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言情小说吧
最言情小说吧 > 言情小说 > 深情款款花美男 > 第十二章

深情款款花美男 第十二章

作者 : 夏乔恩
    英俊的脸庞一点一滴靠近,她屏住呼吸,请楚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有多急促,有多剧烈。

    他的气息就像夏日多云的牛后,又湿又热,仿佛就要有一常午后雷阵雨,喷拂在她脸上,惹得她不禁心弦直颤,颉颉后退,他却伸手轻轻扣住她的肩膀。

    “别怕……”他哄着她,声音低沉又咖哑。

    她可以拒绝他的,他的双手只是轻轻掘在她的肩膀后方,那样的力气其至捏不死一只蚂蚁,然而她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抗拒。

    而他也看出来了。

    燃烧中的黑眸更加炯亮,像是深深古井中窜出一团青火。

    轻扣在她肩膀两侧的大掌兵分两路向下,右手拥住她纤细的后瞪,左手则向上托住她的后脑勺,将她整个人温柔的、温柔的拉向他。

    她依旧没有抗拒,只是在两人瞬间重重一颤,接着便惊慌失错的闭上眼。

    他低哑的笑了,几乎无法忍耐她的生涩与羞怯,于是终于俯下头,封缄住她的唇。

    她身上有迷人的熏衣草香,唇边则有淡淡的玫瑰花果香,迷人得不可思议。

    她一定是刚喝过玫瑰花果茶……

    卫冀腾飘飘然地想着,一双手却一点也不含糊地攻城椋地。

    手**她敏感的脊背,一手则细细摩挲细嫩的后颈,他的唇舌当然也没有闲下,而是灵巧钻进她的口中,肆无忌惮舔吮她的蜜律,其至公然绑架丁香小舌,一卷一吸缠着不放——

    “唔!”

    韩秀嘤咛一声,这辈子哪里承受过这样的火热?

    他的吻像火,拥抱却像海,焚烧她的同时,还想将她席卷吞噬,于是她慌了怕了怯了,偏着头想逃,却逃不过他的唇舌纠缠,想后退,身体却早已融化在他的细细爱|抚之中。

    她已经完全无路可逃。

    “秀秀……”

    他忘情唤着她的名,随着彼此体温窜烧,随着她一声又一声的求饶低咛,原本搁在脊背上的右手不知怎么的钻进了她的上衣里,渴求爱|抚她细致的肌肤,一发不可收拾!

    “嗯……”

    过多的羞意让韩秀心跳破表,陌生的情潮令她不由自主地战栗,就像是在风中瑟瑟颤抖的小白花,只能任由他这股狂风摆布。

    他却完全沉醉于她的呻吟与战栗,其至大受鼓舞,光是亲吻她的红唇已不能再满足他。

    只是他更加搂的娇躯,火热的唇舌沿着她优美的下巴颈顶一路蜿蜒,恨不得用唇舌代替双手感受她细致而柔滑的肌肤、芬芳而迷人的体香。

    “不……不……”

    随着卫冀腾转移目标,韩秀终于找到一丝空隙恢复理智,即使在他的撩拨下,她的身体早已不受大脑控制,其至不知羞耻的朝他贴拱而去。

    “不行的……不行!”就在一双大掌试图脱掉她身上的毛衣后,她狠心咬紧下唇,用力推开他。

    卫冀腾猝不及防,整个人就像从天堂坠入人间。

    他重重喘息,看着她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渴望。

    “你……你清醒一点啦!”她双手颤抖地护住胸前,整企人羞红得一像是一尾煮熟的龙虾,卫冀腾依旧大口大口的喘气,理智地点点头,接着又用力甩头,好不容易才甩开一些叫嚣的欲望。

    老天,美食当前却不能轻举妄动,这真是太痛苦了,望梅止渴论到底是谁发明的?

    “你……你真的清醒了?”她期期艾艾地问。

    “好多了。”他说出违心之论,天可明鉴,他其实快憋死了!

    她当然看得出他在说谎,但这种樯况下,她实在不想和他讨论做人该不该诚实,因为她只想重块豆腐把自已撞死!

    老天爷,看看他都做了什么?

    从未有过初吻的她,竟然一开场就和他直达三垒,噢……

    “别怕,我真的清醒了,我不会再对你怎样了……”他双手高举过头,拉开彼此距离。

    韩秀无地自容的把脸埋进双手间,根本没脸见他。

    卫冀腾倏地嘶哑低笑,虽然欲望就像丘壑难平,但她的羞怯却像美丽的惊叹号布满了他的天空。

    “你没拒绝。”

    韩秀全身一倩。

    “你喜欢我的吻。”他进一步分析。

    韩秀更僵了。

    “所以你是爱我的!”他做出结论,差点想跳起来欢呼。

    面对他的吻,她没有懊恼生气,更没有后悔抗拒,她只是害羞,他的秀秀里然是爰他的,噢耶!

    “秀秀……”

    他忍不住伸出手,将她摧入怀里。“这是不是代表,我是以结婚为前提和我交往了?”

    韩秀没有开口拒绝,只是别扭地任由他搂着。

    他嘴角笑得更咧了。“你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喽?”

    她还是默不作声。

    他笑得都傻了。“好,那我们下个月就结婚。”

    “你想得美!”她捶他一拳,满脸通红地从他怀里抽开身。

    他晴的一声,大感失望。“你这样不行啦,你应该继续沉默啊。”

    她嗔瞪他一眼。“你作梦!”

    “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他不放弃,虽然已成功得到她的心,但终极目标还是把她娶回家当老婆,霸占她的一辈子啊。

    “当……当然是看你衷现啊。”她结结巴巴地回答,然后赶紧转开话题。

    “时间不早了,你真的该回家了。”他却不依。

    “所以你是说我表现好的话,你会考虎捐早和我结婚吗?”

    “你不回去的话,我先上楼睡了!”

    没料到他会钻她话里的漏洞,羞到无地自容的韩秀只好起身,朝楼梯口走去,他却再汶将她楼进怀里。

    她全身一僵,还以为他又要做什么,他却戏谑地在她耳边低笑。

    “放心,我真的安静了,主餐我们留到以后再吃,我只是想说,我一定会让你答应嫁给我,我们明天见,晚安。”

    语毕,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

    直到玄关传来关门的声音,韩秀才捣着燥热的双颊偷偷转身,呆呆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心中说不出是放松多一些,还是失落多一些,只知道他虽不是正人君子,但也不是下流无耻之人。

    让她又气又恼,却又无法自拔……

    自从那天后,镇上每个人都看得出卫冀腾和韩秀之间不一样了。

    证明一,卫冀腾每天总是笑得满面舂风。

    证明二,卫冀腾每晚送韩秀回家后总会待在韩家,直到午夜才离去。

    证明三,根据主妇情报网第一手资料显示,咋晚韩秀替小朋友送奖励点心到补习班时,有人亲眼看到卫冀腾偷偷在补习班外吻了她——此八卦一出,所有人都认定两人交往了!

    因为太过兴奋,这则八卦很快就传谝全镇,其至连诉在非洲的韩氏夫妇都得到消息,因此这一天韩秀又接到父母的电话。

    此时正值周五傍晚,“秀色”里只有三名顾客,两名厨娘正在厨房炒菜备料,因为再过半小时就是最忙碌的晚餐时间,可见韩氏夫妇是算准时间打电话过来的。

    “妈,怎么会突然想到打电话给我,你和爸爸最近好吗?”韩秀微微一笑,总是很高兴接到父母的电话。

    “很好很好,我们都很好,秀秀啊,听说你答应小腾的求婚了?”电话里,韩母开门见山。

    韩秀哑然失笑。“妈,这又是谁跟你们乱说的?我并没有答应,还有,我以为你应该先关心我们家被闯空门的事。”

    “我知道我们家没事啊,不只钱没桢失,你还被英雄救美了,所以当晚你就决定对小腾以身相许了不是吗?”

    韩秀头上滑下三条黑线。

    人云亦云,果然传到最后都会变成不知所云啊!

    “妈,就说了那是别人乱传的,我根本没答应好吗?”韩秀忍不住纠正。

    “啊,怎么会这样?”韩母超级失望。

    “可是……”韩秀压低嗓音,整个人也偷偷缩到吧台下方,就怕被外头的客人听到她接下来说的话。

    “可是什么?”韩母无精打采的问。

    “可是我答应和他交往了……”韩秀声如蚊蚋的招认。

    “什么?!”

    韩母爆出尖叫,立刻和身旁的丈夫分享喜讯,电话那一头很快传来两人抢电话的争吵声,十秒钟后韩父大获全胜。

    “秀秀!你是说真的吗?你真的答应和卫家那小子交往了?”同样是兴奋不已的嗓音。

    韩秀脸红红地点头。“对,我答应以结婚为前提和他交往。”

    “哈哈哈!”韩父欢喜大笑,从没想到自家女儿竟然会跟小镇之光有缘分。

    虽说他们夫妻已经离开台湾三年,但卫家小子他们是从小看到大的,一个人外貌或许会变,但本质却极难改变,从前他就极为欣赏这小子,又怎么可能会不赞同女儿和他在一起呢,更何况根据左邻右舍的定期汇报,卫家这小子对女儿又体贴又温柔,为了保护女儿还受伤了,是正港的男子汉啊,他们韩家女婿非他莫属!

    “好,好,好!”韩父连说三个好。“最近我和你妈妈就挑个时间回去,我们先把订婚仪式办起来再说!”

    “什么?”韩秀吓得差点整个人弹起来。

    韩父却理所当然的道:“你不说你们正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吗?既然迟早都要结婚,先订婚有什么关系?”

    “可是……”

    “嘿,卫家这小子果然够诚意;,既然他有心想娶你,我们家自然也要表现出诚意,好,就这么说定了!等我和你妈妈敲定回家时间再跟你说。”

    “什么?”

    “唔,店里应该开始要忙了吧?那就不多说了,废正你等我和你妈的电话就对了。”语毕,喀的一声挂断电话。

    韩秀整个人傻在吧台下方,还是完全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这样,她只是不想对父母隐瞒和卫冀腾交往的事啊。

    那些和父母打小报告的人到底都是怎么赞差卫冀腾的,为什么贫妈就这么迫不屈待想把他们凑成谁——喔,老天……

    就在韩秀整个人面红耳赤、傻傻回不了神的时候,系在门口的木制风铃传来悦耳的铃响。

    她连忙收抬心神站起身。

    “欢迎光临,请问一个人用餐吗?”

    她微笑看向走到吧台前方的女子。

    美丽的脸蛋、曼妙的身材、时髦的装扮、自信的神神,以及完美无缺的妆容——眼前的女子无疑是个大美人,却不是她熟悉的镇民,应该是外地来的。

    “抱歉,我只是想打听一件事。”来人也回以一笑,顿时艳光四射,随着她身上浓郁的香水味,立刻引得店内客人转身察看。

    “请问对面的那间『卫』补习班,是不是一个叫做卫冀腾开的呢?”

    韩秀目光一闪,并没有马上回答。“抱歉,请问你是……”

    “喔,我叫雪儿。”

    女人落落大方地自我介绍。“我是卫冀腾的前事业合作伙伴兼前女友,我是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来找他的。”

    前事业合作伙伴兼前女友?!

    此话一出,立刻惊吓到店内客人。

    夭寿喔,他们看戏看了一年,好不容昱才等到男女主角在一起,就在他们以为故事就快要结束的时候,“前女友”竟然出现了?那欸按内?!众人表情古怪地看向韩秀。

    “原来如此。”韩秀脸上的笑容先是一顿,才谈谈地点点头,非常平静的回答:“没错,那间补习班就是卫先生开的。”

    “太好了!”雪儿开心欢呼。“那他现在人在补习班吗?”

    “当然。”韩秀回答。“半小时前他才刚用完餐离开。”

    雪儿感撤地提住她的手,然后便兴高梁烈地转身离开,直奔对面的补习班。

    直到风铃声静止,原本坐在位置上用餐的三名客人立刻跳起来彳中到吧台边。

    “老板娘你疯暗!你干么说实话,你没听到那个人是卫老师的前女友吗?”按照戏剧正常逻辑推请,“前女友”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要不然我该怎么回答?”韩秀谈谈然的问,把手中电话挂回去。

    “骗她啊,就说你不认识卫老师啊!”三人异口同声的叫噻。

    “这种事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一世,何况我也不喜欢骗人。”韩秀还是一脸无动于衷,心中却开始刮起台风。

    她真是愚蠢才会完全相信卫冀腾说的话,什么交女朋友又不是买衣服,只挑最漂亮的,结果事实证明他的前女友竟然这么漂亮——不只他的前女友,从以前到现在围绕在他身边的每个女人全是漂亮的!

    巧言令色,舌粲莲花!

    要是今晚他不主动坦承“雪儿”找他有什么事的话,她就让他好看!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深情款款花美男最新章节 | 深情款款花美男全文阅读 | 深情款款花美男全集阅读