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狗随狗 > 第三章

嫁狗随狗 第三章

作者 : 莫颜
    五月,一连下了好几天的倾盆大雨。

    阴霾湿冷的天气,让人的心情也不免跟着低潮。

    林淑惠跟平常一样忙着处理事务所的工作,即使到了晚上九点,她依然待在办公室里加班。

    身为事务所的负责人之一,她有责任让公司维持正常运作,尤其是在另一名合伙人无故失踪时,她更是忙得焦头烂额。

    她站在公司的帷幕玻璃前,望着城市的灯火沈思了一会儿。

    “副总,咖啡。”

    林淑惠这才回过神来,转头望向朱秘书,接过她递来的咖啡后,轻问:“怎么还没下班?”

    朱秘书笑道:“副总也没下班呀。”

    林淑惠望着她,叹了口气,不一会儿又愤怒的大骂道:“那家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失踪一个礼拜了,完全无消无息,真是气愤。”

    自从七天前王祖德失踪后,她和王家人着急的到处找人,他们打电话给所有认识王祖德的人想找寻他的下落,最后实在找不着才向警方报案,因为没有人来勒索,所以警方也只能以失踪人口的案件来处理。

    王祖德失踪这件事来得太突然,她立刻撑起整个事务所的营运,所以才会天天加班,忙得不可开交。

    “希望不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才好呢。”朱秘书一脸忧心地说道。

    林淑惠满不在乎的轻哼。“他那个人呀,长得一脸吉相,福大命大的哪会有什么事。”

    这话听在别人耳里,会以为林淑惠一点也不关心王祖德的死活,但是朱秘书却不这么认为。

    “大家以为副总天天只为了公司的事忙得不可开交,其实副总除了公事,更忙着运用您的人脉去寻找总经理。”

    林淑惠诧异的望向她。“你怎么知道?”

    “我是秘书呀,细心是必备的条件,我还知道,副总口口声声好像在骂总经理,其实您比任何人都担心总经理的安危,只是没表现出来罢了。”

    林淑惠依然嘴硬的回答:“那种人哪需要人担心啊?”

    “如果不担心,您为什么会把原子笔当成汤匙在搅拌咖啡呢?”

    林淑惠一呆,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咖啡,老天,她真的用原子笔在搅拌咖啡,而自己居然完全没发现,真是太糗了!她尴尬至极的红了脸,却还得故作镇定的把笔放下,而朱秘书早就笑弯了腰,连她自己也感到好笑。

    “咳,朱秘书。”

    “是,副总。”朱秘书忍住笑,忙恭敬的回应。

    “下礼拜一通知所有员工,早上十点开会。”

    “好的。”

    “以后除了我有要求,你不可以再加班。”

    “啊……副总?”

    林淑惠摆出副总的威严,严正的命令她。“你再加班下去,不只你累,也会累坏你的男朋友,我不准你这么做。”

    朱秘书先是一愣,继而红了脸。

    “副总……你、你怎么知道?”

    “因为细心也是上司该具备的条件,你男友每天都开车来接你下班,乖乖的在车上等你,你加班多晚,他就等多晚,完全没有埋怨,这样的好男人不多,你要好好珍惜,别把人家吓跑了,快回去吧。”

    朱秘书既惊讶又意外,原来副总一直是知道的,平常看副总像个男人一样粗枝大叶的,想不到她也有着不为人知的细心,而且还很体贴下属。

    “副总,我没关系的。”

    “傻瓜,我是不希望总经理失踪后,连秘书也累到了。我还有很多地方需要你,所以你现在的任务是好好保重自己,这样才能帮我,明白吗?”

    朱秘书望着副总一脸坚毅的神情,有着不轻易认输的坚决,同时也感受到她男人婆的表面下,有一颗女人温柔的心,不由得感到安慰和敬意。

    “是,副总。”

    “快回去吧,今天是周末,别让你的男人等太久。”

    朱秘书点头,遵照她的命令回自己的座位上收拾东西,不过在临走时,仍不免鸡婆的劝上司。

    “副总也该早点休息才是呀。”

    “反正我没男友,加班无所谓。”

    “副总,您不是交不到男友,是因为您一直加班,所以男人才没机会,这样不可以喔。”

    林淑惠露出温婉的笑容,轻声回答:“我知道。”

    朱秘书吐吐舌,笑着告别离去。

    待朱秘书离开后,林淑惠也弯起唇办,好笑的看着自己沾了咖啡的原子笔,以及手上那杯咖啡,一个人喃喃自语道:“男朋友?我哪有时间交男朋友,那家伙不在,我更是忙得连睡觉时间都没有。”想到王祖德,她的心又回复沉重,忍不住嘀咕:“该死的王祖德,你到底发什么事了?搞得大家也心神不宁,每个人都在为你担心,你到底人在哪里?”

    她确实担心王祖德,虽然平日她和王祖德看似水火不容,但那只在工作上,而且她就事论事,不会公私不分,王祖德失踪了,她当然关心他的安危,甚至还请在征信社做事的朋友帮忙找人。

    望着窗外的大雨,连日来下个不停的天气令人颇为烦躁,雨再不停,人也要跟着发霉了。

    本噜咕噜的将咖啡饮尽后,她伸了个懒腰,今天忙够了,还是回家睡觉吧,如果连她也累到了,那么公司要靠谁?

    她收拾好公文包,关上电灯和门,离开了事务所,搭乘办公大楼的电梯来到地下二楼的停车场,当她正要打开自己的车门时,突然听见几个男人的吵闹声,不禁好奇的望向他们,发现是停车场的那些管理员分别拿着扫把和棍子,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

    “嘘!宾出来!”其中一名管理员大叫着,他正拿着扫把在一辆车子下扫着,不知道在扫什么东西?

    林淑惠关上门,好奇的走过去问:“你们在做什么?”

    “啊,林小姐,今天又加班啦?”

    “是呀,你们在扫什么东西?”

    “有一只流浪狗躲在车子底下。牠趁我们不注意偷跑进来,躲在停车场好几天了。”

    “流浪狗?”林淑惠也好奇的蹲下来看,果然在车子底下隐约瞧见一只狗,但看不清楚长相和毛色。

    “这只狗大概是觉得车子底下比较温暖所以赖着不走,而且还偷吃我们的便当,他在这里拉屎又撒尿的,把这里搞得都是臭味。”

    另一名管理员骂道:“死狗!宾出来!”

    大家继续拿着扫把往车底下扫,非要把狗赶出来不可。

    “出来了出来了!”其他人叫道。

    就见一只黄色的小土狗从车子底下窜出来,立刻被众人用扫把围攻,以防牠又钻到其他车子底下去。

    “臭狗!总算逮到你了!”

    “汪吼……”狗狗发出抵抗的吼叫声,不肯屈服的奋力抵抗。

    林淑惠终于看清楚这只狗,牠全身脏兮兮的,看起来又饿又累,狗狗何辜,牠不过也是为了生存,却被人类如此无情的对待,林淑惠见到此景,岂会在一旁袖手旁观,立刻大声喝令。

    “住手!”

    被她一吼,所有管理员都愣了一下。

    “林小姐?”

    “不准伤害这只狗!你们没看到牠已经很虚弱了吗?难道你们还想狠心的打死牠?”

    避理员一脸无辜的解释:“林小姐,我们也不是故意要伤害牠呀,但牠要是赖在停车场会造成我们的困扰呀,其他车主也会抗议的。”

    “这只狗交给我。”她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要带走牠?”

    “对。”

    在众人诧异下,她忙去后车厢找出一个空箱子,将箱子里的杂物倒出来后,将两条大毛巾放在箱子里当垫子,刚好可以充当一个舒适的窝,然后她来到这只小土狗面前,而狗狗一双警戒的眼也直直的瞪着她,还发出阵阵的低吼。

    “小心呀林小姐,这只狗很凶的,牠肯定会攻击你。”

    “没关系,我不怕。”

    林淑惠不顾其他人的警告,蹲下身,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表情也一改以往女强人的干练,变得异常柔和,用着温柔的语调说:“乖,别怕,你现在又饿又冷对不对?来,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狈狗继续发出低沈的嘶哑声,一脸的怀疑,瞪着她的那双狗眼也闪着诡异的光芒。

    林淑惠很有耐心的等着,她知道狗狗吓到了,突然想到自己的袋子里有中午没吃完的肉包,赶紧拿出来给狗狗吃,以表示自己的善意。

    “来,你肚子很饿对不对?这给你吃。”

    将手缓缓伸过去,为了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也不想引起牠的恐惧,所以她的手放得很低,绝对不高过狗狗的头,让狗狗看见自己的所有动作,好让牠适应一下,当然,为了预防狗狗因为害怕而咬到她,她已经戴好手套防备。

    在她将肉包拿到狗狗面前时,原本发出低沉嘶吼声的小土狗突然安静下来。一双圆滚滚的眼睛望着她,那眼神像是好奇,又像是不可思议一般的盯着她看。

    林淑惠很高兴,这表示狗狗比较不怕她了,于是她更温柔的安抚牠。

    “乖,跟我回去好不好?你在这里很危险的耶。”

    说也神奇,小土狗居然没有拒绝,而是自动的走到她的箱子里,彷佛牠听得懂她说的话似的,乖乖的窝在箱子里。

    林淑惠又惊又喜,想不到真的成功把狗狗诱进箱子里,她原本做了最坏的打算,要是狗狗不肯进来,她只好冒着被狗狗咬的风险把牠抱进箱子里。

    她忙抱起箱子放入后座,然后上了前头的驾驶座,在发动车子的同时,她笑笑的对着后头的乘客说道:“乖乖坐好喔,回家后弄东西给你吃。”

    “……”狗狗没有乱吠,始终睁着大眼睛盯着她,还真的安分的坐在箱子里,随着车子驶出大楼地下停车场,跟着林淑惠一块儿前往她家。

    真想不到呀,他竟然被男人婆林淑惠给捡回家?!

    王祖德是逼不得已才跟她走的,因为他已走到绝境,又饿又累又虚弱,如果他不接受林淑惠的收留,说不定会被那些臭管理员打死。

    当林淑惠出现时,他真的很讶异,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男人婆用如此温柔的笑容和轻柔的声音对待他,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

    男人婆不但收留他,还对他温柔似水,轻声细语。

    “你肚子一定很饿了对不对?你先乖乖的喔,我去弄东西给你吃。”

    被林淑惠带回家的他,依然瞪大眼盯着男人婆脸上的笑容。

    稀奇,可真是稀奇。

    那菩萨般的笑脸,以及带点哄小孩子的温柔嗓音,眼先前那个在办公室只会冷着一张脸,动辄对他发飙的男人婆相较,他几乎要怀疑眼前的女人只是长得像林淑惠,而非林淑惠本人了。

    而且,这个房间里还有另外两个邻居,左边一只猫好奇的盯着他看,右边一只狗瞪着他瞧。

    他都不知道男人婆家里还养了一只猫和一只狗,而一猫一狗四只眼睛也好奇的直盯着他,尤其是那只块头特大的狗,待男人婆一转身离开,就立刻走过来对他闻了闻。

    喂,干什么?没事别闻我好不好!

    王祖德一脸见鬼的看着眼前这只叫查克的大狗,足足是他的两倍大,让他倍感威胁,忍不住摆出备战姿势。

    “嘿,主人又捡了只狗回来,查克,你有伴喽。”猫咪摇着她的尾巴,慵懒的轻笑道。

    叫查克的大狗一副傻大个的模样,好奇的打量眼前比他矮半截的小狈,像只哈巴狗一样伸着舌头,还会流口水。

    “嗨老兄,我叫查克,你叫什么名字啊?”

    “死狗!别靠过来!”

    “我没死,我是活的,她是艾莉,也是活的喔。”

    王祖德盯着查克,心想这只大狗看起来傻,没想到头脑也很傻,据说猫狗的智商只有小孩的三、四岁,看来是真的。

    “查克,别吓到他喔,你是大狗狗,要让小狈狗知道吗?”

    一听到主人的声音,查克立刻乖乖的停止靠近王祖德,而且还对走回来的主人兴奋的摇尾巴。

    林淑惠摸摸查克的头,然后将一个碗放在王祖德的面前。

    “来,吃吧。”

    王祖德的眼珠子瞪着碗里的饲料,吃?别开玩笑了,他就算饿死也不吃狗饲料!在这悲惨的七天里,他吃的起码是人吃的食物,例如人们吃剩的便当、路边客人吃剩的菜肉,不过动作要快就是了,在路边摊老板的脚踢来之前,必须眼明嘴快咬了食物就跑,食物最多的就是夜市,那里喜欢狗狗的学生不少,他靠那些小吃苟延残喘到今天,最后流浪到自己事务所大楼的停车场躲雨,靠的是偷管理员的便当来填饱肚子。

    想当初那些管理员对他多么礼遇对待,还尊称他一声公子,迫不及待的守在电梯门帮他按电梯,可当他变成一只狗后,却遭到他们无情的对待,光是躲他们的扫帚围捕就几乎要了他的老命。

    在他山穷水尽的时候,本以为自己要死了,万万没想到最后救他的却是平日与他水火不容的林淑惠。

    “你不是肚子饿吗?为什么不吃呢?”林淑惠关心问道。

    他把狗脸往一边摆去,死也不肯吃狗饲料。

    “啊,你不喜欢狗饲料吗?”

    “汪汪--汪汪--”我吃!我吃!对食物来者不拒的查克激动的自告奋勇,只要是食物,牠什么都吃!

    “吃嘛,你不是很饿吗?”

    不管男人婆怎么劝,王祖德就是不肯吃这嗯心的狗饲料,一脸不屑的用狗掌把碗公推远一点,说不吃就不吃。

    林淑惠很有耐心的劝着,并不因为狗狗不领情而生气,在劝导无效后,她也不勉强。

    “好吧,你不吃,只好给查克吃喽。”

    “汪汪--”查克兴奋的叫了一声,在得到恩准之后,立刻大口粗鲁地吞着碗里的饲料,林淑惠摸摸查克的头,便起身走开。

    王祖德只能眼巴巴的看着查克吃得津津有味,禁不住吞了口口水。说不饿是骗人的,他为自己感到悲哀,变成狗的他,难不成以后都得过着吃狗饲料的日子吗?

    靠!他是人,不是狗,他不要吃狗饲料,Never!

    正当他为自己悲惨的未来哀痛时,林淑惠又回来了,这次却是带来一碗饭菜香。

    “来,吃这个好不好?”

    王祖德一看到碗里的米饭和菜肉,又惊又喜,毫不犹豫的立即张大狗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林淑惠见他终于肯吃了,不禁笑开怀,她猜想这只狗可能之前被人豢养过,吃的是人的食物,而她想起自己冰箱里还有一些吃剩的排骨和饭菜,于是赶紧去把剩菜剩饭倒在一起,用微波炉弄热后,再拿过来给狗狗吃。

    “呵呵,原来你只吃饭菜不吃饲料啊,这表示你之前被人养过对不对?”

    当然不对,本公子之前天天吃的是山珍海味,但现在实在是饿扁了,只好妥协你的粗茶淡饭。

    “你慢慢吃,我去帮你倒水喔。”林淑惠笑着站起身,走向饭厅。

    不知是他实在饿到极点,还是这菜肉味道不错,他竟然觉得味道很赞,是他当狗的这七天以来吃得最象话的一顿。

    咦?你这只大笨狗想干么?没事吃你自己的饲料去,不准跟我抢!

    王祖德一边要用他的狗掌来阻止查克的狗嘴,一边又要赶紧“抢饭碗”吃,实在狼狈至极。

    林淑惠倒了一杯水回来,发现碗里已经空了,欣喜的说道:“你吃完了耶,好棒喔。”

    “汪糕呜噜搞呜吼--”才不是,我只吃了一半,剩下全是这只该死的大笨狗吃完的!我靠!

    “哈,乖狗狗,吃饱了,来洗澡吧。”

    咦?洗澡?太棒啦!

    “汪呜--”一听到洗澡,王祖德精神大振,没错!他需要洗澡,因为他已经七天没洗澡了,这辈子从没这么脏过,他发出高兴的叫声。

    这男人婆其实心地不错嘛,虽然平时对男人很凶,对狗却非常好,他算是重新对她评价了。

    “嘿,你听得懂洗澡?看来你是一只有灵性的狗呢,很高兴是吗?吃饱了也有谨慎了,来,我帮你全身上下洗干净。”

    “汪呜汪呜--”他谄媚的对她摇摇尾巴,心中有了决定,在找出变回人的方法之前,他必须有个安全又遮风避雨的地方,既然男人婆喜欢狗,暂时待在她这里也不错,起码吃住不成问题,而且她的住处虽然不如他家豪华气派,但也很干净清爽,当他一进入这个家,就发现这屋子的格调很不错。

    “汪汪!”

    “好好好,走,洗澡去。”

    林淑惠抱起狗狗往浴室走去,因为现在晚了,宠物店也关了,只得她自己动手来帮狗狗洗澡。

    她对动物很有爱心,养了一猫一狗,所以帮猫狗洗澡不是问题,她技术可是很好的呢。

    被抱到浴室的王祖德,迫不及待等着干净的热水来温暖他的身体,冲洗他身上的脏污和打结的毛发,他需要痛快的洗个澡。

    当莲蓬头的水洒下来,暖呼呼的水淋在他身上时,他几乎要舒服得呻吟了。

    真是痛快呀!快!快帮我洗澎澎,把身上的臭味洗掉吧,喂,你还在蘑菇什么啊?

    他奇怪的转头仰望她,这一望,乖乖个不得了。

    王祖德瞪得狗眼都凸出来了,因为他万万没想到,男人婆正在他面前一件一件的把衣眼脱掉。

    喂!不会吧!你干么脱衣服啊?难不成你要跟本公子共浴?

    哇哇哇--别脱呀!别--咦?

    王祖德目不转睛的盯着她。平常从不穿裙子,只穿宽大衬衫和牛仔裤的男人婆,想不到隐藏在衣服里的胴体竟然出乎意外的“有料”。

    那饱满的胸部,目测之下起码有D罩杯,腰身很细,一双腿竟然如此的修长美丽,凹凸有致的曲线令他无法把视线转开,他不但把她从头看到脚,而且毫无遗漏,不该看的地方全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尤其当她把睑上的眼镜拿下来,还把绑马尾的带子拆下,让一头长发披散在肩膀上时,这样的她,竟别有一番动人的风韵。

    他就这么瞬也不瞬地盯着她看,连眼睛都忘了眨,原来男人婆拔下了眼镜、放下了长发,似乎……似乎还挺不赖的……

    当然,他不是没见过美女,而林淑惠更称不上是美女,可是原以为平胸没腰又没女人味的男人婆突然在他面前一丝不挂,还大出意料的“真材实料”,放下长发的她,又别有一番妩媚风情,这种惊艳指数绝对胜过走在路上遇上大美女的程度,让他对她的既定印象完全的改观。

    “乖狗狗,来,洗个澡。”一丝不挂的她不但与他共处在淋浴间,还蹲下来开始为他服务。

    王祖德万万想不到自己变成狗之后,居然有机会洗泰国浴,而为他服务的人还是林淑惠?!

    她饱满的胸脯就近在眼前,浑圆上的蓓蕾是迷人的粉红色,而她的手在他身上游移揉搓,摸遍了他全身。

    他惊慌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可不是故意要看光她呀,可是浴室就这么大,他还能逃到哪里去?当狗就是这么不方便,没有五根手指的灵活,开不了淋浴室的门,就算想逃,还会被她拖回来“洗屁屁”。

    “乖,别乱动,不然洗不干净呀。”

    他不逃还好,他一逃,反而被她一手圈住贴在胸前,紧靠在她饱满有弹性的胸脯上,他完全可以感觉到她胸部的柔软度,让他整个心几乎要跳出来,他的屁屁被她洗得很彻底,一点都不马虎。

    “……”

    王祖德全身僵硬地不敢乱动,只能瞪圆着眼,伸直四肢,被她从头到屁屁洗得彻彻底底。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狗随狗最新章节 | 嫁狗随狗全文阅读 | 嫁狗随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