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璧 第三章

作者 : 谢璃

夏洛特向来素颜成习惯,一头直发不是以绒布发圈绾起就是以发夹整齐别在耳后;穿着以灰、白、棕为基调,皆是可以让她轻易融入背景的保护色调。

从她进入绿光化工旗下的研发中心第一天开始,就没有人刻意多瞧她一眼。除了不惹眼的外形因素,主要是担任的职务无足轻重,她不过是众位助理研究员的共同助理,每天负责收发公文信函以及誊打研究报告、接听电话,顺道张罗便当和茶水。

三个多月了,夏洛特做得驾轻就熟,异常适应。她一步步了解了研发中心的权力结构,当红的研究计划由哪位博士主持,哪位助理研究员的文件必须优先处理,怠慢不得;便当数量和种类如数家珍,并且不忘适时更换店家。

她的座位安置在两具灰色文件柜围拢的一方角落里,把她毫无困难地与同仁做了有形的隔绝;从座位望向偌大的办公室,来自楼上实验室的每位高级研究员只要一出现,她便可以一览无遗;无论男女,他们总是行色匆匆,严峻的面目带着无尽的疲倦,很少长久停留。

她远望的目光总是饱含欣羡,有时候差点要按捺不住向前请教的冲动;幸好她擅长忍耐,并且有纪律。忍耐和纪律是研究员必备的生存条件,她相当懂得,从不漠视守则或刻意犯规。

她多半能提早完成分内工作,闲来便起身走动,殷切地询问是否能帮忙分担工作;有些斯文有礼的助理研究员会将棘手的技术性工作让渡一部分由她解决,防御心较强的研究员则断然回绝,不假辞色。夏洛特对于碰钉子这一点从不放在心上,她明白研究结果在未明朗化之前,高级研究员多半是不允许助理研究员将敏感性内容泄露半分的;他们之间仍有不可避免的竞争性。

如此低调勤快,就在夏洛特感到自己已经顺利成为一台运转机器中的螺丝钉时,这一天,她推着装载文件信函的四轮车,进入办公室的这一刻,伏案忙碌的同仁们不约而同仰起脸看向她;她不疑有他,继续推着轮车,将包裹、信件置放在收信人桌面上。

一分钟过去,那些视线仍旧盘桓在她身上,夏洛特再迟钝也感受到了,那是她就职以来从未承受过的异样目光,探测中不乏敌意。她下意识回以询问眼神,对方立即训练有素地收回注意力,不发一语。

她不自在地完成发送动作,心里不停嘀咕着,正要归座,有人唤住了她,是待她较友善的助理研究员徐芳;徐芳比以往多了几分神秘笑意,低声吩咐道:“袁先生找妳,他在办公室。”

夏洛特错愕中点了头,万分困惑。

袁钧是研发中心的长官,从未与她正面交谈过。面试时她只见过人事部主任和徐芳,袁钧不是在会议室里就是回总公司开会,或在私人办公室接见外宾。夏洛特数度在中心长廊与他错身而过。袁钧外形温文儒雅,执事风格却一丝不苟,总是全神贯注和身边的秘书交谈;夏洛特不曾获得他片刻注目,如今无缘无故亲自召见她,负面的预感胜过正面几分。

走出办公室,绕过长廊,她边走边私忖,在脑海里检视了一遍近来的工作表现。不,她未出过纰漏,文书工作准时完成,替几位助理研究员解决了搜寻数据的时间问题,并且发现了实验程序的一项书面瑕疵;挨骂仅有一次,她漏订了一位高级研究员的便当,但这种低层级的失误应不至于惊动研发长才是。

百思不解地站在那扇大方敞开的玻璃门前,秘书正好迎面步出,夏洛特简单报上姓名和单位,秘书往里张望,面带犹豫,她轻声向夏洛特解释:“五分钟前正好来了客人,妳待会再来好了。”

竖耳倾听,里面的确有相谈甚欢的氛围,夏洛特温顺颔首,刚返身,一道厚实的嗓音传出:“李秘书,是夏小姐吗?不碍事,让她进来吧。”

秘书听闻,侧身请她进去;她略俯首,匆匆打量了办公室陈设,未及留下深刻印象,便直接趋近位于窗畔的会客沙发,先向快速翻阅文件的袁钧鞠躬,再朝另一侧的宾客欠身,正在悠然阅报的宾客无视她的存在,一双长腿闲适地搭放在茶几一角,自外于袁钧的公事。

夏洛特的视线仅在宾客身上停驻短促两秒,随即转向正主袁钧。袁钧扶着下巴凝神思量,目光从手上的人事档案转移到她脸上,认真地端详她,镜片后的凤眼微瞇,开门见山道:“妳的学经历写得太简单,没有更多证照或工作经验吗?”

她摇摇头。“没有。”

袁钧皱眉,不甚满意她的答案,“在外面机构学过程序设计吧?”

她再度摇头。“并没有。”

“在大学主修化学,有副修任何资讯工程相关科系吗?”

“也没有。”她忽然有了不祥的预感,这一连串问题分明是裁员的先兆吧?但裁掉一名工作性质等同打杂的雇员,需要劳驾中心最高长官开尊口吗?

袁钧抬起下巴,斯文的脸庞净是不解。他停顿一下,换个方式切入:“妳以往做过最接近计算机程序的活动有哪些?”

“计算机游戏。”她不假思索答复。

袁钧愕愣,显然没料到她会有此一答。

夏洛特身后发出了压抑纸张的窸窣声,同室的宾客似乎也撤下了报纸,对眼前的对谈产生了兴趣。

“计算机游戏?”袁钧禁不住质疑。

“是啊。”她如实回答,不以为意,“小时候无聊时就玩,各式各样的电玩游戏,不过多半是可以单打独斗的游戏设计,online群体战就不行了,我没那么多时间可以上线。”

“就只是玩?”

“唔……不一定。有些游戏内容实在不够完美,关卡有瑕疵,动作太蠢,bug太多,我就动手研究一下它背后的程序代码,改良一下,可以玩得过瘾些。”

室内安静了一阵,袁钧目不转睛看了她好一会,续问:“什么时候开始这么做?”

“高一。”

“……容易吗?”

“还好。程序语言就是逻辑罢了,找些书研究一下就行了。”

“现在还这么做?”

“不了。大二以后忙,就不太玩了。”

夏洛特不明白袁钧这番提问目的何在,她两手背在身后,视线垂落地板,茶几上宾客的那双长腿突然缩回,以二郎腿之姿代替。

“所以办公室那套实验虚拟程序的确是妳动的手脚?”

“唔?”她张大眼,袁钧旁敲侧击了一轮原来是兴师问罪吗?她嗫嚅起来,“对……对不起。那天徐芳小姐在做测试,我看见了,觉得速度慢了点,而且缺少变量设计,真正实验时,通常会因为各种尝试错误而有意外的发现,我想可以把那些可能的结果加进程序里,帮助因素分析,所以就请徐小姐答应让我试一试,看能不能改良--”她不敢否认,在袁钧犀利的审视下和盘托出,一边暗自纳闷,程序经过她私下多次测试,没有失误才对,难道隐藏着没有发现的陷阱,把徐芳计算机硬盘里的数据全瘫痪了,徐芳无法对上头的指导研究员交代,只得坦诚上报这桩内情?

“原来是这样。”袁钧缓了容色后道:“对网络有研究吗?”

“还可以。”

袁钧突然笑了。“妳的『还可以』定义很广。看来做个行政助理对妳而言太无趣了,最近信息室有个职位空出来了,妳就担任助理工程师吧,名正言顺玩妳喜欢的程序。当然,以后办公室的计算机问题妳都得想办法解决,可以吗?”

她惊愕地仰起脸,脱口而出:“不可以!”

这一斩钉截铁回应,让室内空气瞬间凝结,袁钧掩不住错愕,连斜后方的宾客也不由得端坐,把报纸顺手摊在茶几上,即使她因困窘只敢盯着自己的脚尖,也能清楚感应到两者目光同时集中在她身上。

“妳--说什么?”袁钧似笑非笑,大概不太能想象小小一名助理竟开口拒绝他难得的拔擢,一时反应不过来。

“我是说……”她该怎么说呢?一切来得太突然,扰乱了她的思路,她凭着本能直言无讳:“我是说,我对这个职务没有兴趣。如果可以,请袁先生让我担任研究员,给我最低工资都没关系,我只想做研究。”

空气须臾间二度凝结,夏洛特整张小脸发烫,持续了一阵,一道高昂的朗笑破空而出,放纵地回绕在三人间。夏洛特诧异已极,转身寻看笑声的主人。少了报纸做屏障,四目乍然相对,将彼此面貌尽收眼帘,双方得到同等的惊奇,笑声立歇。

“纪先生!”夏洛特率先喊出,惊喜交加。

纪远志笔直站了起来,交抱着臂膀将她通身扫瞄了一遍,像扫瞄异类般,表情充满敬而远之的忌惮。他哼笑一声道:“我说呢,有哪个人会这么出人意表,原来是夏小姐您啊!丙然……不意外。”

“咦!你们认识?”袁钧跟着起身。

夏洛特难为情地承认:“是认识。上个月我不小心让纪先生--”

“闭嘴。”纪远志沉声阻喝,她悚然僵立。

她不是不明白自己惹毛过这个男人,但如此不近人情却也前所未见。

纪远志自知失态,他朝袁钧打个手势,再环住夏洛特的肩将她带离两步远,凑近她耳边抑声道:“那种事没什么好张扬的,妳大可不必提。小刘提过妳在这做事,是我忘了。我不挡妳的路,妳好歹也乖一点,别再作怪。袁先生分派妳做什么就做什么。妳工作没几年吧?多学着点,听见了没?”

“……听见了。”他状似斯文,实则字字句句全从齿间迸出,伴随眼瞳散射出令人生畏的阴火,她不得不当刻应允。

纪远志满意了,他看向袁钧,笑道:“我看我还是先走好了,你慢慢处理吧,有空再谈。”行前不忘再附赠夏洛特警告意味十足的一瞥。

夏洛特眨巴着眼目送纪远志离开,犹豫间跟着移动两步,十指赶紧在背后拳缩,抑制着追随的冲动。

袁钧探量着有些激动的她,莫名产生了一股好奇;他悄然发觉,若是不经意扫过她,那模样不过就是个乖巧柔驯的女大学生;但若仔细端视,那副鼻梁上的眼镜遮掩不住一股坚定无比的信念,近似“非如此不可”的信念,与她周身的气息并不契合。这倒不常见。不过是个年轻女孩,在中心任职亦不久,那股信念来自何处?

“夏小姐,妳接受这项人事安排吗?”袁钧垂询。

夏洛特缓缓回头,凝视上司的眼眶隐隐浮漾一层水光。她开阖了半晌的嘴紧紧抿起,彷佛下了某种不为人知的决心,她向袁钧深深一鞠躬致歉:“长官,对不起,您另请高明吧。”未待袁钧适时回应,她迫不及待夺门而出,沿着长廊奔跑。

整座长廊空荡荡,极目眺望,不见纪远志高大身影,他消失的速度出乎意料地迅捷。

顾盼间她已寻踪至研发大楼前方的停车场,广场上车辆栉比鳞次,在午后阳光中闪闪生辉,走动的行人中无一是她的目标。她摘下眼镜,搓揉酸涩的双目,再度翘首张望,视野中连零星的人影都消失了,别说是纪远志了。

不过是再一次的挫败,不知何故,她力气顿失,颓靠在一辆房车车尾。

风缕缕撩拨她的面颊,滋生了奇异的凉意,她摸摸脸蛋,手指沾了一抹濡湿,她竟没出息地掉泪了。暗暗一惊,这示弱的表现与她秉持的意念相抵触,她忙不迭以手背拚命揩抹,像要揩去绝不容许出现的错误一样用力。

前方有陌生的脚步声快速逼近,一双褐色绒面皮革休闲鞋在她前方一公尺处止步,她漫不经心抬头探看,手背还停留在颊上,休闲鞋的主人与她打了照面,双方又是一怔。

总是一副桀骜神情的纪远志没好气地翻个白眼,他灵巧地抛接着手中的电子芯片感应锁,那不起眼的圆形传感器一分钟前接收到了从座车传输而来的讯息,正不停闪烁着绿色荧光,警示着座车已被不明人士不当接触中。

纪远志以讥诮的口吻道:“我说谁那么大胆,敢动我的新车,原来是妳啊!妳到底在做什么?”

夏洛特直起身,不可思议地盯着他,嘴一咧,亮出喜出望外的笑靥,她一个箭步向前,情不自禁攫住他手臂。“我在找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怀璧最新章节 | 怀璧全文阅读 | 怀璧全集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