吗?”

    是呀,好好的名字你干么乱取,这可是我的专利权耶!

    “因为找希望他像你一样运气好,即使遇到了危险,也会有贵人来相助。”

    原来如此啊,她的目的不是羞辱他,只是希望讨个吉利,想不到她对他并不坏嘛,其实……她人满好的嘛,也很善良,而且她笑起来挺可爱的,真不明白这女人平常在办公室干么老是板着一张脸。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我就有一见如故的感觉,虽然你长得又土又丑,但我就是喜欢没有血统的土狗,土狗才聪明呢,你放心,对人,我不会以貌取人,对狗,当然也不会以貌取狈喽,哈哈。”

    哎,他能说什么,他现在的确是又土又丑,而且是人人喊打的过街小土狗。

    “叫你祖德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个王祖德呀~~成天跟狗一样到处发情,动不动就去女同事的位子上巡一下。”

    “汪吼吼吼--汪噜汪噜汪噜--”谁说的!我抗议!我才没有到处发情咧!而且你的办公室我可完全没巡过!

    “咦?你好像真的听得懂我说的话一样,反应好激烈,表情也好丰富喔,而且越看还真越像那个王祖德呢,你该不会是他变的吧?”

    他僵住,一瞬间安静无声,在林淑惠狐疑的目光下感到一阵惊惶,不会吧,她、她不可能真的看出来吧?

    林淑惠盯着他看,那眼神像是X光要把他给看透似的,让他不由得冒冷汗,但下一刻,她立刻漾出开怀的笑容。

    “哈!怎么可能!你当然不可能是那个王祖德变的,天底下哪有这种事,我在想什么啊,真是离谱。”

    呼……真是吓死他了。

    “来,我们睡觉觉吧。”她抱起狗狗往卧房走去,一块儿躺在床上,将他放在自己手臂圈起的胳肢窝里,然后另一手伸长将床头灯关掉,一边摸摸他的头,一边哄他睡觉。

    王祖德睁大眼睛,发现自己即使在黑暗中,依然可以看清楚四周的景物,包括她的脸、她的颈子,还有她的身体,而由于被她圈在手臂中,连带的也让他可以正大光明的将他的狗掌放在她柔软的胸部上。

    这不能怪他喔,是她硬要把他圈在怀里,让他没得选择,他可不是故意要占她便宜喔。

    “晚安喽,乖乖睡觉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家里的一份子喽。”她在他头上亲了一下,这个疼爱的小动作居然让他的心跳莫名其妙的加快。

    他盯着林淑惠毫无防备的安详睡颜,看了她好一会儿,然后再环顾四周,猫咪艾莉睡在沙发上,傻大狗查克睡在地板上,外头依然下着大雨,但室内是那么的宁静温暖。

    浓浓的睡意袭来,他闭上沉重的双眼,这一夜,他总算可以睡个安心的好眠,他把头枕在她的胸部上,随着她的呼吸而缓缓起伏着。

    嗯……好柔软,好舒服,好有弹性喔……

    对王祖德来说,多亏了林淑惠,让他每天都有好日子过,有好东西可以吃,有好床可以睡,有专人为他梳毛打理生活起居,更有好胸部可以趴……不能怪他,是她自己硬要跟他挤在一起的。

    这男人婆对男人也许很凶,对小动物却很疼爱,而且他也发现林淑惠不为人知的一面。

    她除了对动物很温柔,对朋友也很温柔,例如有一次,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来找她--

    “我不难过,我根本不在乎他,这世上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才不要浪费时间去为那种男人难过,我不难过,一点也不--”

    王祖德在一旁看着一个女人哭倒在林淑惠的怀里,林淑惠则抱着这个明明很伤心却依然嘴硬的女人,任由这女人哭湿了自己的上衣,用手轻抚着对方的背,还用着温柔却不失轻松的语气来安慰朋友。

    “傻瓜,失恋本来是人生必经的历练,就跟考试一样,被当掉一科谁不难过。”

    “不,我--我不难过--”

    “难过又不是丢脸的事,会伤心表示我们有血有泪,所以你一定要难过,而且要把失恋疗程给走完,只有这样,难过才会过去,压抑只会延长伤害的复原期,因为压抑只是把难过给藏起来,假装它不存在,事实上它一直都在,如果因为压抑而不去处理它,内心的伤口可是会延续好多年喔,这样太不划算了,长痛不如短痛,你就难过到底吧。”

    “我不要人家同情我。”

    “有什么关系?这次我来同情你、安慰你,下次换我失恋时,才有理由找你来安慰我、同情我,这样不是很公平吗?”

    对方一听,原本用力压抑的情绪终于溃决,哭得唏哩哗啦。

    “对,用力哭,把悲伤哭完后,你就会笑了。”

    “我再也不要谈恋爱了--”

    “那我可要恭喜你了,上次有个跟我说这句话的朋友,结果来年嫁得超幸福的,现在问她,她都死不承认自己讲过这句话。”

    原本偎在她怀里哭得很激动的女人,忍不住因为她这句话而笑得肩膀抖动,都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连一旁的王祖德听了也很想笑,原来林淑惠是那么善解人意又懂得开导朋友的人,而且还挺幽默的咧。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林淑惠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一面,就是非常关怀小区里的老人。

    “老杯杯,今天好不好啊?”

    王祖德的脖子上系着狗链,站在林淑惠身边,好奇的看着她和另一个老人讲话,发现林淑惠每次遛狗,只要见到这位老人坐在路边,都会过来和老人家聊天。

    “年纪大了,眼睛越来越差,现在连看电视都觉得刺眼,爬几阶楼梯就喘气,不中用喽。”

    “没那么严重啦,大老远的您就对我笑,表示您的眼力很好啊,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不用客气,可以直接说出来喔。”

    通常当她说完这句话后,遛狗就会变成到人家家里去做维修服务,例如换换灯泡,或马桶漏水、热水不热、遥控器没电、电视画面模糊等等之类的问题,她都热心的一一帮老人家解决,而且还不止一家,今天是这家独居老人,明天换成另一家独居老人。

    依他看,这女人干脆去选里长算了。

    “来,祖德,这个给你吃。”

    喔喔喔,老奶奶的祖传炖牛肉,太赞了太赞了!

    王祖德立刻大口吃着老奶奶送来的炖牛肉配白饭,托男人婆的福,这小区附近的老人都对他很好,不是请他吃牛肉、卤鸡腿,就是上好的猪排,外加绿豆汤和凤梨酥当点心。

    老人家爱屋及乌,他们喜欢林淑惠,连带也爱护他这只土徇,大家知道他吃东西很挑,都会准备丰盛的食物来招待他。

    “哈哈哈,祖德这只狗真的好特别,瞧他吃东西的样子,好有规矩喔。”

    当然了,他可不像一旁的查克,查克像是路边乞丐一样吃相难看,还吃得都是口水,他可是有家教的公子哥儿,就算变成狗也一样吃得很绅士。

    啊,你这个坏狗,干什么,不准抢我的!

    “哈哈哈!你看你两只狗,抢成一团。”老人家笑道,连林淑惠也笑出来了。

    “查克,不可以抢祖德的,你是大狗,要让小狈。”说着林淑惠抱起祖德放在自己的腿上,将牛肉碗拿起来,递到祖德的面前。“来,吃吧。”

    有了主人的命令,傻大个查克不敢造次,而王祖德也终于可以好好享受,他一边吃,一边默默的看着林淑惠的笑容,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睛闪着幽深的光芒。

    她对他真是好,完全不在乎他是一只丑土狗,心中早升起感激,对她的好感也与日俱增,他真不明白,她明明可以很有女人味的,为什么在办公室时老是打扮得跟个男人一样?

    如果她可以像现在这样温柔,他对她的态度也会很绅士的。

    每天跟她相处在一起,并且同床共枕,看她看久了,其实觉得她挺可爱的,甚至都有点忘了她男人婆的形象。

    而对于林淑惠来说,捡回祖德这只小流浪狗不久,她就发现这只土狗很特别。

    虽然牠外表是狗,但是行为模式实在一点也不像狗--

    祖德不吃狗饲料,对狗骨头没兴趣,只吃人的食物,这她能接受。

    牠不睡地板,不睡狗窝,只睡沙发或床,这还算正常。

    最特别的是,牠习惯用“坐姿”,不是狗的坐姿喔,是“人的坐姿”,这一点她还能见怪不怪,心想祖德大概是从上一个主人那里学来的。

    但是有一点让她很傻眼,就是祖德会“上厕所”。

    牠不在外头撒尿,也不在路边拉屎,而是直接晃到她的浴室去拉在马桶里,而且上完还懂得冲水。

    她第一次看到祖德上洗手间时,讶异得说不出话来,不过这还不是最震撼的,当她看到祖德“开冰箱”时,惊讶得下巴几乎掉到地上。

    当时她在厨房洗碗,祖德就这么当着她的面走到冰箱前,用牠的前掌把冰箱门推开,然后咬了罐啤酒来到她面前,站定的看着她,仿佛在对她说--我要喝啤酒。

    傻眼的她就这么与牠对看了好久,牠大概是等得不耐烦了,居然用牠的狗掌推推她的小腿,仿佛在催促她快点帮牠开啤酒,而她也真的就乖乖的帮牠把啤酒打开,然后倒在碗里,接着就看到祖德低头咕噜咕噜的喝着。

    离奇的事件还不止这两桩,记得有一回她电视新闻看到一半,暂时离开去忙其他的事,等她回到客厅时,却发现电视被转台了。

    她呆愣的瞪着电视里的篮球赛,然后再转头望着“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祖德好半天,尽避她满心疑惑,但最后仍是把这事当成巧合。

    狈怎么可能看电视?而且还会自己转台看球赛?大概是遥控器秀逗吧,她当时这么告诉自己。

    祖德是她遇到最特别又最奇怪的狗,一般狗狗爱玩的捡球游戏,祖德完全没兴趣,而且牠吃东西很挑,不好吃的不要,不干净的不碰;她还看过祖德盯着她的商业周刊,仿佛看得懂上头的文字,她当然不会真的认为祖德看得懂,因为这是不可能的呀。

    对于祖德这些异于常狗的奇怪举止,她感到不可思议,不过就当自己收养到一只很特别的狗狗吧。

    但最让她感到不解的,就是祖德每天早上都坚持要跟着她去上班。

    “祖德乖,进去!”

    “汪汪!”

    “我要去上班,别跟着我呀!”

    每天早上她都得和祖德来一场拉锯战,也不知道牠哪根筋不对劲,平常要带牠出去遛一遛,牠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可是到了早上就肯定要跟她一起出门。

    “别闹了祖德,乖乖待在家里。”

    “汪!汪汪!”

    “啊!祖德--”

    趁她一个不注意,王祖德成功的从她两脚之间钻出客厅门外,奔向走廊上的楼梯。

    懊死!林淑惠赶紧关上门,急急的追去,也不知祖德在发什么狗疯,居然就这样给她奔往楼梯间,往楼下冲去了,害得她也只能跟着追下楼去。

    她一路从十楼奔到地下一楼的停车场,两腿几乎要瘫软了,可是她没有喘口气的时间,因为停车场这么大,要是祖德真的走失了,她可能再也找不到牠,想到这里她就更加着急。

    “祖德!祖德!”她喊着,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汪汪!”仿佛在回应她似的,祖德的吠声传来。

    她忙随着叫声寻去,意外的在她的车子旁找到祖德。

    “祖德!真是的!你怎么乱跑呀!”

    “汪呜--”祖德停在车门前,两只前脚还放在门板上,对她叫着,彷佛在对她说话。

    “不会吧,难道你想上车?”

    “汪!”祖德对她吐着舌头,摇着尾巴,似乎在对她说“是”。

    “不行呀,我是去上班,不是去逛街!”

    “呜呜--呦呜--”可怜兮兮的哀求声,不但对她做出失望的表情,还哎个几声给她听。

    她实在搞不懂,平日没兴趣出门遛达的祖德,为何早上一定要跟她出门?她原本想带牠回屋子里,但在经过刚才追逐的折腾后,浪费了不少时间,而且她也没空再继续跟砠德做拉锯战了,最后她终于妥协。

    来到车门前,打开车门。

    “好吧,上车。”

    “汪!”祖德立刻眺上车,来到驾驶座旁的位子,然后不吵也不闹,乖乖的坐着。

    林淑惠坐入驾驶座后,没好气的看了祖德一眼。

    “高兴了是吧?这么想眼我一起上班?”

    咦?她没看错吧?这家伙居然对她露出得逞的笑容?!

    她失笑的摇头,拿牠没辙,把公文包往后座一丢,发动车子,带着祖德一块儿上班去。

    到了公司,她带着一只狗上班,可想而知一定会引来其他职员的好奇和骚动,大家争相好奇来观看,七嘴八舌的问着。

    “副总,这是您的狗呀?”

    “是呀,我最近刚收养的。”

    “牠是什么品种的狗?”

    “哪有什么品种,不就是土狗一只。”

    “牠几岁啊?”

    “不晓得,我在停车场捡到牠,就带回家养着。”

    大家好奇的争相看着这只小土狗,很意外他们的副总居然带一只狗来上班,不过人在社会上打混,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狗面看人面。

    这只狗虽然长得土,但是后台强,有靠山的,大家对副总敬畏有加,当然连同对副总的爱狗也礼遇有加了。

    “牠叫什么名字呢?”秘书问。

    “祖德。”

    此话一出,众人霎时噤声不语,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副总居然把这只狗取了个跟总经理一样的名字。

    面对大家诧异的表情,林淑惠显得老神在在,像平白那样对大家说道:“没事就回自己的位子上工作吧。”说完她便径自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心想祖德平时除了开冰箱、喝啤酒和上厕所等诡异举上之外,其实还满安分的,因为不会影响员工上班,她有很多公事要忙,就让狗狗自己在办公室里随意走动,反正牠自己会去上厕所,也毋须她关照。

    待副总进了自己办公室后,终于有人噗哧的笑出来。

    “副总故意把狗狗叫总经理的名字耶。”

    “好好笑哦。”

    “哈罗,祖德。”有人一边摸着狗的头,一边叫牠的名字,其他人见状也跟着学。

    “祖德,握手。”硬是抓起牠一只前脚来握。

    “祖德来,这个给你吃。”一根吃剩的鸡骨头挡住牠的视线。

    “祖德乖,咕叽咕叽。”一只手搔牠的脖子。

    “祖德--”

    大家祖德祖德的叫着,这些全是他的员工,平常对他礼遇有加,现在全都把他当成玩物在玩。

    这真是变成狗的悲哀,他非要跟着林淑惠来,就是想来看看他的事务所,毕竟这是他的公司,他当然很关心,能看到大家,他也很开心,除了想知道他辛苦经营的公司近况如何,更想知道大家是否想念他?

    然而,当大家听到他的名字时,带着玩乐的心情叫他,把他当小丑一般的逗弄,他的内心不免有些失望,枉费他平日对她们这么好,难道她们都不会想念他吗?

    他还以为他的失踪会让大家伤心难过呢,可是现在看来,大家也过得挺好的,心里禁不住有些酸酸的。

    想起从前那些荣耀的日子,走到哪里都是人人礼遇的对象,年纪轻轻就当了老板,受人赞美景仰,假日打打小白球,和三五好友去夜店狂欢。

    “唉,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找到总经理?”

    终于有人提到他,王祖德立刻竖起耳朵来听,心中不免欣喜,果然员工还是想念他这个老板。

    “对呀,若是找不到总经理怎么办?”

    呵呵。她们果然还是担心他的。

    “公司会不会倒啊?我可不希望失业。”

    咦?

    “对啊,我也担心呢。”

    “应该不会吧,就算经营不下去,也付得出遣散费吧,老板家很有钱的。”

    “是这样就好,光靠副总一个,我真怕她应付不来。”

    “唉.要是公司结束经营,我会很伤心耶。”

    “我也是呀,去哪里找一个这么养眼又会搞幽默的老板。”

    “就是嘛。”

    这些人说得很小声,但一字不漏的全被王祖德那灵敏的狗耳朵听到了,大家担心的不是他,而是自己的工作有没有保障,原来他在员工心目中只是一个长得帅又会逗她们笑的男人,充其量,不过就是老板与员工之间的关系而已。

    他默默的走开,虽然这也不能怪大家,因为这是人之常情,但他还是感到失望,他到处遛达,不经意的从林淑惠未关起的门缝看见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是他的女友!

    见到海丽,他的耳朵和尾巴都翘起来了。

    海丽怎么会到公司来?肯定是担心他吧!在一股冲动冲上去之前,他很快又冷静下来,因为他想到自己变成流浪狗之后曾经被海丽给轰出去,与自己平日对她的印象大有出入,于是他沈住气,默默的走进林淑惠的办公室,决定先在一旁观察再说。

    “是吗?王家那里还没有任何消息?”

    “我打电话去,王老先生说他们放出消息,只要有人可以提供他们儿子的线索而找到儿子的话,就会赠送一笔丰厚的奖金。”

    戚海丽神情显得落寞。“我好担心祖德,我真怕他出事了。”

    海丽……王祖德心中感动,海丽果然还是最担心他的,让他好欣慰呀。

    秘书端来两杯咖啡,放在桌上后,安慰戚海丽。

    “戚小姐,我相信总经理吉人自有天相,他会平安无事的。”

    “我实在无法想象,如果再也见不到祖德,我真怕我活不下去。”

    “戚小姐,千万别这么想呀,总经理一定会平安的。”秘书忙安慰道。

    “我和王家人都会尽全力找他,有消息会立刻通知你。”林淑惠说道,她始终沈稳如山,维持一贯的女强人姿态。

    戚海丽点点头,抹去睑上的泪水。

    “真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客气。”

    “那我走了。”

    “慢走。”

    戚海丽站起身,礼貌的告别后,转身走出林淑惠的办公室。

    待她走后,秘书禁不住赞叹。“好美的女人喔,令人又怜又爱,看她难过的样子,害我也跟着难过呢,总经理要是晓得他女朋友这么担心他,对他如此的痴心,一定会很安慰吧。”

    “担心吗?我看未必。”

    秘书呆了呆。“副总?”

    “一个妆容化得很完美,还能搽上新的指甲油,出门不忘戴项链,头发整理得又直又亮,精心打扮自己的女人,我实在看不出来她哪里难过?”

    “咦?”

    “你没发现吗?在总经理失踪这半个月,她来了五趟,每次的指甲油颜色都不一样。”

    秘书听了也像是突然想起来。“对耶,听您这么一说,我也有这种感觉,她的打扮一点瑕疵都没有呢。”

    “如果你的男友失踪半个月,你会怎么样?”

    秘书双手摸着自己的脸颊,皱起眉头回答:“我可能会难过得连来上班都没心情,更别说打扮了。”

    “这就对了。”

    秘书恍然大悟,她明白了副总的意思,由于戚海丽刚才伤心的样子实在楚楚可怜,而自己只注意到戚海丽的泪水,以至于忽略了一些细节,现在经副总提醒,她也觉得不太合理。

    在戚海丽身上感觉不到憔悴,应该说,她哭得很漂亮,就像电视连续剧的女演员在演哭戏时,依然保持完美的妆容一样,一头长发吹得又直又亮,不输给洗发精广告模特儿那一头乌黑闪亮的秀发。

    秘书心中很讶异,由于副总向来给人男人婆的感觉,所以连带也会让人认为她像男人一样粗线条,想不到她居然如此细心。

    “副总,戚小姐她--”

    “好了,公事重要,别管别人家的事。”林淑惠就此打住话题,对她来说,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才是最重要的,那种八卦的东西,她没兴趣。

    秘书当然立刻遵命,不再谈及不相干的事,不过她心中偷偷对副总更加崇拜呢,她发现副总真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上司,或许平日她和总经理好像不和,但在总经理出事时,副总却一肩扛起公司,而且还全力寻找总经理的下落,她很高兴可以在这样的上司手下做事。

    在戚海丽离开后,王祖德就跟在她的后头一块儿走出办公室,他多么想告诉海丽,他就是她朝思暮想的王祖德呀。

    手机铃声响起,戚海丽接起手机,原本要进电梯的她,改变主意往这栋商业大楼的公用女洗手间走去。

    “喂,我是。”戚海丽的神情更加难过,几乎是低潮了。“还没找到他,一直没消息,如果他真的出事了,我真的会难过死。”

    海丽……如果他现在可以回复原状,他一定会紧紧抱住海丽,告诉她他终于下了决定,不会再犹豫了,他想娶的女人就是她,戚海丽。

    由于他自身条件很好,所以总是认为不需急着结婚,把事业摆第一,要结婚,等他三十五岁以后再考虑,可是当他从天堂掉到地狱,莫名其妙变成该死的流浪狗以后,尝到了人情冷暖的苦滋味,而海丽这么担心他,让他好感动,如果他还有机会变回人,他一定娶海丽!

    “你想想看,如果他真的出事了,那我嫁入豪门的梦不就碎了?想到这儿我就难过得要抓狂,好不容易钓到一个有钱的男人,每天把他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什么都依他,还要表现得很乖很顺从,忍受他的大男人脾气,我这么辛苦是为什么,就是希望当少奶奶呀。”

    什么?不,他一定听错了。

    “像我这样没有背景的女人,要赢过那些千金小姐,让他爸妈同意让我进王家当媳妇,只能从他们儿子下手,只要他们儿子想娶我,我就有七成的把握可以当上王家少奶奶,我努力了这么久,如果找不到他,这二年来我岂不功亏一篑了?想到这里我就难过得不得了!”

    王祖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的心冷了,发怔了好半晌后,他调头默默的离开。

    他以为一直很爱他的海丽,原来真正爱的是他的“家世”,自己变成狗已经很凄惨了,在变成狗后反而知道事情的真相,更是悲惨。

    失去了英俊的外在和身分地位,他变得一文不值,什么都没有了,这样的他,谁会真正关心他呢?

    “祖德!”

    一声熟悉的叫唤令他愣住,原本低垂的头倏然抬起,望见林淑惠匆匆跑过来的身影,她神情紧张,伸出的双手将他给举高,没好气的轻声斥责。

    “真是的,原来你逛到这里来了,发现你不见了真把我给吓死,万一你走失怎么办?到时候又变成流浪狗谁来救你呢?不要乱跑知道吗?你真是顽皮的家伙。”

    林淑惠将他搂在怀里,嘴巴虽然念着,动作却是宠爱他的,抱着他走回办公室。

    怀中的王祖德抬着头,深邃的眼神闪着清幽的光芒,静静的望着她,贴着她柔软的胸部,乖乖的窝在她温暖的怀抱里。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狗随狗最新章节 | 嫁狗随狗全文阅读 | 嫁狗随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