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嫁狗随狗 > 第一章

嫁狗随狗 第一章

作者 : 莫颜
    王祖德,二十有六,肖狗,太阳居卯,日照雷门,富贵荣华,禀性聪明,志高气傲,桃花旺。

    讲白一点,就是——

    二十六岁的他,风度翩翩,相貌不凡,有好家世、好学历、好女人缘,更令人羡慕的是,有大好的未来在等着他。

    凡是认识王祖德的人,都会艳羡他所拥有的一切。

    财富: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他,生在富豪家庭里,活到一百岁也败不光家产。

    女人:只有异性倒追他的分,哪需要他花力气去追,不要被那群虎视眈眈的女人给骗上床才是他要小心的事。

    相貌:长得帅不稀罕,因为这年头生活太富裕,要当帅哥也很容易,却不是每个人都有群众魅力,王祖德不但长得帅,还帅得很放电,是帅哥中的顶级VIP。

    人们追求的这三大梦想,他一个都不缺,不禁令人想要问问老天爷,这家伙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大善事,以至于今生如此幸福又顺遂。

    BMW敞篷跑车驶在市区的路上,早就吸引众多目光,尤其是女人的目光全集中在跑车的主人身上,香车除了配美人,也必须有一个相衬的男主人,而王祖德正是这台跑车最相配的主人。

    昂责管理大楼停车场的老秋,打从见到跑车进入地下室的入口,就立刻站起身从管理室跑出来热切的举手向他行礼,并且还守在电梯旁,待王祖德停好车,拿着公文包走过来时,特地为他按电梯门。

    “早,王大公子。”

    “早,老秋。”

    “来,请进、请进。”电梯灯号到了地下三楼,当门打开时,老秋鞠躬哈腰的请他进入,彷佛像在请佛似的极尽殷勤之能事。

    王祖德也很习惯被人这么服务,他知道老秋对他是特别的,还尊称他一声王大公子,他也不反对。

    自幼,他的保母叫他公子,管家叫他公子,佣人叫他公子,有时候随着父母去参加一些晚宴,也被其它人叫公子,所以久而久之,他已视为理所当然。

    他春风得意,年轻有为,身上全是名牌行头,脚上穿着名师设计的皮鞋,手上拿着真皮公文包,腕上戴的是价值不菲的进口名表,加上他得天独厚的好皮相,让所有进电梯的女人一见到他,都会不由自主的弯起眼微笑。

    王祖德知道那感觉,他很清楚自己在女人眼中有多么惊艳,也能感觉到女人对他产生的期待和悸动。

    “早。”他绅士的向进电梯的第一位女性打招呼。

    “早……”对方害羞的对他笑了笑,然后便低着头。

    女人有很多种,这种是最单纯的一目了然型,他光用眼角就能瞥见对方脸颊上的羞红,这女人对他的魅力完全无法招架,清楚的写在“脸上”。

    接下来进入电梯的两位女性,在瞧见他也搭同一部电梯后,都不约而同目光一亮。

    “早。”他微笑点个头,两位女士的反应完全不同,左边这位是回馈型的女人,你给她浅笑,她给你回馈包灿烂的媚笑,而且会刻意时不时的与你目光交接,像是在暗示你可以更进一步的认识她。

    右边这位就比较冷静,不过他称这种是外冷内热型,表面镇定,心里却热情如火,趁人不注意时拉拉自己的衣服,缩缩小肮,挺挺“胸膛”,故意把最好的一面秀给他看,表面上显得漫不经心,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但其实这些小动作全都收进他眼里了。

    俊逸的唇角弯起只有自己明白的弧度,每个进电梯的女人,都对他投以好感的目光,他是众星拱月的男人,潇洒的散发他广大无边的光泽,银光所到之处,无不令众女仰慕朝拜。

    若非他对演艺界没兴趣,否则他早去当电影明星了。

    “对不起,借过。”

    当他走出电梯时,还可以感觉到背后那些依依不舍的目光。

    对女人,他几乎无往不利,不管是甜美的总机小姐。

    “总经理,早安。”

    或是每天都会特意打扮给他看的办公室女职员们。

    “早安,总经理。”

    以及养眼又懂得与他调情的秘书。

    “总经理,今天想喝咖啡还是草本茶?”

    “草本茶?”王祖德好奇的挑了下俊眉,打量眼前这个美丽性感的秘书——短裙包裹的臀部又圆又翘,一双修长的美腿十分迷人,拥有傲人的34D,以及纤细的小蛮腰,玲珑有致,婀娜多姿,除了每天表演服装秀给他看,还会准备不同的新玩意儿讨好他。

    “您工作忙碌,老是喝咖啡提神对身体不好,所以我今天为您多准备了好几种有益身心的草本茶,配合时下流行的养生观念。”

    “嗯,听起来不错,妳刚才说准备了好几种?”

    “是呀,有提神醒脑的薄荷茶、解除疲劳的枸杞茶、放松心情的熏衣草茶、宿醉头痛的蜂蜜姜茶,养颜美容的玫瑰茶,总经理想要哪一种?”

    他的笑容更加俊朗迷人了。

    “这些养生功能,我们办公室早就有了。”

    秘书和其它女职员都是一脸不解,大家好奇的望着总经理。

    “早就有了?”

    奇怪,在哪儿啊?为什么她们不知道?

    王祖德不疾不徐,风度翩翩的为她们解答。

    “要解除疲劳,就找温柔可人的芳芳;解除宿醉头痛,就找可爱迷人的莉莉;养颜美容,就找幽默的安安;至于保持青春,当然是找我聪明伶俐的秘书巧巧,除了养眼,办事能力也好,还很懂得讨我欢心。”

    “啊——讨厌啦——”

    “总经理就爱开我们玩笑。”

    “原来总经理把我们当成养生茶了。”

    “那我们这里不就变成养生事务所了?”

    “就是嘛!炳哈哈——”

    与其说是养生事务所,倒不如说有点像是他的后宫事务所,每位女职员都很正点,而且各具特色,当然啦,他可不是只看长相录用的脑残老板,他更注重员工的办事能力,只是刚好他录用的职员都“恰巧”长得漂亮而已。

    他向来注重上班的气氛,气氛好,心情也会好;心情好,办事效率就会高;效率高,业绩就会好;业绩好,事务所才会赚钱;老板赚钱,员工也会加薪。

    而且,漂亮的女职员更能提振男职员的精神,瞧瞧那些男员工,从来没有人迟到早退过。

    “总经理,还有一个提神醒脑的你没说呢。”秘书一提醒,众人们纷纷附和。

    “对呀,对呀,谁具备提神醒脑的效果呢?”

    “这个提神醒脑嘛……”面对众女一脸期待和好奇的表情,他做出思考状,看看要把这个功用给谁,这情况,倒像是皇帝在赐封号的样子,而众妃正引颈期盼着。

    “王——祖——德——”

    一声怒吼传来,冻结了现场融洽的气氛,剎那间,他脸上的笑容如烟消云散,脸色如秋天的枯木,心情更如冬天的冰雪。

    一大早在办公室里声震如雷的鬼叫,人还没出现,雷就已经打来了,加上砰砰砰的脚步声,不用看都可以想象来人的动作有多么粗鲁。

    会这样大逆不道直呼他名讳的人,全公司里除了她还有谁?

    “提神醒脑”的副总经理林淑惠。

    一听到副总中气十足的声音,懂得趋吉避凶的员工们纷纷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打字的打字、写东西的写东西、看数据的看数据,连秘书都聪明的闪到一边忙碌去。

    这世上唯一可以让王祖德在三秒内皮肉抽筋,大概只有名字和长相都很菜市场的林淑惠,而这个个性又MAN又精明的男人婆,同时也是他事务所的合伙人。

    林淑惠相貌平凡,穿的是毫无曲线可言的男人衬衫,和那种无法展现翘臀的牛仔裤,脚上是万年不变的球鞋,头上是随便扎起的马尾,脸上戴着五百度的眼镜,走路的步伐像行军一样,怒气冲冲的穿过整个办公室。

    她个性直,说话不喜欢拐弯抹角,是标准的男人婆,也是商场上男人最忌惮的女强人。

    全办公室里,唯独她对王祖德的英俊无动于衷,对他的电力绝缘,只有满腹的牢骚一大堆。

    “王祖德!你给我好好的解释!”她气呼呼的走向王祖德。

    面对林淑惠,他早就全神戒备、严阵以待,连眼神都变得犀利,像是随时准备迎战的斗牛士,只差没手上拿一块大红布来斗牛而已。

    “大清早的,不要在公司里大呼小叫。”他一字一字的咬牙道。

    林淑惠也不客气的回驳他:“我只有面对脑残的人才会大呼小叫。”

    俊眸迸射凶光。“妳说什么?”

    “看看你做的好事,明年春天要出货的那件案子,为什么更动合作的厂商却没告诉我!”

    原来是为了那件事,他摆起总经理的架子,低沈的开口:“朱秘书。”

    秘书朱巧晶一听到总经理的叫唤,立刻应声过来。

    “是,总经理。”

    “更换厂商的通知檔,不是已经交给副总了吗?”

    秘书恭敬的回答:“我遵照您的吩咐,昨天将檔放在副总桌上。”

    林淑惠气得大骂:“我问的是事前,不是事后,你脑残啊!”

    王祖德的修养也被一股火给烧光了。“我哪里脑残了?不过就是更换合作厂商,有必要这么生气吗?妳给我说清楚!”

    “你才要给我说清楚,为什么把原来厂商换掉,换成一家从来都没听过的厂商?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没跟我商量?!”

    “因为这家价格比上一家便宜,足以省下百分之三十的开支,获利更高。”

    “这家商誉不好你知不知道!”

    “我问过了,他们名声不错。”

    “问赵老板对不对?”

    “妳怎么知道?”

    “因为赵老板也是这家的股东之一,你自己看看。”她将一迭数据丢给王祖德,上头呈现的是她找到的证据。

    王祖德既惊讶又不敢置信地盯着资料,大呼意外。“怎么可能?”

    “当然有可能,商场如战场,人家当你是新兵,你太好骗了!”

    王祖德听了脸色一阵红又一阵白,林淑惠实在太不给他面子了,竟在众人面前羞辱他,他要是不誓死守住自己的面子,以后在员工面前哪里还抬得起头来?

    “妳说这家商誉不好,有什么证据?”

    不说废话,林淑惠又丢了另一份数据给他,他拿起来一看,心中有了底,原来林淑惠给他看的是一份报导,而其实这份报导他之前早就看过了。

    僵硬的嘴角终于弯起得意的弧度。“我还以为是什么消息,原来是这篇报导,我早就知道了。”

    “知道了你还跟他们合作?”

    “我不但知道,而且还查证过这份报导不实,事实上,那是他们内部一名员工为了私人恩怨故意造成公司的损失,完全不是像报导上乱写的那样。”

    “又是赵老板告诉你的?”

    “当然不是,我自有我的方法调查。”

    “就算便宜必然有它的原因,我们从没和这家合作过,贸然把全部的产品都交给这家实在太危险了,万一出问题怎么办?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反而便宜占不成,损失会更大?”

    “妳太多虑了!”

    “多虑总比你思虑不周的好!”

    两人针锋相对的互瞪着对方,谁也不让谁,像这样争吵不休并不是他们的第一次,其它人早就习以为常了。

    总经理和副总,两人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偏偏两人是合伙人,都是公司的老板。

    林淑惠,二十有五,肖猪,聪明多才,权威压众,旺夫益子,富贵双全,志气如丈夫,为女中豪杰是也。

    讲白话一点,跟她吵架,得全副武装。

    王祖德在其它女人面前是绅士,但是在林淑惠面前就变成武士了,面对这个男人婆,他怎么样也无法表现出绅士风度。

    “我已经作了决定!”

    “要合作也只能给他们百分之二十的额度,其它百分之八十找原产商合作!”

    “那怎么行?我已经跟对方讲好了!”

    “要嘛百分之二十,否则连百分之二十都没有!”

    “妳——”

    “怎么样,答应百分之二十,还是继续跟我吵下去?”

    王祖德一张俊容气得都快歪掉了,这个可恶的男人婆一副吵架奉陪到底的模样,令他太阳穴都开始疼了,而他实在很厌烦跟这男人婆争论不休。

    他烦躁的挥手。“算了!随便妳!”

    “很好!”林淑惠一达到目的,也很干脆的不再多说废话。

    他们两人同时愤怒的转身,各自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用力关上门,井水不犯河水。

    办公室静悄悄的一片死寂,好一会儿,才终于有人小声的开口。

    “十战七胜,副总赢。”

    王祖德的脸色很臭,而且是从上班臭到下班,到现在还在臭。

    “怎么了,你不开心?”

    “没事。”

    “是工作上有麻烦吗?要不要说出来,让我为你分忧解劳?”

    “没有。”

    这口气听起来有点像在赌气,肯定是怨气无处申。当男人生气时,就是他的女人要发挥安抚的责任了。

    戚海丽轻轻跪在他面前的地毯上,两手放在他的大腿上,仰着精致小巧的脸蛋,眨着楚楚可怜又无辜的美眸望着他,语气是撒娇的那种。

    “别板着脸嘛,人家会怕呢。”

    望着女友可怜兮兮却不失妩媚迷人的娇模样,王祖德脸色稍缓,但仍旧满腹的牢骚和怨气。

    “还不是那个该死的男人婆。”

    “你是说那个林淑惠?”

    他哼了一声,连听到那女人的名字都嫌烦。

    戚海丽心中有了底,温柔的开口:“不喜欢她,请她走路不就得了?”

    这正是他烦躁的原因。

    “能请她走路我早就做了,不会等到现在,问题就在我现在不能请她走路!”

    “为什么?”

    “她是我爸妈介绍的,我第一次开贸易事务所,爸妈希望我能跟那女人合伙,说她能力强,对我的事业有帮助,我想既是爸妈介绍的,为了让他们放心,我就答应了,谁知道这女人像男人一样,脾气差,个性又强硬,我真是后悔答应让她当合伙人!就算要拆伙,也不能马上拆,至少要等到今年的货都出了才行。”

    意思就是,他还得忍受她半年的时间,想到这一点他就很头大,每天都必须面对那个男人婆,忍受她的强势。

    “好可怜喔,听得我好心疼!别不开心嘛,来,放轻松。”

    戚海丽来到他身后,一双纤手放在他的肩膀上,温柔的为他按.摩筋骨,松弛他的烦躁。

    他没有拒绝,闭上眼享受着她的伺候,工作了一整天,他也的确需要放松一下,而女友温柔体贴,总是蕙质兰心的知道他需要什么,例如现在,她高超的按.摩技术,总能带给他至高无上的愉悦。

    “舒不舒服?”

    “嗯。”

    每当他不开心时,海丽总是努力讨他开心、安慰他,她贴心的伺候的确可以让他稍微摆脱烦躁。

    “什么东西好香?”

    “你总算注意到了。”耳边的轻声细语,让人听了心旷神怡,轻轻吹拂着他的耳。

    “妳煮了什么?”

    “你猜。”

    轻柔的语气含着一抹神秘,透露着她为他准备了好东西,要让他享受。

    王祖德的唇角终于弯起一抹笑,大手毫无预警握住肩上的柔荑,把身后的女友拉到前面来。

    “啊呀……”

    她轻叫了一声,跌在他强势的怀抱里,坐在他的膝盖上,被他困在有力的双臂之间。

    “说,是什么?”

    那张美丽精致的小脸蛋立刻做出无辜状。“说了叫你猜嘛。”连声音都转成了娇滴滴。

    他仔细闻一闻,刚才因为分神没注意到,现在味道更浓了,彷佛是有什么东西刚炖好,让香气冒了出来。

    他眼睛一亮,心情变好了,也有了与她打情骂俏的兴致。

    “好香,到底是什么?快说。”收在她腰间的大掌故意往她的敏感处游走,让她吓得连声求饶。

    “好嘛好嘛,告诉你就是了,是东坡肉啦。”

    “妳会?”

    “上次我们上馆子去,你说你喜欢吃东坡肉嘛,所以人家就去学了。”

    “妳特地去学?”

    “是呀。”

    王祖德心中十分感动,大掌轻轻抚着她的脸,望着她美丽的容颜。

    “怎么了?”

    “我王祖德何德何能,可以交到像妳这么美丽又优秀的女人,不但人长得漂亮,个性又温柔可爱,还很有才华,会陪我打球,厨艺好,又很贤慧,到哪里去找像妳这么完美的女人?”

    她皱皱鼻子,爱娇含嗔的睨了他一眼。

    “问你们男人呀,你们男人不是都喜欢女人进得厨房,出得厅堂,还得把你们伺候得好好的。”

    “这样不是太委屈妳了?那我真是过意不去,妳其实可以不必这么累。”

    “是吗?早说嘛,以后我就不煮东西给你吃、不帮你倒水递茶、不帮你按.摩,不再把你从头到脚伺候得舒舒服服的。”一边说还一边要从他怀里走开,王祖德当然不肯,一把又将她拉回来,灼热的气息在她细嫩的脸庞上留连。

    “与其如此,我还是宁可委屈妳一点,因为我就喜欢妳这么伺候我。”

    两人打闹嘻笑着,他的唇捕到她带点香气的小嘴,霸气的征服,虽然他没有大男人主义,但身体中存着男人喜于征服的基因,喜欢看她臣服在自己的索吻下,发出微弱的呻吟。

    这样的女人多可爱,温柔的时候温柔,撒娇的时候懂得耍点小蚌性来逗男人,出得厅堂,进得厨房,哪个男人不爱?

    拥有这么美丽温柔又有才华的女人,他的确是比其它男人更幸运一点。

    至于男人婆,他就先忍耐一下吧,找到机会,他一定要和那个男人婆拆伙。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嫁狗随狗最新章节 | 嫁狗随狗全文阅读 | 嫁狗随狗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