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狗随狗 > 第二章

嫁狗随狗 第二章

作者 : 莫颜
    五光十色的灯光,热闹的舞曲,在这连讲话都很困难的Pub,却是王祖德假日来消遣的地方之一。

    他和几名在国外念书时认识的同学,来到位在台北信义区知名的夜店狂欢。

    四周尽是穿着火辣又养眼的年轻辣妹,他坐在价格昂贵的沙发区里,和好友们一块儿喝着调酒,看着舞池里努力展现舞姿的男男女女们。

    “我现在在我爸的饭店里做事,本来以为一开始可以先当个经理什么的过过瘾,谁知道他居然要我从基层做起,连马桶都得去刷,简直呕死我了!”

    “不会吧?你真的去刷马桶?”

    “骗你干什么!我老爸不但要我刷马桶,还得每天巡饭店厕所三次,真不明白我念个硕士回来做什么?”

    众人笑声不断,十几个人坐在Pub里的沙发区,有男有女,王祖德也在其中。

    生在上流社会的家庭里,念的是贵族学校,高中翠业就送去国外念书,交的朋友自然也来自上流社会。

    他们是一群有钱公子哥儿和千金大小姐,聚在一块儿谈着目前各自的发展。

    “我才惨呢,我老爸现在对我执行魔鬼训练,开出了十年交接计划,我每天都得看一堆报表和数字,下了班还不能休息,每天忙到十点多,我看以后我肯定跟他一样变成秃头。”

    “还是祖德最幸运,自己成立一家留一易事务所,做自己想做的事。”

    “那可不见得,我的运气没你们好,我老爸精得很,找了个人来当我的合伙人。事实上是派个女人来监视我。”

    “女人?”

    其他公子哥儿们和大小姐们听到这里都不禁好奇,纷纷询问。

    “长什么样子?”

    “老的还是年轻的?”

    “漂亮吗?”

    “哼,是个男人婆。”他将大概的情形说给众人听,要吐苦水,他的苦水不比其他人少。

    “听起来是个工作能力很强的女强人,该不会是你们王家已经订下来,将来要嫁给你当媳妇的吧?”

    他们会这么猜也是有原因的,因为在上流社会中,并非每人都只想找家世背景好或是长得漂亮的名媛来当媳妇,也有人倾向找人才来辅助自己的下一代继承人,继续为公司卖命干活,尤其是大企业家族,有些大老板为了维持庞大的企业王国,会在企业里寻觅优秀人才,让儿子娶一个女强人,不但包生包养包工作,还不用付薪水,多么精打细算的安排。

    王祖德一听到这话,一张俊脸都歪了。

    “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娶一个‘男人’?就算拿枪抵着我的头,我也抵死不从!”

    即使只是个玩笑,他也无法忍受别人把林淑惠跟他送作堆,一想到自己和那男人婆亲亲搂搂的画面,他就全身不舒服,一张俊脸也拉下来。

    “耶?居然有人可以让王公子这么激动?还说人家是‘男人’?对方真的那么糟吗?”

    王祖德不讲话,因为他冷沈的表情就是回答。他的哥儿们大笑的帮他回答其他不知情的人,告诉他们祖德对那个叫林淑惠的男人婆有多么感冒,这种事早已在他们哥儿们之间当作茶余饭后的笑话很久了。

    有人听了啧啧称奇。“第一次听到祖德这么讨厌一个女人,让我更好奇了,好想见见那位本尊呢。”

    王祖德冷着脸一本正经地说:“要见她还不简单,你去动物园看老虎就行了。”

    除了他,所仆人都笑翻了,这句话虽然有点毒,却是事实,王祖德真的觉得自己是与虎共事,想到就头痛。

    已经凌晨四点,他觉得累了,和这群友人打屁一整晚也差不多该结束了。

    “我走了,你们继续聊吧。”

    “啊,这么快就要走?”

    王祖德故意说道:“我现在当老板要顾事业,生活不能太轻松,不像你们洗厕所或是当小职员的,可以熬整夜不睡觉,真让人羡慕。”

    在众人笑骂间溜出了Pub之后,他让泊车小弟为他把车开来,大方的付了小费后,驾着他的跑车驶向回家的路上。

    凌晨四点多,天还暗着,路上几乎没什么车,更没什么行人。

    他开车一向很快,尤其是驶在深夜里几乎没什么车辆和行人的大马路上,更是肆无忌惮的踩油门,几张超速罚单他向来不看在眼里。

    手机在此时响起,他利落的接起来,话筒那头传来女友甜甜的声音。

    “还在Pub吗?”

    “正在回家的路上,你还没睡?”

    “已经睡了。”

    “既然睡了怎么还打给我,这么想我?”

    “一点也不。”

    “是吗?那我就不去你那里了。”

    “太好了,那我可以放心的脱光光睡觉,不用担心有人闯进来。”

    “这怎么行?我得去保护你,免得有人偷看我女友漂亮的身材。”

    他一边和女友打情骂俏,一边单手握着方向盘在巷道里东转西绕,为了展现他的驾驶技术,即使在巷道里他的车速也没减慢,直到前方有个黑影突然窜出,令他人为吃惊,立即紧急煞车,但仍旧慢了一秒,他感觉到车子撞到了东西,心下一沈。

    王祖德赶紧下车察看,当他瞧见撞到的是一只狗时,整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

    幸好是只狗,他喃喃自语,正要走回车上时,旁边传来一句老人的声音:“年轻人,你想就这么走了吗?”

    王祖德怔住,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这时候才注意到原来路旁站着一个老人,这老人穿着简陋破旧,头发花白,脸上满是皱纹,身形矮小,还驼着背,手上拿着一根拐杖,看上去大概有九十岁的年龄了。

    他看看老人家,再看看躺在地上的狗,然后才又狐疑的望向老人。

    “这是你的狗?”

    “他是我朋友,你开快车,撞到我朋友。”

    朋友?

    王祖德可不笨,那只狗没有戴项圈,看起来就像随处可见的流浪狗,而这老人更像是流浪汉,说不定是看到他开好车,所以临时起意想勒索他,他才不会上当!

    这社会上有太多人不怀好意,尤其是看到像他这种开名车的人。

    “你朋友?”他啼笑皆非地问。

    “你撞到我朋友,该怎么表示?”

    听到这话,他立刻肯定对方果然是乘机来骗钱的,这让他起了鄙夷之心,态度上也显得不客气起来。

    “如果你不能证明你是狗的主人,就不能要求我赔偿。”

    老人家一双老眼盯着他,他虽然年纪大了,却双目炯炯有神,特别明亮。

    “年轻人,你难道连一声道歉都不说吗?”

    “我若要说,也要对狗真正的主人说,这只狗是流浪狗,哪来的主人?”

    要不是因为真的很晚了,要不是因为他很累了,否则平日算警觉心高的他,不会忽略这老人有些与众不同,多少会察觉到他身上散发的一股不寻常的氛围。

    “你该向我朋友道歉。”老人说道。

    王祖德皱起眉头,这个老人家真爱多管闲事,他不想浪费时间,只想赶快打发这个老人,撞死狗并非他情愿,他不是故意的,但事情已经发生,他也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于是他掏出皮包,拿出几千块钱。

    “这些钱给你,帮我把这只狗送去火化,念念经吧。”

    反正对方只是要钱,看在他是老人家的分上,他不想跟对方计较,这些就当成是处理费吧。

    把钱留下后,他不再理会对方,回到车上,开了车离去。

    对王祖德来说,这只是一个意外,原本打算去女友那里,但现在却没那个心情了,于是他将车子转了个方向,开往自己家的路上。

    这是哪里?

    他站在黑暗中,想不起来自己身在何处,诡异的是他被一群野狗围着,更诡异的是这些野狗全都睁大眼睛瞪着他。

    他额头冒着冷汗,不明白哪来的野狗群,那眼神像是怨恨他做了什么事似的,令他寒毛竖起,泛起鸡皮疙瘩。

    “喂,走开!”他对狗嘘着。

    一只狗他不怕,但一群狗就很可怕,寡不敌众,万一这些有着利牙的野狗攻击他,可是会很惨的,偏偏他又无法逃离,因为不管到哪儿,这些狗始终跟着他。

    “嘘!嘘!走开!你们为什么要围住我?快走开!”

    “牠们是在向你抗议。”

    “谁?”王祖德东张西望,惊讶的寻找那声音从何而来。“是谁在说话?”

    这时候一个身影缓缓在雾中出现,直到那人来到群狗之中,王祖德才终于看清楚对方,正是自己给了他五千块的那名老流浪汉。

    “怎么又是你?”王祖德从惊恐转成愤怒,想不到这老家伙又不死心的来缠住他。

    “因为你撞死了牠们的同伴,所以牠们很生气。”

    他傲然的直视老人,双臂横胸。“真想不到现在诈骗集团的骗术动到用狗来骗钱,我给了你五千块还不够吗?既然如此,你报警好了,有事到警察局去说。”他就不信对方有这个胆子闹上警察局。

    老人摇摇头。“年轻人,你太不识相,也太不懂得谦虚了,这世上每一种生命都值得我们慎重看待,即使是一只蝴蝶、一条蚯蚓,或是一只狗,生命都跟你一样重要,你必须尊重。”

    王祖德不服气的是这名老者凭什么来教训他,居然把他跟昆虫和狗相比?这也太夸张了吧。

    “你说够了没有,我钱都给你了还想怎么样?”

    “这世上有很多事是你意想不到的,我本来想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但是现在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会明白的。”

    “我懒得听你说废话,快叫你的狗走开,否则我告你恐吓。”他一边说着,一边赶着这些狗,但是狗儿们不但不走开,还逐渐靠近他,并且发出低沈嘶哑的威胁声,让他心中大感不妙,不由自主的退后一步。

    突然,这些野狗往他身上跳来,一只又一只的前仆后继,将他重重压在地上,他大叫着,心想完了,他王祖德就要被狗咬死了!

    不!他不要被野狗咬得支离破碎,他要抵抗,救命呀--

    “哇!”一声大喊,王祖德吓得整个人跳起来,大口喘息着,惊恐的看着前方。

    狈狗不见了,老人不见了,昏天暗地也不见了。

    他坐在床上,瞪着发直的眼环顾四周,赫然发现这是自己的房间,好不容易回神后,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场恶梦。

    是梦!太好了!避他什么恶梦,只要不是真的就好了。

    他就说嘛,他王祖德祖上有德,福大命大,怎么可能会横死于野狗分尸?只不过这种恶梦也未免太真实了点吧?听听他心脏跳得有多大声。

    王祖德松了口气,大概是因为昨夜撞死了一只狗,所以才会作这个奇怪的恶梦,瞧他都冒出冷汗了。

    现在几点了?还没天亮吗?不然所有东西看起来怎么都是黑的?

    他用甩头,心想大概是刚睡醒的关系,打算去浴室冲个冷水澡,好让自己放松一点,不过他才跳下床,人又呆住了。

    他瞪着四周的景物,一时之间感到错愕和不解,他没看错吧?怎么所有的家具都变大了?

    为什么他的视野变低了?所有东西都变高了?

    等等,有点奇怪,他触目所及的一切景物,似乎不是因为天暗的关系,而是它们看起来就是黑白的?为什么?

    王祖德东张西望了一会儿,最后视线定在房间的落地大镜子上,整个人呆掉了,因为镜子里映照着一只狗。

    哪来的狗?

    他转头张望,想知道那只狗在哪里?可是他张望了老半天都没看见那只狗,然后他的视线又回到镜子,发现当自己盯着那只狗时,那只狗也在盯着他。

    当他向前一步,狗狗也往前一步,他抬脚,狗狗也抬脚,他弯着头,狗狗也弯头,然后,他低头望着自己的“手”,手不是手,而是毛茸茸的狗掌,而且不只手毛茸茸的,身体也是毛茸茸的……

    他惊愕的瞪着镜子里的那只土狗,那只土狗也惊愕的回瞪他,所有的动作如出一辙,仿佛就是他自己,应该说,根本就是他。

    他变成了一只狗?

    世界在天旋地转,镜子里的他几乎吓飞了他的三魂七魄!

    他真的变成了一只狗!妈呀!

    他用他的狗掌抓着自己的狗头,一双狗眼吓得瞪出了血丝。

    为什么一觉醒来,他从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变成一只随处可见的杂种土狗?

    噢不!他不要呀!这一定是恶梦!快醒来吧!

    他的寒意从狗**凉到头顶,甚至还咬着自己的狗掌,想要把自己咬醒。

    好痛!天哪……他居然感到痛?!这表示不是梦,这是真的!而且,他的**还多了一条狗尾巴,会动的。

    “天哪!哪来的臭狗!”

    一声尖叫响彻了整个房间,那是他妈妈的尖叫声,王祖德想喊一声“妈”,但是他喊出的却是--

    “汪!”他妈的狗吠声。

    “来人啊!有狗跑进来了!”

    王夫人歇斯底里的叫声,也让王祖德慌得不知所措,当其他人赶过来时,看到他都是一阵惊讶,而他们的眼神更是让人害怕,那些都是和他朝暮相处、只会对他微笑礼遇的人,如今却用厌恶的眼神瞪着他。

    包不敢让他相信的是,他的爸爸居然拿着扫把,也同样用着愤怒的眼神瞪着他,直到扫把打下来的那一刻,他才大梦初醒般,僵硬的身体终于有了动作--逃命!

    “臭野狗!宾!”

    “抓住牠!”

    “叫捕狗大队来!”

    “居然弄脏我的进口地毯,打死牠!”

    所有人都像是恨不得用脚把他踹出去的狠劲,吓得他拚死闪避。

    “汪呜~~”冤枉啊!我是你们的儿子呀!最疼爱的儿子呀!

    王祖德根本没有解释的机会,也容不得他解释,他除了汪汪叫,只有逃命的分,好家在他虽然变成了狗,但是这里毕竟是他家,地形熟悉得很。

    他狼狈的东躲西逃,从后门溜了出去,逃出了父母和佣人的手掌心。

    他又惊又慌又怕,盲目的逃亡,完全不晓得要往何处去,现在他变成了狗,等于再也回不了家,多可怕的下场。

    尚未从惊吓中回神,他很快的想到了女友戚海丽。

    噢--海丽!温柔的海丽!她是全世界最善良又心软的女人,而且她很爱小动物,当两人约会时,海丽若是在路上看到流浪狗,总会红了眼眶,说那些流浪狗好可怜,甚至看到路上被车撞死的动物还会掉眼泪。

    一想到海丽,他在绝望之中冒出了希望,于是立刻启程去找她。

    由于他现在是一只狗,不能开车,也无法坐公交车和搭捷运,只能靠他的“四肢”,于是他拚命的奔跑,努力的奔跑,在跑了将近四小时的路程后,他终于来到女友所住的大厦。

    混过了警卫,进入了电梯,来到海丽所住的公寓八楼,幸好门锁是号码锁,他只要输入号码就能打开门,他努力的用他笨拙的狗掌去按号码,狗掌又短又肥,不像人的十根手指头那么灵活,他按了好几次,才终于用狗指甲按对号码,打开了门,立刻冲进去关上。

    直到了晚上下班时间,他亲爱的海丽终于回来了。

    当见到那温婉美丽容颜的那一刻,他几乎要热泪盈眶了。

    “汪呜……”

    坐在沙发上的他,用可怜兮兮的表情迎接他归来的女友,瞧见她怔愣的表情。

    他知道她一定会很惊讶,为什么家里多了一只狗,没关系,他会想办法跟她解释,其实他就是她亲爱的男友王祖德,只要能够待在她身边,他会有时间让她明白的。

    首先,他得装可怜,对了,装跛脚好了,这样女友肯定会因为他受伤而收留他,照顾他。

    “噢呜~~噢呜~~”他一拐一拐下了沙发,再一拐一拐的走到女友面前,睁着无辜的狗眼望着她,相信很快的就会见到她同情的眼泪,然后心疼的摸摸他的头,给他东西吃。

    对了,他今天还没进食呢,再加上一路跑到这里来,他早就饿翻了。

    然而,他等到的并不是女友同情温柔的表情,相反的,女友两边的嘴角逐渐垮下来,眼神逐渐变得犀利。

    欸?

    王祖德不由得呆住,看着海丽冷清的表情,一颗心也往上悬了起来。

    他从没见过海丽有这种表情,同样的容颜,同样的美丽,却是完全陌生的表情,那逐渐冒出怒火的眼神令他心底升起不妙的预感。

    突然,一脚狠狠踢来,毫无预警的将他踢得滚到一边去,痛得晕头转向,好不容易回神时,见到的是女友恶狠狠的表情及泼妇骂街般的大吼。

    “搞什么啊!哪来的死狗,居然弄脏我的沙发!”

    王祖德傻了,呆了,吓到了!此刻心中的震惊难以言喻。

    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像母夜叉发飘的女人,会是平日那个温柔可人的海丽?眼前大骂脏话的女人,会是那个说话轻声细语的海丽?

    不,这一定是恶梦!他吓到了,真的吓到了!

    在高跟鞋丢来之前,他发挥动物的本能东躲西闪,接踵而来的杂物像炮弹攻击一样不断的炸过来,还不时夹杂女友粗鲁的咒骂声。

    王祖德死命的逃,恍若有暴龙在后头追杀一般拚死拚活的逃,他逃出了女友的大厦,头也不回的狂奔而去。

    他这辈子没这么悲惨过,用地狱来形容也不为过,尽避他到现在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变成了无家可归的流浪狗。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他会变成土狗?就算要变,起码也该变成有血统的苏格兰牧羊犬吧?

    包可怕的是所有景物都是黑白的,原来狗只能看到黑白的颜色,这下子他的人生可真的是变成黑白的了。

    “去!宾开!”

    路边店家的老板厌恶的赶他走,不准他待在店门口的屋檐下。

    他又饿又累,完全没了头绪,不管走到哪里,都被别人驱赶,他从没像现在这样觉得人类好可怕,原来从底下往上看人是这种感觉,觉得每个人都好高、好大,好有威胁感,让他内心的恐惧也持续攀升,只好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走去。

    他没地方住,晚上只能在路边找个可以挡风遮雨的地方睡,不管如何,先睡一觉恢复体力再说,由于受了不小的惊吓和奔逃,他真的好累好累……

    “喂,谁准你睡这里的?”

    王祖德惊讶的跳起来,以为又是哪个人类在赶他,但一回头,却赫然见到另外一只狗。

    这只狗是黑色的,凶凶的眼神,又脏又臭。

    “喂!你是哑巴吗?我问话你听到没有?”

    真的是这只黑狗在说话,原来他变成狗,也能听懂狗语,而且,他还可以跟狗说狗话。

    “我为什么不能睡这里?”

    “因为这是我的地盘!”

    地盘?

    王祖德心中升起一股怒火,此刻的他又饿又累,人生发生如此剧变,让他满腔的委屈和悲愤无处发,被人欺负就算了,现在居然连狗都欺到头上来了……

    真是够了!

    “我就要睡这里,你想怎样!”他不甘示弱的呛回去。

    “新来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刀疤黑的厉害,看我怎么教训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想不到狗跟人一样,也有狗流氓,这只刀疤黑狗凶猛的向他扑来,他立刻应战,不过狗打架跟人打架可不一样,当他是人的时候,可以用拳头,可以用脚踢,但是当他变成狗时,只能用嘴咬,用前脚扑对方,问题是他才刚变成狗,根本还没适应这个狗身体,一开始就吃了亏。

    “汪汪汪--汪汪汪--”围在一旁看热闹的流浪狗们叫嚣助阵,群狗乱吠,把气氛搞得非常火热。

    想不到当一只流浪狗,还得跟其他狗抢睡觉的地盘,原来狗打架也要讲求技巧,他还不习惯狗打架的方式,很快就屈居下风,被刀疤黑狗给压在地上,他奋力的抵抗,如果自己连狗都不如,未来还怎么生存下去?

    不,他说什么都要坚持下去。

    “认不认输?”

    “不认输!”

    “你活得不耐烦了小子!”

    懊死!他被咬着脖子,真是痛死了!他会死吗?不,他不要死!不要!

    “糟了!捕狗人来了!快逃啊!”

    一听到捕狗人,刹那间众狗们吓得四散奔逃,连刀疤黑狗也不例外,狗嘴一松,放开他的脖子,立即逃命去!

    躺在地上的王祖德连忙爬起来,就见其他野狗们惊恐的大叫。

    “快逃呀!被捕狗人抓到,死路一条呀!”

    什么?

    王祖德吓得也跟着逃命,眼看着一群人朝他们追来,手上还拿着捕狗网,他和众狗一样死命的逃,用着他笨拙的四肢,像只狗般落荒而逃。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狗随狗最新章节 | 嫁狗随狗全文阅读 | 嫁狗随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